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九章 摩尼教的都得死!

第四八九章 摩尼教的都得死!

魔教聖女司空南,曾經與鐵臂膀周侗起名的宗師級高手,這中間有多少是因摩尼教而來的水分,已經很難說得清楚。畢竟隱匿十餘年,當她再度現身,也沒有在前次貿然對方百花等人出手,直到這次的大規模出動,從後方緊隨而來時,眾人才能夠體會到她的可怕。

這一場變亂打到這時,真是武藝低微一些的人,其實多半都已經被淘汰出去。剩下的人若放在江湖上,多少都能逼近一流高手的水準,這時候就算存在著疲累與傷勢的問題,兩名高手甫一接觸,便被對方摧心梟首,就足以證明對方的功力可怖,即便與林惡禪乃至周侗比起來,都不會有太多的遜色。

只有方七佛、方百花等人能夠清楚的知道,十多年前被方七佛、方臘等人聯手打敗的司空南,此時的年紀已近六旬了。

陡然衝來的這道綠色身影猶如鬼魅修羅,一手使掌一手短刀,轉眼間衝殺至後方人群,摩尼教曾經的高深武學在她手上既有女子的輕靈與快速,又蘊含著彷彿無堅不摧的堅定和剛猛。殺掉剛剛接觸的兩人之後,那身影如同劈波斬浪般的殺入人群。周圍的高手即便有了防備,不至於再在交手間失了性命,也是或被斬飛或被逼退,直到鄧元覺揮舞禪杖援護過來,才猶如巨浪砸上礁石,幾下交手,司空南鬼魅般的繞開,再度對其他人發起攻擊,鄧元覺攻勢沉穩。四處援護,且戰且退。

沸騰的殺聲已經從遠處延伸過來,一路廝殺過樹林,林惡禪、王難陀等人也已經追到了,中間還夾雜著宗非曉帶領的一幫高手,幾名綠林間有名的凶人追在附近,伺機出手。

更遠處,大量的參與者,仍在圍追。

隊伍蔓延,火把紛亂。殺向山中。

此時的戰局裡。陳凡也已經將方七佛交給了旁邊的人背負,衝到後方援護他人。他對十八般兵器皆有涉獵,手底功夫也硬,但最兇猛的壓箱底武藝。其實倒是雙刀。江湖俗諺。雙刀看走。這樣混亂奔逃的局面里,當他揮舞雙刀衝殺過來,頓時彷彿掀起了一陣旋風。

另一方面。方百花大槍如龍,她雖是女子,但揮舞紅槍之中,自有一股來自戰場的慘烈肅殺,猶如在鐵馬金戈中橫掃八方的氣勢。而在這當中,寶光如來鄧元覺持杖如山,最是剛猛,禪杖揮舞中,也只有林惡禪與王難陀等少數幾人能夠與他硬拼。

然而在追殺的人中,只是司空南、林惡禪二人,便已經是可與周侗比肩的宗師級高手,或許只有未曾受傷時的方七佛,能夠與他們相抗。

此外還有一見陳凡就眼紅嗜血的王難陀,從側面圍追過來的宗非曉,另外還有一些為各種目的殺來的綠林散人,或多或少有些名氣的武林大豪,也包括重新打造了鐵袈裟的惡梟吞雲,在陣勢上、人數上,其實都要遠遠地壓過方百花這邊。

堪堪阻住後方的司空南等人,雙方一方追、一方逃,但仍有數人或是落單或是被暗器打中,傷在了洶湧而來的追兵手中。

鮮血蔓延,死亡的氣息緊隨而上,將要衝出那片樹林,司空南在高速奔跑中身形晃動,朝著前方一人一掌拍下,那高手彎刀斬出,然而刀勢未盡,砰的一下,腦袋如同西瓜般的爆開。司空南在那爆開的鮮血邊飛掠而過,一刻不停,然而也就在踏出樹林的一瞬間,黑暗中有幾道刀光,朝她同時斬來!

