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空窗了,不要等

今晚空窗了,不要等

轎子離開宮門之後,秦檜拉開帘子,看街道兩邊的店鋪和行人。網,:。

時間是八月,京城秋日的明媚景象將他的臉色映得有些難看。眼下正值京城武狀元考試的時間段,雖然一直以來,武狀元這東西不太受重視,但眼下正值朝廷對北方充滿警惕心的時間,配合著對北面的「招安詔」,以及最近這段時間一些輿論上吹捧,汴梁京城裡的武人地位升高了不少,一些佩劍之人在街道邊走著,昂揚奮發之態。

秦檜乃是文人出身,對於武人地位的提升,原也該抱持不悅的態度,但不知道為什麼,看了一會兒這些身影,他臉上的鬱郁之色反而消去了不少,隨後才放下帘子,靠在了轎中的椅背上。

心裡,其實是很累的。

因為他知道,今早金鑾殿上的召對,出現的各種事情,這個時候也已經傳出去了,如果他沒猜錯,該有人在家中等他。

一路回到府上,管家便過來報告,羅公子已經在堂上等著了。秦檜一面進去,一面讓管家召人到書房。

這管家所說的羅公子名叫羅謹言,乃是秦檜收下的弟子,如今也在御史台任職。小吏也有官身,但由於秦檜與羅謹言的關係親如父子——秦檜就不止一次地說起過,若有女兒定將許配給對方——管家也就稱他為羅公子。

回到書房之後,短短片刻,便有一名年輕的男子從院外進來了。羅謹言不過二十來歲,但樣貌俊逸。身材頎長,辦起事來也是精明強幹,雖然如今官職不高,但在許多事情上,委實幫了秦檜不少忙。這一次譚稹的「招安詔」發出,北地的「匪轉兵」數字便迅速膨脹。朝廷也不是傻瓜,對此事監督要求甚嚴,不僅有外派官員隨時監控此事,私下裡秦檜也派出了不少人跟蹤調查。

羅謹言便是他派出去的人之一,也可以說是最重要的著手人。兩個月的時間。羅謹言搜集了大量的徇私枉法證據。觸目驚心,證據的核心,也將箭頭直指朝堂上的幾位大佬級人物。遼國已滅,金國進入雌伏期。但壓力已經開始轉大。秦檜等人心知這是鞏固防線的最後機會。證據返回之後,哪怕有著一定的心理準備,秦檜仍然看得呀呲欲裂。大罵貪腐誤國,奸臣誤國,庸人誤國。

然而整個事態的牽扯實在是太大了,他在家中思考數日,嘴唇都起了火泡,這一日將奏疏交上,彈劾官員時,卻還是沒能將所有的關鍵證據拿出。

所有被交上去的證據,都經過了精心的陳列,算是御史台的一場大案。然而消息傳出去,始終還是有一部分人能夠看透端倪。秦嗣源之類的大佬姑且不論,羅謹言是最明白不過的,雖然這次涉及的人員眾多,但證據被巧妙地斬斷在了中心的外圍,案件追到一定程度,是一定可以結案,而且很難再往下走的——即便將剩下的證據再拿出來,案子也很難繼續下去了。也就是說,由於之前拿出來的證據因為邏輯鏈被打亂、互串,核心證據被巧妙地蒸發了,失去了意義。

能夠做到這種事情的,只能是秦檜的親自操作,他實在太懂得人性,這一刀斬下去,會給人以震懾,但點到為止,恰到好處地踩在了線上,說不定譚稹、童貫等人還要感激他。

但是很明顯的,羅謹言並不滿意。

「恩師……」

「你別火急火燎的,先坐。」羅謹言進來時,秦檜揮了揮手。

「恩師,我……我不坐。」羅謹言搖了搖頭,他大概已經斟酌了許久,此時咬了咬牙,「您、您這是幹什麼……」

「幹什麼……」秦檜手指敲了敲書桌,「你質問我?」

「弟、弟子不敢,但是……」

「但是你實在忍不住而已!」秦檜等了他一眼,從羅謹言的這裡看過去,眼前一臉正氣的老師此時眼眶脹滿發紅的血絲,嘴唇乾裂,目光凶戾。他滯了一滯,有些不好說話。

不過秦檜到底也沒有拿「你不懂我的做法」之類的大話來壓他。只是過得片刻之後,他吸了一口氣:「你當為師想啊,你知不知道……不,你知道,這次涉及的人有多少,局有多大……」

