第四七四章 去尋找聖公的寶藏吧,少年!

第四七四章 去尋找聖公的寶藏吧,少年!

杭州一別之後,彼此的立場不同,陳凡雖然性情直爽,但直爽不代表情商低,他過來京城尋找寧毅,未必沒有被出賣甚至被圍殺的準備。

畢竟在江湖上混過這麼些年,有些時候,人與人之間可以豪爽義氣,推心置腹,也有些時候,涉及親屬、家人,甚至謀逆的大罪時,人們做出任何事情來規避傷害,都不奇怪。

作為方七佛的弟子,他如今是無法洗清的朝廷欽犯,北上京城,是無奈之舉。若是對事態還有任何的主意,他是不會過來尋找寧毅的,而既然來了,如果說寧毅設下圈套要出賣他,從道理上來說,那也不是什麼難以想像的事情。

不過,這些事情沒有發生,總算也還沒有辜負他對這份交情的信任。陳凡自知營救方七佛的困難程度,寧毅能將背後的各種緣由說出,坦陳自己的無能為力,他也只好就此接受。只是在此以外,還能將自己接入家中,冒着巨大的風險讓自己去瞧他唯一的孩子,這份信任又是另一回事了,陳凡明白其中重量,心中多少是有些感動的。

只是男兒之間,這類事情總是彼此心照,不必掛在臉上。午後時分兩人回到府中,小寧曦正從午睡中醒來不久,哇哇哭了一陣之後由娟兒哄得安靜下來,眼見着家中來了陌生人,孩子睜著大大的眼睛好奇地看陳凡,隨後倒也不怕生地張開手要他抱,陳凡先是有幾分窘迫。隨後還是伸手接過了,逗弄了一陣,又還給旁邊的娟兒。倒是在逗弄孩子的這段時間裏,蘇文定從外面回來,找到寧毅,說是有急事。

「聽說今天上午,高沐恩找了一批武林人,專門請他們對付姐夫你,期間還有人說,姐夫你在江湖上有心魔的外號。樹敵眾多。他們就算做點什麼,也沒人知道……」蘇文定將寧毅拉到門外的走廊上,低聲說着,「那些人中有御拳館的陳元望。有彭顯玉、潘繼堯、馬金富……」

他將事情說完離開之後。陳凡從房間里出來。看着寧毅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怎麼得罪的這種人……」

寧毅攤了攤手:「有個這種敵人,也不容易嘛。」

「你打算怎麼做?要不然就像我說的,今天下午去幫你擺平他……」

陳凡明顯是玩笑口吻。寧毅撇了撇嘴:「拜託,我還是自己來吧。」他頓了頓,隨後搖頭喃喃說道,「要真把我逼急了,我一頭撞死在他臉上,嚇死那個王八蛋……」

蘇燕平跟蘇文定是先後過來告知情況,足以證明他們得到這消息並非一個來源。蘇家如今進京還不久,熟人算不得多,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裏就將事情傳得沸沸揚揚,足以證明高沐恩等一眾衙內實在是不怎麼會做保密工作。這也是陳凡與寧毅覺得好惱又好笑的原因。

下午陽光明媚,不久之後,在汴梁城外的官道上,兩人揮手作別,寧毅看着陳凡騎馬往南飛奔而去,輕輕嘆了口氣。人力有時而窮,對於如何救下方七佛,自己確實沒有辦法,並且無論從那個方向看去,對方七佛的營救,都不是勢在必行的。

但道理歸道理,在自己作出拒絕之後,陳凡並沒有表現得太過意外,也並沒有進一步的做出請託,說明他心中早已有了準備。人的心中若沒有了希望,取而代之的,便成了類似於絕望的決然了。

也是,恐怕不獨是陳凡,預備營救方七佛的方百花等人,估計也是這樣。永樂起義震動天南,轟轟烈烈的一場如今走到盡頭,如同散盡的煙火。反撲的力量過來了,天下之大,都難有他們的容身之處,也難有他們的可做之事,除了心中還有些希望的劉西瓜外,其餘人心中的茫然可想而知。而即便是劉西瓜,雖然有了一條後路,往後的日子,也不會過得太輕鬆。

但無論如何,這是每一個人都必須自己走過去的坎。若過不去,那就是盡頭了。

他回到城內,一路前往相府。他如今管理著相府的大部分財貨投資,提前南下的事情,要與秦嗣源說一下。

「哦?還要回江寧?為什麼?」聽得寧毅說起南下的計劃行程,秦嗣源問道。

「去年因為梁山的事情,江寧蘇家死傷近半,我後來北上,首先也是辦這件事。如今梁山已除,惡首盡誅,汴梁的各種事情,也安排了一個大概,所以準備回去看看……順便祭拜一下。」

「也是,這是應有之義。」秦嗣源點了點頭,隨後笑道,「倒也正好,小佩訂了親事,估計婚期也已不遠,我正想送付字畫回去,原想讓不二順路過去,立恆既然南下,正好可以替我轉交。」

他說着,自書房柜子裏拿出一副早已準備好的畫軸:「其實,若早知道立恆你要過去,這禮物倒不妨由立恆你作詞,老夫幫忙題字便行。你我與小佩那丫頭都有師生之誼,那樣再好不過。」

「這事可寫不出什麼好詞來。」寧毅笑着,隨意搖了搖頭,「聞人準備安排到南方?」

「南面方臘之患已消,他也已經鍛煉了一段時間,原本是打算着他去北邊的。不過現在南面的情況也有些糟糕,方臘死後,很多人都開始動起來了,重新圈地、分派利益,打過仗的地方已經殺了一批人,現在是以安撫為主,但房子沒了,缺糧少葯,很多商家運過去的東西又都價格虛高,州縣不能平抑物價,有些當官的還將朝廷賑濟直接兜售給商販……亂七八糟的事情,插手的人不少啊……」

