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身後、眼前

第五十七章 身後、眼前

第五十七章身後、眼前

都尉宋憲,並不是一個無能的人。

自從元夕的那場刺殺之後,寧毅便稍微留意了一下這個人。雖然這樣子有些像是守株待兔,難有多少結果,以他目前的身份也得不到太多精細的情報,但一些基本的信息,只要有心,總還是能夠得到的。

一如陸阿貴前次跟他說的那樣,這人性格張揚,睚眥必報,心狠手辣,但他絕不是個無能庸人。相對於武烈軍的指揮使陳勇,曾經混過江湖的宋憲或許才更像一個標準的軍人,若非如此,對方也不會將武烈軍的親衛營交予他管。

當朝重文輕武,武烈軍乃是戍衛江寧一帶的廂軍,屯居富庶之地,整體戰鬥力並不強,若要說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以親衛營為核心的幾個編隊了。宋憲在武烈軍中的地位可稱得上是一人之下,自從元夕的刺殺發生之後,他也提高了警惕,每次出門都有諸多親衛跟著。如今在這會場當中,寧毅也只能遠遠地吊著,注意周圍的情況,好在人多,也不可能有人察覺到他在跟蹤。

自己既然能這樣跟,別人便也能,假如有人也在打宋憲的主意,說不定此時便也是混跡在人群當中。他暗暗注意著這樣的情況,但人也的確多,元夕夜連那刺客的樣貌都沒看清楚,這時也得不到什麼有用的情報。宋憲帶了大概十個人,走走逛逛,對於表演似乎倒不是非常熱衷,去到河邊的舞台前時,方才分開人群,去到頂前方給達官顯貴們坐的位置上坐了下來,與其中一人交談著什麼,跟隨他的親衛便在周圍警戒著。

寧毅站在人群外圍環顧四周,然後開始回憶元夕的那些事情,一些細節,揣摩那女子的行事作風,隨後再試圖代入進去,開始想著自己如果要幹掉宋憲,大概會用些什麼辦法。這事想到一半,背後忽然有人拿摺扇拍了拍他的肩膀。

「喂,這位兄台,長得高了不起啊,你此時站在這裡,擋住我的視線,你說該怎麼辦?」

寧毅此時中等身材,長得其實不算高,背後那聲音也古古怪怪的,他聽過之後,便反應過來,笑著回頭望去。只見那拿著摺扇挑釁之人穿一身黑色長袍,比他只矮一個額頭,但身體但是單薄許多,仰起來的,正是聶雲竹那清麗又故作正經地臉,近處看來,隨著了男裝,但並沒有多少男子的神態,反倒顯得憨態可掬。

「兄台的理由說得這麼充分,很顯然是我的不對了。看你如此兇悍霸道,用不用交點保護費給你啊?」

聶雲竹努力板著臉,伸出手來:「好說把身上的花全交出來,本大爺便饒你一次,否則當心打得你人頭變豬頭」

對方進來常常擺攤,竟在市井間學了些這樣的話,此時霸氣外露,寧毅嘆了口氣,拿出進場的那朵花與票據放到對方手上,聶雲竹這才撲哧笑出來:「台上那霓裳姑娘唱得很好聽么?方才聽得如此聚精會神?」

「霓裳?」寧毅扭頭看看,這才明白過來是指台上唱歌的姑娘,「呵,在想些事情,你幾時過來的?」

「逛啊逛的無意中看見你,都在你背後站好久了。」

兩人一道往不遠處送花的記錄處走去,聶雲竹也從懷中取出一朵花,與寧毅那朵一同投入旁邊的大箱子,隨後將單據遞到記錄人的前方:「兩朵金風樓的元錦兒姑娘。」

「元錦兒姑娘可還未曾上台哦。」

「也給。」

她這樣說,對方便給記上了,寧毅笑道:「過來為那錦兒姑娘加油的么?」

「錦兒妹子以往與我感情不錯。」聶雲竹低著頭,想了想才說道,「其實她這回的歌舞,我之前也有參與幫忙。」

兩人每日清晨見面,無話不聊,但這事之前倒沒聽她提起,這時寧毅微感疑惑:「不是說不願再接近那地方了么?」

「媽媽想要錦兒繼續拿到四大行首的位子,跟我說若稍微幫些忙,以後也幫忙我們宣傳,我想想也就答應了。如今與媽媽談的是生意,與之前不同,因此倒也沒那麼避諱了,媽媽那人在這方面還是不錯的。」聶雲竹頓了頓,與寧毅走往一邊的途中又道,「其實想來倒是不該答應的,錦兒此時也有些名聲了,再大下去,這名氣是好是壞,倒也難說。錦兒的性格也是……咳,不說這事……」