「弟子自然知道。」羅謹言道,「但恩師也曾說過,以雁門關以北蠻人之兇殘,一俟北方戰事停下,叩關可能極大,這已經是我等最後的機會,便是為之粉身碎骨,也不能讓這最後的機會流失,恩師,這些話您都說過……」

「我當然說過!我當然知道!」秦檜砰砰兩錘敲在桌子上,他雖然年輕時憤青一點,然而到了眼下,尤其是這個達到這個地位后,情緒也已經能夠收斂,但此時,仍舊顯出如獅子一般的憤怒來。

「北地之人,為師當然知道!茹毛飲血,如狼似虎!他們崇尚強者,崇拜蠻力,要獲得他們的尊敬,你本身就得有力!可這些年來咱們做了些什麼!陰謀詭計、暗中運作!這是秦嗣源,昏聵至極!而李綱呢!本身手段不夠,做起事來只知徒喊口號,他正直是正直了,朝堂上他對付得了誰!為什麼讓他當左相!童道夫!矮個裡面挑高子,他打的什麼仗!說好了與女真聯合出兵,為了杭州一點事,一拖就是一年,二十萬大軍拖上去打不過人家一萬人!讓女真人怎麼看你!」

他深吸著空氣:「做完了事情,可以交差了,撂下挑子就跑了。就是圖個蓋棺的身後名!什麼燕雲六州,六千萬貫!六千萬貫啊!拖上去買回來的!人家女真人還怎麼弄,六千萬貫買六個州,他們還先把六個地方值錢的東西、人全都擄走了……這樣的交易他們也敢做!可你能怎麼樣,他們背後是蔡太師。是半個朝廷的官,半壁江山的商人哪!」

「一樣一樣,全都讓人瞧不起。還有張覺……什麼密偵司,你保不住不要隨便招降啊!一反一復,讓人寒心。這樣子的對手,要是你……呵呵。」秦檜諷刺地笑起來,「要是你是女真人,你放著不打嗎?你是一定要打下來的啊,滿朝文武看不見這樣的事情,還在撈來撈去。心存僥倖……」

「可是……」秦檜在椅子上坐了下來。「可是……謹言啊,我若反覆推敲后覺得做得了事情,我就一定會把事情揭出來。可做不到啊,為師死在這裡都做不到。為師不怕死。可死了又能怎樣呢……」

羅謹言硬著脖子:「若死了……至少能如那錢希文一般……」

「錢希文死了可驚醒民眾!為師觸柱而死只會讓人笑話!」秦檜敲打著桌子。「只因民眾昏聵庸碌。外面怎樣說,他們怎樣聽!而金殿之上的官員,都是人精!觸柱而死。他們只說你瘋了傻了!要跟他們打擂台,他們先往你身上潑髒水,殺人誅心!把你潑臭了再殺你!到時候官員、民眾,皆唾罵你!你以為萬事公道自有人評說?荒謬啊,多少人耿直一生,死了之後到如今還被罵做貪官奸臣啊!」

「可那……也不能什麼都不做……」

「做不到。」秦檜稍稍收斂了怒氣,靠上椅背,「完顏阿骨打死了,謹言,你知道完顏阿骨打死了的影響最大的是什麼嗎?最大的是聖上放心了,聖上可以鬆一口氣了,少一點麻煩了。給聖上報憂……他心中憂的時候沒關係,他心中更願意聽到太平之事的時候,你報上去,一開始他也會重視,然而當譚稹出來,後面的童道夫出來,再後面的蔡太師他們一個個都出來,包括北地的那麼多家族、當官的都出來的時候,你以為他信誰呀?」

羅謹言想了想:「至少,李相、秦相他們會為我們說話……」

「那就是黨爭!」秦檜瞪大了眼睛,「為師不怕黨爭,可這個時候,開始黨爭……謹言,你知道這意義嗎?一個亂七八糟的防線至少還有防線,一旦黨爭,滿朝內訌,女真人就此南下時,我們連最後的預防都沒有了。」

「謹言,你去想想,景翰四年、五年、六年、七年……朝堂之上宰相換得有多頻繁,半年就換一個,一直到北伐,李相上台,再啟用秦嗣源,持續了這幾年,這兩年朝堂之上多少針對他們的參奏,為師能壓則壓,能抹則抹,有人說為師和稀泥,有誰知道,為師盡了全力維持,不讓出現大的黨爭。」

