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一章 餘燼(一)

第四八一章 餘燼(一)

大雨之中的彎道上,雨水濺起了泥濘,當安惜福陡然沖向前方的王寅,在安惜福後方的八騎,也陡然策馬,狂奔而上,與王寅那邊的人,衝殺成一團。

黑翎衛作為方百花手下的軍法隊,同時也是永樂軍隊中最精銳的一部分。當永樂朝完全解體潰散后,這八人依舊能夠跟着安惜福辦事,本身也是性格堅韌死硬派,身經百戰的過去給了他們不錯的身手,簡單卻高效的戰陣搏殺手段。至於安惜福本人,能得方百花青眼,也是堅毅果決之輩。武藝之上,雖然比不過劉西瓜、陳凡那樣的天縱之才,但比之什麼「江南十二神」之類的,卻是不差的,放在江湖綠林上,也是年輕人中的佼佼者,所欠缺的,只不過是年齡而已了。

不過,當這一切遇上的是王寅,卻沒有了多大的意義。

如果說安惜福是出色,王寅在這綠林中,就已經是走到了頂點的人之一了。

也是因此,當安惜福做出拚死的姿態衝上來,他只是單手刷的一劍,便斬開了雨幕。雙方的差距太大,人影衝殺中,安惜福原本還在狂奔,陡然間便被迫成了守勢,之後空中劍勢又是一揮,蓑衣揚起一下。

大雨之中,王寅的隨手出劍,近乎藝術感的華美,被迫停的雨水在空中刷的停留一瞬,形成一條直線,激射的水光足足要飛出幾米遠才停下來,大雨之中彷彿是揮出了一道道扇形的流光。讓人見了那水光都要忍不住的避開,否則濺在身上都讓人有將被劍光斬裂的隱然錯覺。

安惜福只是一劍便已止步,第二招下,身形狼狽而退,朝着側面撲出,方才躲避開那凌厲的招式。一名黑翎衛的成員猛撲過來,王寅手臂一動,那人被連人帶刀斬裂在雨中,斷刀、手臂、鮮血揚起漫天,旋又在大雨中陡然被壓下。王寅朝着安惜福那邊逼近過去。又是一劍,刷的將安惜福劈飛。

「當年聖公麾下聚義之人,如今剩餘的已經不多了……」雨中他一面走,一面說話。「你雖然並非是我們這一群人。但我也並不想親手殺你。只是你手上的東西於我有用。拿出來吧,我不會繼續追究下去。」

「貪生怕死,背主求榮。王寅,他們當年看錯你!」

「事不能成,只能放手,安惜福,我的做法,無需與你交代,你只需知道現在……」

「王。寅。」

王寅的話音未落,一個聲音出現在他的耳邊,「王」字時那聲音似乎還在遠處,「寅」字出現,就已經到了身後。背後而來先出聲,這是江湖高手以示光明磊落的作風,也就在王寅轉身的瞬間,一個人的存在陡然間就像是從雨中爆發了開來,殺意洶湧狂奔。

那一道身影由一路狂奔到迅速靠近都未有引起天地的絲毫動靜,但也就在這一瞬,禪杖揮舞而起,在空中濺起水花如炸開的龍頭,兩道身影陡然撞在了一塊。

交手一瞬,雨水都被迫開。下一刻,王寅朝後方躍出戰圈好幾丈外。當他站定,身上的本件蓑衣已經破了,掉落在雨中,他將另外半件也落在了地上,雙手之中,已經是兩把長劍,一把正提,一把反握。而在那邊,方才與他交手的,是一名身材魁梧的漢子,揮舞著一把禪杖,陡然頓在了地面上。他頭上的斗笠被長劍斬破了,隨後也就順手摘了下來,露出一雙不怒而威的眼睛,漢子長著一臉的絡腮鬍,但無論是頭髮還是鬍鬚,都並不長。

