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又到凌晨,此後不單章預告了.

更新又到凌晨,此後不單章預告了.

「阿瓜:

見字如面。

半年多的時間過去了,我不知道你的心情有沒有平靜下來。我一直在考慮應該什麼時候跟你打這個招呼,原本我覺得,能夠見一面是更好的選擇,但我這邊了解了一些事情,讓我覺得沒有安安靜靜等下去的時間了,也只好寫這樣的一封信給你。

有關於我們之間的恩恩怨怨,若是用簡單的三言兩語來說明,想必是有些不負責任的。你有着憎恨我的理由,我也時常去想,當初的事情是不是有着更好的處理方法,但回想已經無濟於事了。如果有機會,你覺得我欠你的,將來可以親手向我討回去。

但是我想,私人的事情,我們總得放開一邊。你與你的家人們在南邊將近兩年的雌伏期已經過去,該扎的根想必已經紮下。最近的這段時間,我了解了有關南方的一些情況,接下來你方如果想要有些動作,我這裏有一些意見,是你可以考慮一下的……」

春末夏初,延綿的山雨濕潤了山嶺間的一切,竹樓之中,少女推開了窗戶,看着大雨下在遠處鬱鬱蔥蔥的山林中。苗疆,藍寰侗,即便對於寨中居住的人們來說,少女的那張臉,也都是暌違已久了。

自去年動身營救佛帥歸來之後,作為原本的霸刀之首,如今藍寰侗主的少女進入了漫長的閉關當中。對於大多數霸刀中人而言,這是因為莊主在與林惡禪等人大戰中有所領悟。要將本身武藝推向更高的表現。只有少部分的人能夠知道,少女的閉關,是因為大戰之後身心俱疲,陷入迷惘所致。於是在這漫長的半年多時間裏,她幽居於這主樓之中,只以僅剩的心思,遙控寨中少數需要把握的事情,而大部分的發展,都被她放開了手,讓一切順其自然地演變了。

關閉了這麼久的窗戶。在這一天忽然打開。對於寨中大部分人來說,並不清楚其中蘊含的意義。若是原本彼此熟悉的人,倒是能夠看清楚女子身上發生的一些變化:長達半年多的幽居令她顯得消瘦了一些,原本臉上些許的嬰兒肥因為成長而在消退。縱然依舊顯得美麗。但此時已經很難以少女來稱呼她了。有些複雜的情緒已經在她的眼底沉澱下來。像是在逐漸變成猶如鑽石一般堅硬的東西,與她原本性格中的執拗卻並不相同,只有熟悉的人才能夠看清楚這兩者之間的差別。

「辭花。」在窗口站了許久之後。她才淡淡地朝門外開了口。

丫鬟的聲音在門外回答:「莊主。」

「叫陳凡……陳大爺過來一趟。」

「是。」

丫鬟披着蓑衣,在雨中朝下方奔跑過去了。房間里,名叫劉西瓜的女子坐在窗邊的椅子上,輕輕的嘆了口氣。

手中捏著的信件已經看過許多遍了,初時的遲疑與她絕不會承認的期待過後,是濃濃的酸楚與無法出口的憤怒,然而到最後,這些去情緒也只化成了令人無言以對的、更為複雜的東西。

在過去閉關的,漫長的近一年時間裏,她無法面對的除了參與營救的杜殺、陳凡等人,還有接下來真正不知道該如何抉擇的自己。她當然有想過寧毅將會對她交代這一切,她無法面對的,他或許會有些辦法,但她沒想到的是,最後盼來的,是一封這樣的信。

那個男人,輕描淡寫地跳過了這一切,將兩人的問題只歸結於私人的情緒,隨後僅僅以幾句話交代了,跳過一旁。這樣的方式令她感到生氣與惱怒,她多少是希望這封信過來,她看了之後,能夠解決問題的哪怕在清醒的認知里,她也明白這不可能對方至少可以辯解,可以道歉,甚至哪怕是對當初的選擇做出多餘的解釋,可是到最後,什麼都沒有。

「你有着憎恨我的理由」他沒有試圖解釋,最後的交代,看起來竟只有這樣的一句話,彷彿是在說:你就憎恨下去吧。然而僅僅幾句話的交代之後,他開始陳述大局了。彷彿是吃定了這邊不會忽視他的提議。

