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〇章 豪情熱血 恐怖冰涼(下)

第五一〇章 豪情熱血 恐怖冰涼(下)

兩個多月以前的八月,或者在更早一點的時候,是一切開始的起點。

朝堂的一切,以兩位相爺為主導,動用了龐大的力量在南北兩地,聚集起了許許多多人的力量,將大批的糧食運入糧價飆升的災區。

在這其中,竹記發揮了巨大的力量,加上其他一些勢力的參與。他們負責了南北聯絡,給眾人安排行程,保障安全,在官府的配合下,使得一切運作起來,那段時間,正是寧毅開始忙起來的時候,她則關心着童舒兒的命案,來回奔走,而後才知道糧價的事情,對其逐漸生疑。

在此後的時間裏,竹記緩下了拓張的步伐,而自己由於厭惡的心情想要斬斷與寧毅之間的來往。這個過程中,一撥又一撥的人正在趕往河東、河北、淮南、荊湖等地,在最初,他們也是單純地本着做生意的心情過去,但在這其中,有一批人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如同這些于姓年輕人口中說的姚掌柜。在南來北往的過程里,他將一些簡單的道理說給他們聽,引導了他們去施粥放糧,同時以言辭將他們與那些屯糧的大戶之間對立開來,一步一步的達到了類似於煽動的效果。

最初聽時,師師只以為這樣的人僅是姚掌柜一個,是這類社會經驗老到的引導者將事情的效果發揮到了最大。但是逐漸聽下來,師師發現這樣的人可能遠不止一個兩個。

這次在受災的幾路當中,朝廷支撐起來的大商道一共是七條。進入災區之後,這七條路線再進行分散,而在每一條路線上,此時都有着一定數量的、類似於於家這種熱血之士的存在。他們原本為生意而去,叫上家中子侄,也是為了見見世面,隨後逐漸見災民的慘狀,見富人不仁,敵愾之心起來之後,又開始準備第二次第三次的投入賑災。同時叫了家中的其他人參與進來。

「……越是到後面。糧越不好買不好運,但這次咱們早已預定了要多來往幾次,最後咱們於家運進去的,至少要兩千到三千石才交待得清楚!」

「……兩三千石也說得這麼驕傲。知不知道咱們上次見的侯家。他們家船隊一次就運了一千五百石。」

「有多大飯量吃多少東西嘛。咱們總是盡心儘力,就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了。而且侯家也是咱們親家了,上次不是說。侯老爺有意將他們家七姑娘許配得小六嗎。因為小六在施粥的時候哭了,侯老爺說他有善心……嘖,早知道我也哭。」

「呃……五哥不要亂說,他們也只是隨口說說,這事不能亂講的……」

「這事哪有隨口的,人家看得起你……不過說起來哭,災民我以往是見過的,那耿青天的事情,我才真的哭過……」

「那事……要是我在當場,我這脾氣真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來……」

時間過去,暖閣之中眾人依舊議論不斷。師師做的是這一行,平日裏擅長的,也是一絲一縷的從眾人的話語里抽出線索來,拼湊起那個巨大的輪廓,越是拼湊,心中越是涌動難止。

此時的武朝,每隔一段時間,飢荒總是會有,哪怕是集中在一片小地方,也稱不上是什麼人間罕見的慘劇。至少師師本人,就曾見過飢荒、見過賑濟,南來北往的這些地主、糧商中,以往荒年或許也賑過糧食,但這一切的狀況,卻與往年不同。

那些竹記人員的刻意引導激發了他們心中善念,與此同時,不同運糧者的互相通氣也給了他們並非孤立無援的印象,他們彼此認同、打氣,因此令得心中更熱。從這些年輕人偶爾說出來的「聽說南方如何」「聽說河北路糧價怎樣」的過程里,師師敏銳地能夠察覺到,至少有一個聯繫各地的樞紐,在不斷地將這種信息渲染給他們知道,而那耿縣令的事情,據說更是在短短數日內就傳遍了受災區域,不是有一個背地勢力有序、有意識地操控,根本做不到。

一個兩袖清風的縣令,在荒年之中,寧願讓家裏人吃糠喝粥,也要最大力度地讓饑民活下去,而在他讓大戶賣糧的時候,竟然被大戶派人刺殺了,可見這些人,是多麼的窮凶極惡。

在這些人進入災區、引起注意之後,幾地都爆發過衝突,但隨後都被壓了下來。那位姚掌柜的勸說顯然極有效果,此後跟他們通了其它地方一些人被大戶派人打傷的事,一部分人因此退縮了,卻也有一部分人,變得更加執拗,聽這幾名于姓年輕人的話語中,他們已經隱約覺得,在這件事情里,被大戶打傷了,竟是更加榮耀的事情。