冰冷的殺意,在最不可能的時間裡,籠罩而下!

那幾道刀光斬來的方向各有不同,但無論時機、速度、配合都拿捏得無懈可擊。一瞬間,司空南幾乎以為自己反中了大宗師布下的圈套,但隨即,有一道身影出現在腦海里。

那是許多年前,一名魁梧高大,看似魯莽粗豪,實際上眼底總有一股明悟的中年男子的身影。此時的刀光彙集間,依稀之中,就像是那男子拔起了那把招牌般的巨刃,朝著她這邊斬來一道,罡風呼嘯,殺意鋪天蓋地地洶湧而上。

霸刀,終式,神驅一夢!

當年的霸刀劉大彪,為人豪邁,各種行事甚至偏於粗魯野蠻,整天說著男人就是要有肌肉,但實際上知道他其實飽讀詩書的人並不多。只看他給女兒取名都隨手用的西瓜二字,卻唯有他手中創下的一套霸刀,招式名多少顯得有些古怪,從初式的回護天柱,到截江靖海,到斬卻雲山,一直到神驅一夢,或多或少的,總讓人有些不明白他在想些什麼。

然而在此刻,唯有那蘊藏其中的殺意是真實的。

司空南這邊,短刀劃出。

接觸僅只一瞬,雙方几乎同時退開,司空南的一隻衣袖碎在夜空中,彷彿蝴蝶一般的亂飛。那一邊參與伏擊的卻有五個人,而能夠在配合中斬出劉大彪當年氣勢的,也只有如今的霸刀庄成員了。

此時在這裡伏擊的,是「燼惡刀」羅炳仁、「九死刀」鄭七命、「金背刀」鄭回還,以及其餘兩名跟隨出來的霸刀庄高手。理論上來說,武藝到他們這個程度,如果是「殺人償命欠債還錢」的七人一齊出手,無論是此時的周侗還是當年的劉大彪恐怕都無法抵擋,但此時畢竟少人,另外兩名霸刀庄成員武藝未必比他們低,但那是他們本身藝業,這次的伏擊中,終究是發揮不出最大的威力,雖然斬破司空南的衣袖甚至手臂,畢竟也只是小傷,決定不了大局。

雙方的交手、散開只是短短瞬間,這時候一眾高手還在朝前衝殺,一片混亂的局面當中,樹林外側面的山坡上,一張木製的輪椅幾乎是毫無控制的滾下來。速度快得驚人,輪椅上的乃是一名穿著藍色碎花衣裙,額頭上纏著厚厚白色繃帶的嬌小女子。

她坐著那木輪椅下來,速度飛快,顛顛簸簸的像是完全不在意輪椅隨時會被砸毀,只有在要衝進林子時,一名司空南的手下朝著她出招,才陡然見到血光綻放。少女籍著那輪椅的沖勢狂沖而出,手中刀光揮斬,剎那間一道道的血光蔓延。竟也有了一絲方才司空南衝進人群的感覺。隨後只聽那少女一聲冷吒:「胖子!」手中雙刀一併。朝著正與鄧元覺廝殺的林惡禪猛地斬了過來!

*****************

關鍵時刻,霸刀庄幾人的到來,或許稍稍緩解了方百花等人面臨的危局。然而以整個局勢的變化而言,這樣的緩解。卻也並沒有太大的意義。

廝殺從子夜時分開始變得激烈。隨後一直蔓延向遠處的山腹之中。儘管眾人一路奮戰。但畢竟由於時間的拖延,對方聚集過來的人手已經越來越多。司空南一方一兩名高手的折損立刻便有人補上,只有方百花這頭。一兩個人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

