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六章 承接

第五三六章 承接

人聲偶爾響起。!ybdu!

外面依然是陰天,簡單的小院里,偶爾有人走過,也有人偶爾從外面探頭朝里望,然後啪嗒啪嗒地跑掉了。

待客的正廳里,接過黑瘦少年手裡的茶盤,將茶水分別放在主座與客座邊時,紅提聽見兩人正在談論她不怎麼聽得懂的話題。

「……立恆也是學儒的,往日里,讀的是些什麼書啊?」

「……當年向學時,論語、左傳、中庸等大都學過……論語倒是好些……」

「……倒是正道,倒是老夫想起當年,家師對中庸卻頗不以為然,呵呵,說那書讀來無用,離大道甚遠……老夫反倒因此看得多些……」

「……其實大道相通……」

由於寧毅目前的身份難以認定,又是和紅提一道的悄悄回來,寨子之中,被驚動的人並不多。除了老人之前在院門外的迎接,便沒有其它的歡迎排場。此時在這小院之中,一切發生得,就如同一個普通山裡女子帶了新姑爺回家一般,有人好奇,但並沒有人喧嚷,客廳之中,則只是簡單而樸素的對話,沒有太大的波瀾起伏。而院落之中,男人們沉默不語,女人們則好奇地做著自己的事情,低聲猜測著事態的發展。

「說起來,立恆家在江寧,老夫當年也曾去過一趟,卻不知江寧如今怎樣了……」

梁秉夫坐在主人座上,微帶著嚴肅的神情與寧毅說著話。目光矍鑠,脊樑筆直。斜側面的椅子上,寧毅也是恭敬地回答問題。房間里的紅提緘口不語,她此時看起來有些像是新嫁人的媳婦,又像是寧毅的姐姐,她先是替兩人端來茶水,隨後替梁秉夫揉了肩膀,再之後在寧毅旁邊的位子上坐下,微微低著頭,目光平靜。只是有些時候會覺得無聊。便將雙手夾在腿間。

說過江寧的情況,老人又問起杭州,他喝光了杯里的茶水,紅提便上去添。老人敲了敲拐杖。微微笑了笑:「紅提。你覺得無聊。便出去做其他事吧。待會要留他在這裡吃晚飯,你去叫人準備一下。」

紅提點了點頭,看寧毅一眼。寧毅笑著擺了擺手,無聲道:「我陪梁爺爺。」

不多時,紅提離開那房間,輕輕撫了撫頭髮。院落中裝做無聊走動的幾名男子便趕快往一邊去了。此時能夠在這裡的,多是青木寨中的老人和核心,也有他們的家眷,在廚房那邊準備晚餐,紅提便也過去幫忙,在屋檐下洗了菜葉、瓜果,偶爾回頭看看那房間。

過得一陣,她揮手叫來那負責照顧梁秉夫的黑瘦少年,跟他詢問了老人家今天的身體狀況。在隱約傳入耳中的對話里,她當然知道,老人的身體狀況,並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那麼有精神。

事實上,寧毅雖然在正統學問上造詣不高,但每天接觸的,也是秦嗣源、堯祖年這樣的儒學大家。梁秉夫不過中人之姿,當年的學問又已多年未有鑽研,想要問倒寧毅,肯定是不可能的。聊了一陣之後,便基本是寧毅說,他在聽了。不過老人畢竟是撐起了寨子這麼些年,偶爾想到什麼,也會發表一些看法。

雖然是夏季,但下午的時間過得很快,不多時,天色便已入暮。晚飯準備好后,擺開了桌椅,老人的身體依舊坐得筆直,與寧毅聊天。此時已經說到右相府負責的工作,北地的局勢,邊關的局勢,寧毅從張覺的事情開始,一件一件的給老人說了,這些事情不是可以敷衍以對的,老人仔細聽著,待聽到張覺死時,有些沉重地嘆了口氣,待聽到因此事引起的各方反應時,右手更是握緊了拐杖的把手,微微發抖。待到吃過晚飯,紅提想要勸說他休息,老人只是擺了擺手:「你出去,我跟立恆……接著聊。」

紅提走出房間,去到院子外面。白日里尚且是陰天,晚上更是星月的光芒都不見,下方山谷里點點的火把,後方院門上,也有兩隻火把在燃燒。她便在這微微的光芒里望下方看了很久,對她最重要的兩個男人眼下正在裡面聊天,於她而言,也是極為複雜的感受了。

就這樣過了許久,她進去院子,將檐下的燈籠點起來。聽得吱呀的聲音響起,對面有暖黃燈光的房間里,寧毅走了出來,站在那兒看了她一會兒,隨後舉起兩根手指在身前,笑著晃了晃。

