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〇章 田家軍呂梁顯身手 於玉麟一日戰雙魔

第五三〇章 田家軍呂梁顯身手 於玉麟一日戰雙魔

潰散的人群如潮水般的奔來,在夜色中朝著四面八方擴散。。。樓舒婉騎在馬上,攥緊了韁繩,遠遠的看著山坳那邊的火光與爆炸。名叫邱古言的漢子領著幾名護衛在她旁邊守衛著,擋住往這邊潰散的山匪。

「怎麼回事……火藥……」

身下的馬兒不安地轉動,兜著小圈子,樓舒婉口中喃喃地說著。她此時能夠記起來了,在杭州城時的一個傳言,便是寧毅憑藉火藥殺了方臘麾下好幾員猛將。此時從這正對面的山坡上望過去,那敞開的山拗口子里已經變成了無法控制的巨大混亂,人的身影朝著四面八方奔逃,鮮血與屍體鋪散在地上,或是飛起在空中,受驚的戰馬四散逃竄,拋下了它們的騎士,有的撞進了奔跑的人群。一些騎士的腿還來不及從馬鐙中脫出,被拉著一條腿到處跑。因為黑夜的緣故,那炸開的光芒每一次亮起,都令得遠處的人能夠更清楚地看著那彷彿凝固在一瞬間的亂象,後方人群幾乎第一時間就被嚇崩潰了。

樓舒婉之前沒有見過火藥的這種威力,但她已經經歷過許多的事情,冷靜下來,能夠理解這是什麼東西造成的效果。只是稍一慌亂,她便用力抓住了邱古言肩上的衣服,指著潰散的山匪道:「收攏這些人,收攏這些人,有沒有可能!」

邱古言擋在她身邊,只是搖了搖頭:「不可能了。」

「他們散得太快……」樓舒婉咬了咬牙,努力地平復思緒。她的心中對於寧毅的後手和處理、對於這一結果當然是震驚的。若從后往前看,對方的翻盤真是簡單直接,舉重若輕。但越是驚訝錯愕,她越是得迅速地收斂思緒。對於沒有戰場經驗的她來說,只是覺得潰散得太快了,就算這些呂梁人真以為對方用了妖法,也不該這樣潰散。腦中這樣想著,視野那頭,於玉麟也正帶著田實與一群潰散的士兵飛快地往這邊逃來。

呂梁山的匪眾是在第一時間選擇了逃跑,於玉麟竟也跑得這麼快。足以證明他幾乎也是在第一時間做出了逃跑的決定。樓舒婉心中恨得牙痒痒。根本無法理解對方的想法。就算沒有呂梁人,自己這邊三百精銳也足以跟對方一拼,剛才自己這邊的人鼓起氣勢沖在了第一線,現在居然第一時間撤了?眼看於玉麟奔逃上山坡。樓舒婉策馬靠了過去。

「於將軍。於將軍。為何不試著打一打……」

「打不了了。」於玉麟往回看了一眼,隨口回答,並沒有多少的猶豫或是羞愧。「裘孟堂的人傷亡過半,若不是他們本身就亂,大部分人反應不過來,早該崩盤了。那邊的人……這一招玩得太好,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威力驚人,沖在山坳最前方又是馬隊,馬全都驚了……裘孟堂的人散成這樣,我們也不可能再沖,這一下是我們被他們帶住了……」

於玉麟眼下的判斷,聽起來冷靜而準確,很難弄清楚他真實的心情。然而此事武朝的戰馬本就是稀罕物,這次衝鋒,最前方的騎兵中有五十騎都是於玉麟的部下,縱然騎的是馬未必都好,但可想而知他會有多心痛。方才受到攻擊,看清楚情況以後他立刻便收攏部下迅速逃走,現在估計是剮心一般的懊惱了。

