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九章 英雄好漢 禍水紅顏(下)

第五二九章 英雄好漢 禍水紅顏(下)

入夜了,延綿的呂梁山中,有狼的動靜。

越過樹林與山嶺、黑暗間蜿蜒的溪流,一處山林間,由人造成的不祥的騷動正在發生,一簇簇的火把或聚集或分散,瘋狂地向著前方蔓延。

喊殺聲撕裂夜空。

「殺啊」

揮舞著手中呼嘯的火把,一群狂熱的山匪嘶吼著從前方的山腰沖了下去,越過前方那顆突兀的大石時,一名山匪沖得太快來不及躲閃,被同伴擠得砰的撞了上去,然而周圍的十多名同伴沒有人理會他,頭破血流中,其中一名同伴踩過了他的後背,朝著前方敵人殺了過去。火光呼嘯中,地上的那名山匪看見有同伴的人頭和手臂飛了回來。

慘叫、吶喊,兵刃相交的罡風,在前方數十人的混戰中激烈得像是煮沸了的濃粥,此時這山腰的上方、下方,還有一撥撥舉著火把奔突的人群。有追殺了一路的山匪,也有那殺得有條不紊的小團體,如同一道不斷變幻著後退的曲線。眼前的這堆人中,他們看見那武藝最強的敵人乃是使兩把潑風快刀的瘦子,硬生生地擋住了小響馬寨中的三寨主。相對於裘孟堂雙刀的凶戾與詭譎,眼前這人的快刀卻偏正,明明揮得很快,卻偏偏有一股從容不迫的氣氛在內。撲上去的人卻往往在反應過來之前,就被斬得四分五裂。

在這山腰稍上方一點,身材魁梧高大的疤臉漢子一面如散步似的後退。一面揮舞手中鋼刀,與身邊的同伴配合著,讓衝上的山匪化為屍體永遠地留在地下。名叫聶山的漢子一手五虎斷門刀並不精妙,卻是憑著蠻力與冷靜,一刀一刀地將敵人殺得膽寒。

更多的敵人從這邊衝上來時,足有十六七人的隊列自他後方呼嘯衝來,鐵槍陣一刺、一收,便將前方**名山匪的身體洞穿,隨後第二輪的齊刺,山匪們撲了上來。其中一名山匪抱著滕盾。狠狠地躍起撞在槍陣上,聶山與槍陣將那滕盾的來勢一推,後方便是一聲吐息的暴喝,一道身影撞了出來。猛烈的貼山靠!

混亂的戰陣當中。沒有多少人會跑去欣賞招式的華麗。只有四分五裂的滕盾飛舞而出。後方的山匪可能也是個悍勇的小頭目,同樣口吐鮮血飛起在空中。同時被撞翻的還有好些山匪,他們倒地的同時。嗜血的槍陣已經瘋狂地刺了過來。

使出那記貼山靠的田東漢望了一眼聶山,胸口劇烈的起伏,猶如風箱一般,他平息著身體內翻湧的氣血,同時也將目光望向周圍,掃視著其它需要幫忙的地方。高手比武,講究的是力不可出盡,這類大規模廝殺卻不一樣,一招使出,直接豁到底,一旦奏效,剩下的便交給身邊的兄弟。

視野的那頭,舉著火把的山匪或三三五五,或十幾二十的還在往這邊衝殺過來,整個山嶺,都已經化作修羅場了,一撥撥的人廝殺在山間、草叢裡、溪水中。再遠一點,那外號小響馬的雙刀客也在試圖遊走沖陣,而在這邊,除了田東漢領著十幾個高手查漏補缺,揮舞鐵槍的祝彪也在遊走廝殺,死死的盯住裘孟堂。不時舉著那染滿鮮血的鐵槍哈哈笑著,跟對方挑釁一番。

裘孟堂偶爾便與祝彪廝殺一陣,隨後便拉開距離。他的雙刀在呂梁已經有赫赫聲名,但真論起武功來,比此時的祝彪甚至還要稍遜一籌,畢竟祝彪的老師乃是欒廷玉這種可以與周侗比肩的高手,裘孟堂卻並非科班出身,只能以狠辣和詭詐彌補。而且眼下也不是高手單挑,雙方背後隨時都有幾個十幾個的幫手,祝彪雖然中二,但他的遊走範圍,是絕對不會離開己方戰線太遠的。

