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一章 作戰名 毆打小朋友

第五五一章 作戰名 毆打小朋友

硝煙熏散林鳥,馬蹄驚走夜狐,四月底的明澈星光下,呂梁山、青木寨附近十里的山頭上,一片雜亂與狼藉的情景。

起伏的低嶺間,屍首順著視野朝前方蔓延,草地之上,偶爾能見燃燒的火光,嗶嗶啵啵的,照亮附近的屍體。血腥氣引來了山裡的狼,在黑暗的輪廓里大口大口地啃噬著一些什麼,有時候,會看見搖搖晃晃的身影從屍首堆,或是草叢裡爬出來,夜空中偶爾還能聽見呻吟。

青木寨所在的方向,以及與青木寨相對的方向上,山林間偶爾還會傳來一陣不知名的騷動之聲,唯有夜色下的這一片戰場,像是被人暫時性的遺忘了一般。先前出現的那一場大戰,猶如夜空下突兀出現的幻覺,幻覺消散之後,留下了幻覺的屍首……

其實……那倒也並不是多麼大的一場戰爭……

*************

對於青木寨外會發生的這場戰鬥,參與的各方,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都進行了大量的準備。當然,在呂梁盜聯合的一方,他們準備的是大量的人數,而在青木寨,整個準備則更為長久、完善,但當然,在人數上,肯定是比不了的。

從寧毅向紅提給出建議,到青木寨發展、膨脹起來,精銳化的練兵,向來是非常重要的一項寨務。寨子的膨脹和發展有個過程,能用的士兵也是逐漸增加,當然。訓練度也好、士氣也好、戰鬥力也好,乃至於能夠動用配給的物資,不可能面面俱到。整個青木寨由於是在呂梁山這樣極端的地方生存,真動員起來,八成的人口都可以拿刀,但長期接受訓練的,有兩千多人,這兩千多人里,金字塔上方的一千二百士兵,被動員起來。參與了這天晚上對外的作戰。

而剩下的上千士兵。因為要防守寨內,同時預防大光明教、武勝軍軍人、田虎麾下精銳這些人的發飆,是沒有可能動的。因此,以一千二百多人面對呂梁盜聯合起來的接近六千人的陣容。理論上來說。是有些冒險的。開戰之前,對於戰果,誰也不能說有太大的把握。但當然。在青木寨氣氛緊張的幾天里,紅提與曹千勇、韓敬等人還是對這些士兵進行了大量的動員。

這類思想工作,自青木寨發展以來,其實一直就沒有停過。寧毅交給紅提的練兵方法上,有針對後世練兵的一些照抄,也有對如今兵書的部分歸納。事實上,古代的大部分書籍,講求的是言簡意賅,這其中,原因有很多方面,例如竹簡這種文字載體的笨重、例如各種思想未經充分融合前的簡陋、例如文字發展初期所承載的「儀式感」、「崇高感」要求它們傾向於簡潔、甚至傾向於不明覺厲。

就例如《道德經》的一句「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若簡化為現代的思想,它說的是天地萬物都可以視為普通的元素,這些元素在固定的規則下運行,從不以意志、好惡而有所偏離,因此我們認識事物、認識世界、認識社會時,要認清楚這些規律……從這一句話,推演而來,包含的是一個龐大的哲學體系。老子在寫這句話的時候,不僅包括了最淺層的認知,也包含了其中最深層次的推演,因此他著書立說,不能只將淺層次的寫出來,深層次的推演才是他所重視的。

與這些典籍類似,古人著兵書,如《孫子兵法》,每一段也都有一個體系在,它就像是一個大綱,根據它去推演,才有可能在所有情況下都用得上。但當然,作為一個現代人,經受過無數思想融合后,寧毅還是可以盡量簡化出其中作為方向性的一部分來,到最後,他給紅提的建議,主要在三個方面:紀律、後背以及主觀能動性。

至於如何調兵、如何保障後勤、要不要跟士兵同吃同住這些細節,他就扔幾本兵書讓紅提帶回去給山裡人自己揣摩了。

幾條不能動的、鐵一般的紀律,保證手下人能夠令行禁止。在各種訓練里,信任自己後背有人保護,可以增加團體感,也讓人更加相信彼此,相信在戰場上同伴的攜手。至於主觀能動,當然就是士氣,也是類似洗腦的思想工作。這三點相輔相成,其實與後世管理公司,也有類似的地方在。

也是因此,青木寨發展以來,這三點做得還不錯,思想工作通過幾個方向而來:憶苦思甜;告訴他們要面對的是怎樣的敵人;讓他們自己去看周圍的寨子,有哪一個是像青木寨的;讓他們多討論,青木寨萬一被攻破,大家如何轉移。

——最後的一條,幾乎是每個月都要在士兵中做一次討論的。而後引起連鎖反應:它會讓大部分人去想象青木寨被打破之後的遭遇,再之後,他們會憤慨,誰他媽要來打我們,也會有人提出,我們現在訓練得這麼好,什麼人有能力來打我們。

接著上面就會拋出人選來:遼人、金人,他們都有可能打過來,當然此時遼人已經被打光,但金人更厲害,想象一下以前打草谷的樣子,他們肯定是會打來的,到時候我們怎麼辦,所以必須去想。

在這個階段,有一部分人難免會消沉,然後上面的人就會告訴他們,讓他們想想,他們就算逃去呂梁山的其它寨子,避不避得了這種結果。而後結論是可以很容易得出來的:只有青木寨是最好的。接下來就會給所有人一個信號,青木寨這麼好的生活,這麼厲害的訓練,將來是以對付金人為目的的——那才是對手!

