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二章 琢磨為玉石 風化為塵沙

第五三二章 琢磨為玉石 風化為塵沙

午夜已經過去了,夏夜的風還沒有平靜。。ybdu。山麓上亮著火光的寨子中,一場騷亂正在席捲蔓延,原本屬於大寨主居所的幾個院落間,小規模的廝殺正在突兀地出現。更大的範圍內,人們惶然不安,奔走茫然,外圍的寨門那邊,卻已陸續有人收起包裹,悄悄下山了。

小響馬的死——尤其他是為血菩薩所殺的事實——傳回來之後,山寨之中驟然出現的,便是這樣一幕令人惶恐的眾生相。有人茫茫然的觀望,有人不安的逃離,也有人開始抓住機會,奮然一搏。而在這樣的動亂中,一隊人馬正溯山道而上,兩百多人,從正面沖回寨門,蔓延包抄,沖入山寨的各處。

這支原本在山寨之中做客的隊伍,在夜色中以主人之姿介入了動亂。樓舒婉走在人群里,臉色蒼白卻堅定地看著手下將山寨之中抵抗的小頭目斬下了首級,隨後再以田虎之名平定騷亂。

血腥氣正在削弱她的身體,卻進一步堅強著她的精神。曾經溫養金絲雀的鳥籠早在杭州城破之時便已被打破,那時的她仍茫然未覺。在當時的樓家,只有她的父親與大哥完全意識到了這一點。如今她終於明白,為何寧毅當初沖入樓家殺死的是父親與大哥,因為在那種如老虎一般的人的心中,勝負的天平上,只有他們可堪為對手,可以對他造成麻煩。

毫無疑問,她因此付出了代價。此後在逃亡途中、在虎王麾下的經歷。讓她已經能夠理解這種不講任何道理的堅硬。尤其在她的二哥樓書恆,已經完全被打落深淵,一蹶不振的情況下,她更加已經毫無退路了。

除卻前行,再無它途。

當經歷世事波折的女子正在山麓間的匪寨中做出冰冷的努力時。呂梁之上的另一處山谷中,燃起的篝火,卻正逐漸變得溫暖……

馬兒在遠一點的黑暗裡圍成了一大群,視野的這一邊,一個個帳篷圍著篝火,形成了一處小小的營地。篝火旁。竹記的成員們還沒有睡。經歷了這天的戰鬥之後,趁著心中的感覺未曾消散,他們需要對今天的戰鬥做出第一時間的檢討和反省,以保證在下次的戰鬥中不犯已經犯過的錯誤。不過。夜色之中。也總有人偷偷地將目光投向山谷中的某個方向。露出好奇而八卦的神色。

竹記的隊伍當中,有半數的人都是獨龍崗營地里出來的,多少了解一些寧毅與紅提之間的關係。其餘的人則大都有著好奇之心。如同隊伍中年紀最小的宇文飛渡,他算是獨龍崗營地眾人聯手教出來的孩子,天資聰穎,性格活潑,十八般武藝悉數學過,雖然才十五歲,已然嶄露高手的苗頭。此時討論中,便因為私下裡偷偷詢問,而被他的一位師父給瞪了一眼。

但可想而知,這個夜晚暗地裡的議論與八卦,是少不了的了……

寧毅拿著一碗肉湯,走到帳篷前的石頭邊,遞給了坐在地上的女子,然後自己也在旁邊坐下了。紅提端著碗小小的喝了一口。

紮起的帳篷就在木屋旁邊不遠,帳篷前升起了一堆篝火,火光照在兩人的臉上,明明滅滅的。

「兩個問題。」寧毅打量著身穿黑色武人裝,還披了披風的紅提,笑了起來,「首先,血菩薩是怎麼回事啊?我取的河山鐵劍不好聽嗎?你一個女的,取這麼個外號。」

「你的血手人屠,不也沒什麼人知道嗎。」聽得寧毅問起,紅提也笑起來,她端著手中的小碗頓了頓,「我也想叫河山鐵劍,可是外號這東西,都是別人取的,我又有什麼辦法……」

女子笑著望向天空,似在回想:「呂梁這邊啊,我的名字叫紅提,剛開始的時候,也總想幫人。所以他們叫我菩薩,叫做紅菩薩,可是這個名字其實嚇不到人,後來山裡面打來打去,我也殺了很多人,山裡的兄弟說,叫紅菩薩不如叫血菩薩……這名字也就是這一兩年叫開的,我便是想改,卻也改不了了。你……就將就著聽吧。」

「原始的圖騰崇拜……」寧毅輕聲嘟囔了一句。

「什麼?」

「沒什麼。」寧毅笑了笑,作為他來說,雖然對呂梁山的狀況沒有了解得非常細緻,但紅提以往在山寨中的狀況,他卻是聽說了的。

早年從師父手中接下了山寨,她就將之當成了肩膀上的最大責任。紅提並不忌諱殺人,但若論性格的核心,其實是偏柔弱的,更多的說起來,她更像是一個適合嫁人後相夫教子的安分女子。也是因此,在有著高超武藝的同時,寨子里的同伴卻未必敬畏她。就如同當初跑到江寧殺宋憲,說起來是她作為寨主的責任,實際上更像是被寨子里的人逼的,一直到她在寧毅的教導下整頓青木寨,山寨里的人仍舊對他敬愛有之,敬畏極少。