禪杖在空氣中隱隱蜂鳴。

「寶光如來」,鄧元覺。

王寅看了看滾在泥濘中的安惜福,微微的,露出了一個讚賞的笑意。

雨下一陣又停一陣,在長江北面的這片天地間,綿綿陌陌的沒個了期。

春雷劃破天空時,道旁的少女朝着後方望了望,乍然間,有些失神。

「怎麼了?」

「嗯?」同伴詢問時,少女回過頭來,想了想,「哦,沒事。」

「後面有人跟着?」

由於相信少女的實力,同行者朝着後方看了看,以為她發現了什麼東西,不過少女隨後又搖了搖頭。

「不是。」她沉默片刻,「只是想起倩兒姐了,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

「小凡應該會護着她。」

「打散的時候,她傷得不輕。」

少女這樣說着,天上又是一白,然後就又是轟的一聲。

路邊的三人,正是劉西瓜、方書常與錢洛寧。他們是出來探查情況的。

自從司空南麾下的摩尼教殘部介入這次事情,高手之間的追索驚險萬分,不過這邊也是相當警覺,通常而言,對方都無法在第一時間聚起大隊人馬,給這邊帶來滅頂之禍。但眼下這一帶已經是人群聚集較多的區域,官府的眼線眾多,自己這邊卻沒有任何情報渠道,帶來的麻煩也是相當大。

如今自己這邊已經是一堆傷員,雖然按照以前的江湖經驗能夠秘密的藏上一陣,但往往是半日之內便要換一處地點。劉西瓜手下的幾人之中,武藝最高的原本是杜殺與羅炳仁,杜殺手臂斷去之後,羅炳仁便有坐鎮之責。這以下的人里,方書常的風格相對溫和細膩一點,錢洛寧則相當聰明,劉西瓜帶着他們出來,便是打算進行反向偵查,了解一下周圍的事態到底如何了,如果順利,還可以顧布一些一陣,為自己這邊,爭取部分的時間。

對方步步緊逼,是絕不會放鬆的,能夠躲開幾日,或者說能不能南下渡過長江,去到安全的地方。已經是個極其嚴肅的問題了。

雷響之後,西瓜舉步而行,錢洛寧抬頭看看,又回頭看了幾眼,還想說點什麼,但方書常已經反應過來,拍了拍錢洛寧的肩膀,示意他不用再說了。

他走上前去,與西瓜說起方才得到的一些信息:「你覺得……是他嗎?」

先前出來,他們偷偷找到了附近的一個包打聽。又遇上了可能是司空南手下的幾名武者。悄悄跟蹤了一下,發現情況在這半天的時間裏,似乎有些變化。如今仍舊有不少人在追查他們,但在這之外。卻又有一部分人被分了出去。去圍追顯然讓他們更為在意的一撥人了。

方百花如今還在自己這邊。先前的幾百人就算被衝散,其餘的人也不該引起這樣的動靜才對。他們在包打聽那兒隱約聽說對方在找什麼賬冊,但更多的。一時半會追查不出來了。

方書常跟在西瓜身邊,往日裏也是接觸寧毅接觸得最多的人,從方才的雷響里,隱約猜到了西瓜的想法。不過,西瓜想了想,搖了搖頭:「不像吧?」

「不清楚,賬冊之類的計謀,聽起來像是他在耍。」

「但我覺得不像,而且時間上趕不及。」

「如果他隨着陳凡星夜兼程地南下,終究有些可能,若是他來……」

「他來又能怎樣?」少女擰了擰眉頭,「我也知道他有些計謀,但現在的情況又不同。當年的情況三哥你也記得,他被我們抓住之後的幾個月里,我們若想殺他,他還不是得引頸就戮。他武藝不高,終究是軟肋,如今這周圍聚起來的是……是……反正……沒有他插手的餘地了,謀划的時間不夠,沾上就會死的。」

說起陰謀詭計之類的事情,寧毅當年的所作所為,很令人印象深刻,他將整個霸刀營乃至於方臘軍系的許多高層都騙了個團團轉。但要說聰慧,西瓜也並不會比誰差多少,倒退著推算一番,如果沒有幾個月的時間一路埋下信任的伏筆,再見機行事,寧毅當初也是很可能會被人殺掉的。再接下來什麼三日破梁山的心魔傳奇,別人或許會嚇到,在西瓜眼裏,那終究是經過了幾個月策劃,再以朝廷的力量借勢后的結果。

如今聚在這裏的,都是綠林間的一流高手,以寧毅的那點功夫,跑來玩陰謀不是沒可能實現,但若是運氣不好遇上某個高手,司空南、林惡禪、王難陀之類的,那結果西瓜根本不願意去想。而且,直覺也告訴她,這個賬冊的事情應該與寧毅無關,她也不知道是為了這無關高興還是不高興,總之,語氣是有些沖的。

