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震懾(三)

第五十六章 震懾(三)

第五十六章震懾(三)

文人墨客,斗詩鬥文,爭的是一口氣,即便輸人也不能輸陣,不能輸了風度。這類事情,諸如顧燕楨等人,其實是見慣了的,基本上看了個開頭,多半就能猜測到結果。

一般情況下大家都說文無第一,詩詞稍差些,通常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當然眼下是因為陳季問的在場,在那蘇家兩兄弟也實在差得過分,因此對方一番奚落之後將筆墨紙硯推過來,蘇文定等人也不敢再下筆,免得再成笑柄。若在外面,這情況打起來都有可能,只是眼下圍觀者眾多,若在這聚會場中打架,也少不了被維持秩序的官兵給架出去,一時間漲紅了臉話都說不出來。

當李頻上得樓來,又表現出與那蘇氏兄弟認識,這樣的情況下想要脫身怕是沒可能了。隨後陳季問擺明了提出挑戰,那內容傳來這邊之後,顧燕楨與沈邈等人便笑了起來,這一番無聊的爭吵終究變得有些意思。

誰知道接下來那邊不過幾句話的功夫,原本劍拔弩張的雙方就像是被潑了一盆冷水,那對峙的局勢隨後依然在持續著,但那銳氣都像是被什麼東西無形間給壓了下去,李頻不過只打了幾個招呼,與同伴去往一邊,看來不再插手,原本想要寫詩詞的幾人竟然猶豫着無法落筆,他們的詩才顧燕楨先前也看見過了,特別是陳季問,提着毛筆心中似乎有着什麼顧慮一般,似是有了詩句,想要落筆又一直猶豫着,怎麼可能出現這樣的事情。

這邊聽不到那邊的談話,也只能是讓一些信息慢慢傳過來,詭異的氣氛在周圍看戲的一眾才子間蔓延,竊竊私語、指指點點,蘇氏兄弟放鬆了情緒,但同樣也有寫不好決定下一步行動的感覺,在那兒對視着,又往李頻那邊望過去。

「德新來了,竟讓那陳季問猶豫着不好下筆?何時有這樣的事情的?」顧燕楨皺着眉頭,不過他畢竟幾年未回江寧,心中也是一陣震撼。

沈邈搖搖頭:「方才還向德新挑釁,此時怎會下不了筆。」

「莫非是先前覺得有一首好詞,此時才發現有一處句子未曾想好?」

同伴如此猜測著,隨後,一個人離開了座位:「我且去看看。」

那人繞過幾個坐席,去到竊竊私語的人群中問了問,隨後望向窗邊李頻等人的座位,這才有些恍然,隨後一路折回,笑了起來:「原來如此,並非因為德新,而是因他旁邊那人。陳季問他們這次,還真是有些倒霉……」

「那人年輕,到底是誰?」

「寧毅。」

「……蘇府寧毅?寧立恆?」沈邈愣了愣,隨後啞然失笑,「呵,難怪了……能讓陳季問猶豫這許久的,原來是他,這人從不參與應酬,難怪不認識。我若過去寫詩詞想必也得為難許久,碰巧遇上他,陳季問這次為難了……」

「是那水調歌頭、青玉案的寧立恆?我在東京也常聽到這明月幾時有的名聲,不過要到這種地步……」顧燕楨皺着眉頭,先是疑惑,隨後卻也將話語停了下來,看着對面那情景,心中咀嚼著那兩首詞作,驚疑不定。

陳季問猶豫了許久,終於還是將筆落了下去,與他同來的人如蒙大赦地圍過去,似乎鬆了一口氣。隨後再將那詩作拿去對方那邊,只是目光一直停留在窗戶的方向,先前那般傲氣的放言,不斷奚落的態度已然一掃而空,此時有的,也不過只剩幾句場面話而已,然後,便是稍有些緊張地等待着那邊的反應。

寧毅坐在窗戶邊,這時候多少也已經感受到了這邊整個對峙的局勢,並不像他第一眼看到的那麼友好。不過這個與他無關,他這時的心情,也不在這上面。

上樓的時候,外面光芒閃爍,似乎是看到了什麼東西,隨後想想,連他自己都無法確定。

似乎只是無意間看到的一個印象,在某個心情落下的間隙,忽然回憶起來的,是元夕那晚在寫「驀然回首」時的驚鴻一瞥。老實說,那時候沒能看到女刺客的樣子,只是注意到那個眼神,這時候想起來,時間已經過去四個月,方才與李頻過來時感受到的那個畫面,連他自己都覺得無法確定。

方才在會場中轉來轉去的時候,其實也看到了那都尉宋憲,正帶着一些親衛在與人談笑風生,也讓他回憶起了那個女刺客。今晚與元夕的某些景觀也類似,可能是因為這樣,產生的多餘心情,他在心中做出如此的判斷,不過坐下之後,還是有意無意地往下面看着,視野之間人群來往,那印象愈發稀薄下去。

該是想錯了。

就在他完全未曾在意酒樓間的對峙的片刻間,另一邊的陳季問也的確是為着寧立恆這個名字而猶豫着。寧毅不了解對方的名頭,對方卻不可能沒聽說過那水調歌頭與青玉案,這主要也是因為寧毅的劍走偏鋒,對人心和輿論算計到了極點,旁人要成才子之名,幾十幾百首的詩,每一個聚會間的張揚。但寧毅卻只是兩首,時機的巧合,中間欲揚先抑的手法,再加上那句「道士吟了兩首」的隨意與此後性格的低調,旁人頂多只能說他是隱士狂生,性格古怪,卻已經完全無法忽視他的存在。