方百花、鄧元覺、陳凡等高手一開始還能組成一道陣線,將林惡禪等人攔在後方,但不久之後,這一路追逃的後方陣列就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混戰,名叫吞雲惡僧與一眾綠林高手自側面掩殺而來,宗非曉帶領的捕快則以各種手段暗算偷襲,不時的有人落入圍攻之中,被斬成血醬肉泥,一直到這邊折損到大概四十多人的時候,前方一道山坳出現在眼前。

那是一條稍微凹陷下去的山路,兩旁山壁看來適合埋伏,但高手仍能躍上。奔至這裡時,已經頗為虛弱的方七佛做出了唯一的一個指示,讓眾人直接扎進了那山道當中。

眼見逃跑的眾人如此果決,緊跟在後方的宗非曉多少有些遲疑。這一路的奔逃當中,局面其實變化很快,刑部是沒有在這邊安排埋伏的,假如對方安排了人員接應,自己貿然進去,損失可能就很大。他讓屬下稍微停了一停,往旁邊的山坡上走,司空南、林惡禪等人則仍舊一路追殺了進去!

殺戮朝著前方蔓延,司空南破開人群,大笑著試圖沖向前方被人背著的方七佛,被人阻攔之後,她格殺了兩人,持續拉近著距離。

後方,樊重、鐵天鷹兩人也已經率領精銳隊伍趕到了,幾人騎著馬,趕上宗非曉,從山路旁邊的土坡上方追過去。月光在此時微微泛起清輝,子夜早已過去了,土坡上蔓延著草木與稀疏的樹影,視野那頭,司空南、林惡禪、王難陀等摩尼教高手還在拉近著與前方方七佛的距離,與方百花等人殺做一團,而蔓延過去的山路在前方變作兩條,一條直走,另一條則斜斜的往側面延伸。

廝殺的眾人原本是直奔,但到得此時,有火把的光芒微微亮起在了前方山道的盡頭,那邊有人的影子,有馬的影子,大概是追趕過來的一小撥人,終於趕在了眾人的前頭。

最前方奔逃的幾人,頓時被逼得跑向了岔道。

無論趕在前方想佔便宜的是那一撥人,總之,必然不可能是方百花等人的朋友,山道之中,司空南笑聲凄厲:「哈哈,別跑了——」這邊的山坡上,鐵天鷹、宗非曉、樊重等人騎著馬向前。

「那是誰……」

「哪邊的?」

「……密偵司?」

三人之中,鐵天鷹目光銳利,一路接近,首先看清楚了那邊火光中人隱約的輪廓,前方一名書生,對著跑過去的人群,竟還是四平八穩地坐在了一張椅子上。他以前覺得這人是什麼成舟海,倒也沒放在心上,此時卻或多或少地察覺到對方身份的不對,頓時便皺起眉頭來。

這一夜追趕的途中,宗非曉與樊重也已經接到了有關成舟海的身份信息,他們當即能夠看出其中的不對,只是在這個晚上,區區一個人隱藏身份已經不重要,他們也未曾多想。鐵天鷹說出對方身份時,彼此才對望一眼。

「這人不是那什麼成舟海……」

「心魔?」

「這人……想幹什麼……」

對於出現在道路盡頭,甚至還事先亮了火把的那二十餘人想要幹什麼。在這片刻間,或許是許多人心中的疑問,這時候山道里已經跑進上百人,附近山坡上人群也在奔跑聚集,朝那邊望去。

前方的廝殺當中,有一名身上染了鮮血,額頭上包著厚厚繃帶的女子在揮斬中轉過了身。那邊的火光中,坐在椅子上的書生此時似乎也直了直身子。

雙方的目光,在這片刻間,交錯一瞬。

風裡。書生舉起了手。劃下來。

「放箭。」

這時候方七佛等人所在的前半段已經奔進岔道,少數高手還在交匯處於司空南等人纏鬥廝殺,而後方的直道里,更多的還是司空南手下的摩尼教高手。隨著這一聲低語。由勁弩射出的二十多支弩箭呼嘯而來。直撲向廝殺的眾人。

