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震懾(二)

第五十五章 震懾(二)

第五十五章震懾(二)

「……詩詞之事,不懂的話就不要在這裏裝了。這詩詞傳出去,丟了你的面子不要緊,人家還以為唐姑娘沒有眼光……」

「沒錯,唐姑娘,這等不學無術之人,最好還是不要再多理會了。在下此言發自肺腑,對唐姑娘,我與慶亭兄等人也是仰慕多時,此時實在看不慣唐姑娘受此侮辱……」

文墨樓頭,吵嚷喧囂,占上上風的一方以自己的形式奚落着下風的幾人。這類爭吵從來就不是憑空而來的,事實上蘇文方蘇文定等人早與對方有怨。只是這樣的時候被人抓住把柄就委實尷尬。

這邊話說得看似漂亮,很顧那唐靜的面子,實際上唐靜何嘗不知道對方是隨口瞎掰,要拿自己給蘇文定等人難堪,只是她如今也沒什麼名氣,對方也有身份背景,她一個小小藝伶,根本惹不起這種人,不可能撕破了臉站在蘇文方等人一邊。而對方鐵了心要給蘇文定等人難堪,她想要溫和圓場,也沒這個身份跟手腕,幾句話才出口,就也被對方巧妙地壓了回去,一時間毫無辦法。

在場的不止是他們雙方,還有周圍圍觀的許多人,這時候誰要是真抓了狂,以後才是真丟面子。因此蘇文定本人此時雖然漲紅了臉說不出什麼話來,同行的倒還有人能強撐著說幾句:「文無第一武無第二,你這等詩詞,真覺得能高出多少來?」

「功底高下,一看便知,如今在場這麼多位,要不要一個個問過去啊,用不用再重複一下方才那邊沈邈沈兄等人的評價?」

「林子逸,能說出這等話來,擺明你是語無倫次,強自硬撐了,哈哈,也罷,傳出去之後,也正好證明與蘇文方蘇文定這等俗物混在一起之人到底是怎樣的貨色!」

「不服氣,那就繼續比啊,來來來,大家一起寫,寫了拿出去讓人評。蘇文定,沒話說了,還是在醞釀情緒,有什麼佳作要出來?也好也好,季問兄,我們先來,借花獻佛,待到寫完,我便幫你磨墨,如何?」

混亂的場面,爭吵的雙方,看熱鬧的、議論的、冷眼旁觀的、談笑的,將整個文墨樓二樓點綴得氣氛熱烈。顧燕楨看着這無聊的一幕,隨後望向旁邊的樓梯,方才見到的李頻與那帶着丫鬟的男子此時也自樓梯口走了上來。他在心中想着該如何跟李頻打招呼,隨後才發現李頻與那男子稍稍停留了一陣之後,竟往爭吵的那邊過去了。

看起來,那帶着丫鬟的男子像是與正被奚落的蘇家兄弟認識,這男子看來年輕,不過二十齣頭,舉手投足間倒是有些氣度,倒不知才學如何,不過這樣的年紀,以前自己也從未見過,想來學問也是有限。只是李頻在旁邊,看來情況便要變得複雜了。

旁邊幾人也有認識李頻的,已經與周圍眾人說起來,隨後顧燕楨也想起一件事來:「德新如今是在那名不見經傳豫山書院,這豫山書院,似乎便是那經營布行的蘇家辦的?」

有人想了想,方才點頭:「如此說來,德新怕是與那蘇氏兄弟也認識,眼下,說不定倒是會為兩人出頭?」

「這下有好戲看了。」有人笑起來。

李頻的學問與曹冠、顧燕楨齊名,他們都是見識過的,也相當佩服。但那陳季問才名也是不薄,以往比斗詩詞,即便與曹冠、顧燕楨這等人也能交鋒一二,就算名頭上比不過,但若真正在文辭上斗一番,於他來說也只是更添名氣。何況此時雙方的火氣看來都已經點上,怕是誰也不願在大庭廣眾之下丟了面子。李頻若想以柔軟手腕化解,怕也是很難,想來一場文墨大戰一觸即發,大家都是興奮地準備看戲。

顧燕楨也是微笑地看着那邊,他如今心中對李頻已無好感,只覺得李頻與那等不學無術之人相交實在自甘墮落。不過對他文才畢竟還是能肯定的,想想待會他與陳季問的比斗大概也沒有太大懸念,徒然給雙方都漲些名氣而已,或許佔了更大光的只是那青樓名妓,心下一陣無聊,表面上自然不表現出來,與眾人說笑看着。

不過,就在這樣的期待間,在這種雙方的火氣都漲到了最高點的情況下,隨後的事態發展,真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一時間,簡直讓人無法理解……