「為師想要保全李、秦二相,哪怕他們做得不盡如人意,至少有人去做,有誰明白為師的苦心孤詣!你又有沒有看到,完顏阿骨打的死訊傳來之前,朝廷對這次武狀元考有多重視,因為它是陪著招安詔來的!可是他的死訊一來,朝堂上打壓習武之人的呼聲又開始出現了,開封府尹王時雍,上摺子說習武之人最近亂了京畿治安!習文這麼多年,這種時候了,他們還怕軍人壓了他們一頭,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做事是有辦法的,尤其朝堂之上……」秦檜嘆了口氣,「真正決定這件事情的,是聖上的心情,聖上憂,則天下憂,聖上不憂的時候,天下也憂不起來。為師會在最近想個辦法,讓聖上能憂起來,這才是做事、才是在朝堂上做事之法。你遲早是要進金殿上去的,到時候,你便明白,要成一件事,能有多難了……為師言盡於此,你好好想想,下去吧。」

「但是……」羅謹言猶豫和掙扎了許久,秦檜已經下了逐客令,開始閉目養神,終於,年輕的男子還是從房間內出去了。

房間里靜悄悄的,過了一陣子,有人從外面進來,乃是秦檜的妻子王氏,她端了一碗羹湯進來,見夫君在閉目養神,放下羹湯,給他背後和頭上按了一陣。秦檜睜開眼睛,握住她的手。

「聽說謹言來了,他就離開了?」王氏輕聲問道。

「他……唉,走了……」秦檜乾澀地、而又疲倦地。答了一句,目光望向門口,天光正從那裡刺進來……

羅謹言一路走出院子,走出秦府。回到家中時,妻子迎了上來:「去見了恩師了,恩師身體如何啊?」

秦檜視羅謹言如子侄,也是因此,羅謹言的妻子見到秦檜的次數也不少,有時候是去秦府,也有些時候。秦檜會親自登門來訪。對於那位一身正氣的夫婿恩師。羅謹言的妻子於煙也頗為尊敬。

聽到妻子的問話,羅謹言的眼中晃過秦檜那布滿血絲的眼睛與開裂的嘴唇,終於還是笑了笑:「恩師身體還好,他問起了你跟孩子。」

「恩師就是愛操心。」

於煙笑了笑。她看見自家相公情緒似乎不高。想是公事上遇了什麼麻煩。想說幾句有趣的話兒來開解一下,便聽得後方有嬰兒的哭聲傳來,連忙跑過去了。

兩人成親已有數年時間。夫妻感情甚篤,卻直到今年二月,於煙才誕下一名男孩,也是兩人的第一個孩子。羅謹言走進後方起居的院子,妻子抱著六個月大的孩子,坐在檐下的欄杆邊給孩子餵奶,光芒像金粉一般的灑在母子兩人的身上。羅謹言走到院落另一邊的椅子上坐下,相隔丈余,靜靜地看著這一幕。於煙白了相公一眼,隨後又笑了笑,安安靜靜地坐在了那兒,直到喂完了奶水,孩子不再哭泣,滿意地陷入了沉睡,她也是輕輕搖晃著襁褓,坐在那兒沒有走開。

她知道坐在對面的夫君喜歡看這一幕。

羅謹言坐得很正,雙腿微微張開,手指在兩腿之間,輕輕地捏著,看起來像個拘謹的學生。他望著妻兒,目光時而迷離,時而清晰,偶爾也朝妻子下意識的露出一個笑容。如此過了許久,秋天的風像是停了,他抬頭看了看那天光,想起恩師說的觸柱而死的話,想起殺人誅心的話,終於還是站了起來。

他進到房間里,拿了一些東西,包成一個包裹,往門外走去。

「我出去一下,回來的可能有些晚。」

「嗯,我等你吃飯。」

妻子說道。

**************

河北西路,相州,湯陰縣。

岳飛岳鵬舉坐在土屋邊的凳子上,看著院子里的兩個孩子,其中一個是女孩,稀疏的頭髮扎著小辮,不過三四歲的年紀,拿了一根棍子正在院子里嘿嘿哈哈的亂跑。旁邊是一個才兩歲左右的男孩,穿著開襠褲,在後面跟著走,偶爾摔在地上。

兩個孩子是他的義女與長子,義女名叫岳銀瓶,乃是他在三年前撿到、收養的一個女嬰,長子岳雲,還差一個月兩歲。

土屋裡,此時還有妻子與母親,暫時來說,這就是他的一家人了。

這一年裡,由於父親岳和去世,原本在辛興宗麾下服役的他不得不回家丁憂了。雖然在辛興宗麾下時,他一向作戰勇猛,也已經升任一營的都虞候,但是回家丁憂后,這些也就打回原形了。