裘孟堂也絕不敢直接殺進竹記的陣列里。他此時已經看出來,對方雖然只有一百多人,但其中的大多都是好手,江湖上的一流高手都有好幾個。祝彪若是陷入他的包圍,或許對著一幫烏合之眾還有可能負傷殺出,裘孟堂若是敢殺進去,對方只要十幾個人圍上來,他哪怕帶了幾十個手下,恐怕也得把命留下。

這一天的廝殺在入夜時分其實有所減弱,但隨著天色完全陷入黑暗,小響馬寨子里的人陸續趕來,激烈程度便不斷地上升。竹記這邊雖然都是高手,對上四百多人毫無壓力,然而陸陸續續增加到上千人後,僅僅百餘人的力量終究還是阻擋得不容易的。

「怎麼樣?傷沒事吧?」看著聶山身上已然有了幾道刀傷,調息過來的田東漢問了一句。聶山的臉上沒什麼表情,注意著周圍的廝殺,隨後朝著前方指了指:「那邊才是麻煩。」

火光延燒中,這片殺陣的那頭,有數百人的軍陣仍在一路沉默。田東漢笑了笑:「早就注意到了,大概三百多人,跟一路了,可能是他們的殺手鐧。老闆也早就注意到了。」

「那就行。」知道寧毅心中有數,聶山便不再多話,抬眼看了看最近的敵人還在十幾丈外,他鋼刀揮了揮,帶著身邊的幾個兄弟繼續後退。田東漢一揮手,帶著人朝下方的溪流邊掃了過去!

田東漢、聶山、寧毅等人都注意到了後方那三百多人的軍陣,而在那邊,於玉麟、田實等人也在盯著戰場上的狀況。這一路過來,小響馬的寨子已經留下了五六百條人命,然而對方不過百人的陣型仍舊保持著韌性,不斷後退。驚嘆之餘,於玉麟與田實也在議論著整個戰局的狀況。

「……若是一般的走鏢,或是護送什麼大人物,會有一個兩個撐得起大梁的人。敵人殺過來了,他帶著身邊的人抱團,只要不死。就能讓別人有一根主心骨。所以一般劫道,主要就是殺鏢頭,殺了鏢頭,其餘人心就散了。」於玉麟指著戰場講解,實際上,倒像是在說給樓舒婉聽,「但這幫人確實厲害,高手太多了,能頂的起大局的……看,那邊那個使雙刀的。那個使槍的。那邊那個,也是上過戰場下來的,根本不是一般的高手……五六個人就有一個,難怪他們敢走這條路……」

上千人廝殺的戰場。已經相當混亂。但只要看得久了。有些東西就會變得清晰。山腰上的雙刀,戰場上遊走的鋼槍,縱橫來去的槍陣。疤面巨漢的大刀,臨近山頂那邊,一個年輕小夥子身法靈動,身上兵器已經換了好幾件,衝上去的山匪遇上他就倒下,殺得令人心寒,距離眾人最近的溪流邊,一部分的廝殺已經蔓延到水裡,染紅了溪流,竹記那邊的人正將一名同伴從水裡拉出來,在他們之中,使鐵棒的中年頭陀手中棒影呼嘯,將衝來的山匪打得東倒西歪,也不知砸開了多少的腦袋。

血腥氣瀰漫,一路上橫七豎八的屍體,呻吟慘叫的傷者。樓舒婉看著這戰局,拳頭在衣服下攥得緊緊的:「是不是……他們真的太厲害……」

樓舒婉心中已經開始承認寧毅的厲害,有這樣的想法並不出奇,然而於玉麟只是淡然地笑了笑。

「真正的武林高手,在樹林之中,可以以一當百,逐個逐個的將敵人全部殺掉。若是在開闊的地方,以一敵五十,都不可能。若是這些人還有大量的訓練,或是精銳親兵、江湖高手,面對合圍能以一敵十恐怕就已經很了不起。戰場這東西,跟個人勇武又不同,有些時候,打破了膽,兩萬人可以打八十萬,但更多的時候,數字就是數字。他們再厲害,只有一百多人。」

於玉麟頓了頓:「小響馬裘孟堂是個草包,當然,也是他猜錯了對手,太過輕敵。一千多人,一撥撥的來,結果全都交代了都有可能。但無論如何,一千多人就是一千多人,哪怕是上百高手,真殺到這個時候,手也該軟了。樓姑娘不用擔心,這仗,終究也只能有一個結果。」