南北各地,一撥一撥的人竟然就這樣被煽動,血性被災區所見所聞激發起來,令得師師很難不聯想到寧毅當初在竹記吸收那些說書人的行動。這天晚上,待到於家人都走了,待到夜深人靜,她的腦子裏都一直在響,一時間想到這些人的熱血,想到他們滿布天南地北與那些大戶打仗的事情,一時間又想到左繼蘭,那荊湖孫公子,淮南豪族的事情,輾轉反側,不能成眠。

到得最後,竟是恐懼的感覺還大些。

這些年來,她居於京城,由於是女子,某些見識或許不如旁人,但最是明白權勢的可怕。這些年輕人的行為當然可敬可佩,南北之間,能夠連起來互相呼應的或許也有不少,但是放在朝堂上、權力場上,這些鬆散的人是當不了後台的。

他們或許在當地也是地位不錯的家族,有田有地,也有許多稱得上是高門大族。但師師聽得一陣便知道,這些人並不能進入真正的權勢圈子,他們在京城沒有人。在外地,沒有擔任一方大員的親族,就算有的人家中出了一兩個官,也多是小官。而左家、孫家、淮南豪商這些豪族,與他們有聯繫的,往往都是一方大員,如果有必要,在蔡京、王黼、李邦彥、童貫這些人面前也能遞得上話,有些人甚至於皇族有着密切的聯繫。

這一次,他們熱血歸熱血。說話之中。彷彿也透著一股相信時間邪不勝正的英豪之氣。但實際上,若不是這次賑災之中,相府的力量牢牢把握住了幾條線路上的治安力量,他們這樣子進場、壓糧價。是真的會被打死的。賣糧的過程里。與地頭蛇爭利。對他們最大的保護,就是這一塊。師師也明白,要達到這種效果。需要相府、寧毅等人付出多大的精力。

而如今,他們在天南地北的賣糧,當地的豪族們卻都已經找到了問題的核心,開始朝着京城而來了。如果說找到自己的有三個人,那麼在這之外,試圖對這邊動手的,可能就有三十個、三百個。

心中懷着這樣的擔憂,第二天她的情緒都有些焦慮。以往她聽各種豪傑的事迹,最是欣賞那些義之所至雖千萬人而吾往的大英雄。可這種事情落在身邊認同的人身上,她卻能知道其中利害,反而害怕起來。

這兩年來,左右二相上位,權勢已經維持了很長一段時間,李相性格剛直堅定,秦相辦事手段凌厲,兩人一主一輔,推動北伐諸事。但涉及最上層時,師師也一直保持着一個印象,如今這京城,最強大的終究還是蔡太師、王少師這些老官,他們的黨羽遍天下,如今為大局而隱忍,但若是真的爆開衝突,兩位相爺未必接得住他們的凌厲手腕。因為要辦事,蔡太師他們只得罪民眾,不得罪貪官,而兩位相爺,是得罪了許多權貴的。這一次算起來,恐怕就更多了。

哪怕他們手段厲害,能不能抗住,她雖然作為局外人,仍舊為之憂心。

當天上午,她在考慮著這件事情,準備下午便去尋寧毅。或許自己的擔憂是過了,但總的替他通風報信才是,左家孫家這些,畢竟都不好惹。然而過了中午,還沒出門,便聽得有人過來通報,說左繼蘭左公子已經到了,請她出去。師師想要拖拖時間,忙叫丫鬟請左公子進來稍作,就說她有事,須得等等,但不久之後,丫鬟進來,說左公子便在礬樓大門外等著,說是不進來坐了。

這一手錶現的是男子的強勢與霸道,但師師此時已經懶得理會。她連忙去找到李媽媽,與她說了左繼蘭的事情,讓她幫忙去找到寧毅,先打個招呼,自己這邊拖一下再走。李蘊古怪地看了她一眼,終於還是親自出門,過去通風報信。

師師去到礬樓正面二樓的一個房間里,悄悄打開了窗戶朝下方看。外面的街道上,左繼蘭與王致楨正在說着些什麼,過得片刻,也有一位官員停下來與他們說話,那是工部的一位李員外,竟然也認識左繼蘭,雙方笑着交談了一陣,交談之中,左繼蘭也偶爾回頭,蹙眉朝礬樓望過來。

師師知道自己這樣的拖延必會得罪對方,但她的得罪只是小事。正在窗前考慮著對方過去大概是要跟寧毅說些什麼,自己要怎樣幫忙緩和一下氣氛,讓兩邊不要真的撕破臉,又站在寧毅的位置想了一下這事情到底該怎麼解決:不管災區那是不行的,可若是要管,這麼多人,怎能得罪得起。

