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〇章 如真如幻 假想之敵(上)

第五四〇章 如真如幻 假想之敵(上)

在入定狀態中睜開眼睛時,他看到了黑暗裡的那道身影,與隨之而來的凶戾殺氣。..xstxt..

深夜,屋外大雨。

「裂雲手」沙萬石,董龐兒麾下武藝最高者,這些年來,在北面一帶四處挑戰高手,闖下偌大聲名,在眾人的宣傳之下,逐漸有了打遍中原無敵手的稱號。

江湖上的事情,圈子一個一個。周侗的「天下第一」首先是因為他這麼些年來實打實的力量,其次,則是因為他在御拳館中任天字教頭,受各方挑戰的結果。而在這之外,像什麼河朔第一、江南劍王、河北槍棒第一,在江湖上也每有出現,能叫這類名字的,只要維持一段時間,通常來說就還是有一定實力的。

沙萬石的名氣漸大,一部分是因為他的軍方背景:江湖人說是以武亂禁,實際上對於官府、軍隊還是很怕的,你在軍隊里稱個天下第一,也沒多少江湖人會真找上門來切磋。但當然,他的本身藝業,也是相當不俗的。

這一次他隨著董龐兒的使者來到青木寨,為的便是在談不攏時挑戰血菩薩,只要打敗了她,壓住青木寨的氣焰,其餘的就好談了。只不過來到青木寨這些天,還沒能見到血菩薩,首先便遇上了暗殺者。

黑夜之中,對於忽然來到房間里的那個人,連輪廓都看不清楚。但是那一瞬間產生的寒意卻猶如滔天血海。對方無聲而來,沙萬石也正是練功中的巔峰狀態。雙掌一前一後,呼的就劈了出去。

轟的一下,黑暗裡的空氣震動。

血海分開,殺氣猶如靈蛇,無聲地逼往他的身側。沙萬石單掌橫劈如揮戈。

轟!嘩!砰——

他走下床來,後方的床梁斷碎,床前擺鞋的腳踏無聲碎裂,腳步轟然前行間,將房間的泥土地面踩得陷下去。短短片刻間,他跨出三步。揮了五拳。沉悶的破風聲將房間里鼓舞得嗡嗡作響,然後,他終於打到了人。

在他出拳的力道上,那人一封一架。然後猛地壓了回來。那力量並非純粹的剛勁。卻在結合了柔力后變得剛猛一場,令得沙萬石都為之心驚。下一刻,一掌無聲地印在了他的右肋之下。將他打得退出兩步。

沙萬石猛地追上去,那道身影推門而出,他衝出屋外,凌厲的風聲在雨中襲來,砰的一下踹在他心坎上,將他踢了回去,再衝出門時,外面大風大雨,偷襲者早已消失在雨中。

……

遠遠的,偷襲者的身影斬破雨幕,在黑暗中沿著陡峭的山壁呼嘯而上。

……

雨下了大半夜,到得早上終於已經停了。由於是夏天,暴雨的痕迹並不會在地面上停留太久,天色亮起來時,山谷之中,便又是一副忙碌的景象了。

上午時分,樓舒婉去到青木寨外集,又約見了一位附近山頭上過來打探消息的小頭目。詳述了眼下呂梁的情況后,她還特地寫下了一封書信,讓對方帶會寨子里,以確保哪怕對方寨主是個白痴,也能有信函落入山寨中的有識之士手中。

理論上來說,如果對方來的不是山寨中比較厲害的人物,這類說服的手段隔了一層,收效就有些不夠。如果時間充裕,由她親自在呂梁山中跑過一遍,效果或許才是最好的,甚至於立刻就能讓人拉出兵馬來,威逼青木寨。不過,臨近中午時分,寨子里的人便傳來了消息,寨主已經回山,可以在下午見山外進來的貴客了。

「……說起來,這位血菩薩打算見人,大家的背景也已經探得差不多。有齊家背景的何員外何樹元,他在河北河東兩路,本身就是呼風喚雨的人物,盯上呂梁,是因為家中鹽鐵茶葉生意都有,想插足這裡,不走雁門關。他的勢力本來就是最大的,所以我覺得,反倒不太可能把事情做成。」

中午時分,樓舒婉便與田實、於玉麟等人匯合在一起,帶著幾名副手幕僚,分析起整個事態。

「……從武勝軍來的偏將蕭成,說起來,他算是來砸場的,武勝軍管的就是雁門關,青木寨虎口奪食,兩邊原本沒什麼好談的。但是現在有招安詔出來,也說不定是武勝軍內訌,想要收編呂梁,因為之前就聽說,雁門關這一塊,勢力太過複雜……」

「武勝軍鎮著雁門關,主要牽涉到邊稅。」聽樓舒婉說起這事,於玉麟點了點頭,「邊稅這裡,對整個武朝都是大事,插手的也不光是軍隊。京城蔡京的文官、童貫的武將、戶部的稅收、皇帝的內庫,在這裡都有人手,表面上看起來還算和氣,實際上,這些年來已經全都亂了。如果其中一支想要拉攏呂梁山,從中謀些小利,也不是什麼怪事。」