林惡禪等人第一時間警覺。但對於這種勁弩,即便是他們,猝然間也接得難受。二十多支弩箭並不多。看起來只像是警告,但大部分卻落在了後方屬於司空南屬下的人群里,兩名高手一時間沒能防備住,應聲而倒,旁邊也有兩人受傷。

這一下子,眾人多少有些懵。片刻,眾人怒吼起來:「什麼人!」

「射誰啊!想死啊——」

林惡禪也怒喝了一聲:「混蛋——」

後方一點的山坡上,宗非曉勒住奔馬,也是陡然出聲:「密偵司的,你們幹什麼!」

鐵天鷹沉聲暴喝:「寧!立!恆!你們瘋了!?」

他在這一瞬間叫破對方身份,便是要讓對方知道自己已經勘破真相。不少人還在想寧立恆是誰,只有少數人反應過來,這是滅梁山的魔頭的真名。林惡禪與司空南聽得鐵天鷹出聲,知道他們內部自會交涉,眼下還是殺掉方七佛他們為好,正要繼續出手,那邊的風中,一個冷漠卻沉穩的聲音,也遠遠地傳了過來,通過破六道的內力,響徹夜空。

「別說我沒給過你們機會!早就打過招呼!方臘之禍禍亂江南!摩尼教的都要死!你們婆婆媽媽不動手!我就自己來!」

「我操——」林惡禪一聲暴喝,如魔神般的響徹夜空。

「幹了他!」人群中有人大喝。

宗非曉怒道:「心魔爾敢——」

「埋了他們。」

林惡禪撲向岔道中已經負傷的鄧元覺,人影洶湧,有人朝著直道那邊狂撲而去,其中無聲無息卻速度飛快的,便有一身鐵袈裟的吞雲和尚,司空南也朝著那邊看了一眼,最終決定先殺方七佛。山道那邊,有人將火把放下,點燃了什麼東西。

寒毛豎起的一瞬間,有什麼吞沒了聲音,吞雲和尚還在飛奔,陡然間,一道光柱呼嘯著穿過了他的身體一側,司空南的背後,光柱呼的飛了過去。

轟的一聲巨響,在黑夜中的山間猶如雷響,火光隨著爆炸而膨脹,那轉瞬間飛過百米的火球在人群中炸開了,正中司空南手下一名高手的身體,那人的身體被直接炸開,旁邊一名同伴被炸飛出去了。響聲回蕩,火光斑斑點點,旁邊的人倒得七歪八拐。

直道盡頭的椅子上,寧毅的耳朵被發射聲震得嗡嗡作響,他眯著眼睛,面目扭曲地捂住了耳朵,旁邊不遠,榆木製成的炮筒脫離了石塊的倉促壓制,直接飛上了天空,寧毅回頭看時,那根榆木落下去,砸了後方一匹馬的身上,將那匹馬砸得滾在地上,爬起來后歪歪扭扭地逃跑了。

寧毅揮了揮手指,也不知道旁邊的人能不能聽到:「記錄一下效果,下一門。」

這一門爆炸的炮彈產生了巨大的震懾,一時間,眾人都顯得安靜,戰馬不安亂嘶,被震倒的人開始爬起來:「轟天雷……」

「掌心雷?」

「妖術……」

原本廝殺的眾人開始變得混亂,此時刑部眾人匯聚在山坡上,司空南、林惡禪的部眾匯聚于山道里,眾多的綠林高手散布各方,一名名高手,乃至於山道中足以與周侗並肩的司空南、林惡禪之類的一流人物聚集於此,原本確定的局面,在方百花一方只剩三十多人的此刻,開始變得不確定了。

心魔寧毅的存在,在這一刻,終於化作真實而濃重的陰影,壓了下來。將所有人擺在了對峙的舞台上。(未完待續。。)

ps:^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八九章 摩尼教的都得死!

41.5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