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六章 餘燼(六)

第四八六章 餘燼(六)

刀鋒刺破夜雨。

血花濺開時,雨中的屋檐下,人影如鬼魅般的衝出長街,手中尖刀刷刷刷刷的揮斬,刺入前方几人的後背又或是胸口,而不遠處的街道上,已經是混亂一片。

『走--『

這是一座擺設髒亂的小鎮,當中的混亂,已經持續了片刻,然而掀起的聲勢並不見得大。小鎮之中多是矮房深巷,結隊而來的十餘名官兵捕快發現兩名可疑之人時,對方也反過來發現了他們,隨後便是巷道內、房舍間的追逃。

此時能被安排來進行追捕的官兵捕快皆是好手,但逃逸至此的兩人,更是方臘軍中的精銳將領,巷道內的追逃之中,反倒是好幾名官兵陷入混亂被殺。當看似平靜的街頭幾名捕快與其中一名逃犯無意間相遇,陡然間交手見血,附近的少數幾個居民才被驚動,一時之間,場面混亂不堪。

另有四名捕快趕到時,另一名逃犯才從陰影里殺出,猝然間傷了幾人。

『走啊--『

這邊使刀之人大喊著狂奔,然而前方陡然有人從街邊樓上躍下,砸破了路邊的破舊棚屋,揮舞鋼刀朝他殺來,更遠處,一柄帶著鎖鏈的鉤鐮槍揮舞著斬破了雨幕。另一頭還在廝殺的,卻是一名使銅錘的漢子,他在街道上已經打倒兩人,但肩上也已經中了一刀。兩人雖是高手,但這一路逃殺之中,新傷舊患積累起來,委實是讓人疲倦不堪,身手大打折扣的。不多時,那使刀漢子手臂便被鐮刀割中,兩人被圍攻者逼向同一個方向。

街道上的混亂,捕快們的示警,同時也已經喚起了小鎮上留守的公人,一部分衙役追趕過來,幾人拿著漁網。朝這邊直撲過來。使刀的漢子陡然奮起,將對方殺退了一撥,但兩人也已經被逼至了角落,使銅錘那人面上方才也被砸了一下,口鼻之間皆是鮮血,此時顯得猙獰可怖,猶將手上銅錘揮舞不停,然而十幾人圍繞過來,漁網再度沖在前方,朝他們兜頭而下。

也在此時。側面不遠處的巷道之中。一道身影陡然衝出。雨幕之中罡風呼嘯。那漁網連同衝來的幾人砰的被打飛出去。這突如其來的援兵身影還看不清楚,後方捕快揮刀而上,第二下,幾把鋼刀被同時砸斷、砸飛。

那身影突飛猛進。捕快們也各自衝上,朴刀、鉤鐮、長槍、鐵棍一齊湧上,下一刻竟是捕快這邊被打退,在長街上七零八落的飛出去,一些能夠拿住身形的也都被逼退幾步,握著武器的手臂兀自被大力震得顫抖不停。梵音長唱,一柄禪杖落在地上,雨幕之中,對方身形魁梧。不怒而威。

『誰、誰……『

『鄧、鄧元覺……『

『寶光惡賊……『

『他沒死……『

有關於方臘造反之事,這次善後茲事體大,被調集的大部分捕快此次都有關注匪人的資料。之前大伙兒以為寶光如來鄧元覺已在戰事中死了,有的捕快未曾關心,有的人卻認了出來。此時長街之上的捕快官兵足有一二十人。但面對這名兇惡的匪首,仍不免心生恐懼。長街之上,戰戰兢兢的對峙起來。

『走!『

雨下下來,街道之上,鄧元覺朝著兩人沉聲低喝。他拿著禪杖,高大的身形朝著前方走出兩步,眾捕快便持著兵器,下意識的後退。後方兩人聽了鄧元覺的話,轉身奔入巷道,隨即又見到幾道身影等在那兒,身下甚至有馬,正是黑翎衛的安惜福:『快點!『

這邊飛快的逃離,那街道上,鄧元覺也陡然低喝了一聲,隨後轉身沖入另一邊的巷道。捕快們唯一遲疑,隨後咬著牙朝鎮外的方向追了過去……

視野拉起,重重的雨幕下,時間還是在下午。林惡禪追逐著劉西瓜沖入河水中時,另一側的山麓上,一場拳拳到肉的驚人戰鬥正在展開。陳凡與王難陀率領的七八人在這山麓間遇上,一路追殺奔逃,此時兩人卻已經停了下來,彼此對攻、拆招,雨幕中混著鮮血,打了足有半柱香的時間。