心中正自煩亂,陡然聽見下方傳來騷動,只聽那左繼蘭一聲道:「你幹什麼」隨後便是一聲慘叫,混亂響起來……

***************

對於進京之行,左繼蘭並沒有太多可想的,在他而言,一切的事情都可以按部就班:拜訪堂叔左厚文,拜訪與自家相好的官員,以及替齊方厚向一些京官大員轉交信件。這些東西做到了,對相府的壓力就會成型,對那寧立恆的壓力便更大,他是要上門打一聲招呼的。他已經想好了,作為左家的繼承人,他會對對方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但在話語的最後,他會明明白白的告訴對方:「這次我下不來台,一定會弄死你。」

話可以說明白一點。沒有關係。

雖然驕傲,但他並非沒有理智之人,相反,他尤其知道這次進京,需要雷厲風行,因此他沒有耽誤什麼時間,進京之後迅速走訪眾人,將意思遞到。見到李師師的詩會,他實際上是去見其他幾位叔伯的,堂叔左厚文知道他對李師師有點興趣。安排了這個「中人」的主意。待到李師師走後,也曾笑着跟他透露「我可是給你製造機會了哦」這樣的意思。

左繼蘭只是驕傲地笑笑,他心中並沒有尋芳問柳的心思,但李師師比較漂亮。氣質也好。如果這次上京能順便帶走一顆芳心。那也是不錯的。

京城之中,恐怕許多人都眾星捧月地哄著這個花魁,他並不這樣做。到了礬樓,丫鬟讓他進去坐着等,他只在路邊等等。也是給對方一個意思:你快點給我出來。一些女子可能因此惱怒,但他是有這個資格的,許多女子即便開始生氣,最後還不是乖乖被他馴服。女人嘛,主要就是賤。

不過這一次,對方可能真的有事,讓他等了好一會兒,有可能是想要對他欲擒故縱,故意拿捏一下。不久之後,他與前天拜訪了的公佈李員外見到,聊了一會兒,心中卻有些不耐煩起來:這女人,不知道他是來做事情的么,誰跟她玩這些虛門道……

也是因此,他火氣有些他,當路上一個行人陡然撞過來,他順手便將對方推了出去:「你幹什麼」

*****************

相對於左繼蘭的從容與理所當然,王致楨更加知道權力場中那種錯綜複雜的感覺,他喜歡這樣的感覺。

這次上京,左家帶來的是對相府、對寧毅的一份壓力,而天下各種地方,一絲一縷的壓力都在朝這邊聚集過來,最終他們都得妥協,這才是精髓所在。

這是堂堂之道,權勢凝聚的精髓、偉力所在,真正的力量,不是一個宰相、甚至一個皇帝的頭銜就能代表的,真正的力量在於順勢而動,權力再大者也必須妥協。而他,一個身負淵博才識卻數次落榜的才子,最終推動了這大勢的一部分,淹沒了那些高高在上的傢伙。

李相、秦相、李頻、寧毅以及與他們同流的一些人,也許很硬氣,但他們會明白什麼是大勢。荒年死人,他也很遺憾,但人之**豈能壓制?若是有一天讓他走上高位,他將會有更厲害也更合理的手腕去改變這一切,而不是像他們這樣愚蠢。在這之前,他很樂意看到這些蠢人的崩潰和妥協。

因此他也很期待今天的這次見面。對方會表現出怎樣的態度來呢?厭惡還是有禮?謙和或是暴躁?但任何聰明人,必會明白什麼是大勢所趨、無力回天,他也準備了一番話要教導對方明白這一點。

河東路壓過來了,左家壓過來了,齊家壓過來了,還有天南地北無數的人都在壓過來……

他倒是沒有想到接下來的這一幕。

「你幹什麼」

左繼蘭將那撞在他身上的乞丐一推,那乞丐砰的摔在了路邊,然後是殷紅的鮮血從頭上流出來。

左繼蘭與王致楨都愣了愣,隨後明白過來:「他娘的,你跟我碰瓷啊!也不看看什麼地方……給我打死他。不,抓住他,送開封府嚴懲!」

左繼蘭這樣吼著,旁邊的侍衛立刻就過來了,要將地上那頭破血流的碰瓷乞丐抓起來,與此同時,已經有開封府的捕快結隊過來:「你們幹什麼……」

「喂,兀那捕頭,你給我過來,這傢伙光天化日之下擺明碰瓷,定要將他抓去嚴懲」

「青天朗日,你們是什麼人,竟敢如此行兇」

「這位捕頭,我乃工部員外李竟……」

「抓起來!」

「對……」

「你們幹什麼……」

「快去請郎中,這邊要死人了」

「蓄意傷人……」

「喂喂喂,幹嘛,不想活了……」

一片混亂之中,捕快們開始將枷鏈往左繼蘭身上套。樓上的師師瞪圓了眼睛,她都能看出那明顯是碰瓷。但左繼蘭被抓起來了,那李員外根本何止不住,有人開始渲染「外地人行兇」,左繼蘭明顯是懵了,隨後掙扎大喊:「知不知道我是誰!知不知道我是誰……」