老人嘆了口氣,寧毅倒是有些疑惑:「這類事情,密偵司不好插手吧?」

「有幾本賬目。現在那邊在傳。」秦嗣源從書桌上拿了一張壓着的紙交給寧毅,道,「消息是昨晚到的,方臘造反的時候,有幾本賬落在了兵禍當中,那是高門大戶的保命賬,內里的秘密不少。原本以為亂民燒殺這麼久,賬目不可能保存下來。但是杭州兵禍退去之後,有些人一直在秘密調查,譬如說蘇杭一地的鹽商紀家……密偵司一開始沒有在意。但最近這段時間。這些事情就像是真有其事了。時間上來說,很是微妙。」

「明面上的話,這些賬目應該沒用了。」寧毅看着那傳來的情報,皺眉說道。心中倒是陡然一動。

秦嗣源點了點頭:「不管那賬目怎麼亂。往大了說。就算他們通敵賣國販私鹽賣武器,如今南邊跟犁了一遍一樣,證物證人都已經不全。賬目擺在枱面上,是沒有什麼用處了。但如果放在枱面下,譬如說警告一下這些人,讓他們最近安分一點,給南邊的百姓過點好日子,也許還有點用。」

「但……時間微妙?」

寧毅看了看秦嗣源,老人笑了笑,以審慎的目光望着寧毅:「方七佛被俘之後,這個消息漸漸浮上來,還傳言有有永樂朝秘密儲下的價值連城的金銀。以時間而論,不排除有人想要釜底抽薪,留方七佛一命……立恆覺得如何?」

寧毅斟酌了一下:「哪怕是假的,消息能夠傳開,就證明這人手上的情報確實戳到了一些人的痛腳。真的假的怕也無所謂了。至於寶藏……嘿。」他有些古怪地搖了搖頭。

秦嗣源方才看他表情的目光中,寧毅便知道,陳凡進城的信息已經由聞人不二報告了上來。老人沒有提起,算是很給面子的事情。而以立場上來說,方七佛是死是活對於秦嗣源這邊沒有多大意義,因為方臘造反是在秦嗣源復相之前,他只會有平叛的功勞而不會吃到排頭。而若是想讓南方局面更穩定一點,消息里提到的賬目才是重點。

不管這份賬目是真是假,也不管消息傳開是否有人故意在放,能夠引起別人動靜的,就說明有些消息傳到了點子上。密偵司如果能夠掌握到這些點,在南方戰後重新瓜分利益、以及新一輪土地兼并的混亂當中,就能得到一定的發言權,如果利用得好,至少能讓一部分百姓的日子過得稍微平緩一點了。這也是寧毅說的真假無所謂的理由。

而話說回來,陳凡離開之前並沒有提起這類賬目的事情,令得寧毅傾向於賬目是真的這個推論。但如果是假的,就說明這件事的背後有一個非常了解局勢而且心思縝密的人在操盤,也是因此,才能夠正確地戳到一部分人的軟肋,進而讓這份情報出現在秦嗣源的桌子上。

難不成是方七佛被俘前最後埋下的伏筆?連方百花、陳凡這些人都沒有告訴,就是想讓那些世家豪紳最後吃一個啞巴虧?

寧毅心中回憶著當初在方臘陣營中有能力做這件事的人,除了方七佛,其餘人倒是沒有太多印象了。

拿着要送給周佩的禮物,不久之後,寧毅告別秦嗣源。準備離開相府時,遇上紀坤,打了個招呼,紀坤道:「今天下午我去拜訪過陳元望,高衙內的事情,暫時不必放在心上。」

寧毅拱了拱手:「謝過紀先生了。」

相府中幾個常駐幕僚中,四十齣頭的紀坤應該算是秦嗣源最親信的人之一,他性格相對沉默,但並不孤傲。相府中的許多具體事務都是他在處理,包括許多的「臟活」。在這方面,當初的成舟海也是個不怕干臟活的陰狠角色,但若以熟練度來說,絕對是紀坤最為專業。也是因此,相府幕僚中對上最能出面的是堯祖年,他的名氣最大,對下最有影響力的就該是紀坤了。

有他出面去御拳館,陳元望等人也就該知道其中的分量。不過,高沐恩想要找個麻煩,不到半天的時間,蘇燕平蘇文定紀坤這些人就全知道了,也只能感嘆這幫紈絝子弟的保密意識實在不行。

這件事情還沒完,隨後回到家中,又陸續有人上門過來提醒,這其中包括秦紹俞、王山月,甚至到傍晚時分,李師師都特意來了一次,只是在知道寧毅準備明天離開汴梁時,將這當成了出城避禍的明智之舉。

「……能夠想出城玩就出城玩,我很羨慕呢。」

夕陽西下,客廳之中,不久之後便要準備表演的美麗女子托著下巴,果然是很羨慕的神情,眼神之中,卻也微微有些落寞。

第二天清晨,寧毅帶着娟兒、寧曦、祝彪等人一路出城,同行的還有聞人不二、燕青以及一大隊的密偵司探子。眾人在城外同行了大概二十餘里,隨後分道揚鑣,寧毅領着人去往木原縣,聞人不二與燕青領着另一部分人南下杭州,算是為永樂朝的起義事件,做最後的收尾。(未完待續。。)

ps:章節名有點沒節操,我知道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七四章 去尋找聖公的寶藏吧,少年!

40.24%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