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七章 宗師之會 呂梁巔峰(四)

第五四七章 宗師之會 呂梁巔峰(四)

土石飛濺、火焰倒伏,無數的松針落向地面,只在中央推出一道明顯的分割痕迹。、ybdu、稍遠一點的黑暗間,有鮮血刷的濺出,然後擊於空中的一拳,轟然聲響。

林宗吾的一聲暴喝間,身形如戰車般的推進,朝著紅提落下的方向碾了過去。

後世的拳手們打比賽,有重量級輕量級的分別,只因人的力量跟體重實際上有著很大的關係。此時林宗吾的身軀本就龐大,潛心修鍊十餘年後出關,一身內力修為稱得上曠古爍今,單此一項,很可能連周侗都已經無法與他比肩。也是因此,他的攻擊堂堂大氣,猶如紅日之升,一般人的人擦著碰著恐怕都難以承受。

早先營救方七佛時,西瓜的霸刀也是走的大開大合兇猛剛毅的路子,在他的面前,卻是力量、輕功都被比過去。力量先且不說,能以內力推動如此龐大的身形,在輕功上超過西瓜,他的功力就可見一斑。天生巨力的陳凡雖未與其正面交手,但若真打起來,恐怕也是遜色於他的。

此時這巨大的身形直接推向紅提,拳腳之中,地面上的青石轟然連碎。這邊的眾人看不清整個打鬥,只能聽到那邊狂暴的攻勢中「啪啪」的兩下交手,然後便是刷的一劍,林宗吾全力一掌下劈,地上一張青石長凳轟然短碎,氣浪飛滾,無數碎石擊打著不遠處的院落牆壁,而林宗吾抓起半截青石就砸向身前的敵人!

那青石、黑影都像是在半空中停了一停,紅提的側臉也在昏暗中閃了一閃。青石推迴向林宗吾,而林宗吾對著那青石便是剛猛的一記大手印。

碎石屑的飛濺,激烈而迅速的交手。原本就顯得昏暗的光芒中,一身黑色衣裙的紅提身形走動如幽靈,眾人一時間只能看清身著寬大袍服的林宗吾打出的驚人攻勢。但隨著一兩次呼吸的過去,視野之中,也終於能夠辨認出屬於紅提的身影,她的身形走動,在林宗吾那純粹的巨力之下,躲閃間竟不顯得飄忽。而是極有章法的進退趨走。浮動在她身邊的煙塵與她的身形相合,看起來至綿而至柔,又往往在出手間,揮起足以與林宗吾相抗衡的磅礴巨力。

如果說林宗吾像是不斷爆發。波及四周。摧毀一切的烈陽。紅提在此時看起來。就像是一條至柔而又至剛的巨蟒!她的出劍並不頻繁,拳腳的力量不是與林宗吾完全的硬碰,卻總能將一切的攻擊吞噬下去。偶爾的一劍,更像是鋒利的獠牙,每一劍都毫無徵兆地直刺林宗吾的必救之地。

砰的一聲,一顆石子打在遠處的火盆上,將火盆打翻在牆角,光焰蔓延。兩人交手的方寸之地幾乎變成毀滅的渦旋,最主要還是林宗吾的力量,一拳一腳的波及甚廣,被他打斷的青石凳在兩人之間只是眨眼的片刻就轟轟轟轟的飛舞了四五下,然後化為無數大大小小的碎片,散落在周圍。其中一顆將不遠處的牆壁砸出了一個大洞來。

兩人的交手力量極大,打得也是飛快。這邊的大廳中,一干人等看得目瞪口呆,就連樓舒婉也睜大了眼睛愣愣地站在那兒,看著這非人般的交手。她根本想不通,那個女人怎麼能擋住這種攻擊的。

而在於玉麟等習武者的眼中,這一切就顯得更加驚人。超凡入聖的內力,剛猛的大手印,一記記的重拳、鞭腿,將人的身體推上旁人難以企及的巔峰,這大光明教主的身體力量、皮膜筋骨都已練得如渾然大日,普通的刀劍斬上去都難以傷到他。而那女子的武道更像是與天地相合,在那種毀滅性的攻擊下,如巨蟒、如深淵般的吞下所有攻擊,竟還能還以顏色。若在中原之地,這一戰後,血菩薩的名氣就要與大光明教主並列,直逼周侗。

密集的交手還不算久,轟隆隆的巨響之中,方才被石塊砸出一個大洞的院牆在兩人的騰挪間挨了林宗吾兩拳一腳,半堵牆壁都在崩塌。巨大的煙塵中,交手還噼噼啪啪的打得激烈,林宗吾的腳步在地上推、踩、蹬,轟轟轟轟的連續推出五步,原本在後退的劍光也刷的刺出驚人的漣漪,又是一點血光,只聽林宗吾「啊哈——」猛然間出力。

這一擊沒有打出爆響聲,聲音就像是被湮滅了一般,然而在下一刻,紅提的身影被打得飛退而出,她的步伐向後,腳步連點,煙塵中,林宗吾那胖大的身影轟然衝出!

紅提掉頭便跑,然而林宗吾中了一劍才取得的優勢哪裡會這樣放棄,他此時沖勢已成,幾步之間,距離迅速地拉近,巨大的力量從後方碾壓而來。紅提足尖一點,猛地躍起,林宗吾的重拳朝著她的身體幾乎是攔腰打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砰的一下,紅提的身體結結實實的被打飛出去!同時綻放的,還有林宗吾身上驚人的鮮血!

武者比斗,最忌離地,然而就在先前那一瞬間,紅提的身形在奔跑中躍起,足尖在後,身體在前,是一式「嫦娥奔月」的姿勢,而就在林宗吾攔腰打來的瞬間,她也猛地回過了頭,揮手之中,長劍如鞭,直揮向林宗吾那因出拳側身而暴露出來的後背。

嫦娥奔月,是要回頭的。

冷澈的殺意便如排山倒海般的斬來!

