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奇怪的相處

第五十章 奇怪的相處

(ne?

自從年關過後,寧毅與蘇檀兒之間的相處模式已經變得越來越自然。當然,這裡自然的並非是這個年代「夫妻」這樣的模式,而僅僅是「兩個怪人」的相處模式而已。

年前的攤牌之後,蘇檀兒第一次為自己的位置找到了平衡,心裡踏實之後,許許多多的事情也就輕鬆起來。以往總想費心費力地維持「家」的模式,如今不用這麼刻意了;以往總要在飯桌上主動尋找話題,權衡哪些是可以說的,哪些會是對方感興趣的,哪些又需要避諱免得引起對方的不快,談生意的感覺也似,如今自然也無需這樣,但話題倒反而多了起來,根本無需刻意去找,隨便說些什麼,也是覺得有趣。

雖然寧毅每天早晨都會出去跑步,但夫妻兩人往往還是會在家中吃過早餐才出門,方向並不一樣,蘇檀兒坐馬車,寧毅則是輕裝步行。小嬋在這時通常面臨兩個選擇,跟小姐還是跟姑爺,當然她也可以留在家中,但其餘兩個選擇顯然更有用,跟著姑爺過去,沒什麼事做,但可以聽姑爺講課,聽些故事,每次聽姑爺隨意地說來說去,引人入勝,她就會想著姑爺真是好淵博……

當然,最近一段時間,蘇檀兒是比較忙的,開春的時候都是這樣,於是小嬋還是跟選擇跟著小姐去,前面說過,她雖然待寧毅和蘇檀兒純真質樸,但辦起事情來卻是相當可靠,她每天負責的也並不只是貼心地服侍一下人就好了,有一次寧毅就曾見過她氣呼呼地訓人的樣子,皺著眉頭非常認真,簡直兇悍,一邊訓還一邊指出其中幾個人勾心鬥角互拉後腿的事情來:「你別以為我沒看見!」彌補的方法安排好,又說了幾句,手中揮舞著一把短尺點點點點的簡直要打人,然後才看著那短尺愣了愣,抓抓頭髮「遭了,小姐要的尺子……」一扭頭,「還不快去!」打發眾人之後,轉身噗噗噗的趕緊跑,寧毅在後面笑個不停。她是被當成管理人員來培養的,當然,這兩者也並不衝突,俱是她性子中的一部分。

寧毅會在中午或者下午回到家,有時與小嬋一起,因為小嬋會在中午下課之前跑去找他,若小嬋沒過去,自是他一個人。蘇檀兒過了中午則多半已經回來了,有時在房間,有時在客廳,也有的時候坐在院子中的涼亭里。娟兒與杏兒有時跟著,有時也會不見,她們也得去處理一些大房之中下人們的瑣事。

蘇檀兒在想事情的時候喜歡咬自己的手,有時候咬拳頭,有時候輕輕的咬手指,多是無人之時才會露出的神態。有一天傍晚寧毅回來,夕陽餘暉,蘇檀兒穿著鵝黃色的裙子坐在涼亭里看一個本子,白皙的貝齒輕輕啃噬著拇指的指尖,偶爾翻過一頁。寧毅走過去,站了一會兒正想打招呼,蘇檀兒忽然回過頭來了,依舊是咬著指尖,大大的眼睛與寧毅對望了片刻,有些懵懂無辜的感覺,隨後又轉了回去,安安靜靜地繼續看賬本。

寧毅見她不搭理自己,聳聳肩有些無趣地走開,心想這女人真淡定,走出不遠,蘇檀兒在背後喊起來:「相公!你嚇死我了!」回過頭時,蘇檀兒正氣鼓鼓的模樣望過來,用手輕拍著心口。片刻之後,寧毅無言地攤了攤手,蘇檀兒也沒好氣地笑出來。

