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一章 為劍谷畔 相遇階前

第五三一章 為劍谷畔 相遇階前

瀰漫著血腥氣的山谷中,點點搖曳的光芒。眾人此時所能看到的,便是山坡上那道黑色的身影,她就那樣出現、前行,以摧枯拉朽般的氣勢斬殺了裘孟堂,度之快,手段之凌厲,令人完全反應不過來。唯有那在戰鬥中忽然矮了一截的屍體觸目驚心,當血瀑升騰而起,那前行的身影邁過裘孟堂時,才經歷一場大敗幾乎崩潰的山匪們根本就沒有衝上來的意念,只是為著小響馬的死亡所震懾,下意識的後退。

那道身影沒有停下,只是在殺了裘孟堂與他的三名手下之後,步伐稍微慢了下來,隨後繼續朝著前方踏出腳步。於玉麟握緊了鋼槍,然而那道黑影卻並非沖他而來。那人的步伐似慢實快,轉眼間,已經走過數丈,然後度變得更快起來,踏過山谷間的草地、屍,猶如縮地成寸般的朝著遠處過去。只在快到山谷邊緣的時候,一名可能是受了裘孟堂恩惠的山匪持刀陡然衝上:「我為寨主報仇」

人影在瞬間接觸,便是噗的一聲,持刀迎上的山匪身體倒飛而出,舉刀的雙手、人頭飛上夜空。那身影的度絲毫未停,如同一隻不祥的黑鳥,去往了夜色中的遠方。

直到那身影消失,山谷之中還在沉默著,隨後才有人低聲地說了出來。

「血……血菩薩啊……」

附近有山匪被嚇到脫力,癱倒在草地上。

呂梁山中這一兩年。最出位的名字便是青木寨主血菩薩,縱然與她打過照面的人不算多,但在眼下忽然出現,做出這等事情的,顯然就是她了。她這樣出手殺人,明顯是對小響馬很不滿,這才出手殺人。小響馬雖然死了,但山谷之中,嘍啰還有數百,誰知道這樣的狀況下。青木寨還會不會展開大規模的報復。畢竟兵對兵、王對王,她出手殺死裘孟堂,就已經是一個明顯的信號了。

於玉麟收起了鋼槍,到得此時。他才現自己的手在微微的抖。

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在第一時間直接斬殺眾人眼中最強的人。將整個山谷壓得喘不過氣來,之後從容離去。雖然江湖之上對於宗師級高手的定義多有隨意,但能夠做到這種程度的。顯然也就是當之無愧的武道宗師了。

他在武人之中,也已經算是強者,而且領兵打仗,見慣殺伐,也是見識過大世面的。然而一夜之間,先是遇上覆滅梁山的心魔,而後又直面血菩薩這樣的高手,一時之間,連他都覺得有些心悸和后怕起來。什麼時候,呂梁山已經變成這等凶地了?

「……她是在立威!」

山谷間騷動了一陣,又稍稍安靜了些,山匪在收斂小響馬的屍,無措而惶然。篝火前方,樓舒婉臉色冰冷,斬釘截鐵地說道。

「裘孟堂動的,本身是青木寨要護送的人,她可能就在附近,知道了這件事情,因此出手殺人!只看她出現和離開時的方向就知道,她沒有動於將軍,這次專為殺裘孟堂而來,實際上可能是有其它事情的。」

站在一旁看夜景的田實聽著這話,轉過身來:「也可能是她不敢纏鬥,山谷里這麼多人,若真是打起來,就算是周侗那樣的大宗師,都討不了好去。她殺人就走,反正威懾已經夠了。或許接下來,青木寨的人就要吞了小響馬的山頭。這次我們已經卷進來了,你憑什麼認為我們還不算撕破臉?」

「就憑根本沒有必要。」樓舒婉道,「權威本身就是很脆弱的,尤其她是女人,小響馬就不怎麼尊重她。我先前就說了不要節外生枝,可是……呼,不論如何,小響馬已經死了,她的權威就回去了,她何必遠遠的要跟虎王開戰!我們是來做生意的,不是來打架的!」

