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喜慶(上架求票)

第五十三章 喜慶(上架求票)

第五十三章喜慶(上架求票)

五月初三是個大晴天。

對於寧毅來說倒並非是多麼特殊的日子,照常跑步,照常吃飯,照常上課,當然江寧城中這幾天倒也的確是非常熱鬧,在街上走走逛逛,偶然間總能看到一些青樓表演,人們津津樂道於這樣的事情,也常常說起某某姑娘得了許多的花,或是哪兩人為爭風吃醋打起來。哪怕是一件尋常的事情,到了茶館酒樓說起來也總能加上不少的彎彎道道,頗有戲劇性。

這兩三天的時間裡,蘇檀兒的確也是有些忙,早出晚歸的,她做的事情有些保密,不過寧毅倒是隱約知道一個輪廓,大抵是跟「宮引」什麼的有關。蘇檀兒最近做的許多事都是不動聲色,但暗地裡確實是朝著這個方向去的。她想當皇商,與汴梁那邊拉上關係,並且……估計也已經找到了方向。

這年頭的皇商也有兩種,檀淵、黑水兩次求和以來,賠償北方的布帛需求很大,皇家不會給高價,但等於是薄利多銷,與皇家拉上關係之後,那邊總也有些好處補償。另一方面,如今武朝朝廷到處收集好東西,真正的好絲綢若能賣去宮裡,這條線走通之後更是有諸多好處。蘇檀兒並非只是妄想,一邊找到關係,另一方面改良技術,尋找突破口,這次有事情的恐怕便是她暗中弄出來的那個技術小組,在一些關鍵的技術方面,商家也是保密異常,一旦有事,除了蘇檀兒、蘇伯庸,恐怕負責的掌柜也不太好拍板。但真說忙倒是不忙的,倒也是無法放鬆罷了。

寧毅目前也不明白蘇檀兒的全盤打算到底是什麼,畢竟只是閑聊時的一些片段推測。但自己這個年僅十九,平日里溫和有禮的妻子在這方面胃口大那倒是令人欣賞的。世上從無奇謀,胃口大、胃口更大的區別而已,這件事情一旦妥當辦成,蘇檀兒掌蘇家就再無懸念,其餘兩房恐怕還是在一些基本的搗亂、下絆子上費工夫。眼界的不一樣。

而儘管沒什麼人能反應過來,蘇檀兒也並非在走什麼捷徑,她終究是從技術的改良上花功夫,然後再爭取機會。這事情扎紮實實,雖然或許也有運氣的成分在其中,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寧毅也只得認為這個時代的某些女人一旦做起事來,恐怕比眼下的許多男人都要務實得多。蘇檀兒今年十九歲,也不知她是從多久開始就在計劃這些的。

對這些事,寧毅心中欣賞一番,自是不用過多理會,初一初二的白天小嬋還是陪著小姐出門的,到得初三這天,便仔細打扮了一番隨寧毅過來學堂這邊了。老實說,這兩天以來寧毅覺得小丫頭有點奇怪,好像有心事一般,昨天晚上走路的時候晃晃悠悠的,撞到樹上才清醒過來。今天偶爾也有些失神,當然,也只是少數時間如此,大部分情況下還是與平時無異,嘰嘰喳喳地跟在後面說話,中午放學與寧毅在外面吃些東西,揣一小包糖果在懷裡,但是不吃,寧毅偶爾看她,她就露出很正經的表情。

「家裡人……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呀?」

「你這兩天,有點不對勁……如果家裡人有事,能幫的終究還是要幫一下,告訴我也沒關係……」

寧毅如此說著,小丫頭先是有點臉紅,然後才拚命搖頭。

「沒、沒什麼啊,小嬋家裡人沒事……真的沒事……」如此強調過之後才心虛地看看寧毅,「呃,那個……就是高興的,今天晚上很熱鬧地,前幾年小姐帶著去看過一次,那時小姐和我們都扮成男孩子,小姐扮得可好看了,我和娟兒就扮不好,嘻嘻……」