從回到家,到吃完飯,晚間的消遣,到最後就寢,大家都是聚在一起,說話聊天,談這談那。有時候,寧毅會覺得蘇檀兒與以前的自己有些類似,當然面臨的具體問題會不一樣,心情、迷惘也不一樣。有時候他想,蘇檀兒面臨的問題或許比自己更嚴苛,她是個女人,如果蘇家有一個男子更聰明更有能力一點,事情會很簡單,如果她笨一點,事情也會很簡答,偏偏她處於這個夾縫間,於是就只能向前,還得不時面對因為自己女性身份而面臨的問題。

有時候他們會在二樓的那根柱子邊「巧遇」一次。大概每隔幾天的時間,一塊看看整個蘇家大宅的風景。蘇檀兒會說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有些是不能在旁人面前說的,就算在嬋兒、娟兒她們面前說了也不好,主要是沒有意義,或者是她在生意上的一些打算,一些得意的小算計,也有家長里短,有個堂哥剛在她這裡訛了幾百兩銀子,說看見一樣好瓷器,買了價格肯定有漲,蘇檀兒笑眯眯的給錢,轉頭上來跟寧毅說那傢伙在外面養了女人,咬著手指說:「以後可以威脅他,要不然就告訴嫂嫂,讓嫂嫂去鬧……」

蘇檀兒很聰明,在經商上也很有天賦,但畢竟只是十九歲的年紀,面臨的壓力,許多時候無處去訴,寧毅或許是唯一一個能夠給她以減壓空間的對象。在她看來自己說的東西,這個相公懂一部分,但未必全能搞明白,寧毅有時候也說幾句她不懂的東西,她就那樣聽著,這樣的時刻,就算寧毅說話用詞再古怪,說的東西再不可理解,她也不會感到稀奇。

有件事情是比較奇特的,或許是第一次在一起聊天時給她一顆松花蛋,第二次聊完,蘇檀兒有些欲言又止,隨後問道:「相公沒帶吃的嗎?」然後說,「下次帶點吃的吧。」

此後給她揣點吃的,一小包糖、花生、蜜棗之類的,蘇家不差錢,提供這些東西沒什麼壓力,也有這個季節已經很難吃到的梨。有一次寧毅順手拿了一張大餅,冬末春初,天氣冷,凍得跟牛肉乾一樣。蘇檀兒也不介意,拿了在嘴邊慢慢撕,吃完了心滿意足。然後才說:「相公故意的吧。」

到得二月,話題就更加隨意了,他們看起來像是這個時代很奇怪的朋友,一個經商,一個弄點離經叛道的小發明。有一次蘇檀兒問寧毅:「相公為何從來不去那些青樓之地,赴赴那些才子的邀約呢?」

寧毅聳聳肩:「就會兩首詞,泡不到妞啊……」

蘇檀兒在那兒想了好久才大概理解這句話,笑了出來:「用錢砸她們嘛,那些堂弟表弟啊,每次從檀兒這裡訛上幾十兩,光顧的也儘是些有名氣的。相公拿上幾百兩,再加上才名,什麼綺蘭啊、陸采采她們啊,見上幾面想是無甚問題的……對了,元夕之後,倒聽人說那綺蘭姑娘對相公頗為傾心呢,有幾日晚上,夜夜吟唱相公的青玉案,琴聲婉轉凄絕什麼的,說不定啊,相公還能跟她成什麼佳話……」

她轉著眼睛瞥瞥寧毅,寧毅想了想,點點頭:「有這種事?那我明晚去一趟好了……人家畢竟也不容易……」

蘇檀兒這晚吃的是蠶豆,目光冷冷地瞥他,隨後嘎吱嘎吱地咬半天,隨後哼的一笑:「那相公便帶上小嬋一塊去吧。」

寧毅身邊不缺錢,主要因為一直可以跟小嬋要,他用的不多,蘇檀兒也未在這些事情上有什麼意見。不過就算小嬋乖巧,若寧毅真跑去招妓,小嬋會站在哪一邊可想而知,就算表面上什麼都不說,肯定也會使陰招下絆子。這時嘆一口氣:「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你這女人口蜜腹劍,一點都不實誠。蠶豆還我,不許吃了!」