王難陀手下的幾人手持兵器,提心弔膽地在周圍守著。

交戰的兩人皆是天生巨力,王難陀成名早在十幾年前,如今仍然是身手逼近林惡禪的超一流高手。而陳凡師從方七佛,精通十八般兵器,手上拳腳也是驚人非常,拳掌指爪上的造詣高深,刺殺包道乙的一役中,他就曾以爪破爪,直接撕了有數十年造詣的名家雙手,只能說,天才總有常人難及之處。

此時兩人之間的交手,打得猶如暴風驟雨一般,拳頭、手臂之間的碰撞,聽起來砰砰砰砰的就如同牛皮大鼓在轟。王難陀好不容易遇上這等對手,不願意以多取勝,早已吩咐周圍手下不許上前,陳凡也是因此才肯放棄與他的游斗,硬碰硬的選擇對打。

崩拳、炮錘、指爪、擒拿,乃至於身體的衝撞、硬生生的頭槌,兩人交手片刻,周圍草皮盡頽,無數泥水飛濺,有時候一記貼山靠撞在旁邊的巨石上,甚至於地都在動。水花飛濺到旁觀者的臉上,竟讓人隱隱生痛。

事實上,王難陀會下令讓旁人不許插手,隨行而來的人反倒鬆了一口氣。這兩人的武學修為已經遠遠拋開余者,若是自己這幾人插手進入圍攻,王難陀或許可以多找到一點勝機,但這陳凡發起飆、拼起命來,自己這幾個人安能倖免。

也是因此,他們只是保持著圍攻的態勢,圍在了附近。他們固然比不上王難陀與陳凡,但畢竟也是有一定武藝的人了,能夠圍觀這樣的一場打鬥,對他們來說,也有莫大的好處。只是兩人力量都大得驚人,交手又瘋狂,與其說是有著深刻的章法,倒不如說兩人的出手都有著信手拈來的瘋狂魔力。

此時的兩人中,王難陀畢竟以逸待勞,周身完好,陳凡之前護著紀倩兒一路奔逃,滿是舊傷。他與王難陀的戰鬥中,其實已然屈居下風,但猶然不肯服輸。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拼起命來,委實是驚人的,儘管半身染血,他的每一拳,都快如閃電風雷,下盤沉穩,但在打鬥中,又是腳出連環。王難陀與他打鬥許久。雖然占的是上風。但手臂、小腿上的衣物、褲腿都已經破裂,雙臂、雙拳之上滿是彤紅之色,有的是陳凡的血,有的則是因為手臂里的毛細血管已經被打破。正在滲出血來。

這樣的傷勢對武者來說問題不大,王難陀一頭亂髮,發了凶星,打得哈哈大笑,連續交手數十拳后,猛地抓向陳凡的雙臂,陳凡手臂一沉、一拆,反抓回去,下方一腳踢出。兩人小腿在空中撞了兩下,王難陀一記頭槌撞過來,陳凡避開,手肘反砸,王難陀一肩將他撞飛。他也拉著王難陀,陡然撞在旁邊的巨石上,隨後摔碑手猛砸下去,王難陀避開后,又是狂風暴雨般的攻勢與出拳,逼得陳凡飛快地後退。

這樣互有往來的攻防已經反覆了好幾次,周圍的人看得心驚不已,隨後,便是陳凡一輪沉穩剛猛的炮錘,王難陀『啊--『的狂喝著擋架,陳凡猛地撲上去,手肘揮砸,雙膝猛撞,王難陀反擊過來,白霧爆起在空中,陳凡一輪拳腳將對方壓下去,仍舊是『啊--『的喝聲中,王難陀上半身中拳無數,隨後被一腳踢在胸口,身體飛出了數丈之外。

圍觀的幾人都是愣了愣,也是因為兩人實在打得太狠,在那一瞬間,他們甚至沒有明白過來陳凡做了什麼。然而當王難陀被打飛,呲呲作響的聲音還是給了他們一個錯愕的答案,只是到得此時,也由不得他們細想太多了,陳凡幾乎是在第一時間轉身,雙眼猩紅如血地朝著其中一人撲了過來!