於玉麟朝著篝火里仍進一截柴枝:「但是那心魔寧毅是打著她的名號過來的,也可能兩人有私交,我們就算得罪這位血菩薩了。」

「要說私交,那也分是那種。」樓舒婉仍舊冷著臉,「點頭之交也是私交,青木寨的關係雖然不亂放,但是……以他那個什麼心魔的名頭,真要找個過路的關係,當然問題也不大,他們既然是綠林間頂尖的人物,往日見過面,那也沒什麼出奇的。可生意還是生意,她是一寨之主,打開門做生意,那就有的談。最重要的是,我們才進山,難道出了這種事,就要回去?」

「樓姑娘說得有理,不過,三太子這邊之所以擔心,也是有道理的。總是謹慎小心些,把所有可能看清楚了才好。」

樓舒婉沒有反駁:「那最大的可能就是,她為立威而來,裘孟堂既然殺了,她的目的也就達到了。接下來我們最該做的,就是立刻回去,接收裘孟堂的寨子。」

她頓了頓:「裘孟堂已經死了,他人一定會亂起來,我們是打著虎王旗號過來的,要接手很容易,先把局勢穩下來。手上有人了,我們就有籌碼,青木寨我們照常過去。我知道你們是大英雄,拉不下臉子,跟她道歉、談判的事情,全都由我來,就算要死,我死第一個,你們說呢?」

樓舒婉話語乾脆直接,田實道:「倒也不是這樣說……」先前大家是因為要在樓舒婉面前表現踢上了鐵板,要說心裡很好過,當然是不可能的。但樓舒婉平素就有機智在身,此時田實與於玉麟也能看出她已經恢復了冷靜,說得這些,也確實是有道理的,便不再反駁。

「倒是那心魔寧毅,他到底是個什麼底細?樓姑娘,你跟他到底有些什麼過節,能不能解決。這些事情,你可以說一說嗎?若是往青木寨去,說不定我們就還要跟他打交道……」

樓舒婉臉上紅了紅,又白了白,沉默了片刻,終於開口出聲:「我……我不清楚他破梁山是借了什麼力。我跟他認識,是在杭州,他是我一位姐妹的夫婿,是入贅的,他們夫妻到杭州遊玩……我知道他是有些本領……後來遇上地震。方臘趁機取杭州。我家被留在了杭州城裡,只得投靠聖公,再遇上他時,他是方臘手下抓來的囚徒。聽說在逃亡的路上。他讓聖公的手下吃了很大的虧……」

女子組織著語言。語不快,但盡量清楚地說起對寧毅的印象。這一努力對她而言也是艱難的事情。田實與於玉麟聽著,火光中的臉色卻是各自變幻。他們先前才吃了癟。此時聽著樓舒婉的陳述,卻是頗有些將信將疑,看著女子似乎有些**的臉色,心道:心魔就是這種人?你他媽唬我吧……

又想:人家武林大豪,可能表面上是文質彬彬的,你一個女人頭長見識短,又怎能看得出來。這心魔與朝廷有關係,想是在杭州時與聖公作對,被聖公方臘或是方七佛等人抓住了想要招降。如此想來,聖公或是方七佛在杭州時,與這心魔竟有過交手?這類宗師交手,多半驚天地泣鬼神,可惜未能有幸一見,聖公起事敗北之後,竟連傳都未曾傳出來……

兩人如此想著,對這類武林盛事的湮滅,不甚遺憾。

事實上,有關於心魔滅梁山的理由,江湖之上還是有著一些清晰的傳聞的,至少當初寧毅自己就安排人在宣傳,說理由是梁山匪眾殺了自己妻子家一半的人。只是這類傳聞在當時還能保持個囫圇形狀,到得江湖上傳啊傳的多半就變了樣。

田虎一方與梁山一方往來不多,聽這些江湖軼聞時,多半也就不在乎真實。類似於心魔大戰梁山群豪,甚至於他以一人之力殺入梁山聚義堂,與宋江、盧俊義等人戰得昏天暗地的說法也有不少。甚至於會有人出來添油加醋:「我告訴你們,宋江此人,我是認識的,他雖然義氣,武藝卻不是頂高。能與心魔大戰的,乃是盧俊義、關勝、秦明、林沖這些高手。梁山義氣,講的是江湖道義,聚義堂里,不做圍攻,但那心魔武藝也實在高強,就那樣一對一的殺過一輪哪……」