那時候的她被叫做「紅菩薩」,還真沒叫錯了。一直到後來她鐵著心讓寨子的里的鬧事,殺過一批、分裂一批之後,寨子才開始真正的壯大。再之後,她與寨子里的下屬或多或少地保持著距離,嚴肅規矩,才令得青木寨有了如今的樣子,她也終於在對外的殺戮中變成了凶名震呂梁的血菩薩。平心而論,越是這種兇險的地方,外號就越是野蠻,野蠻的也遠比文明的有用,河山鐵劍放到這裡來,確實是感染不了多少人的。

不過,在一年多的時間內,從「紅菩薩」這樣的稱號轉變成「血菩薩」的形象,在自己所不知道的地方,紅提到底經過了多少的事情,寧毅也只能想象一二而已,她所經歷的,要想感同身受。卻是沒有可能了。

想到這裡,寧毅倒是不願多提這個。轉開了話題:「那……第二個問題,比武招親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打得過你……」

寧毅問起比武招親,紅提才要回答,卻聽得寧毅後半句的問題問了出來,她頓時神色一滯,臉上紅了起來。梁山的事情之後,雙方有過一段親密的時間,卻是在一年以前了,此時剛剛見面。她頓時就有些不適應起來。寧毅饒有興緻地看著這一幕。過了許久,紅提才恢復了如常的神色,望了他一眼。

「那個是別人亂傳的。」紅提輕聲道,「你要過來呂梁。我接到信以後跟梁爺爺說了。梁爺爺可能暗地裡做了些什麼……什麼事情。然後正遇上一些人進山。他們主要的是想要找青木寨聯絡,為的是什麼京城譚大人的招安詔,呂梁山中有好些人也都知道了這件事。於是往青木寨聚過來。對外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就傳成了我要比武招親,梁爺爺說,這個倒也無所謂,只要大家願意到青木寨商量事情,就證明了我們的地位,往後的生意會更好做,所以只要是過去的,就全都悉心接待了。但是招安詔的事情,我想立恆你會比較清楚,所以想等到你過來再拿主意。」

「招安詔……」說起這事,寧毅臉色嚴肅起來,微有些輕蔑地搖了搖頭,「譚稹接童貫樞密使的第一把火,這是去年張覺死後的影響。京城的老大們也開始害怕了,所以要鞏固由雁門關到太原一線,再由太原到京城的防線。這件事童貫雖然已經致仕,但仍然有推動和參與,雖然上面說的是一定要嚴肅招安之後的紀律。但負責招安的是譚稹跟童貫的人,負責督查的,是童貫跟蔡京的人,而負責督查這些督查官的,是那些言官御史,他們大多數,也跟北面的一些大家族有關係,而就算沒關係……最上面那個人有點好大喜功,所以御史台目前也是個……只拍蒼蠅,不打老虎的地方,指望他們也沒什麼意義……」

寧毅絮絮叨叨的說著這些,紅提不一定聽得懂,只是認真地聽著。寧毅自然也明白這點,笑了笑,當成笑話來講:「你不用管太多,既然有人來,態度我也料到了,北面左家、齊家有來人嗎?」

紅提想了想:「聽說……好像有一個大商家的後台是姓齊,然後還有董將軍的人,還有邊關武勝軍的人……這幾天過去的人多,具體的底細,恐怕要梁爺爺那邊才最清楚。」

「那田虎應該也派人來了吧?」寧毅問了這句,忽然想到,「對了,那個什麼小響馬好像就是田虎的人啊,他忽然腦抽了對我動手,到底什麼原因啊……有機會看我不弄死他。」

「可他已經死了。」紅提道。

寧毅愣了愣:「我記得……他逃掉了,我看見的。」

紅提靠在石頭上,有些慵懶地笑了起來:「你寫信告訴我說,是早些時候便會到,你來晚了,我擔心你出了什麼事,便從寨子里出來了。最近一段時間我都在路上等你,今天晚上看見打仗,我便去找人問了原因,然後去殺了裘孟堂和他的幾個心腹,才回到木屋這裡來的。」

「呃……啊?」紅提說得輕描淡寫,寧毅卻不禁為之愕然,隨後啞然失笑,冷靜片刻之後,又搖頭笑了笑,輕輕握住了她的手。兩人此時並排坐在那石頭邊,紅提沒有反抗,只是望著火光,目光之中愈發馨寧安靜。

「隨便了……招安詔也不是什麼大事。有個名份之後,做起很多事情來都方便些,只是負責後勤的為難。這些人說是招安,大部分人是肯定指揮不動的,但有了名份,他們就要軍餉、要軍械。這次做預算的時候,大家半個月都在罵娘,相府那邊能扣掉大部分用到該用的地方,但總有小部分會被瓜分。不過,該怎麼瓜分,大部分還是相府說了算……」

光芒搖曳,紅提只是安靜地聽著。

「這次既然過來了,談判之類的事情,你不用操心太多。我應該不好正式出面,但……左家也好,齊家也好,董龐兒也好,什麼將軍、虎王,既然要談買賣,我把他們一個個扒層皮下來……」

寧毅輕聲說著,隨後又自顧自地說了一陣,紅提閉上眼睛,在他身邊,安靜地睡著了……

過了一陣子,寧毅深吸了一口氣,望向天空,隨後又望了望身邊睡著的女子,望了望遠處那幫很可能充滿了好奇的身影……女子在呂梁這樣的環境里長大,該是任何情況下都保持著警惕,任何響動聲都可能驚醒的,卻在他的說話聲中睡得如此馨寧安詳……

「等明天不跟他們一起走了,我們還是兩個人走吧……嗯,就這麼決定了。」

將女子抱回小屋的時候,他低聲說著,如此做出了決定。(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三二章 琢磨為玉石 風化為塵沙

45.22%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