而隱士這種東西,由於神秘感的存在,有些時候更讓人覺得無法把握。

陳季問並非沒有才學,若準備一番,他確也可以與李頻等人爭爭高下,但在這時想着對方的兩首詞作,再想想自己方才預備的這首,一時間就只是不斷的斟酌。最終咬牙寫出來之後,還是無法自信,只能就這樣看着對面的反應了。

窗戶邊,寧毅沒怎麼在意這邊的行為,李頻還是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了的,陳季問寫詩之時,他便大概打聽了事情的發展,隨後回來笑着說了起來。望望陳季問在那邊複雜的臉色,這才明白了對方為什麼那樣說話,不由得啞然失笑。隨後看看蘇文定蘇文方,起身過去。

這時那邊正將陳季問的詩作拿過來,說幾句場面話又不想惹人不快,斟酌得甚是痛苦,隨後道:「顧燕楨顧公子他們也在那邊,哼,不學無術就是不學無術,方才的評語,可不是我一人說的!」

李頻望了望顧燕楨等人所在的地方,蘇文定等人則連忙將那詩作交給他品評,李頻拿在手中笑了笑:「方才看來有些亂,還未與唐姑娘問好,失禮了。」這話首先還是對被冷落在旁邊的唐靜說的。

蘇文定等人這才反應過來,先前被逼得窘迫,竟連這事也給忘掉。唐靜之前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然後忽然聽見李頻這樣的名字,甚至寧毅寧立恆,她一時間也瞪着眼睛不知道該怎麼打招呼,蘇文定又不給她介紹,一個年紀也不算大的姑娘家被冷落在一旁,甚是可憐。這時候才終於能跟李頻見禮,然後寧毅也已經過來了:「之前未與唐姑娘打招呼,真是失禮。」

唐靜心中歡喜,連忙行禮:「小女子唐靜,見過寧公子,寧公子言重了,該是小女子先與寧公子問好才是。」

「呵,其實說起來,先前唐姑娘是在中央的大鼓上跳舞吧?倒想不到與文方文定認識。」

「寧公子方才也看見了小女子的表演嗎?」那唐靜的臉瞬間紅了,瞪着眼睛有些緊張。

「自然看了,跳得很漂亮。」寧毅笑着點點頭,「德新方才也在,不是么。」那唐靜受寵若驚:「謝謝寧公子、李公子。」隨後又看一眼蘇文定,這邊的氣氛幾乎就此化解開來,過了好一陣,方才說起以文會友的事情,寧毅看着桌上的詩作,李頻也將手中那首遞過來:「好詩,立恆看看。」回頭朝陳季問拱手行了一禮。

寧毅笑着看完,點頭道:「嗯,好詩。」也是一禮,那邊陳季問的神色才放鬆下來,回了一禮,不說多話。

「這首倒也是好詩。」不久之後,寧毅將蘇文定寫的那首拿出來看了看,然後遞給唐靜,「貴乎一片真心,唐姑娘還是收好它吧。」

桌上的幾首詩詞大抵都是詠佳人的,寧毅倒是將這最差的一首遞了過去,那唐靜連忙點頭:「是。」將詩箋收進懷裏。

這幾句輕描淡寫,旁人即便想要說些什麼,一時間竟也找不出什麼辭彙來了。

「……貴乎一片真心?」

顧燕楨這邊一直在看着那邊的發展,聽消息傳過來。他先前也曾笑過幾句那詩作,但在對方口中,竟一句話說成了好詩,而那唐靜也珍重地收進了懷裏,一時間覺得這樣的事情微微有些荒謬。他也是高傲之人,自恃才華,這一幕落入眼中,委實有些複雜。他回憶那兩首詞作,本覺得自己也差不了多少,不過仔細想過之後,才發現自己若要下筆,恐怕也得猶豫一番。

對面已經沒什麼好戲可看,陳季問一時間已經失了銳氣,縱然心頭不悅,也沒什麼好作品可以拿出來證明。沈邈笑道:「德新也在,要不要過去打個招呼?」

顧燕楨搖了搖頭:「不用了,渺渺的表演快開始,我們也先下去吧,招呼回頭再打……今日之事,確實有趣。」

文墨樓上李頻與寧毅的出現令得陳季問竟不敢下筆之事到明天會傳成怎樣怕還難說。於寧毅或許只是件小事,他這時的心情不在這上面。而對於唐靜、蘇文定等人則是一件大事,特別是唐靜,她的名氣還沒有多少,這次見到李頻和寧毅,這兩人竟還誇她舞跳得好,心情難言。

大家在樓上聊了一陣天,小嬋要了些點心送過來時,寧毅看見宋憲的身影出現在樓下,帶着幾個兵丁似乎正在悠閒遊盪,隨後消失在視野的另一側。他皺了皺眉,這才站起來。

「有些事情,先下去一趟,待會上來。」

「嗯?」小嬋正拿了顆小小的水晶包子往嘴裏送,這時候抬起頭來,拍拍手打算跟上,寧毅倒也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不用一起來了,你先在上面吃些東西,我馬上就回來的,待會還要一塊去看錶演呢。李兄、諸位,若是有事,無需等我。」

話說完,轉身往樓下過去。

有些事情,總是要確定一下才心安……

另一方面,文墨樓不遠處的一片人群當中,顧燕楨此時脫離了隊伍,有些疑惑地跟隨着前方不遠處的一名黑袍公子。那黑袍公子身材頎長單薄,拿着摺扇,戴了文士巾,遠遠看去倒也頗有風度,該是很能引起女子心思的小白臉類型。這時候正一邊走,一邊左瞧右瞧的,似乎正在留意着什麼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六章 震懾(三)

4.5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