寧毅撇了撇嘴,應該沒什麼事,小嬋不說,他自然沒必要追問:「那今天小嬋不扮成男裝再去嗎?」

「啊……」小嬋今天打扮得漂亮,一身白色綴碎花的夏日衣裙,窈窕乖巧的樣子,這時候低頭看看,有些為難,「也不是一定要換裝啦,小嬋早上打扮了好久呢……」

「那就不換了。」

寧毅揮揮手,小嬋那緊張的表情便放下來了,伸手拉住寧毅的衣角跟在後面小跑幾步,皓腕白皙:「姑爺真好……英明神武……」

「不學無術……」寧毅笑起來。

時間還早,今天晚上江寧城城門是不閉的。去往白鷺洲那邊看錶演的大部隊一般是在集合傍晚,那時,畫舫、花車便會一起開動,一路遊行彙集。當然,下午雖然也有人去往那邊郊遊,各種攤販、雜耍此時也會過去,晚上即便許多人進不了主會場,也會在周圍看些表演,待到會場里的表演結束,才與畫舫花車一道回來,一路上也能欣賞到不少佳人的歌舞。

寧毅此時倒還沒打算去白鷺洲,他也沒什麼要支持的美女,與小嬋一路往秦老擺攤的那邊過去,秦嗣源今天晚上不會去湊熱鬧,但據說康賢還是會去。

下午的河岸邊清風吹過,楊柳微擺,水花一浪一浪地扑打著河岸。寧毅與秦老一邊下棋一邊聊天,小嬋則坐在旁邊的凳子上,裙擺下小腿踢啊踢的,繡鞋輕輕搖動著,一面看風景,一面點頭唱歌,唱的是寧毅教給她的《明月幾時有》,輕鬆愜意的感覺,她今天沒有束那包包頭,髮絲隨風輕撫,青澀純真,但隱隱也有些長大了的感覺。

歌聲浸在下午河畔的風裡,與風啊水啊的旋律無比契合,秦老笑道:「調子雖有些怪,但小嬋姑娘唱得可真是好聽。」小嬋便高興起來,她可是為這首歌練習好久了呢。

時間再過去一點,接近傍晚的時候,金風樓後方的小院子里,元錦兒正卸了妝,享受只有一點點的輕鬆時光。雖說今天晚上才輪到她的正式表演,但這幾天需要的應酬也是頗多,從早上開始,應付一位位才子、金主的拜訪,周旋於各個因彼此爭風吃醋而看對方不順眼的雄性之間,穩住局勢,控制氣氛,盡量不讓任何一個人真的生氣,讓他們互相之間有血氣,暗暗比斗又不至於真撕破臉,對於她來說,也是很耗心力的事情。

其實賽花會的隱形比斗從半月前就已經開始了,這些天基本都是這樣的事。今天下午才稍稍得閑,只應付了諸如曹冠這樣比較重要客人的問候。方才在外面的舞台上彈了一曲琴,聽大家的讚譽聲,然後從容答謝,隨後回來卸妝,這段時間曹冠等人又過來看她一次,然後才稍稍得閑。接下來一直到傍晚花車開動的這段時間都是屬於她的,而她作為四大行首,金風樓的招牌,倒也不用在花車上獻藝,只要養精蓄銳,準備晚上的表演便好了。

「今天晚上沒事的,只要保證前十六就好啦……這幾天忙來忙去,肚子餓,吃不下多少東西,媽媽還讓我少吃點,根本是想要餓死我……」

短衣短褲——實際上也就是穿了兩件內衣——卸妝之後也沒怎麼補妝,此時頭髮也是亂的,元錦兒此時就慵懶地靠在涼床之上,白皙的粉嫩的肩頸、裸足皓腕全無防備地袒露在外面,一面說話,一面在胸前抱著一盤宴客的果子蜜餞往嘴裡塞。隨後,那果盤便被房間里另外一人給搶去了。

「媽媽讓你少吃些,是怕你表演之時腹脹,你要吃便吃些湯飯。這時拚命吃果子,晚上又不吃飯,表演時脹了氣怎麼辦,嘴裡的也吐出來,你都不怕噎著……」

元錦兒原本還想去搶果盤,然而那隻手得寸進尺往她嘴巴掏過來了,她便「唔」的閉了嘴,鼓著腮幫怎麼也不張開,然後掙扎一番。那隻手沒好氣地拍拍她的臉,她爬到涼床裡面咕嘟咕嘟把東西全嚼了吃下去,隨後咳咳咳的咳了好久,捂著喉嚨:「呃……我把果核吞下去了,咳咳……」