蘇檀兒拿了小袋子突的退開一步,笑得像只狐狸:「檀兒經商好幾年了,從未聽過商人真有實誠的,相公便擔待吧。」

二月就在這種對寧毅而言平平無奇的日子裡過去了,學生、聶雲竹、小嬋、蘇檀兒、化工、有時也跟秦老、康老碰個面,幾句閑談,有時從其它途徑了解一下宋憲、武烈軍的情況。他回憶那女子的武功,不過那女刺客也已在元夕之後,消失渺然。

三月初,蘇家生意也忙,不過蘇檀兒還是空出了一天,與寧毅、三個丫鬟一塊去江寧城外郊遊。這天下午回來,去茶樓喝茶,無意間卻聽得隔壁有幾個學子打扮的人在談論松花蛋,說是如今經營那松花蛋的女子是才藝雙絕的佳人,不過只願雙手養活自己,研究出了松花蛋的製法,一位才子仰慕其心性,本已追求數年,此時略施小計,不到半月便為那新奇事物打開銷路云云。

事實上如今聶雲竹雖然也忙,但要說松花蛋的名氣傳出很遠那也不可能。這時的幾人談論那「略施小計」,正是自己讓李頻幫忙找人當托的事情。心中好笑,不知道李頻怎麼為這件事跟聶雲竹扯上關係了,還追求數年什麼的,行事太不小心,這下李頻可是惹火燒身了。不過再聽片刻,才發現事情並非如此。

「這顧鴻顧燕楨幾年前便已名揚江寧,此次自東京歸來,便是為這女子,他如今已有功名在身,對其仍一往情深,實是難得……」

「手法用的也巧妙,不過數日時間,便以將問題解決……才子佳人,假以時日,必成佳話。」

「在下卻覺得不然,那女子拋頭露面,操持這等生意,實非良配……」

聽得一陣,才發覺這些人討論的儘是那名叫顧鴻顧燕楨的男子,回想起聶雲竹前些天似乎有些涵義的問題,倒是想到了一些事情,不由得搖頭笑笑。

第二天天未亮,到那小樓之前時,聶雲竹正如往常一般坐在那台階上等他,見到他過來,露出一個與平日里無異的笑容,寧毅看了她一會兒,微微揉揉額頭:「最近很累?」

「呃?」聶雲竹愣了愣,隨後,有些迷惑地搖了搖頭。

寧毅在旁邊坐下,斟酌著詞語:「為什麼……沒跟那個顧燕楨明說一下,讓他……把事情停下來?」

黑暗中的晨風帶著寒意,小樓前陷入一片沉默當中。片刻后,聶雲竹的聲音從旁邊傳來:「立恆……怎麼會……立恆……為什麼……問這個……」

「呃,我就是聽說了……那個顧燕楨……」寧毅攤攤手,不知道該怎麼表達。

「我……我、我跟那顧燕楨沒關係……他們瞎說的……立恆……呃……我……」

聶雲竹的聲音似乎有些不對,寧毅扭頭望過去,黑暗中只有一側房屋中傳來的光芒,光芒之中女子的表情似乎有些憤懣,想要強調些什麼卻又有些抓不住重點的樣子。寧毅看了半晌,覺得難以理解,緩緩地說道:「嗯,我知道了……」

聶雲竹望了他一眼,皺著眉頭簡直是要哭出來的樣子,但隨後還是深吸了一口氣,目光認真地望向了寧毅,開口強調,一字一頓。

「我跟那個顧燕楨,沒有關係。」

*****************

這一章費了很大的功夫,老實說它有個支線劇情,甚至可以說這個支線的感染力甚至更足,我權衡了將近兩個小時才為了後續的劇情平衡將它摘掉。我會先把它發到書評區,有興趣的可以,以後再收到作品相關里。

這個月的最後三天了,求推薦票^_^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章 奇怪的相處

4.1%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