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一章 吃面、玩笑

第五二一章 吃面、玩笑

夜色里,遠遠傳來的仍是兵戈之聲.周侗,福祿在田東漢,嚴渙等人的帶領下漸至縣城東北,便見到了臨時搭建起來的營地.周圍大車,囚車圍了一圈,營地之中負責守衛的半是官兵,半是竹記的護衛,私勇.

遠遠看去,也已經抓了不少的綠林人在囚車之中,這些人或多或少都受了傷,有的還被拳打腳踢,景狀看來頗為凄涼.這些人落至如此田地,有不少便是因為嚴渙的出賣,他見了周侗之後,心緒便已大變,此事見這景象,更是心潮翻湧沸騰,氣血上涌,臉上一陣紅一陣白,有羞愧,也有憤怒.

事實上嚴渙與周侗之間真正的藝業傳授倒是沒有多少,只是這麼些年來,嚴渙以周侗弟子自居,即便闖下聲明后,這也是他最為自豪之事.他之前全家被俘,長子被殺,自覺毫無辦法,只好妥協.待見到周侗后,竟就能將一切置之度外,也只能說是周侗平日行俠仗義,剛直不阿的的印象令他敬仰至此.

一如北面糧荒時的許多山匪般,他們平日里或者殺人放火無所不為,待到周侗打上來,竟覺得被劫也是心甘情願,毫無怨懟.除了他們打不過周侗之外,也確實有發自內心的崇敬在.

周侗出現的事情早有人過來報告,進入營地,便有一名持槍的年輕高手過來迎接,目光之中,頗為好奇.周侗見他行走間的架勢,也不免多打量了幾眼.

這便是一直跟在寧毅身邊的祝彪了,他的武藝高強,年輕一輩中,僅是稍遜陳凡,西瓜,岳飛等人,前一次在山東.周侗與寧毅,紅提會面後邊飄然遠逝,祝彪等人趕過去時未曾見到,一直讓他覺得頗為遺憾.

寧毅正在營地中的一個小木棚里就著火光寫東西.周圍綠林人的慘叫也好,斥罵也罷,又或是哭泣擾攘.都沒有影響他太多.待到周侗等人走近時.他才將手中的毛筆擱下,起身朝這邊過來.

"周前輩,福祿兄.真巧,又見面了."面前穿一身青衣的年輕書生微笑著拱了拱手,"山東一別數月,想不到能在此地再與兩位見面.今天真是雙喜臨門哪."

周圍罵聲傳來,是旁邊被關在囚車中的一些綠林人,也有些人認出了周侗,正在喊著些什麼,該是希望周侗能替他們出頭的話語.嚴渙緊握雙拳,血紅的雙眼盯著寧毅,看起來就要往寧毅那邊撲過去.周侗目光盯著寧毅好一陣.掃視了周圍,便也拱了拱手.

"老夫此次,本是專為今夜之事過來的,倒也算不得巧."

"周前輩真直接."寧毅笑起來.

周侗此時還在看著周圍的狀況.那些囚車之中,幾名甚至是江湖上頗有名氣的一方宿老,此時也被打得鼻青臉腫,斷手斷腳,凄楚難言,這些人與周侗並無深交,卻多半認識,有人還在囚車中硬氣地大喊:"周侗,你不必為我等求情,只需殺了這魔頭……"

周侗目光複雜,微微嘆了口氣.旁邊嚴渙沉聲道:"寧毅,有我恩師在此,你還不悔悟."

"我與周前輩說話,哪輪得到你插嘴."

夜風呼嘯,火光搖動,混合在血腥氣中的,還有不遠處營地之中幾個宵夜大鍋正在煮麵時的香氣.氣氛一時間變得僵硬起來,不少人都心頭惴惴地望著這對峙的局面,一方是佔了朝廷大勢的"心魔",另一方是綠林間幾乎公認的天下第一人,誰也不知道下一刻雙方就會猝然發難,但無論如何,至少在這一刻,幾乎所有人都將雙方視為了同一高度上的存在,能夠這樣與周侗對峙,心魔已經是當之無愧的大魔頭了.

片刻之後,周侗開口說了話.

