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〇二章 棄子與鯉魚(下)

第五〇二章 棄子與鯉魚(下)

亮着燈火的烏篷船劃過不遠處街邊的小河,自竹記的樓上望下去,街道上行人來往,一輛販賣麵條和炸麵糰的小車自人群里過去,旁邊大樹下的小販朝路過的孩子搖晃手中的風箏。汴梁的夜色正在這片星光搖曳中變深。

寧毅的手指敲打欄桿。

「當初相府考慮河東路轉運副使人選時,是有幾個其他考量的。但坦白來說,河東一路,糧價上漲的情況很嚴重,這一次不同於以往,想要將賑災的事情做好,得罪的人會很多。河東路都轉運使劉從明確實是與秦相有舊的老官了,這次賑災,要他幫忙配合,他也會儘力,但這個儘力,也是有限的。」

他稍稍頓了頓:「在官場上摸爬滾打很多年,要說為官清廉剛直者,並不是沒有,要說一點陋習都沒染上的,那就真的少之又少了。劉大人這兩者都不沾,當然,你要說他是個壞官,也不盡然,若只是一般般的亂局,以他經營河東數年的底子,要整頓吏治,甚至殺幾個十幾個不聽話的下官,這個魄力他都能拿出來,不過,這一次,他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的。因為得罪的人會很多,這些話是堯老先生對他的評價。」

「所以到後來,相府這邊只能退而求其次,覺得要有一個性子剛直,最好是不怕得罪人的,去劉大人手下,只管最要緊的一條。而劉大人也會願意將這一條的權力放下來。後來秦相選擇你的時候,我本是有些意外的。但秦相那邊的理由倒也簡單,無論如何,德新你是有能力的,事情結束,就算得罪了人。受到責難、抨擊,至少也可能是免了你幾年甚至十幾年的打拚……當然,若是只以保住位子的心態去做事,怕是會做不好差事。但你是聰明人。自然能明白我在說什麼。」

「立恆倒是小瞧我了。」聽寧毅說到這裏,李頻笑了起來。他搖了搖頭,「這等情況下,連升幾級,自然是要做事的。我到此時若是兩面三刀,只想左右逢源平平安安往上爬,怕才是真正的取死之道。不過立恆啊,這些都不論,我輩讀書之人,義之所至,雖千萬人而吾往。如同今日在宮內。聖上說的,這次賑災之事,不是為當官,乃是為百姓。得罪人也好。殺人也罷,此次北上若有半點為自己操心的想法,我李德新都是死有餘辜了。」

他語調不高,但神色慨然,自有一股正氣在其中。這種儒士的氣質寧毅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對他的心情自然是明白的,便也點了點頭,過得片刻,嘆道:「這次有很多人會死,相府所求的,也就是少死一些罷了……」

李頻皺眉道:「那立恆所說的商道,是怎麼回事?」

寧毅道:「德新覺得這次賑災,真正重要的是什麼?」

李頻想了想:「所謂賑災,說起來複雜,實際上我等能做到的,也不過幾點:只要能嚴肅吏治,令下頭的貪官小吏不敢在賑災糧環節上中飽私囊,糧食能發到災民手上,事情也就做成了一小半,此後嚴控市價,令商戶不得高價賣糧,有惡意哄抬糧價者,查一批抓一批殺一批,賑災基本上就會有所起色。當然,這樣一來,得罪的人自然也就不少了。」

他說完,寧毅搖了搖頭:「大部分的賑災,說起來都是這樣做的,但這一次情況太麻煩了。市面上,是你說的民眾自發屯糧,背後哄抬的,背景深厚,你去河東路,參與的有左端佑的左家,而大頭是齊硯的齊家,他們或者不會出面,只在背後當保護傘,你想要查、抓、殺,就很難。」

「……而另一方面,這次受災情影響的人,要領救濟的,超過一百七十萬。」寧毅道,「全國目前真正能夠調撥災區的賬面糧食,零零總總加起來不過是三十八萬石。人數上,可能還有很多沒有統計的,而糧食,呵,有很多可能還是壞賬、呆賬,我們算過,真正能拿出手的,大概也就是一半,十九萬石的樣子,兩邊的距離就要繼續拉開,到這個時候,是十個人靠一石糧食救命。」

寧毅此時,幾乎是掰着手指在算了。李頻皺起了眉頭,事實上,此時的糧食單位,一石的重量大概在後世的一百斤有多,六十公斤左右。他聽得寧毅說道:「有關這事,暫時還沒有擺上枱面,但已經在查,要落馬一批大小官員了……」

李頻道:「十九萬石的賑災糧……理論上來說,受災當地,應該還有很多人有存糧的。若是熬成稀粥,只為救命,似乎……」

寧毅笑起來:「德新說得沒錯。這些東西,我們都有反覆算過,老實說,一百七十萬人受災,那是在米價上漲時受到影響比較嚴重的人數,輕的沒有算。這批人中間,真正遭受水患被沖走全部家當的,只佔很少一部分,也就是說,這些人的一部分,可以吃存糧,可以賣房賣地,甚至於賣兒賣女,不失為活下來的手段。但所謂賑災,賑濟的,原本就是最下面最活不下去的一部分人。」