『卑--鄙--小--人--『

『石、石灰……『

『啊--『

王難陀難以置信的痛苦暴喝中,這邊的人已經難以反應了,首當其衝那人刀才拔到一半,陳凡已經到了眼前,隨後刷的一下,刀光與血光衝天而起!

周圍的人吶喊著猛撲過來,片刻間叮叮噹噹,刀光匹練如龍,其中一人往陳凡背上斬了一刀,然而當王難陀臉上帶著石灰與鮮血,面目猙獰地衝過來時,陳凡已經連傷三人,甚至將其中一人斬得不成人形,遠遠地遁去了。

『卑鄙小人--無恥之徒--『

王難陀的聲音在雨中痛苦而悲憤地傳開了。

*************

繞過一處山頭,陳凡臉色鐵青地走向不遠處隱蔽的小半座土窯。他身上外傷頗重,消耗體力甚多,但就此刻而言,這些還並不是他關心的問題,撥開土窯外部的雜草,出現在裡面的,是狀況極為不好的紀倩兒。她躺在那兒,面色鐵青,雙唇青紫,身體隱隱在發抖。

武者多半也是良醫,此時陳凡身上的其實還多是些外傷,紀倩兒卻是身體當中的內傷嚴重。他看了紀倩兒一眼,在旁邊坐下,拿出身上的兩包東西,其中一包是他冒險去附近弄來的葯,倉促之間,其實未必能有什麼效果,他自己也心知肚明。另一包則是從王難陀屬下身上順手摸出來的隨身包裹。

這樣的追逃當中,參與的武者多半會帶些傷葯備用,他方才行險一搏,打的也就是這個主意。此時將包裹搜索一番,果然找出幾個瓷瓶來,他放在鼻尖嗅了嗅,辨認一番之後,卻是豁然起身,衝出雨幕。不久之後,待陳凡自雨里回來,手中已經提了一條大狗。

他兩掌將那大狗打成重傷,又喂它服下藥粉,方才將之放置一旁,坐回去看紀倩兒的情況。

然而,一切的情況,其實陳凡本身也是明白的。他伸出手來,其實都有些不敢放到紀倩兒的手上或是身上。但終於還是照例地給她檢查了一番,方才盤腿坐在旁邊,微有些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此時武者所練的內功,其實便是氣血搬運的法子。對於陳凡、紀倩兒這種層次的武者來說,身體潛能、生機比旁人要強大數倍,些許外傷,靠自身就能輕鬆痊癒。如同陳凡,若只是非要害部位被人砍上一刀,肌肉立即就會收縮,甚至連流血都少。以保證自身時刻處於巔峰。例如陸紅提曾經給寧毅做的推宮過穴,其實也就是以外力為寧毅激發身體潛能。但事到如今,這些法子對紀倩兒都已經不能用了。如果不能在一個安穩的環境下接受治療,她恐怕只能是凶多吉少的結局。

只可惜,安穩的環境,眼下對他們來說,正是最缺少的東西。

連日以來的輾轉奔逃,不休的戰鬥。即便是陳凡,身體也已經被逼至崩潰的邊緣。不過,雖然才只是二十多的年紀。實際上在這些年的戰鬥里。他也已經經歷過許多的生離死別。此時年輕人的身影。盤腿端坐在那土窯的昏暗當中,閉上了眼睛,安靜得倒也彷彿是巍峨而沉寂的石雕一般。

宗非曉、鐵天鷹的布局,大部隊的被衝散。司空南、林惡禪、王難陀等人的出現,加上還在這背後潛藏著的巨大陰影……早些天寧毅曾經說過,這一次對方要動用的力量是無限的,這邊的反抗有多強,對方能出動的力量就有多大。當初聽是一回事,而就算有了心理準備,事到臨頭,也會是另一種心情。紀倩兒……或許就將死在自己身邊,師父已經難救。不光是永樂朝。自己這些人,恐怕也已經是窮途末路了……

寧毅……對時局的看法是最準的,此時即便他在,恐怕也已經挽不回這個局面了吧……

他端坐在那片昏暗之中,一隻手原本是擱在紀倩兒手腕上的。此時也已經輕輕地將那冰涼的手腕握住了。過了一陣,紀倩兒悠悠地醒轉過來,睜開眼睛看了好久,方才輕聲說了句:「小凡啊……」

