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一對姐弟

第五十八章 一對姐弟

第五十八章一對姐弟

第二天早上跑步回來,晴朗的陽光已經自東方照過來,最近幾天還不算太熱,但都是好天氣,感覺還不錯。

昨晚的花魁大賽,寧毅原本料想可能發生的刺殺並沒有出現,先前瞥見的那個目光,想來大抵是錯覺了。與小嬋在各個舞台間輾轉看看歌舞,然後便回家,一夜無事。早晨出去跑步時,到聽聶雲竹說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昨晚與錦兒在舞台後看見立恆了,當時立恆站在靠前面一點的地方,手上拿了只大餅在吃。錦兒笑死了,說這樣子不顧形象,哪裏像是什麼第一才子嘛,她出去跳舞的時候,你還在吃餅子,回來笑着說,若在金風樓中她舞蹈之時有位才子在座位上啃煎餅,一定會很有趣……」

寧毅這才記起昨晚元錦兒表演排得太晚,他那時候肚子餓了,的確是拿着一隻煎餅一邊啃一邊看完全程的,笑着說了出來。

「不過錦兒這丫頭古靈精怪,昨日既然認識你了,今晚若再被她看見,說不定出來找你搗亂,立恆你可得忍耐一下……」

跑完步回家,蘇檀兒也已經洗漱完畢,正在等着他吃早餐:「方才文方文定來了,說是感謝相公昨日幫忙,不過這時有約,便又早早地跑掉了,真是一點誠意也無……」

蘇檀兒一邊說一邊笑,寧毅搖搖頭:「只是遇上,沒幫什麼。」

「相公又要謙虛了,方才娟兒杏兒出去時都聽見那些僕役們在議論,說相公昨晚不戰而屈人之兵,只是往旁邊坐一下,那陳季問便不敢下筆寫詩詞,先前高調,結果弄到氣焰全無。嘻,可惜妾身昨晚不在,沒能看到……」

「怎麼傳這麼快……」

蘇檀兒在那邊笑着:「還有方才文方文定說,便是相公的一句話,就讓那唐姑娘進了花魁賽前十六……」

後面這個就算是比較神奇的一件事了,寧毅摸摸鼻子:「這可跟我沒關係。」

老實說,真有沒有關係那倒也難說。昨晚的花魁賽中,那唐靜不是什麼熱門,她如今名氣不算大,也遠遠比不上綺蘭、陸采采這等人的長袖善舞,舞蹈和樣貌雖也不錯,但依然是帶些忐忑青澀的。

之前可沒什麼人看好她進入前十六,然而到得後來宣佈名次時,她竟然吊車尾地進了前十六,於是一片訝然。隨後有關寧毅在文墨樓頭震懾陳季問,寧毅、李頻兩人贊她舞蹈跳得「很漂亮」的事情才被一部分人紛紛議論起來——在這之前就不知道已經傳了多廣,這時候更是神乎其神。

說旁的才子寫多少多少詩作,這寧毅竟只用五個字「跳得很漂亮」又傳他的一句「貴乎一片真心」就能讓旁人再無法批評一首差詩。隨後也有人說起,據說就是聽了寧毅的這句「跳得很漂亮」,後來濮陽家的少爺濮陽逸竟也順手給那唐靜加了五百朵花,這才將她送入前十六。

三千人雖然不多,隨後宣揚的也是一部分,但總之這位唐靜唐姑娘進入前十六的理由,就成了今年花魁賽第一夜中最具故事性的一件事,起承轉合一樣不差。寧毅一時間也有些無奈。

白日裏依舊是上課,江寧依然喧囂,到得傍晚再與小嬋過去那白鷺洲附近,會場中的佈置,卻已然改了。

昨晚舞台一共五個,進去的人看錶演其實也走得鬆散,但今晚已經正式了起來。這時候才能夠看出在這裏選址的巧妙,一個大舞枱佈置在江岸附近前方大半都是徐徐往上的山坡,此時已經佈置了眾多座位,一側江面的樓船,不遠處的小樓,也都是佈置好的觀看點。舞台後方,一些大大小小的帳篷作為背景分佈在空地上,那是屬於各樓各人準備的地方。

一共十六位姑娘,今晚各人會表演兩場,而在周圍的觀看席上,稍前方一點其實也劃分出了一個個的區域。觀看位置最佳的一艘樓船是專門給達官顯貴們的地方,十六個青樓也各自圈了些位置給支持者們,這些位置多半比較好。樓船,另一邊的小樓,稍靠舞台前方的空地,有的會準備宴席,就算沒有佈置桌子,也會安排一些姑娘提着美味點心遊走伺候着。

寧毅與小嬋買的只是最普通的一朵花,大概只是坐坐中間或者後邊的席位,但問題也不大,反正小嬋懷裏也揣了不少的點心。不過,當兩人找了個視野稍好一點的散座坐下之後,才發現問題沒這麼簡單。

先是蘇文定、蘇文方與唐靜一群人朝這邊過來,唐靜向寧毅道了謝,然後那樓中的媽媽才開始邀請寧毅到前方就坐。拒絕之後,一名之前認識的才子也經過這邊:「寧兄何不去前排就坐?」不久之後,濮陽逸也過來了,坐在一旁笑着與他交談一陣,這次倒沒有說什麼邀請的話,只是確定寧毅想要安心看戲之後便離開了。