此時的山間,到處都是潰散的場面,有人大叫著妖法,有人喊著快跑,有人此時才想起方才的戰鬥中有多少的兄弟死了,奔跑著踏過一路的屍體。於玉麟等人帶的兵雖然收攏了一百七八,仍有秩序,卻並不敢多做停留。回頭看看,那邊的山坳口子上又是轟然的爆炸,對方的那群高手正一路殺出來,收割逃散的潰匪。隱約間,似乎小響馬也在瘋狂逃亡。

樓舒婉勒著韁繩,用力地控制著正在轉圈的馬兒,她看著那邊,咬緊牙關,只覺得眼中的淚水又要出來了,從牙縫間說道:「寧立恆……寧立恆……」轉身跟上了隊伍。田實從旁邊跟來:「什麼寧立恆……」

於玉麟心知這大概是那邊敵人的名字,他也回頭看了一眼,待到奔行一陣,忽然反應過來:「寧立恆……心魔?是心魔寧毅?」

樓舒婉壓根就不想聽到這個名字,看他一眼,一咬牙,眼中含淚跑得更快了。於玉麟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江湖上這個層次的人……鐵臂膀周侗、魔教司空南、曾經的聖公方臘、雲龍九現方七佛、如今聲勢浩大的大光明教主林宗吾、心魔寧毅……平日里想想,好像也就是那麼一回事,但現在……似乎就變得很重要啊。

怎麼杠上他的,你他媽早說啊……

***************

山間的奔逃,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後方的廝殺聲卻早已停了。理智恢復之後,眼前的山谷里,仍是斑斑點點的火把光芒。於玉麟收攏了能夠收攏的士兵,點過之後,大概是兩百三十多人,或許還有一些隨著逃散的山匪不知道跑哪去了,得到天亮才有可能匯合,但他們沖得太快,幾十人的傷亡恐怕是免不了的,尤其是最前方的騎兵,太可惜了。

小響馬裘孟堂也逃了出來,趕到這裡,收攏了兩三百人。如同於玉麟所說,他們原本就死傷太多,早該崩盤,是由於本身的秩序就太過混亂,入夜之後的戰鬥,那些狂熱的山匪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才能組織起攻勢。裘孟堂在當時可能就意識到了這一點,才會不顧一切地想要勝利作為結局,然而那邊可怕的爆炸之後,一切終於還是化為泡影。

呂梁的這類山寨之中,秩序本就算不得好,事情鬧到這副田地。寨子里就算還有些人,基本也是要完蛋的趨勢。雙方匯合之後,在這處山谷間稍作休息,處理傷員,也有人仍在翻找附近的屍體,以至於山谷中斑斑點點的都是火光,看起來,竟讓這副光景顯得有些夢幻。

「……江湖傳聞,那寧毅最善攻心之策,他這計劃也算不得太過出奇。只是依仗著一群手下。最後再用那等奇物一錘定音……他如今在江湖上是能與周侗、林宗吾這些人比肩的強人,事先未曾問清楚,也是我太過魯莽了。只是樓姑娘,你是怎樣與他有過節的……」

雖然沮喪。但匯合之後。於玉麟與田實等人就彼此做了檢討和反省。也算是尋找失敗的原因吧。雖然對心魔仍不算了解,但譬如說你一群人去圍攻司空南,圍攻林宗吾。對方帶著教中一大堆精銳手下,吃點憋也不算是多難理解的事。只是話語之中,多少也有些話外之音,對於樓舒婉平日里的算計面面俱到,這次居然沒說對方的底細,有些腹誹。

他們又哪裡知道,在樓舒婉的心中,寧毅就算厲害狠辣,也絕不可能到司空南——但她不認識司空南——或者是方臘這類梟雄教主的程度。一開始她是心中混亂,後來變得有些害怕,待到荒謬的一幕真的出現,她恢復冷靜之後,事態已然無法挽回了。