「如此說來,他們反倒有些機會。」樓舒婉點頭,在身邊小本子蕭成的名字上劃了一劃。

「然後是董龐兒,他們本身也就是受招安的,江湖氣重,來的人和咱們一樣,基本是與青木寨眾人稱兄道弟。其中還有那位聽說武藝很高的,於將軍,你知道他嗎?」

「裂雲手沙萬石,知道一些。」於玉麟道,「他的武藝不錯,應該還高我一線,這次過來,看來是要挑戰血菩薩。不過嘛……呵,可能應該不大。血菩薩的身手,已是宗師之境,不是鐵臂膀周侗等人過來,怕是很難與她一戰了。」

「……她是個女人啊,竟這麼厲害……」樓舒婉想了想,隨後也只是一笑,低聲道,「那董龐兒他們就先不管了。接下來,排的上號的,便是心魔與我們。」

「但是這幾日都未見那心魔有動作,甚至人都沒有出現。」田實道。

「是啊……」

樓舒婉皺著眉頭。低嘆一句,房間里便安靜下來。

只是過得片刻之後,一位幕僚開口說道:「會否,留在這裡的人也是疑兵?他本人去了其它地方,又或是……如同我們一般,打算向其它山頭上的人動腦筋?」

樓舒婉的眼睛亮了亮,隨即又搖頭:「他們進山,本身找的就是血菩薩的關係,血菩薩還為著被小響馬冒犯而親自出手。就算為著利益,要翻臉也不至於如此之快。」

「但他既有心魔之名。本身就難以常理揣度。說不定他連血菩薩都算計了……」

「夠了。」樓舒婉打斷那幕僚的說話。「我們進山,要與青木寨合作,引其它山頭逼宮,為的是利益。只要談妥。就是朋友。心魔走的是血菩薩的關係。到頭來擺她一道,那就是背叛,到時候談都沒得談。只能開打,他豈會如此愚蠢!」

大家一同進山,樓舒婉這幾日的奔走,內心深處還是將寧毅作為假想敵的。然而對方按兵不動,甚至連人都不知道在哪,讓她心頭一陣煩悶。如此在房間里合計事態的時候,院落之外,一些其他的情況正在發生。

青木內寨,眾人過來之後,山寨里對這些外來者的安排,是讓他們中的核心人物全都住在山腰上新建的一片小院里,連日以來,眾人出門便會彼此見到,了解敵對關係之後,彼此間偶爾也會起些小摩擦,但是這一天,小小的摩擦,似乎有將要鬧大的傾向。

西側,董龐兒的部署們居住的院門口,一道道人影進出來去。一名穿著校尉服裝的男子正要出門,陡然被撞了一下,差點摔倒。他張口便罵,而當望清楚了眼前人的樣貌后,表情就變得更加凶戾起來。

「操,他娘的找茬啊……」

眼前,站在院門處的年輕人赤膊著上身,看起來剛剛經過了鍛煉,渾身肌肉上都是汗珠。他雙手持槍,垂在身前,就那樣站在門口,露出了一個燦爛卻又囂張的笑容,分明是對門院子那些新住進來的人中最囂張的那個年輕人。兩邊進山都是為了談生意,平日有點目光不善也就罷了,這次竟找上門來了。

此時這年輕人一把鋼槍攔在了門口,其餘的人便也都朝這邊聚了過來,然後只見那年輕人笑著開了口。

「兄弟焚城槍祝彪,久聞裂雲手沙萬石大名,打遍中原無敵手,今日特來拜會討教……喂,沙萬石,你在嗎?」他的話語遠遠傳開,隨後不待回答,直接走了進去,「我知道你在,我就進來了!」

*****************

「……不論如何,青木寨待價而沽,這筆生意不那麼好談,接下來還是按部就班地做……那邊出什麼事了?」

未時,樓舒婉與於玉麟等人走出院子,看見了前方院落間的那一場大亂,然後知道,是有人打起來了。

過去打探的人沒有及時回來,他們繞著道路,經過了那院落的后側,就在要走過去的時候,只聽轟的一聲響起來。邱古言猛然擋在了樓舒婉的前方,就在前頭一丈遠的地方,淋了一兩天大雨的破舊土牆轟的被撞碎了,一道人影飛出來,落在這邊的道路上。摔在地上的漢子捂著右肋,吐出了一口鮮血。

「『裂雲手』沙萬石?」於玉麟看著那身影,在旁邊低聲說了一句,疑惑而錯愕。

旁邊院落的地基比這裡的道路大概高出一米左右,一道人影此時出現在了那破口處,樓舒婉等人望過去,那身影正是心魔手下的打手祝彪,他身上也有傷痕,但眼下顯然是勝利者的姿態。

「前輩,僥倖贏了兩招,不好意思啊!呃……」祝彪將目光望向於玉麟,然後笑了起來,「還有那邊的,我們是不是交過手啊。」

於玉麟做出了戒備的姿態,旁邊,不知道為什麼,樓舒婉竟愉悅地笑了出來。

他落子了……

「我們走吧,去說服血菩薩。」低聲開口,她率先舉步,從祝彪身前走了過去。

甚至還笑著看了他一眼……

剛剛打贏了沙萬石的祝彪頓時就覺得有些奇怪。(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四〇章 如真如幻 假想之敵(上)

46.02%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