方書常撇了撇嘴,但隨後錢洛寧跟了上來,伸手拍拍方書常的肩膀。兩人止了步,回過頭時,只見錢洛寧正有些疑惑地望着後方。

雨沙沙的下。山道上青草低伏,不遠處樹林顯得黑暗深幽。片刻,西瓜也微微皺起了眉頭。就在這一瞬間,錢洛寧陡然俯身、拔刀,如獵豹般的衝出。

他刷的沖入那片幽暗,隨即是方書常,樹木一顫,像是有雨水從樹冠上激射出去。那裏面沒有兵器的響聲,刷刷之間猶如鼓舞起了一片大風,西瓜也拔出單刀沖了進去,身影躍動間,她手中的刀與拳融在一起,隨即傳來砰砰砰砰的交手聲。

有什麼東西被她打中了幾下,隨即,那樹林里便是呼的一聲。寬大的袍袖一掃,西瓜、方書常、錢洛寧三道聲音同時飛退了出來。

寬大的僧袍、圓圓的臉,帶着猶如深淵一般的氣勢,逐漸出現在三人眼前。那是林惡禪,他面帶微笑,步伐緩慢而沉穩。

以身手而言,如今的劉西瓜、方書常、錢洛寧三人已經接近頂尖,再加上出自霸刀一脈,聯手之中合作無間,江湖上已經罕有敵手,但方才林惡禪以一打三,雖然誰也沒占什麼便宜,但對方表現出來的實力,卻委實驚人。西瓜手上的拳法乃是劉大彪當年精心所創,與霸刀結合,大氣之中充滿無數殺招,西瓜雖然看來嬌小,手底下的功夫卻也足以開碑裂石,方才在林惡禪身上打了好幾下,對方皮粗肉厚,竟似沒有絲毫受傷。三人看着他,一時間都沒有說話。

「上次你們走得倉促,與故人之女相見,竟也沒有說話,有些遺憾。」林惡禪口中說道,「你是劉大彪的女兒,那個叫做西瓜的吧?另外兩位,也該是劉大彪當年的親傳弟子,果然英雄出少年。嗯……其中可有你的夫家么?」

西瓜握了刀看着他,錢洛寧道:「什麼『魔佛陀』林惡禪,你實在太胖,不適合做跟蹤這種事,還是先把你身上的肉減掉一點吧!」

西瓜扭了扭手腕,語音微帶沙啞粗獷:「而且身法也不高明,躲我的拳都躲不過。」

方書常道:「另外,開口就問女人的夫家,修養也差。」

三人冷嘲熱諷,林惡禪面上帶着微笑的,看起來卻並不著惱:「林惡禪三字,乃是年輕時所用之名,如今不用再提了。一日之前,我已託人向周侗發出戰帖,如今本人所用之名乃是林宗吾。今日過來,雖然不是什麼好意,但也確實是想看看劉大彪的後人,打個招呼。」

他說到這裏,方書常抽了抽嘴唇,錢洛寧那邊看了方書常一眼,兩人「切」的一下,就要嘲諷地笑出來。但林惡禪的話,還在繼續。

「天南霸刀,不愧一代宗師,當年的我,是及不上他的。大師姐當年也說,若無劉大彪,方臘當年想要篡權,至少還得十年經營。如此一代人傑,我心嚮往之,因此,當大師姐當年叫我設計伏殺劉大彪時,我心中也是有些遺憾的。」

「你說……什麼!?」說完這句話,空氣中的氣息,陡然變了!

少女咬住牙關,握緊刀柄,一字一頓,目光之中,血絲已經遊走出來,開始變得通紅!

林惡禪背負雙手,望着這邊,微微笑了笑。他當年的外號是「魔佛陀」,既有魔的一面,實際上也有佛陀之相,如今這圓臉的笑容之中,平靜,帶着些許斯文,配合著冰冷的氣氛,卻又襯出了些說不出的詭異來……

「胖子!你……再說一遍!」

西瓜微微躬了躬身子,沉下尖刀,血紅的目光與牙齒都在顫抖著,氣血搬運,已至極點,整個身形都已經充滿了可怖的凶戾氣息,看起來如同一隻身形矯捷又可怕的野獸,就要朝着對方衝過去,用牙齒將人生生撕碎!(未完待續……)

ps:回到家了,開始更吧。

演唱會什麼的還不錯,氣氛熱烈而友好,我在孫燕姿唱歌的間隙喊:「周杰倫!周杰倫!」嗯,沒有挨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八一章 餘燼(一)

40.8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