紅提古劍脫手,刷的直接劈開林宗吾的後背,而她的身體同樣被打飛在空中,翻滾了好幾下,砰的落地,將地面上的青石都踩得鬆動。而後站起來,抹去嘴角的鮮血。

林宗吾站在前方三丈遠的地方,往後方看了看,白森森的牙齒露出來,雙眼已經變得通紅。而後雙手擴展了幾下,背後的鮮血竟就那樣止住。整個人已經由怒目金剛變得如凶獸般猙獰。這個時候,他已經完全明白,眼前的女子,確實是被他激怒了,也是因此,此刻已然打成不死不休的局面。

方才那一下,他背後中了重重的一劍,對方身上挨了一拳,內傷對外傷,誰的比較重。還真的很難說。

重出江湖之後。他已經經歷了數次大戰,然而沒有一次,有人將他逼到了這種地步,或許在他曾經的想象中。對上周侗時。自己有可能變得如此狼狽。然而在周侗之外的其它宗師。即便是師姐司空南,又或者是曾經預想過的,身體完好的方七佛。他都不認為自己會陷入這等窘境。

最重要的,其實還不是會輸……

而夜風拂過,火在響,前方的女宗師已經失去武器,然而目光卻如同已經死去的深潭般冰冷,帶著足以與林惡禪眼中殺意相抗衡的漠然。她擦去嘴邊的血,就那樣朝他走了過來。

林宗吾呼的吸入空氣,然後,轟然衝出——

以他的力量,他知道自己會贏!

兩人之間不知道已經交手了多少招,然而論起打鬥的時間,還不算很長,也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在夜空中響了起來。

「夠了。」

兩人的招式,衝撞在一起!

****************

對於林宗吾與陸紅提的交手,在辛鐵城等人來說,有著微微的嘆息,但同時,其實也有著稍稍鬆了一口氣的情緒在。

一方面,呂梁山能夠有這樣的大宗師,殊為不易,感覺上就要被外來的高手打死,又或是落敗,他的心頭有些惋惜。但另一方面的,才是關係到自己切身利益的因子:從上山開始,辛鐵城就感覺到,這次事情的發展,恐怕不妙。理論上來說武勝軍、董龐兒、齊家、晉王這些勢力齊聚一堂,沒有人敢真的發飆動手,生意做不成是一回事,打臉又是另一回事。這場晚宴一旦出現什麼大的問題,青木寨絕對扛不起,他們想來不會瘋到這個程度。

然而另一方面,作為呂梁山的這些代表,又是真正的小,如同他之前所想,這些人任何一個真的發起飆來,他們被扯進風暴里,恐怕都難得倖免。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血菩薩跟大光明教主打一架,以勝敗決定青木寨的未來,算是對大家都最和平的解決方法。

但是隨後的發展,那位血手人屠的存在與隨後爆出的那些事情,都讓辛鐵城隱約覺得,事情可能不會這麼簡單。也是因此,當血菩薩與林宗吾決戰開始,辛鐵城與眾人觀看的中間,他一直都有種芒刺在背的感覺,背後大廳里的那一位,一直沒有說話。

他偷偷往回看的時候,那年輕的書生不同於其他人,他只是對外面看了幾眼,竟然就在座位上坐了下來,雙手交叉在桌面上,目光冷然地沉默著。

只有他旁邊的那名護衛,似乎偶爾在跟他說話。

而在外面,血菩薩表現出來的武藝令辛鐵城整個身體都微微顫抖,但他仍舊覺得有些脊背發涼。而也就在戰鬥持續了不久以後,他心中的那個感覺,終於落下。

「夠了。」

他回過頭,看見那年輕的書生落下了酒杯,像是嘆息般的說了這句話。然而沒有人理會他。

院落間,幾近非人的力量碰撞在一起。而也就在下一刻,辛鐵城看見,名叫寧毅的男子一掌落在了桌子上。

「我說……夠了——」

巨大的聲音,驚人的內力,轟然如虎吼!由於這大廳是一面開口的結構,這一瞬間,整個廳堂都在震顫,辛鐵城心頭的預感落下,而與此呼應的,是在大廳之外,衝天而起的躁動與殺意!

鴻門之宴,憤怒終於擺脫了理智的韁繩!大廳里,習武者們在剎那間警覺過來,辛鐵城按住何重,倉皇地拉開與其他武者的距離。牆外有人在動,樓上傳來奔跑之聲!夜晚的惡意開始咆哮。寧毅的聲音震耳欲聾:「是個平局!給我住手!」

然而院子里沒有人住手,罡風轟的打倒了一座小亭子。人在慌張、人在奔走,何樹元試圖走過來:「寧先生,你豈能如此干涉比試……」

光影在大廳里動搖,辛鐵城看見走向外面的寧毅又在轉身,下一刻,寧毅身邊的護衛與何樹元身邊的護衛交上了手,年輕的書生高高的掄起一把凳子。

砰的一下,凳子在何樹元的身上碎得四分五裂。接著,又是辛鐵城完全不明所以的一聲炸響,何樹元的那名護衛倒飛了出去,血肉飛濺在光暗交替的大廳里。寧毅將一隻鐵銅狀的東西抵在地上的何樹元的腦門上,何樹元痛得大叫,更多的人在喊,有人在衝進來,難以形容的混亂,終於在這個夜裡,被點燃了……(未完待續。。)

ps:至少最近這段時間,沒有預告的話,基本上還是會更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四七章 宗師之會 呂梁巔峰(四)

46.75%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