事已至此,樓舒婉也沒什麼可說的。於玉麟與田實等人看看周圍的狀況,隨後便由於玉麟過去找裘孟堂。

小響馬在爆炸之中受到了些許影響,頭髮散亂,半張臉幾乎都被煙熏黑了,只是身上傷勢倒是不重,此時稍稍收起頭髮,目光之中,凶戾、瘋狂與冷靜混合在一起,想來這次的事情以後,他再要保持權威,已經很不容易,可能要殺上許多的人。於玉麟等人這次進山還有需要仰仗他的地方,說了不少好話,走到一邊時,對他說道:「裘寨主不用擔心,呂梁山的情況我們也知道,與青木那邊,只是生意,虎王真正信的,還是裘寨主。這一次裘寨主是為我們幫忙,待到回去,我們也自有感謝,另外,裘寨主若有需要的,也可以儘管開口。」

裘孟堂臉色冷冰冰的,點了點頭,表示感謝。此時草坡上都是三三兩兩的山匪,在辨認地上的屍體。與於玉麟說完,裘孟堂轉身往上走,於玉麟回頭下坡。與此同時,裘孟堂朝向的方向,幾具屍體間有一道身影出現在那裡。

於玉麟像是感應到了什麼,腦後陡然閃過一絲寒意,雞皮疙瘩在起來。然而他是在下一刻才確認了這一點的。

後方,裘孟堂振起雙刀,在空氣中彈齣劇烈的破風之聲,於玉麟此時手中還拿著他的長槍,猛然回身,看到了後方發生的事情。

那一刻,裘孟堂的身邊共有三名同伴,都是寨中的心腹高手,黑影衝過來時,他們也下意識地迎了上去,其中一人的後腦袋被掃了一下,身影已經飛起在空中,撞向草坡高處的一棵樹木。血線在黑暗中綻放出來,帶著斷骨碎肉的聲音,小響馬的雙刀瘋狂劃出,像是在剁一堆肉泥,黑暗裡,雙方的身影幾乎都在瘋狂交手,於玉麟幾乎看不清那道黑影的出手,然而他幾乎是下意識地知道,對方的兵器縱橫來回、劈砍割刺,可能已經同時突破了三個人的防禦。

他的槍尖已經刺了出去。

作為田虎麾下大將,他的武藝在江湖上也算是一流高手,這一槍刺出,破風呼嘯。在那黑暗當中,對方似乎是朝這邊看了一眼,刺出了兵器。於玉麟身隨槍走,理論上來說,一寸長一寸強,他使槍,對方使短兵器,他就佔了很大便宜,然而在那一刻,他只覺得前方便是死亡的泥潭,越前進一刻,他就越感到寒冷。

啊的一聲,他收槍退了出去,裘孟堂的刀劃過夜空。

山谷中的眾人朝這邊望過來。對於他們來說,看到的只是事情爆發一刻后發生的情景。面對著一名走來的刺客,裘孟堂雙刀如風,「啊——」的暴喝,在他身邊的三名高手中,其中一人直接飛了起來,撞向山坡上方的大樹樹榦,其中兩人與裘孟堂的身體上都被劈出了血線,於玉麟刺出長槍,下一刻便噔噔噔噔的朝著山坡下踉蹌退出了十幾步方才停下,而裘孟堂手中的雙刀一把朝後方飛在天空中,另一把飛旋著掠出兩丈之外,砍在了一名山匪的額頭上。

「噗」的一聲,小響馬的身體踉蹌後退,項上人頭飛上天空,滾落地面,血泉噴涌而出。

那刺客的身影還在前進,走出兩步,手中的兵器刷刷刷的空揮了三下,似乎揮掉了血漬,收在斗篷里。

後方,被拋飛的高手身體撞在了樹榦上,「啪」的掉了下來。

夜風獵獵,捲起那黑色的斗篷,那一瞬間,近處的人都在下意識的後退。就算還沒有人明確的說出口,在方才那令人生畏的交手印象中,於玉麟也已經猜了上方可怖黑影的身份。

呂梁山。

血菩薩。

這是……宗師級的出手……(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三〇章 田家軍呂梁顯身手 於玉麟一日戰雙魔

45.06%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