「嗯。」

也在此時,地上另一側原本正因為傷勢而在低鳴的那隻大狗陡然叫得大聲起來。陳凡轉頭望去,只見那條大狗渾身劇烈抽搐著,過得片刻,口中不斷溢出血沫來。土窯內因此變得喧鬧,紀倩兒正朝這邊看去,陳凡舉起左手一掌拍下,將那大狗打死了。

「倩兒姐,別說話了。」陳凡低聲說了一句,他看了看自己弄來的那一包葯,片刻,嘆了口氣,放進懷中後站了起來,「我帶你去找大夫。」

如果說之前他或許有著稍許的氣餒,但紀倩兒睜開眼睛之後,年輕人的身影,就又變得魁梧而堅定起來了,言語之中,有著能夠安定人心的力量。

不過,這一切對紀倩兒來說,或許並沒有足夠的效力。她沉默片刻,由著陳凡艱難而小心地讓她坐起來,縛在背上。

「我不在乎能不能活,不過……小凡,我不願受辱……」

陳凡的身影定了定:「我知道,必要的時候,我會殺了你的。」

「我會」與「殺了你」之間,有著些許的停頓,幾乎聽不出來。紀倩兒沒有再說話,將腦袋擱在他的背上。

不久,披著蓑衣的身影走出雨幕,在昏暗的天光里,朝著人群聚居最密集的方向過去了……

窮途末路……

***************

時間壓深一點,林惡禪回到司空南等人暫居的地方,遠遠的便聽到了王難陀的破口大罵,他去看過了王難陀面上被石灰燒傷后的樣子,待知道緣由,微微錯愕之後,卻陡然間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來。

時間更深一點時,寧毅進入四平崗附近的營地,不久之後,又快速地出來。

這天晚上,宗非曉領著人掃至余鎮,方百花等人已先一步離開,只有方書常、錢洛寧兩人未有西瓜音訊,在這邊逗留,雙方發生了一場廝殺,方、錢二人負傷逃遁。

有關於方七佛的這次事件,牽連的人數許許多多,在最初的幾天時間裡,或許誰都沒能完全看清事件的整個面貌。只是刑部與司空南等人,多少還是在把握著整個大局的走向。

至於寧毅,至少在初來乍到的一兩天里,所得的信息與情報,其實非常之少,僅有少數幾人的死亡,陸續被確定下來,而後安惜福帶著賬冊北上的情報,或許算是幾天之內最有價值的一個情報。其餘的,則往往是一些瑣瑣碎碎讓人難有關注心情的雜訊,例如某些名不見經傳的小嘍啰為了出名,傳檄天下,挑戰周侗之類的事情,在這種嚴肅的情況下聽起來,就讓人覺得很無力。

「我想知道的是如今四平崗這邊詳細狀況,這種無聊的武林八卦可以先放到一邊,以後再當笑話看。誰把它歸類過來的,林宗吾是誰啊……以後見到了把他馬馬虎虎地打一頓好不好!快點,下一份……」

心情的焦躁,源自於情報消息匯總的緩慢,由於人手的不夠和原本側重點的不同,密偵司暫時的資料收集,是始終滯後於事態發展的。事實上,雖然沒有太多的接觸這類事情,但在寧毅的心中,也已經隱約預感到,整個事態的發展變化,持續的時間不會太長。

而就在密偵司的觸手之外,短暫的一兩天時間裡,整個事態的發展,其實已經綳至極限。原本隨著方百花等人的潰敗,局面的變化,已是一面倒的情形,而安惜福、鄧元覺等人的殺到,暫時吸引了宗非曉、司空南等人的目光,屬於永樂朝的餘燼發出了最後的一點光芒,試圖攪動危局,令陷入其中的方百花等人能夠脫身,但以整個大局而論,也已經是走在綳直極限的鐵索上,或有渺茫希望,但只要有一步踏錯,一切就將完全熄滅。

這樣的局面中,不光是鐵天鷹,在得知密偵司來人之後,林惡禪等人也曾將目光朝這邊放過來了一瞬,只是在了解了人數和領頭者姓名后,便又將目光收了回去。

「聽說那心魔寧毅在梁山事件后,仇敵遍天下,輕易不會出京。來的既然只有二十人,又還算守規矩,暫時便不管它,待事情了結,再做計較。」

不久之後,整個局面終於轉向結點,司空南、鐵天鷹等人抓住機會,開始將一切收尾,方百花等人則在爭取最後的希望,彼此,都落下了一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八六章 餘燼(六)

41.29%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