"過去的半年時間,寧公子為南北賑災盡心籌劃,引糧食入受災之地,活人無數,萬家生佛……此事,周某代南北的百姓謝過了."

老人說到這裡,重重地拱了拱手.他這話前半段像是對周圍的眾人在說,令得嚴渙等人都為之錯愕.他們與周侗相處不久,眼見著老人目光淡然,也不知他是在說反話還是在拍馬屁——在他們心中,自然是存著這類想法與僥倖的.

待到周侗說完,寧毅便也拱手道:"周前輩在北面的行事,晚輩也聽說了,頗為令人敬佩."

"老夫之力,終究有限……"不願意多談此事,周侗只是簡單地說了這句,他目光掃過旁邊的那些人,話語卻低了下來,令得接下來的聲音只響在周圍丈余,並不傳開.

"立恆為賑災奔忙,到頭來卻被無知無識之人誤解,此事任誰都難免心寒.只是今夜所來之人也並不全是骯髒鼠輩,他們有的確實是為道義公心,只是為人蒙蔽,分不清真假.這些綠林人,許多表面看來光鮮豪氣,實際上過得是很不好的,他們心中所求,唯一所有的,也就是個面子.立恆看來並不打算今夜殺光他們,若是日後還要相見,便不該如此折辱他們."

他說完這些,又道:"老夫一路趕來,原為阻止這次大會,卻是想不到,遇上這等情況.有了今夜之事,他們必然對立恆懷恨在心……但此事倒也並非不能化解,老夫在這些人中,還算有幾分面子,立恆若願意放過他們之中一些無辜者,老夫也願意為立恆遊說調停,將事情真相與眾人說.[,!]得清楚,往後也少些這類事情,立恆覺得如何?"

寧毅靜靜聽著,此時笑起來:"聽起來,今晚殺光他們倒也是個好辦法."

"立恆要這樣做嗎?"

夜色與火光之中,周侗的話語算不得親切.事實上雙方兩次來往,大多也就是這等態度.此時聽周侗說出那句半質問半警告的話,寧毅笑了笑,朝旁邊攤了攤手.

"周前輩,福祿兄,兩位遠道而來,大概也餓了.這邊準備了麵條,先吃一碗再說……哎你們……"他朝周圍的人笑道,"好了,又不是打仗.別這麼緊張.做你們的事去,我要一碗炸醬麵."

周侗性格耿直.顯然並不喜歡寧毅這種岔開話題的行徑,但眼下倒也只好跟著過去,嚴渙也隨著他們走向營地一側.那邊的幾鍋麵條全是為營地中人的宵夜準備,待到有人端了面過來.他心中的疑惑已經根本壓抑不住,咬牙道:"師父,您方才說的……是真的?"

周侗目光嚴肅,掃了他一眼:"去年開始的那場糧荒,多由各地大戶屯糧所致,若沒有寧公子配合右相府組織糧商,南北各地眼下已經是滿地餓殍,民不聊生!若非他擋了那些大戶財路.那些人又豈會亂放謠言,煽動你們去做事."

"可是……"嚴渙猶豫了一下,"他若真是好人,為何不直接賑災放糧.偏要將糧價賣得那樣高……"

"若沒有好處,誰會將糧食運進災區!有幾個人願意免費放糧!"周侗望他一眼,聲色俱厲,"你如此義憤填膺,你可曾運糧去災區救人!?你可曾去災區放糧!?"

老人指了指囚車那邊:"那些人呢!?"

"我等……不願……趁人之危……"嚴渙低著頭,整張臉都已經漲成紅色,額頭上血管膨脹,他此時也已經知道周侗說的並非虛與委蛇之言,待到抬起頭來望向寧毅,卻見寧毅正從旁邊接過一碗面遞給周侗,隨後又遞給福祿.兒子的死,全家被抓的那一幕又在眼前浮起來了,卻想不到眼前竟是個好人.他此時也已經有些懊悔,可有些悲憤也已經湧上來.

"那……那我的家人在哪裡……"他艱難地朝寧毅那邊說話,"你放了他們!我……我認栽……"

寧毅拿著一碗面望著他,然後遞過來:"你也要?"

"我的家人呢?"

"吃碗面我告訴你."