「我爹是左端佑!我爹是左端佑!你們死定了,你們知不知道!我爹是左端佑」

嘶吼之中,人群里有一個年輕人朝李員外拱了拱手,李員外朝那邊走過去,雙方聊了幾句,那李員外看看這邊。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師師卻認出來。此人乃是秦相的弟子聞人不二,與李竟說完話,他便朝這邊已經愣了的王致楨走過來。

看見李竟與對方說話,王致楨便明白了其中有內幕。這一下變故。簡直是當頭棒喝的感覺。他手上想要阻止捕快擒拿左繼蘭。但捕快將他推開了,左繼蘭則讓他去找人,弄死這些傢伙。與李竟說完話的年輕人朝這邊走了過來。

「王致楨王兄吧。久仰大名了。」對方拱了拱手。

「你們……是什麼人,你們知不知道……」

「在下過來,為的是傳一件東西。」聞人不二從衣袖中掏出一封信,那信函以蠟封口,正面上書:「左兄端佑敬啟」落款是:「弟、秦。」

「眼下只是做個樣子,左公子在這裏好吃好住,不會被虧待,王兄勿要擔心。這封信乃家師秦公寫於左公,還請王兄帶回河東轉交,到時候王兄自然知道如何接回左公子……時間不多,京城水深,王兄不要亂晃了,早些回去吧。」

王致楨這一下是真的懵了,他來京城幾天,就算無功而返也沒什麼,不是沒考慮過,但眼下這一切太突然。最重要的是,他乃是左繼蘭身邊的幕僚,左繼蘭屯糧,是他一手操辦。他們進京施壓,秦嗣源竟直接抓了左繼蘭,還寫封信給據說已經絕交的左端佑他親手將這封信交到左端佑手上時,可該怎麼說啊……左端佑會怎麼看他,可想而知了……

捕快們抓了左繼蘭,拉着他吵吵嚷嚷地走了,王致楨拿着那封信,一時間怔怔地站在路邊,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陡然間,一道身影從他身邊跑過去了……

****************

師師在樓上看着,見到聞人不二的時候,她自然也想到了這是件什麼事。

此時李媽媽出門還不久,必然不是消息遞出去以後對方的應對,也就是說,對左繼蘭,那邊是早有準備了。如此雷厲風行的手段讓師師吐了一口氣,然隨即,卻也沒有真的感到輕鬆,如今兩邊的交手已經開始了吧,就算抓了左繼蘭,對方還有受災地區好幾路的豪族啊,這種強硬的手段,應付得了幾個人。

她從樓內追了出去,趕上了走在最後的聞人不二。

「聞人公子、聞人公子。」

師師的稱呼叫得柔軟好聽,聞人不二回過頭來,隨後笑着拱了拱手:「哦,師師姑娘,什麼事?」隨後道,「莫非是要給那位光天化日傷人的公子說情?」

師師笑着搖了搖頭:「他要去找立恆,我在樓內拖着他呢,還叫了媽媽去報信,想不到你們就動手了。聞人公子,你們那邊……挺麻煩了吧?」

聞人不二微笑着,想了想:「是不輕鬆。李姑娘也知道了?」

「立恆他那邊,恐怕也有很多麻煩事了?」

「確實麻煩,最近他家裏也被一些有關係的人找上門來,最近有些棉料商、絲商和他竹記的一些合作商找上門,要他收手,不然就威脅不跟他合作,不供貨給他。他家娘子顧念舊情,也在等他表態,還沒對這些人下狠手。這不,今天我們來抓左繼蘭,他便回去處理這事了……」

兩人一面說着一面往前走。

「難怪他最近挺忙了。不過我有些事情,明日裏去相府找他碰一面可以嗎?」

「其實也不是很忙,師師姑娘過去,他一定是有時間的……」

******************

時間回到不久之前,寧毅便正在離開相府,要抽空回到家中,處理一下諸多客人的事情。十月下旬,各種瑣碎麻煩,確實是一撥一撥的上門了……

PS:噹噹當,又是六千字!月票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一〇章 豪情熱血 恐怖冰涼(下)

43.29%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