也不知他們到底有何過節,但在這件事上,對這女子,只能信個一小半……

田實與於玉麟聽著樓舒婉的說話,如此想道。

「阿嚏,阿嚏」

夜風之中,寧毅揉了揉鼻子:「嘖,是被煙熏的,真不舒服……後面的跟上來了嗎?」

一路前行,祝彪點頭道:「已經歸隊了。」

「畢竟人生地不熟,不要再落單……再說榆木炮吧,還是覺得目前的威力,實在是不怎麼大,不過,裝的火藥偏向於光,在晚上的威懾力還是夠用的。再加上聲音,遇上馬隊是一定會驚,剛才我們自己的馬都被嚇跑了兩匹,呵,也好。」寧毅低聲說著,「畢竟大晚上的,這麼大聲音,誰受得了啊,呵呵……」

那片山坳之中的戰鬥,在於玉麟等人潰敗之後,並沒有持續太久。寧毅等人的目的原本就不是殺人,不過殺戮停下來之後,他們還是在原地呆了好一陣子,方才啟程。

戰後的事情,最主要的還是治療傷者,收斂手下人的屍體。這場大戰當中,己方雖然都是高手,但仍舊有幾個人戰死或是失蹤。雖然寧毅本身是個不擇手段的資本家、吸血鬼,但對於自己人的死亡,終究還是有一定的心理障礙,打勝之後,也談不上太過愉悅。

當然,自去年以來,寧家受到的刺殺太多,看家護院者的傷亡,也不是第一次了。盡量安置好能找到的幾具屍體的同時,他也分了一隊人到周圍找馬。裘孟堂與於玉麟的那次衝鋒中,前方的騎士足有七八十人,如今大炮一響,馬全跑了。武朝產馬甚少,有的也多是駑馬,這一次將那些跑掉的馬匹找回來大部分,以竹記不缺錢的狀況,也算是賺了一大筆。

地雷的威力有了實戰的驗證,榆木炮已經變得更加穩定,但即便射不多,仍舊炸開了一架。這些事情,寧毅也讓身邊的人盡量記下了數據,由哪個角度打的,怎麼打的,真實殺傷力有多少,到底是光和響聲嚇人,還是真炸死了多少人……等等等等。

稍作休息之後,眾人拔營啟程,準備去往前方一個山谷之中再做歇息。趙四眼下已經知道了寧毅的厲害,甚至隱隱知道了對方「心魔」的外號這個據說殺人如麻的名字他是聽說的便再也不敢將那「罩得住」的架勢擺出來了。

前方山谷中的地勢,確實是一個不錯的天然營地。寧毅等人過去時,山腰上竟還有一間小屋,雖然破舊,但大體還算完整。

「……這條路我們回寨子常走,前面是個打獵的屋子,有時候住獵戶,我們經過時也住一住,雖然簡陋,但至少能擋風遮雨,寧公子今晚可以在那裡休息,總比在野地里好些。」

「那就謝謝趙四爺了。」

「哎,寧公子叫我趙四就行。趙四爺擔不起,擔不起……」

如此的對話之中,眾人走到了那小屋的前方,卻見屋子裡有人點起了燈光,破舊的窗戶上映出了那人的剪影。

「有人先到了啊……」

那燈火移動片刻,在窗前的桌上放下了,祝彪、趙四等人無聲靠前,護住寧毅。房間里,那人影似乎放下了斗篷上的頭罩,片刻,舊木門出吱呀的聲音,在眾人面前緩緩打開了。

一道身影出現在眾人的眼前,她走出門來。趙四靠近了一步,然後陡然跪下了:「大、大當家的……這位……」

他偏過頭想要提醒旁人一些什麼,寧毅已經從他身邊走了過去,唇間輕輕出嘆息:「啊……」

夜晚昏黃的光芒中,寧毅走到對方的身前,相隔一節階梯,一步距離,方才停下。趙四聽見他說道:「血菩薩。」語氣之中,竟似有些許戲謔。

「寧人屠。」

令趙四不由自主跪下的女子,在夜色中的屋檐下如此回答道。由於趙四是在青木寨擴大之後才加入的,他往日里也曾見過「大當家」廝殺時的情景,怒時的情景。也是在此時抬起頭來,他才第一次看到,那武藝高到令人生畏的女子臉上,有著如此清澈的、喜悅的笑容……

那一刻,周圍溫暖的光芒,都聚在對視的兩人身上了。(未完待續……)

ps:順手的,求點月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三一章 為劍谷畔 相遇階前

45.14%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