李頻沉默到這裏,道:「……還要減掉路上的損耗,官員的截留,大戶的暗中插手。」

「這裏減一半吧。」寧毅介面,「十萬石,不考慮糧食發放不均勻的情況,德新,就算幾路的官員全都成為不要命的酷吏,真正到災民肚子裏吊命的糧食,大概五萬石。而且糧食還不能發,只能熬成粥以後賑濟,因為直接發只會被大戶截去更多,這中間,還有大家可以吃野菜挖樹根等等等等。總之,右相府里合計了一下,去掉各種考量以後,全國上下,被這次糧價上漲弄得餓死的人,要超過十萬,除掉這些餓死的,在各地,有四十到五十萬人的家產田地要被大戶吞併,此後變成仆佣、佃戶、乞丐。能控制在這個數字以內。我們算是賑災得力。」

數字說出來冰冰涼涼的,卻帶着沉甸甸的氣息。

安靜了片刻之後,寧毅笑了笑,笑容之中也有着冰涼的嘲諷:「別以為這是什麼大數。哪怕是江寧。到了冬天,平均每天凍死二十個人。下雪一個月,乞丐、窮人和老人凍死六百,已經算是歌舞昇平了,這個數字不包括正常死亡。江寧是大城。其它州人會少一些。武朝上下,一個冬天,也得凍死十萬人。這次大災,說餓死十萬,那是樂觀態度,弄得不好,三十萬五十萬也有可能。」

李頻想了許久。方才聲音乾澀地開口:「相府準備怎麼做?」

「行政與商業得齊頭並濟,但商業得是主流。」寧毅沒有多少猶豫,「真正被餓死的,是那些已經沒有任何家當的人。賑災糧熬成粥以後施放,要救得也就是他們的命。家中尚有財產的,他們可以自己買糧,哪怕賣田賣地,命總能保住。」

他說着,搖了搖頭:「老實說,這些地方缺的糧沒有想像的那麼多,顆粒無收的現象是有,但更多的是因為大家都開始屯糧導致的糧價虛高,河東路以前的糧價一石不過兩貫半,現在三十兩一石,番了十倍了,但市面上仍舊沒有多少糧食流通,大家還在等著漲。救命糧,一旦下雪,最後番到什麼程度都有可能,真到那個時候,一部分人餓死,一部分人就要造反。」

「相府想將糧食投到市場?」李頻問道,但一開口,他也知道不可能了。

寧毅搖了搖頭:「才十多萬石的糧食,投進去,那是水泡都翻不起一個的。按照以前兩貫多一石,我家都能全買下來,現在哪怕番了十倍,以那些大家族富可敵國的財力,一口也就能吞了,一轉手,他們又能賣得更貴。所以我考慮的,是靠其他地方的商家,衝擊受災幾路的市場,而這次的生意,由官府配合。」

李頻皺眉沉思。寧毅繼續說下去:「以相府為主導,配合難免成國公主府的勢力,我們會遊說一下大小地主、商家,只要家裏有存糧的,我們會給他們說明白受災區域的糧價,然後替他們做好計劃,怎樣集合、運輸、轉賣。如果在外地,他們的糧食是無論如何賣不出這個價格的,但如果背井離鄉,他們要建立自己的貿易網,又難免被地頭蛇欺負,有我們的遊說,有許多的小地主都會願意出一份力氣,賺它一筆回來,同時,我們也可以告訴他們,這是為國為民,萬家生佛了。」

李頻眼前微微一亮:「我聽說,竹記的人出去為人牽線做生意,莫非便是為此事做準備?」他想了想,「如此說起來,我家中也有幾畝田地,有些存糧,倒是可以修書一封回去……」

「主要不是為了這個,但也算是一個好處吧。」寧毅道,「竹記的影響力暫時只在京城附近這一圈,只是小頭了,而且老實說,真要靠遊說而不靠關係的,會被說動的多半是一些中小地方的地主,真的家大業大的,他們也都有自己的關係渠道,這些人,就得靠秦相、年公、覺明大師這些人出馬了,再加上南面的康賢、成國公主這些人,預計如果能持續撬動五十萬石以上的糧食砸進去,應該就能衝散整個囤積市場。」

「而一旦虛高的糧價被壓下,賑災糧的發放,伸手干擾的也會進一步變少。接下來,再配合查、抓、殺,整肅吏治,壓迫市場。最後的預期,是希望可以將糧價壓回十兩一石以下,而餓死的人數,壓低到五萬人甚至更少。這是……希望你能維持河東路商道的意義。」

寧毅微微笑了笑,這一次沒什麼諷刺了:「為這件事,三到五天內,你就要啟程。十天以內,秦相跟蔡太師他們打完招呼,整個計劃會啟動,我們會聯繫包括參與運輸的幫派,包括去往各地的最快路線,傾銷糧食的方案。一個月內,第一批糧食進場,在下雪之前,將糧價打壓下去,只要能將下雪之後最關鍵的一段時間維持住,有很多人,就能活下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〇二章 棄子與鯉魚(下)

42.5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