嚴渙卻不接那面:"你放了他們……我,我絕不追究此事……我認栽了你還要怎樣——"

他說到這裡話音漸高,就在聲音最高的那一瞬間,寧毅眼中閃過一絲凶戾的神色,一碗面朝著嚴渙劈頭蓋臉地砸了過去,福祿站得近些,猛一伸手抓住了碗底.但他此時手中也有麵條,只能騰出單手來接,碗里的湯湯水水嘩的撲在了嚴渙的臉上,身上,嚴渙被燙得后躍了一步,握緊雙拳便要衝過去,周圍幾把弩弓呼的架了起來,祝彪也靠近過來,握緊了手中的長槍.

寧毅盯著他,冷漠地偏了偏頭:"嚴師傅,你有什麼毛病……你昨晚不是這個樣子的啊……"

"你……"

"周前輩你看到了."寧毅攤了攤手,"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周師傅你也可以替我去分說,去澄清,我可以像個好人一樣,被他們尊敬.但那又怎麼樣呢?你的弟子,當他覺得我是惡人的時候,我殺他兒子抓他全家他連個屁都不敢放,現在他覺得我是好人了,以為我在嚇唬他,忽然間,他就有勇氣跟我大小聲."

寧毅笑了笑,接過一碗面:"因為他覺得,好人是肯定不會殺他全家的.哪怕我當著他的面殺了他兒子,他還是會覺得,我不會做得更過分了.周前輩你現在替我澄清,沒錯,是可以少幾個想殺我的人,但他們還會覺得,我需要他們的諒解,會不會他們有一天上京殺我失敗了,還會期待我對他們曉以大義?"

"好人是活不下去的,周前輩."寧毅吃著面,"好人有牽挂,有在乎,有底線,真正的惡人,會瞧不起他們,就像你弟子的想法,當他發現我是好人的那一刻,他忽然就……不怎麼尊重我.可惜,他搞錯了."

他搖了搖頭:"今天來的這些人,就剛才叫得最硬氣的那個老頭,周前輩,他收了一千五百兩銀子來促成這件事,你當他真的在乎我有沒有害死誰?惡人結黨成群,好人永遠是烏合之眾,他們為了一時腦熱,可以被煽動,可以為人去死,但就是做不了事情.你的弟子甚至因為我是好人而不再怕我,別人就覺得我更好對付了.你看,我為什麼要為他們留一線?我壓根不在乎他們的尋仇,想要我家破人亡的.不管好人惡人.我都要他們家破人亡."

周侗目光嚴肅,沒有說話.嚴渙的臉上已經是紅一陣白一陣,他的語氣軟下來:"這……這件事……是我錯了……"

寧毅上下打量著他,然後伸手指了指那些掛在他身上和掉在地上的麵條:"你的面要涼了,吃面.吃完了.我告訴你你家人在哪."

嚴渙的臉色瞬間就再度漲紅起來,對方這根本就是不留任何情面,要繼續侮辱他.旁邊周侗與福祿的臉色也有些不豫,心中終究覺得,折辱一.[,!]個人到這種程度沒有必要,江湖中人,無非伸頭縮頭的一刀罷了.但片刻之後.他們終究沒有開口,嚴渙目光瞪著寧毅,伸手抓起衣服上的麵條往嘴裡送,隨後又蹲下去抓起地上的麵條塞進嘴裡.

無論有沒有之前的事情.有了這一幕,兩人幾乎就已經是死仇.

只是寧毅對此似乎毫不在乎,他自己吃著麵條,也在饒有興緻地望著這一幕.不久之後,他吃碗面,將碗筷遞給身後的人,笑望著嚴渙,開口說道:"你的家人,全都死啦."

嚴渙正蹲在地上,將麵條和著泥沙放進嘴裡,一面瞪著寧毅一面大口咀嚼,彷彿是想要讓寧毅看見他的決心一般,然而聽得這句話,他整個人就僵在了那兒.

"前幾天就死光了."寧毅偏了偏頭,笑著重複道,"就在殺了你兒子,逼著你合作的那天晚上,我就把你全家都殺光了,知道我為什麼不給你留一線,因為我本來就沒打算給你活路.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嗎?你教了個傻兒子,我當著你的面殺了他,你肯定咽不下這口氣,我當然要殺光你一家……合作就放了你們,嘿……你現在還覺得我是好人?"