那隻手倒了小半杯水過來:「只許喝一口,待會吃飯。」

「知道了,雲竹姐……啊不,雲竹哥哥。」

房間里的另外一人正是聶雲竹,今天的她一身黑色長袍的男裝打扮,長發束起來,戴了學士巾,若是拿把扇子,怕也真有幾分羽扇綸巾的瀟洒風範。當然,乍看之下一些人或許會將她當成男子,但真要認,還是容易的。女扮男裝這種事不僅要化妝,要善於表演,更得有天分,聶雲竹或許化妝表演都不錯,可惜缺乏天分。

若在以往,聶雲竹是不會輕易靠近金風樓這邊的了,但如今開始有些不太一樣,這兩個月來,松花蛋的聲音在靜靜地發展著。她在寧毅的指點下雇了一些人,後來要雇一兩名廚子的時候,也通過了元錦兒這邊,畢竟如今她能找到的一些關係也就是這邊了,現在她漸漸將自己當成一名商人——雖然平時完全不像,也沒有很複雜的跟人談生意。

兩個月的時間,有關松花蛋雖然已經如同寧毅預測的一般打開了名氣,但生意做起來卻是沉默而低調,一些在醞釀的東西則還未有出來。聶雲竹倒是與元錦兒恢復了偶爾的來往,最主要的是元錦兒要在這次花魁賽上出些風頭,金風樓的媽媽則與她約定,若雲竹能稍稍幫忙,以後她想要做些什麼事情,這邊也會盡量幫忙。

「其實說起來,曹冠這次倒真是熱心了,比之去年,不知道要賣力多少倍,錦兒你看這些詩詞,真是用心……」

聶雲竹笑著整理桌上的一些詩稿,那邊錦兒笑著在涼床上站了起來,僅僅穿著褻衣的她撫了撫髮絲,平日里以活潑出名的她此時看來有些嫵媚的感覺:「他啊,就是想要為去年的事情找回場子罷了。」說著話,少女的身體在床上輕輕舒展著,隨著預定的舞步緩緩擺動,纖秀的赤足隨意踢踏,在涼床上踏出輕快的足音,一個搖擺在,柔軟的身體隨著擺手而後仰,眼看要墜下去,卻又是飛快地一個轉身,髮絲舞動成圓,朝前方踏出一步,定格在那兒,然後再自然地盈盈拜倒,謝禮。

「其實錦兒才不在乎成不成花魁呢,四大行首倒好,成了花魁,不知道得變成什麼樣子。馮小靜成花魁之後,據說有一日被指揮使程大人逼迫,差點跳樓,若非有人居中說了些話,怕是讓那程勇程大人給拔刀殺了。我啊,若成了花魁,怕是得立即找個人嫁了……」

「那時要贖身,身價可就更高了。」

「總有願娶的吧,花魁呢,娶回去吹牛也好啊……」

「錦兒莫非還未找到願心甘情願嫁掉之人么?」

雲竹笑著問道。元錦兒皺了皺眉,隨後將嘴巴差點擰成豬嘴,走到桌邊氣呼呼地坐下,伸手要去抓果盤,又被雲竹伸手打開。

「雲竹姐就喜歡說這些讓人氣餒的話,男人……哼,反正雲竹姐總有好男人喜歡。對了,前些天我還聽說了,三月時那顧燕楨回來了,追求雲竹姐還幫雲竹姐賣松花蛋來著,可是被雲竹姐當街打了一耳光,顏面盡失……顧燕楨呢,高中了,有了官職,衣錦還鄉,還有錢,錦兒可想嫁這種男人了,雲竹姐身在福中不知福。」

雲竹笑起來:「錦兒你也說了,男人……這樣一來我不是也一樣,找不到心甘情願嫁掉之人么,錦兒若真願嫁,似顧燕楨一般的男子莫非真找不到?」

「可是我不喜歡啊,說不定顧燕楨是個好男人……」元錦兒本是玩笑,這時小小的聳了聳肩,在桌角發現一顆瓜子,偷偷地剝掉扔嘴裡,「那……雲竹姐的立恆大才子呢,莫非也不願意嫁嗎?」

雲竹拿了一件外衣扔她臉上,笑道:「這事可不許亂說,我或可不要這名節,立恆乃有家室之人,莫要污人清白。」

「知道了,知道雲竹姐你回護他。」元錦兒將衣服從臉上扒下來,嘟囔著:「今天晚上雲竹姐你不是說他也會去么,待引薦了,錦兒便去勾引他,看看他到底是何等人物。哼哼,待到他那妻子知道了,儘管叫人來金風樓將我亂棒打死好了,錦兒跟她拼了,倒看誰打得過誰……說不定雲竹姐以後便能跟他遠走高飛、雙宿雙棲了……」