真是……太傲慢了……

然而生氣過後,真正讓她憤怒的,還是她的確無法將兩者混淆的那種情緒。在某種清醒的認知里,這個從來都堅強或者說逞強到不需要任何支撐的女子,在過去的半年當中,的確是在心底期待着某一個人的解釋或者安慰的。然而啊,如果說過去的那段時間她一直在休息或者沉睡,著這封信就彷彿有人在耳邊拚命地敲著響鑼,提醒她應該醒來和起床了。那個人只是敲響了警鐘,卻拒絕安慰。

縱然明白這樣的情況下隨意的安慰只會讓一切變得輕浮與油滑,她的心中卻也終究免不了有一份類似起床氣的情緒。展開信,信紙洋洋洒洒地寫了幾頁,不像如今的夫子寫信,倒像是說話一般,古古怪怪的很沒有格調。而她真正想看的,其實也只有前面幾句而已。在之後就是一大篇一大篇有關南方綠林、官商、黑道的情況,不過是看哪些能用,哪些不能用她也已經看過好幾遍了。

*************

名叫辭花的丫鬟奔下寨子,在位於山寨一側的學堂里找到了教習武藝的陳凡,不久之後,他去到藍寰侗最上方的竹樓里,見到了樓中的西瓜。

大雨在外面降下,房間里光芒並不明亮,顯得有些安靜。他站在門口打量了西瓜片刻,隨後走了過去:「你再不出關,寨子就要倒了。」

西瓜偏頭看了他一眼。

這半年多以來,陳凡在寨子裏教孩子習武,也特意蓄起了鬍鬚。他身上的精氣已經愈發內斂。如果說之前在他的身上還能看見那股鐵拳一般的意氣。此時的他則更像是在逐漸成為一把鈍刀。重劍無鋒、大巧不工,對於高手來說,能夠看出他已經找到了踏向更高一層的途徑。而在陳凡這邊,也能夠清晰地看見西瓜身上的鋒芒正在由銳轉重,眼前的女子,顯然也在以不輸給他的速度成長著。

「寧毅的信。」

「給我看幹什麼。」

陳凡眼中閃過疑惑,接信坐下,看了一陣,聳肩道:「不錯嘛,他把南邊這些人的底細都摸清楚了。照着他說的干就行了。這些事情。你不找南叔他們商量,找我幹嘛……嗯,他有批貨送給我們,你要我去接?」

「我想知道。他出了什麼事。」

「最近?」陳凡皺了皺眉。「沒聽說啊。他一直以來確實惡名遠播,鬧得越來越大,但要說出什麼事……沒有啊。」

「你看他前面寫的那些。」

「……這是給你的話。有什麼?」

西瓜看着他,然後伸手將信拿過來:「這一句,他了解了一些事情,讓他覺得沒有安靜等下去的時間了,所以寫信過來……能讓他警惕,可能會找我們出手的,你覺得是什麼事?」

西瓜這樣一說,陳凡也終於理解過來,緊蹙眉頭:「你這樣一說,確實有問題了……北面的事情我一直是有了解,去年的下半年,他得罪了不少人。這是他破梁山後就留下的手尾了,現在愈演愈烈,不少人進京去刺殺他,但基本沒有成功的。如果說這方面,去年他就已經得罪了林惡禪,最近這段時間大光明教發展很快,林惡禪的武藝打遍大江南北。再鬧下去恐怕他挑戰周侗真要成事,如果說是這個麻煩,希望我們出手……以他的性格,也不像啊……」

「他得罪了哪些人?」

「都是些……呃……」陳凡正要說,隨後意識過來什麼,笑了起來,「你不會是想要幫忙解決這個手尾吧,別想了。你可能不太清楚,我告訴你吧,去年下半年,他在忙賑災的事情……」

雨聲沙沙的,響在這片天地間。在這地處天南的小樓之中,兩人說着景翰十一年的那些事情,花了不少的時間。不久之後,霸刀總管劉天南等人開始從朝竹樓這裏過來,開始向西瓜述說更多的麻煩事了。

此後的幾天,西瓜正式出面,開始處理在她閉關期間寨子裏發生的諸多狀況。另一方面,陳凡與已成他妻子的紀倩兒告別了西瓜、劉天南、杜殺等人,動身北上,一方面接收竹記運來的一些貨物,另一方面,開始逐步拜訪大光明教留在南面的勢力,向林惡禪、司空南等人,展開了報復。

北面。

夏日的夜晚,天空中有淡淡的月光,由北往南的官道上,兩匹駿馬在夜色中飛馳而過!