思想工作到這一步以後,大家會開始說起金人——也就是女真人滿萬不可敵的發家史。這些訊息都是由寧毅整理提供的,也頗為具有煽動性。然後大家就會發現,女真人曾經的處境,跟呂梁山其實類似,他們也曾經過得很苦、也是飽受欺凌、他們同樣具有狠勁、他們活不下去、而且敢拚命。而在他們統一之後,擁有一個雄主,能夠有紀律、聽命令之後,女真滿萬不可敵的神話就開始。

——人們會發現,我們不就是女真人的雛形嗎。

這一系列的思想整頓,經歷了大量的嘗試。而在這期間,專門化的練兵、足夠填飽肚子的食物以及經過苦練后、在這樣一個集體中。大家對自己「變強」的認知是很明顯的:我們現在。就是很牛逼了!

與此同時,青木寨一直在膨脹發展,雖然也時常跟外界摩擦、殺人,但真正大規模的出動。卻一次都沒有。血菩薩的與人為善。讓很多人都有些饑渴難耐的感覺:呂梁山的這些人跟其它地方的新兵不同。他們以前就都是見過血的,為了一口飯吃,殺幾個人。很正常的事。糧食的缺乏與青木寨的強硬讓他們學會了紀律,學會紀律,覺得自己更加強大以後,卻沒法出動了,就像明珠投暗、錦衣夜行,看著呂梁山其它的山頭各種蹦躂,實在不爽。

而這一次,女真人沒來,其它山頭的人,就真的蹦躂過來了。

由於要出動的人不多,出動的前幾天,曹千勇、韓敬等人一直在做動員:「想想你們的目的!想想你們比山外的那些傢伙多受了多少的訓練!看看你們周圍,你們很強!在山外,他們不過是一群只憑血勇,連陣勢都沒有的烏合之眾!你讓他們見血,他們掉頭就會跑!現在,他們居然也敢逼到我們青木寨來了,簡直豈有此理!你們已經等了一年了,現在,該讓整個呂梁山開開眼了——」

這些動員過後,山中的士兵非常熱烈,在大隊、小隊上,一個兩個激動得要死:「老大你說殺誰吧……」

「老大,我知道該殺誰,那幫人里我認識很多……他娘的一幫沒卵蛋的也敢來湊熱鬧……」

「終於可以出去干一場了,好爽啊……」

這樣的氣氛里,紅提不得不傳話給曹千勇、韓敬,讓他們下命令,著底下人盡量冷靜,不可魯莽不可自大,緊記以往的訓練,戰略上可以藐視敵人,戰術上要重視敵人。而這條命令,自然是寧毅對紅提間接的勸說。

作為第一戰,他心中沒底,但謹慎是沒錯的。而就算下面人跟打了雞血一樣,曹千勇、韓敬這些寨子中的頭領,心中也有著足夠的警惕。這天夜裡,當聚義大廳燃起篝火,他們拉著一千二百多人出去,也非常嚴肅地討論了作戰的方略:先打哪一部分人,對哪一隻隊伍該擒賊先擒王,如何彼此穿插、呼應、配合。如此仔細地籌劃過後,他們與從後山上下來的、護送榆木炮的兩百人匯合,最終的陣容,是一千四百對六千。

距離青木寨七里,名叫霍川嶺的山嶺間,滿是篝火與軍陣,「黑骷王」欒三狼居中,由「亂山王」陳震海率領的陳家渠的隊伍居左前,方義陽兄弟的隊伍在山嶺高處,稍微右後方一點,但陣型中馬隊數他們最多。這中間,還有大量的呂梁散戶,以及被安排在欒三狼側面的,原本屬於小響馬的六百多人。

漫山遍野的火光,面對著一千四百多人拉開的方塊陣,雙方就那樣默默地對峙。雖然欒三狼等人也派了使者過來跟曹千勇、韓敬聊天,但彼此都還在等著青木寨上的決定,按捺住情緒。

而相對於青木寨一千四百人稍顯安靜的陣容,霍川嶺上的六千聯軍,就顯得情緒格外高漲,許多散戶燃起篝火,烤肉、唱歌、喝酒、擦拭鋼刀,以睥睨的目光望著下方的青木寨眾。欒三狼等人偶爾也過去與其中一部分人同樂,只要能搞定青木寨,這場聚會就是他們增加自己影響力的最佳時機。這其中,有人大聲說話往這邊挑釁,甚至還有幾撥人因為彼此口角而打了起來,在嶺上引起了小小的騷亂。