她搖搖頭,笑道:「對了,立恆待會會去看錦兒的表演嗎?」

「四大行首,你又幫了忙,當然不能錯過的。」

「呵,錦兒其實跟我說她想認識你,畢竟是江寧最神秘的第一才子呢,到時候我便在台下指給她看……對了,不是說有個小丫鬟會跟你一塊來嗎?我方才還一直想該是誰呢。」

「在文墨樓吃東西等著,我是中途下來的。」寧毅想了想,「倒是差不多該過去了。」

聶雲竹笑道:「便一塊過去吧,我往錦兒那邊,正好也是同路。」

一路閑聊,兩人穿過人群,朝文墨樓那邊折回去,寧毅回頭看看宋憲的方向,想著先前那驚鴻一瞥,或許是錯覺。

同一時刻,就在兩人都未有在意的不遠處一棟小樓的屋檐下,顧燕楨正靜靜地站在那兒,目送著他們遠去。

從在人群中看見聶雲竹起,一路跟過來,花的時間很長,雖然在整個過程中,顧燕楨都疑惑於一向心性淡泊的聶雲竹到底是在找誰,但確實沒想過會看到後來的一些情景。

整個時間段他都看見聶雲竹是以漫無目的的形式穿行在人群中的,她沒有跟人約好,但對於找到對方顯然是有著期待的。這樣的一個會場,她不看錶演,只是在三千多人當中悠閑地找尋著不曾約好的一個人,委實有些奇怪。顧燕楨在以往幾年,都未有見過她會有這樣的一面。

那時的雲竹與絕大多數的青樓佳人都有不同,她性喜安靜,於琴曲舞蹈、詩文唱功上都有非凡造詣,但並不張揚。相對於普通的青樓女子,她身上有一份書卷氣,那並非假裝出來的,而是真正的書卷氣。這是個真正性情閑適的女子,與她在一起時,眾人都有幾分寧馨的感覺。顧燕楨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感受到這股獨特的,但總之,他覺得自己能夠理解對方那份與眾不同的心思,因為他們兩人是相同的人。

自東京回來之後,他在那個早晨再遇聶雲竹,後來得知她為自己贖了身,卻不再與之前的人來往,雖然一開始有些失落,但仔細想來,反倒覺得她便該是這樣卓爾不群的性子,平和的表象下隱然有著自信與高傲的部分。他喜歡的便是這樣的性子,自覺以往兩人也算有情,追求一番,直到挨了那個耳光,此後的心情才變了。

這兩個月來他還在尋找著聶雲竹背後的那個男人,雖然表面上是輕描淡寫的模樣,但也因此與李頻決裂。因為李頻這人也真是不可小覷,能夠看出他心中所想,絕不透露口風,怎樣說都不行。他也因此微微亂了分寸,說了幾句狠話。其實兩個月來,偶爾打聽一番,卻連他自己也還不清楚找出背後那男人後要做些什麼。

後來得出結論,這人或許是個有名望的老頭,如果是這樣子,那也就沒辦法了。直到不久前他看到聶雲竹的一些表現。

一路上女扮男裝,聶雲竹的氣質扮得還是很像的,風度翩翩的公子形象。然後她在人群中發現了要找的那人,先是在遠處的一側探頭看了好幾眼,隨後走到那人身後,似乎想要打招呼,但又在猶豫著,等待那人回頭髮現她。這期間,顧燕楨從側面看見聶雲竹的表情,時而掙扎時而不悅,有時會露出一個笑容,有時舉起手要打過去,但又停了下來,皺起眉頭為著前方那人的發獃而微微氣惱,那表情變幻間,一身男子氣質已然去盡,偶爾嘆口氣,偶爾攤手無奈的小女兒神態……這些神情,他從未見過在對方的身上出現,以往在金風樓彈唱間,看過她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的蹙眉,看過她矜持中充滿書卷氣息的寧馨微笑,但眼下的這些表情……

那男子始終未有回頭,沒有看見女子在身後的複雜可愛,直到聶雲竹終於無奈地舉起摺扇打在對方肩膀上,換出一副故作正經的笑容,隨後兩人一路談笑,去那登記的桌旁獻花——那獻花竟然只是區區兩朵——再直到離開……顧燕楨難以說清楚心中有什麼感覺,他只是面無表情地看完了這一切,過了好久,一拳砸在了旁邊的樓房柱子上。

然後「哈」的一聲,笑出來。

寧毅與聶雲竹走到文墨樓下方才分開,上方的窗戶處,小嬋正趴在窗台上看著,隨後朝他用力揮手。

「姑爺,跟你走在一起的那位黑衣公子是誰啊?」

去到樓上時,蘇文定等人已經離開了,李頻和小嬋還在等他,小嬋好奇地問道。寧毅笑著:「一個女扮男裝的傢伙,看她長得漂亮,因此調戲一番。」

「姑爺真壞」小嬋將一個點心放進嘴裡,笑得燦爛,對這話明顯不信。不久之後,三人走下文墨樓,去往人群中繼續看接下來的表演了。

不時能看見那宋憲、陳勇的身影,跟隨著的武烈軍親衛,寧毅留了一份心思,等待著或許有可能出現的變故發生……

《重生之衙內》的作者不信天上掉餡餅開新書了,《大魔神》,喜歡的可以。

最近幾天香蕉的更新應該不錯了吧,還上了vip更新字數榜什麼的,再說慢可就不厚道了哦。後面跟得很緊,如果開始掉下去了,以後很難跟上來,手上還有月票的,希望能投過來。目前的這個大情節,做好之後,不會讓大家失望的^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七章 身後、眼前

4.66%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