"嗬……"寧毅面帶笑容,目光冰冷,而眼前的嚴渙,更是在轉眼間化作了野獸,他的口中發出無意義的聲音,隨後"啊——"的一聲,朝著寧毅這邊猛撲過來.旁邊的福祿陡然出手抓住他的肩膀,喝道:"你等等!冷靜一下!"

但在此時此刻,嚴渙哪裡能有絲毫冷靜的可能,他奮力掙扎著,幾乎要與福祿撕打起來,寧毅站在幾步外笑望著這一切,口中說著風涼話:"哇哦……他沒辦法冷靜了,放棄治療吧……你看看,眼睛都紅了……你不等一等嗎,嘴裡還有麵條……不會被麵條嗆死吧……"

周侗看著這一切,過了一陣,似乎是察覺到什麼,便也開始低頭吃面.又過了一會兒,有些人影從營地外的遠處過來,走在最前方的一個孩子叫了一聲:"爹爹."嚴渙才陡然又僵在那裡,人群之中,有人哭著喊"相公".

"just-kidding!"寧毅走向嚴渙,"開玩笑的."話音落下,他猛地一腳揣在了嚴渙的肚子上,將他整個人轟的踢飛了出去.嚴渙在地上滾了幾圈才停下來,火光中,書生的身影冷漠地走過來了.

寧毅俯下了身子,抓起他後腦的頭髮,冰冷的目光與他對望在一起:"我覺得你一定懂了,是吧?"

嚴渙目光閃爍,不敢再與他對望.寧毅搖了搖頭:"下次一定是真的."這句話說完,抓住他頭髮的手猛地一揮,讓嚴渙的身體在地上滾出了一米有餘,腦袋也在地上再磕了一下,擦出血來.

轉過頭時,只有寧毅徑直走向周侗等人的背影,夜風吹來,衣袂獵獵作響.這個年屆四十的武林大豪一時之間卻再也難有尋仇的膽量了,只是艱難地爬起,看著家人朝他走近過來……

與周侗的接觸,隨後並沒有花太多的時間.在自我領域達到的兩人,由於行事風格的不同,反倒沒有過多的共同語言.有些行事與作風,縱然能夠理解,卻不代表能夠接受.也是因此,當著人將周侗主僕在附近安頓好之後,寧毅卻也不免遺憾地拍了拍頭:"啊,還是很難讓這個老人家喜歡我啊……"

周侗過來的目的,確實是為了善意,這一點聊得幾句寧毅就能夠明白,但即便如此,兩人之間還是沒有太多妥協和動搖的.周侗仍舊不會認同自己這種把事情做絕的風格,但他選擇不再勸說,已經是很大的退讓了.

當然,辭別寧毅,眼不見為凈之後,這天晚上,夜宿在附近院落的周侗招來田東漢,問候了他最近的情況,隨後也在按照他自己的方式,繼續做著事情.

"……怎麼處理這件事,你的東家有你東家自己的做法.事情做絕一點,當然可以威懾一部分宵小,但能夠說服一批人的話,終究是有用的.離開此地之後,我將去拜會一些有名望的綠林人,讓他們盡量為賑災之事澄清.這事倒不必與你東家說了,我是想幫一幫他,也想救下一些魯莽之人的性命,以你東家的能力和性格,找上他的人,多半也得不了好去,這事能少一點,也就好一點……"

"至於你東家說的那些幕後之人,我會盡量去查一查,若是真的,我自然也會找上他們,饒不得這些人.你東家多半覺得我迂腐陳舊,我也覺得他倨傲孟浪,不過他是真正做實事的人,而我雖然老了,卻也不會是整天做和事老的庸人……"

"另外我看你們所行陣法,有我早年所想的一些痕迹,這些年來,我想要用之軍中的小陣還沒有多少進展,但若是用來守家護院,與三五高手一爭長短,卻是有些想法可用的,我今夜會將之寫下來,他是能為百姓做實事之人,這些東西,算是老夫略盡的綿薄之力吧……"

(.)u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二一章 吃面、玩笑

44.34%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