曹千勇、韓敬等人看得面色肅穆,被一些人挑釁得也頗有些惱怒。

直到青木寨上煙花升起,隨後又是一朵煙花從數里之外接力而來。山嶺上的人就算不懂這個,也能猜到是青木寨發的訊號,他們在滿山聚嘯間拔刀整隊,火把如汪洋般的躁動、匯聚。而在這頭,韓敬陰沉著臉,往身邊的人低聲開口:「這是第一戰……」他手上拿出一張紙來,看了一眼,對於紙上原本並未宣揚的東西,他一直覺得有些亂來和羞恥的感覺,但此時。卻很自然地說出來了。

「作戰名:毆打小朋友。開始。」

這動員命令肯定不是紅提寫的……他心裡想。而在旁邊。曹千勇策馬揚刀,虎吼出聲。

「青木兒郎都有!隨我……踩死他們——」

下一刻,嶺上傳來欒三狼等人的吼聲:「沖!吃了他們——」

大抵在震動,人影洶湧而來。青木寨的陣容里。前排的人只發了一陣箭矢。後方的同伴已經高聲喊叫著瘋狂奔出,有弓箭的人們隨後背好弓箭,拔刀跟上。

看起來是同樣的士氣。兵鋒相接,所有的人影,都溶在了一起,簡直讓人分不清陣營的瘋狂廝殺起來……

曹千勇與韓敬等人在戰陣中努力辨認著自己這邊的人,試圖看清楚戰局的優劣。過得不久——以寧毅的計時來說大概是五分鐘左右——有光芒在戰陣的側面開始射出、爆炸,那是因寧毅而來的秘密武器。而再過了兩個這麼久以後,一切的發展,就讓人有些措手不及了……

「整肅陣型!整肅陣型!跑到山上去的是誰的隊伍——不要冒進,給我過去叫住他們,不要冒進!別中了圈套!右邊的是誰!他們那群人為什麼衝進林子里去了——我操!給我回來——」

「第三大隊的!第三大隊,齊千軍!他們為什麼還在往前突!你娘……你們搞什麼……什麼?之前讓他們配合第五隊?跑過嶺的那幫人就是第五大隊的?鄭石頭這幫人,出了事他們要負全責!以為他爹是二寨主就能亂來了!我要跟他爹告這個狀,我要跟他爹告這個狀啊,叫他們不許冒進——你幹嘛拿個頭過來給我,誰的——」

「方方方方方方方方——」

「方你娘啊——」

「方義陽的……」

「嘎……」

巨大的戰場上,待到看清楚場面,曹千勇、韓敬等人忽然發現自己的指揮權如同山崩一般轟然而逝,急得直跳腳、眼睛都紅了。然而若是對整個情況做一次復盤,整個場面委實詭異得讓人說不出話來。

原本看起來就是充滿熱血的彼此衝鋒,兩邊的士氣都高得不得了——當然,由於直觀看起來,自己這邊人數不多,青木寨的眾人心中還是緊張的,也是因此,戰鬥一開始,他們卯足了勁往前面殺過去。青木寨眼下的軍制很簡單——因為寧毅在書里只是「打個比方」,寫得簡單,因此按部就班的青木寨基本是五人為小組、十人為小隊、三十人為中隊、一百人為大隊的幼稚編法——由於周圍都是人,作為每個大隊的隊長也看不清狀況到底怎樣了,反正按照預定的計劃,死命往前殺就行了。

等到他們稍微反應過來,他們發現,自己這邊的人,像是切豆腐一樣的往呂梁盜聯軍的山嶺上切了進去……

特別是在大炮發射之後,瑰麗的光影效果下,原本在聯軍中央的,屬於曾經小響馬手下的六百人,陡然嘩變,很多人大叫著「妖術又來了……」掉頭就跑。而對於青木寨里的人來說,很多人還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尤其是追在這幾百人後的一隻大隊,大叫著「停下來給我去死」,跑得最快,結果殺的人卻不多。他們打得士氣高漲,而後有一隊救場英雄從天而降,試圖攔住他們,等到看清楚時,一名騎馬大漢已經吼著:「誰敢與我方義陽一戰!」迎面衝來。

雙方的沖勢就像是海浪拍上礁石,方義陽策馬橫刀,而這支隊伍前方最厲害的幾名青木寨成員也根本沒法多想,直衝上去,同時遞了招式,那配合的招式乃是紅提平素教的,然後不知道為什麼,方義陽打飛一個人後,就被斬得掉下馬來了,當他後方的下屬衝過來,方義陽本人已經被洶湧的人潮淹沒了過去,而後就被踩死了。

對於欒三狼等人來說,眼前的一幕,也絕對是最為詭異的一次經歷,他的一些核心手下還是堅強的。但聯軍的衝鋒就像是一次潮水,將他們衝上岸后,水邊迅速地退去,等到反應過來,青木寨的三個百人隊已經開始圍著他們在啃,陳震海的人馬掉頭飛竄。遠處韓敬在黑暗中氣急敗壞地破口大罵,欒三狼根本就不明白他還在罵什麼,這到底誰他娘的贏了啊,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整個戰場的情況,就在這樣的沸騰與詭異間,無比華麗地失去了控制……(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五一章 作戰名 毆打小朋友

47.0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