「梁爺爺他……」紅提走過去。

「已經睡著了。」寧毅輕聲道,「老人家真有精神。」

「他是強撐起來的。」

「我知道,但這也代表他對這件事情的重視,這是他對我的考試……」

「梁爺爺也沒有刁難你……」

「是啊,但我對這件事,也是很重視的。」低聲說著話,兩人如散步一般的朝院門外走去,寧毅笑了笑,「老人家做的這些事情,其實很可敬,他扛了很多責任……跟你一樣。」

「我……我是沒有梁爺爺那麼忙的。」

「分工不同嘛。」

夏夜的風從山腰上吹過去,走到能俯瞰山谷的道路旁,寧毅蹲下了,紅提便也陪著他蹲了下去。山谷之中,家家戶戶都已用過了晚餐,夜晚的娛樂不多,人們擠在房舍間的道路上聊天,有孩子嬉鬧追打的聲音在黑暗裡傳上來,遠遠的,呂梁外集那邊倒是更為熱鬧,也顯得有些混亂。紅提指著下方給寧毅介紹,哪裡是住處,哪裡囤放物資,哪裡要新建房子,哪裡出了事情,等等等等。

不多時,介紹到山腰下方的幾處院落群,那就是這次前來呂梁的「賓客」們聚集的地方了。打著齊家背景的何員外,董龐兒派來的使者,武勝軍過來的偏將,號稱打遍中原無敵手的豪客大俠,附近呂梁山中的山頭大哥……大都帶著自己的目的,或是肩負了使命,不一而足,還有真以為紅提比武招親的,這些日子裡,都想方設法的跟梁秉夫聯繫。而由於紅提沒有回來,梁秉夫便一直將事情壓住、拖著。

「既然我已經過來,你也回來了,便不要讓老人家這麼累了,接下來幾天,把這些事情解決一下吧。」寧毅低聲說著,「你這邊,基本知道他們的身份吧?」

紅提點了點頭:「知道的。」

「嗯,待會祝彪過來找我,我會跟他交代一下,明后兩天,大概就知道該怎麼做了。倒是在這之前,你先帶我去看看『那個東西』的進展吧。」

「好。」紅提站了起來,抬起手,指向山體側後方的一個地方,隱約的,那邊的黑暗中,像是在散出暗紅色的光。

不久之後,兩人沿著山道朝那邊過去了。那是隱藏在山體之中的高爐作坊。對於寧毅來說,什麼員外也好、使者也罷,或是這次震動武朝北面的招安詔,都不是他過來這裡的目的。在呂梁山外,金人漸至巔峰,蒙古人席捲擴大,一個不起眼的呂梁山上的寸短尺長,有時候想起來,都會覺得有些無聊。

但當然,也有極富重量的東西在這裡,像是山村裡那個瘋了的女子,像是終於在疲倦之中陷入沉眠的老人,像是身為一寨之主衣服上還縫著補丁的女子,有時候會讓他再度想起初見紅提時她說的那句簡單的話:「活得不像人……」相對而言,一群小丑的跳梁,真是讓人感到無聊又無奈。

然而,縱然有著這樣的情緒,在要做請他的事情之前,這些瑣瑣碎碎的問題,終究還是要去解決掉的。這天晚上,寧毅與紅提去看了高爐的改良進度以及煉出來的稍許鋼材——在得到寧毅的託付之後,紅提與梁秉夫對此事都頗為儘力,如今進展雖然不算多,但也已經是非常儘力了——他隨後與祝彪碰頭,交代了對山寨之中外來人的調查后,開始詳細計劃更多的摸索思路。

與此同時,呂梁一側,原本屬於小響馬的山寨上,對於山匪們的統和整理已經到了最後的時刻。第二天一早,他們帶著士兵們啟程,在當天晚上,抵達了青木寨之中,作為晉王田虎的使者,得到了安頓與招待。在向紅提提出見面要求的同時,她也開始讓人打聽了這次過來的其他人的身份,而後迅速地做出了反應,開始合縱連橫,拜訪各家。

也是在這天傍晚,寧毅在山坡上,拿著一隻單筒望遠鏡看見了進山隊伍中的她。此時這遠望鏡的鏡片以純手工打磨而成,哪怕是最好用的產品,清晰度也算不得太高,以至於他舉著鏡筒看了很久。

「哇哦,那個是……樓小婉還是樓什麼……書恆在哪裡……」拿著望遠鏡左左右右的瞧了很久,又想了片刻,寧毅將鏡筒交給旁邊的祝彪。

然後他有些高興起來:「啊,至少知道自己為什麼挨揍了,多少是件好事……」

當然,這天晚上,寧毅沒有過去跟這位久別重逢的老朋友打招呼。

樓舒婉與他的再次見面,是在幾天之後了……(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三六章 承接

45.62%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