隨後李頻也發現了他,過來說了些話。

李頻這次是坐過去為陸采采助威的,不過他也知寧毅性格,一旦坐了過去,便是諸多應酬,自也不做規勸。

總之,前方那些座位間大抵都是有些名氣之人,偶爾說說,也能看見伸手指向這邊來的人,多是不多,估計又是談到了昨晚唐靜的事情。偶爾有人過來時,小嬋坐在旁邊一言不發地看着,拚命吃零食,像只饞嘴的老鼠,後來才問:「姑爺為什麼不去前面呢?」

「你想去前面?」

「沒有。」她甜甜一笑,「小嬋覺得這裏就好了。」

小嬋對於這比試比寧毅要清楚,閑暇下來時,跟寧毅說起她之前跟小姐過來玩時的比賽盛況,一些有趣事情,這期間寧毅又看到那元錦兒,她應該是在表演之前出來拜謝那些支持者,就在前方徘徊,然後也朝這邊眺望了一下……理論上來說,她與寧毅還沒有在正式場合被引薦過,不算「認識」,自然也不會過來,元錦兒回去之後不久,寧毅也望見聶雲竹的身影自那邊的陰影中探出頭來,元錦兒笑着往這邊指,然後又笑着將聶雲竹拉回去。

「寧公子。」正式開始比賽前的最後時刻,過來的也是一名熟人,這是跟在康賢身邊的陸阿貴,打過招呼之後,指了指某個方向的一艘畫舫:「老爺在那邊,看見寧公子與小嬋姑娘在這裏似有些不勝其擾,若沒有必要的應酬,倒不妨去那船上觀看。那船乃是公主府的產業,二樓之上,皆是些閑散之人,最是隨意,位置也不錯。」

寧毅朝那邊看看,畫舫的位置的確好,二樓上也真是沒多少人,看了看小嬋,隨後笑着點點頭。兩人隨着那陸阿貴一路上到畫舫二樓,人果然是不多,聚在這裏的也都是些年輕人,一些丫鬟下人在忙碌著。陸阿貴將他與小嬋安排在一個窗口前,旁邊的茶几上擺着各種果品事物,相對於下方的擁擠,這上面顯得有些空曠冷清,陸阿貴笑道:「若有好友,也可邀上來坐坐,地方還大。有何需要,隨意吩咐下人便可。對了,老爺在那邊。」

康賢也有應酬,此時人在那達官顯貴聚集的主船上,中間隔了一艘畫舫,陸阿貴說話時,那邊也正望過來,笑着點頭示意。

與寧毅小嬋為鄰,一側的窗口坐了兩名身份未知的男子,看見寧毅與小嬋上來坐下,抱拳拱手朝寧毅笑笑,隨後也朝陸阿貴說了些什麼,大概是詢問寧毅身份。小嬋偶爾看看他們,過得片刻搬着她那張椅子撲撲撲地靠到寧毅身邊來,這才安心準備看錶演。

而在寧毅那一側,相鄰的則是一對姐弟,姐姐的年紀應該比小嬋還小,估計十三四歲,但臉色卻是相當正經的小大人模樣,原本也在扭頭打量寧毅這邊,寧毅望過去時,她便自然而然地轉過了眼神看舞台,不過當寧毅轉過眼神時,那目光便又偏了過來,就好像她原本有些好奇地打算看五秒鐘的樣子,只看了四秒鐘,被寧毅發現就轉回頭,這時候卻還得光明正大補足一秒一般。姐弟中的弟弟大概十一二歲,坐在那兒好奇地左瞧瞧右瞧瞧,歌舞開始時,他拖着椅子靠了過來,像是要跟寧毅說秘密。

「哎,你就是那個寧毅寧立恆嗎?寫水調歌頭和青玉案的寧立恆?我有幾個問題要考你哦,如果你答出來了……」

「不是。」

「呀?」小男孩微微一愕。

寧毅神秘地低下頭,那手背掩在嘴邊小聲地告訴他:「我不是寧立恆。」

「……哦。」

小男孩愣了半晌,悻悻地拖了椅子回姐姐身邊,然後大概是在報告結果,那姐姐低頭開口,隱約是說:「他騙你的……」後面的便不知道了。

一如陸阿貴所說的,這上面沒有什麼人會來打攪,下方表演熱烈,偶爾呼聲如雷,寧毅與小嬋一邊吃些東西一邊看。表演之間的空隙便會爆出某某人為某某姑娘獻了多少花,也有才子們做了佳作的,經一些名人看過之後,便也被念出來,以壯聲勢,樓船之上的達官顯貴們其實也有支持的女子,偶爾便能看見姑娘表演完了上去答謝的畫面,江寧一帶的主要官員,包括陳勇宋憲等人也都在上面,不過寧毅此時沒了昨晚那樣的心思,自是安心看戲。

幾場表演完后,小嬋去到旁邊拿來一副圍棋,與寧毅在那放果品的小桌上擺開了,下方光芒變幻中,在這窗口間與寧毅下着五子棋,氣氛安逸閑適,輕鬆有趣。過得一陣,旁邊那小男孩又拖着椅子撲撲撲地過來了,拖着下巴在桌邊安靜地看棋,好一會兒方才說道:「圍棋不是這麼下的啊……」

也就是在這樣的時間裏,一名女子走過這畫舫下方的人群,仰起頭朝主畫舫上遙望了片刻,然後再度消失在人群中。

夜色下的河畔上,喜慶與祥和的氣氛,還在隨着夜晚氣氛的加深,歌舞的進行,不斷攀升著……

第二更搞定,求月票^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八章 一對姐弟

4.74%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