「滿嘴瞎掰……」

「嘻嘻。」元錦兒笑著,「話說回來,當日雲竹姐為何要打那顧燕楨啊,錦兒只是聽說了有這事,可不知道具體如何發生的。」

聶雲竹想了想,深吸一口氣:「他原本確也是謙和君子,只是那時太過孟浪,我才打了他……他不是什麼壞人,這事,大概也難分對錯,莫再說了。」

回想起來,三月做了決定那天,再見到顧燕楨的時候便跟他攤了牌,自然沒說寧毅什麼的,然而這次拒絕得確實非常徹底。顧燕楨大概也有些慌神,說了好些露骨的話,也問她是否有相好的什麼,到最後竟過來抓她的手,她當時下意識地扇了一耳光,後來洗了好多次手,感覺還是有些厭惡。

當時正處街頭,行人不少,顧燕楨也有個朋友在,這一巴掌不算重,但也將他打懵了,此後未再過來糾纏。只是之前顧燕楨的宣傳太高調,後來這一巴掌的事情便也在一定範圍內傳開,想不到連錦兒也知道了,這種事情,是聶雲竹不願意看到的,她雖然有些惱那孟浪的一拉,但君子絕交,不出惡語,她此時自然也不願看這傳言加深,污了對方聲名。

元錦兒大概明白她這想法,此時笑著點了點頭:「不過,今天晚上那顧公子也會去,雲竹姐……不,雲竹哥哥要是被他看見了怎麼辦啊?」

雲竹笑了笑:「我一身全黑,到時只躲在暗處,誰又能真認出我來,這次去只為錦兒你助威,其他人等,皆不欲接觸。」

「呃?那寧公子呢?」

微微的沉默,片刻之後……

「錦兒錯了雲竹姐饒命啊——」

求饒聲自院子里隱隱傳出來,夾雜著銀鈴般的笑聲,夕陽的黃色漸漸自西方泛起。

另一邊,秦淮河畔,秦老收起了棋攤,在寧毅與小嬋的幫忙下,沒人擺件東西往回家的方向走去。秦老邀了寧毅在家吃飯,大家反正也熟了,無需推辭太多。待到晚餐吃完,秦老與他家中兩位夫人、寧毅與小嬋五人一同散步往大道那邊過去,夕陽的顏色壯麗,寧毅與秦老在前面交談,後方看來卻像是一家三代的三名女子,小嬋年紀還小,那以前作為名ji出身的二夫人芸娘說些話逗弄她,弄得小丫頭面紅耳赤的,秦家大夫人則慈祥地在一邊看著。

鑼鼓與樂聲其實已經在街上響起來,街上不時有些隊伍經過。秦老笑著跟寧毅說話:「若見到明允,且跟他問聲好。」他今日雖不去,到得初五的龍舟賽,花魁決選,大抵還是會帶著家人去湊湊熱鬧,隨後路上有一支隊伍過來,眾人站在路邊,那是知府大人的依仗,一大批軍士隨行著,浩浩蕩蕩,當先的江寧知府騎在馬上,從這邊過去時大概是看見了秦老,竟還朝這邊行了一禮,秦老此時算是庶民身份,也以禮相答,隨後倒是向寧毅偏了偏頭,笑著示意:

「前些日子,你問那都尉宋憲,此時那武烈軍指揮使程勇,都尉宋憲,便都在這了,喏。」

隊伍之中,騎馬行走在知府後方的兩人,無意間似乎也在朝這邊望來,程勇身材微胖,看著道路兩旁的群眾,面帶笑容。那宋憲則是目光冷峻嚴肅,頗有氣勢。寧毅笑了笑,其實前段時間打聽一番,這宋憲早已與他在街頭「遇見」過幾次,於他來說,早已認識了。不過元夕已過,再認識他長什麼樣子,也沒什麼用了。

一行人在前方道口分開,秦老回家,寧毅則與小嬋在漫天壯麗的夕陽中朝城外走去。此時江寧城中絲竹之聲、鑼鼓鞭炮之聲已經響起來,秦淮河上畫舫上綵綢招展,排成長列,城中道路上一輛輛花車在眾人和鑼鼓的簇擁下前行,隨著火把與燈盞在城市間浩浩蕩蕩地彙集,朝著這邊蔓延而來了……

[..m]

意猶未盡,那就看看最熱門的其他更新了哪些章節吧!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三章 喜慶(上架求票)

4.34%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