夏季雖然已經到來,但如今這片地方仍舊在鬧着飢荒,縱然是官道,夜裏趕路的人也並不多見。官道延伸、蜿蜒,穿過前方的一處小市集時,縱然有客棧的微弱燈光,兩騎也沒有停留下來的意思。透過並不明亮的光芒,我們可以看見,馬背上為首的乃是一名鬢角發白的老者,後方馬背上的男子也已經有四五十歲,絕不年輕了。

此時奔行在這道路上的,便是大光明教教主林宗吾尋覓了許久想要與之交手,卻遍尋不至的大宗師周侗,跟在後方的,自然便是亦仆亦友的弟子福祿了。由於周侗年事已高,縱然一身修為高絕,足以讓身體素質保持在不輸年輕人的狀態,但這樣徹夜趕路畢竟還是對身體有損,客棧的微光從身邊掠過時,他偏頭看了看,隨後策馬逐漸追上去。

「主人,夜深了,這馬也跑了快一天,前方若有地方,得讓它休息一下了。」

「還有多久能到桃亭?」

「數百里路,至少兩日。」

「太久了,那大會便在這一兩日開,不能再耽擱。我們到前方客棧換馬。」

「畢竟不急在一時,就算他們開了會,咱們只要在上京途中將他們截住,總也能阻止事態。主人,這樣下去於身體有損……」

福祿的說話換來周侗的哈哈一笑,隨後肅容道:「畢竟忠良有難,我趕不上也就罷了,既然趕得上,又豈會怕這點周折……他們兩百多人,又是好勇鬥狠之輩,去得晚了,若是他們已經做了決定,不賣我這張老臉又怎麼辦?兩邊都是救人,沒事的!」

知道周侗做了決定不容更改的性格,福祿沉默下來,不再勸說,不久之後兩人又到了一處客棧,花大錢向客棧中的小二買了兩匹馬,眼見兩人的年紀,倒是將對方嚇了一跳。然而只是稍作歇息,周侗與福祿便再次上馬,連夜南下。

之所以趕得如此匆忙,是因為周侗知道了一則消息。由他的一位記名弟子牽頭,在南面名叫桃亭縣的地方正在舉行一場綠林英雄大會,此次的參與人數零零總總足有兩百多人,也不乏一些有名的江湖宿老,而這英雄大會,為的便是針對一位周侗知道的朝廷忠良。

確定這消息之後,周侗帶上福祿便迅速南下。他之前為了賑災之事,行動範圍已至雁門關附近,南下的路途遙遠,但他心知綠林人中多有魯莽之輩,一旦大家真決定了結隊出手,熱血上涌后他也未必勸說得了,由此只得星夜兼程,爭分奪秒。

兩人由早上出發,奔行一夜,第二天又在一處市集換馬,連續兩天一夜,飛奔未停。到得這日夜深,才堪堪抵達桃亭縣,但終於未過時限。綠林人平素沒什麼地位,但聚集一塊時最喜熱鬧,遠遠看去,縣城之中燈火通明,嘈雜的聲音傳來,也不知是在唱戲還是在幹嘛。再往前去,便聽得轟然一聲響起在夜空中,像是一隻大爆竹,令人驚駭,馬匹一陣狂亂。

周侗這次急匆匆的趕來,為的是調停雙方之間的誤會。一來向眾人說清楚那朝廷忠良是個好人,要眾人不要去找他的麻煩,為奸人所用,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那人的背景也不淺,縱然兩百多人聚集,也未必真能奈何得了對方,貿然上京,反傷了自己性命。只是他在大會結束的時限前趕到,卻赫然發現這英雄大會,顯然是出了變故了。

火光閃動,一群人在前方廝殺而出,三名江湖人殺得渾身是血,拚命抵抗著後方追來的朝廷鷹犬,但終於,其中一人被一張漁網罩住,另外兩人奮身去救,被打翻在地,幾個人拿着棒子,對着他們劈頭蓋臉的一陣毆打。鮮血蔓延,待打到他們頭破血流、奄奄一息時,才用網子將他們兜住,像野狗一樣拖走了。

周侗與福祿朝着小縣城中追趕過去……

武朝末年,奸佞專權,有情報組織密偵司,最為兇殘跋扈,其中大頭目寧立恆,心狠手辣、霸道專橫,江湖之上忠義之士紛紛起身,與之對抗,上演了一幕幕可歌可泣的綠林悲話……

我們的故事,就從這裏開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更新又到凌晨,此後不單章預告了.

43.5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