田實看著那邊,皺了皺眉:「不過,他們雖然一直在撤,但始終沒把距離完全拉開,似乎有些問題。」

「前面一撥人還是將距離拉開了的,因為他們進山的時候,帶了貨。」於玉麟道,「這批高手在後面擋住,貨和沒有武藝的先往前走,拉開距離之後,這些高手腳程快,可以追上去,這樣一來,裘孟堂恐怕也已經沒有銳氣繼續追下去,倒也是很簡單的想法。」

田實笑了起來:「於將軍的想法是……」

「咱們可以去跟裘寨主打個招呼了。」於玉麟笑道,「很多時候,假敗變真敗,假逃變真逃,也都是很簡單的。」

幾人如此說著,隨後也去跟裘孟堂打了個招呼。戰場之上血腥瀰漫,裘孟堂殺紅了眼,也知道這次自己是栽得大了,他開始放鬆攻勢,聚攏人手。過得不久,竹記的眾人陣線一收,開始飛快地後退,裘孟堂領著數百人,沒命地追殺上去!也在此時,後方陡然傳來一陣怒吼,震顫了夜空。

「虎。」

「虎」

隨著三百多人的聲音一同發出,恍然間地面都開始顫抖起來。這是田虎麾下精銳衝鋒時出現的威勢,五十多人的前鋒馬隊迅速趕上裘孟堂的鋒線,後方的士兵緊跟而來。裘孟堂的人手雖然已經折損半數,但仍舊有六七百人之數,這片刻間,銳氣已失的他們仍舊被於玉麟手下的三百多人裹挾起來,掀起了驚人的士氣,近千人潮水般的瘋狂前沖。

即便是落在後方的祝彪等人,看著洶湧而來的火光鋒線,都隱隱有些膽寒,然後,他們退入後方的山坳……

那一處的地方,說是山坳,其實也是不對的,口子有點大,兩邊坡度又不算陡,設伏的條件,其實並不完善。裘孟堂本是地頭蛇,又哪裡會被這樣的一個口子所迷惑,上千人咆哮著,洶湧而來,於玉麟一看這地勢,也根本不放在眼裡。這樣的氣勢推過去,對方又在後撤之中,仗已然打完。

多年的經驗,高超的眼力,一旦做出決定,就不會迷惑或是動搖,而事實上,於玉麟的判斷,基本也是準確的。裘孟堂策馬沖入山道之中,揮舞雙刀,前方視野上的人群擴大,祝彪跨步攔路,悍然揮槍。

兵鋒相接!

「要你命」

山道那邊,趙四手持鋼槍,看著旁邊那個神經病的書生還在搖頭晃腦地哼著無聊的調子。

「日出嵩山坳噢噢……林中盡飛鳥噢噢……」

轟轟轟轟轟

巨大的響聲,震動了地面。

山坳的口子那裡,千人沖陣約五分之一的鋒線上,光芒開始升起來,有人倒飛了出去,石頭爆開在空中,碎片亂飛,戰馬昂的一聲揚起了蹄子。靜謐的夜晚,這比冬天爆竹響了十數倍的轟鳴令得所有人都為之驚愕起來,一大群的人就在衝鋒中被擠倒在地上,後方的人幾乎是下意識地想要停下腳步,隨後被撞得東倒西歪。

在山道口草草買下的地雷並不算多,但是以拉線的方式同時觸發,在這樣的夜裡,委實爆發了無比的觀賞性。亂象在一瞬間爆發開來,有些人還弄不清發生了什麼,有些人仍舊朝著前方衝過去,隨後,便又是一聲響。

火球從前方飛來,呼嘯著劃出光柱,爆炸開來!

被胯下戰馬甩下的裘孟堂一陣快刀,從地上翻滾起來,手中兀自揮刀,鬚髮皆亂:怎麼了!怎麼了!

他在心中想著,口中喊出來的是:「什麼妖法」

轟的又是一聲,這次火光是從側面的山坡上發出來,在巨響之中炸向了人群,爆炸之後,點點火光,炸彈中的鐵屑在空中拉出凄厲的血線。大概一次呼吸之後,又是火光亮起,這次在另一邊的山腰上,交叉而來。

竹記的眾人握緊兵器,朝著前方推過來。

光柱一兩次呼吸便是一道,帶著巨大的響聲,有節奏感一般的交叉射出,到得第五響、第六響的時候,整個局面就已經徹底亂了,遠遠望去,那山道之中交錯亮起的光芒與爆炸,猶如天罰一般,令人生畏……(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二九章 英雄好漢 禍水紅顏(下)

44.9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