寧毅與小嬋在會場之中走來走去,大概已經看了半個時辰的表演。

他們本是與李頻等人一塊進來的,只是進來之後便又分開,各自尋找喜歡的節目。寧毅對這些節目有些興趣,只是實在沒什麼選擇經驗,於是選擇權便都落在了小嬋的身上,由著小丫頭的喜歡帶着他轉來轉去,看了最初的這批表演之後,又遇上單人行動的李頻,雙方聊了一陣,便決定到文墨樓上休息一陣,喝杯茶水之類的。

在樓下時便聽到了上面的喧囂,一路上來,本也沒料到會遇上文定文方這兩人。原本大家在門口就沒怎麼打招呼,這時候就算碰面了,也可以是點點頭便罷。不過這時候不太一樣,一上樓,小嬋還在左瞧右瞧地尋找空桌子,寧毅則一眼看見了不遠處的蘇文定,主要是因為對方也正往這邊瞧過來,先是微微有些愕然,愣了半晌之後,目光才有些複雜,似乎是想要打招呼。

他看看旁邊,覺得情況似乎有些奇怪,一眼也看不出多少來,總之與他無關也就是了。對方既然有了這樣的表情,隔得又很近,只是點頭就走怕也不太好,於是他隨意點點頭:「文定、文方,你們也在啊。」小嬋則在後方有些苦惱地說着:「姑爺,好像沒位子了。」

「呃,堂兄……」蘇文方反應過來,在不遠處點頭道,神情似乎也有些奇怪。他與蘇文定年齡比寧毅只稍小一點,因此稱寧毅為兄。這時也不可能直接轉身下樓,寧毅也只好與李頻過去,小嬋與他們打招呼:「文方少爺,文定少爺。」寧毅看看幾張桌子上的筆墨紙硯,似還有寫好的詩詞,心想大概在以文會友,又看看旁邊站了一名方才似是看過表演的青樓姑娘,一時間自然也只能理解成寫詩泡妞之類的,當下笑了笑,隨意開口寒暄。

「方才在下面轉了幾圈,有些累了,因此上來坐坐,真巧。哦……」他朝李頻示意一下,互相介紹,「或許見過面的,文方、文定……這位李頻……呵,不用管我們……」

一群才子什麼的圍着一個青樓姑娘,自然是要踴躍表現突出自己,李頻此時也能看出局勢來,這時也笑道:「不用理會我們,我們自去……」話音未落,另一邊有人打起招呼來:「李頻。德新兄,在下陳季問,久仰了。」

李頻與那陳季問之前未曾正式見過,但例如中秋詩會之類的場合也有隱形的交鋒,互相聞名,笑着拱手:「呵,原來季問兄也在,真巧。」雙方之前雖然有些劍拔弩張,但這時候稍稍停下,看起來與蘇文定蘇文方就像是一道的,與那陳季問一桌的人中有人聽了李頻的名字,當下也打個招呼,雙方便又是一陣寒暄,李頻隨意說着「諸位雅興……」之類的話,那陳季問想了一會兒,才開口笑道:「方才大家正為唐靜唐姑娘作詩賦詞,李兄既與文方兄、文定兄認識,何不也來湊個熱鬧?」

若在旁人聽起來,這個已經是主動宣戰了,陳季問雖然知道名氣比不上李頻,但自問才學卻沒什麼低的,這才開了口。李頻雖如寧毅一般能覺察出氣氛有異,但還不太了解情況,隨口推辭,另外一位拿起了毛筆,卻因為李頻到來而一直未有寫詩的男子也已經笑着問了起來:「倒不知這位公子又是誰?蘇文定,你也不為我們介紹一下。」既然陳季問已經決定向李頻挑戰,其餘的人自然也不算什麼了。

「他乃是……」蘇文定本想直接說名字,隨後想着還是要把蘇家擺在前面,「他乃是我二堂姐的夫婿……」

對面笑了笑:「哦……」

一旁正被議論的寧毅這時也不知是想起了什麼事,微微皺眉,扭頭望向後方的樓梯,回憶著一些東西。聽得人聲詢問,方才回頭過來拱了拱手,友善地跟文定、文方的這些朋友打了個招呼:「呃,在下……」

那邊的笑聲傳過來:「呵,原來是……」

話沒還說完,愣住了。

不久之後,新上來的兩男一女就坐在了那對峙局勢旁邊靠窗戶的座位上,帶着丫鬟的年輕男子正在朝樓下望去,臉色之間,大概在想着什麼事情。而這邊,局勢便又恢復了對峙,筆墨紙硯都已經準備好,方才準備以詩詞教訓蘇家兄弟的人也已經提起了毛筆,然而陳季問的筆鋒提了好久,也不知在想些什麼,神色複雜。

那筆,落不下去。

人群中竊竊私語,朝周圍蔓延開來,方才都是肆無忌憚地看着熱鬧,許多人也都明白髮生的事情,但這時,整個氣氛卻變得有些詭異,眾人彷彿都在說着什麼秘密一般。

顧燕楨望着那邊好半天,夾了一口菜在嘴裏慢慢咀嚼著,看不懂這眼前的一幕。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五章 震懾(二)

4.5%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