他此時正在心中想著昨天過來的一個命令。命令來得很突兀,是關於相州附近匪事的。原本因為招安詔的緣故,整個北方的匪人最近都在忙著招安,有些方面亂了,於民間治安反而好了一些。但在昨天發來的命令文書里,寫的是相州附近匪患嚴重,以陶俊為首的幾支匪寨不服王化,已經嚴重擾亂相州治安,由於此時的相州沒有足夠的兵馬,因此行權宜之計,奪情起複岳飛為相州鈐轄,暫時統領相州的廂軍,甚至可以招募一部分人,待到匪患去除,再做它議。

事情詭異得不得了。

雖然如今招安匪人,各種頭銜發得也多,但眼下這是實職,而且奪情這事向來嚴重——主要是有些麻煩——一般來說,如果是別人遇上這種事情,岳飛會覺得,這人肯定走了很多的關係,想要當官,這樣的關係可不好走,但他確信自己沒有找過任何關係。

另一方面,丁憂之時起複,哪怕是別人幫忙說話,有時候也會留下一些惡果,譬如被人抨擊不孝之事。這讓他有些憂慮。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真要對付一些匪人,附近的軍隊、將領。能夠抽出來的,比奪情起複一個沒背景的小軍官好得多的選擇比比皆是——誰想讓他起複呢?

而最主要的,還是自己真的去統兵,家裡怎麼辦的問題。父親已死,自己再出去,這一家唯一的男丁可就只有兩歲的小岳雲了,幼女弱妻寡母,這日子怎麼過呢?

他在軍中斷斷續續地過了不少日子,參加了打杭州,參加了滅方臘。也參加了剿王慶。同時遇上的軍隊內部問題也不少,他年紀輕輕,武藝高強,卻唯有軍隊內部的各種拖後腿、權力上的掣肘。讓他覺得非常麻煩。回到家中以後。他也在反思這類事情,因此,對於要不要去接下這個任務。他有些猶豫。

附近的匪患,真的到了這個程度了嗎?

**************

走出軍營,秦紹謙去到附近的鎮子上,在客棧里見到了寧毅。

「寧兄弟,你交代的事情,為兄幫你辦好了。你說,怎麼感謝我?」

「二哥,捧殺我呢,我哪敢交代啊,就是請求、請求而已。」寧毅笑起來,「倒是你要什麼感謝,儘管說。」

「你是財神爺,我和我的幾個兄弟,到竹記去吃一頓,就行了。錢掛你賬上。」秦紹謙哈哈笑著,拍了拍寧毅的肩膀,他也不讓寧毅作陪請客,看來也就是滿足下口腹之慾而已,對這個級別的人來說,就算不得什麼要求或者感謝了,「我聽說了你在呂梁的事情。倒是這個岳鵬舉,你打聽這麼久找到他,是什麼事情?」

「也沒什麼,他有才華,想讓他早點起來。」寧毅笑了笑。

「丁憂奪情,可是有後患的……」秦紹謙想了想,他如今雖然滿臉鬍子,看來頗為粗獷,實際上卻還是精明之人,繼承了秦嗣源的部分頭腦的,「我知道在江寧時他衝進你家幫了你,但你這欣賞人,我總覺得有些奇怪,還不如讓我收他在手下,或者你自己把他招攬去算了……」

「寶劍鋒從磨礪出。」寧毅低頭笑了笑,也眨了眨眼睛,目光中也有著不確定的東西,但終於還是說道,「總是幫手、照顧,哪裡出得了真正厲害的人物。二哥不也是沒憑秦相的照顧,才能積累至此。岳飛此人,我看他並非凡物,還是給他一片天,讓他自己飛吧。也許今後能讓你我驚訝也說不定。」

「我倒也是受了些關照的,談不上全是自己打拚。」秦紹謙撇了撇嘴,但隨後道,「好了,我知道了,盡量讓他自己飛,不過……我會記得看著他,若是遇上什麼大事,還是可以幫幫忙。嘿,岳飛岳鵬舉,真是好名字……不說這個了,你這次路過,什麼時候走?」

「今夜陪二哥喝酒,明天早上就啟程,該回去了。」

「我懂!想弟妹了!」秦紹謙打了個響指。

寧毅也在笑:「也是回去有很多事。」

「說了我懂,不要解釋。」秦紹謙豪邁地一揮手,「今夜我在最好的場子設宴,最好的酒,最好的妞……不醉!不歸!」

**************

夜色降臨了汴梁城,燈火通明的、熙熙攘攘的大馬路,羅謹言從中間轉出來,進入回家的小道,快抵達家門口時,他看到了敞開的府門,幾輛馬車正在門口停著,那邊站了些他平時熟悉的人,但此時並不那麼熟悉了。

他在這裡微微站了一下,腦子裡連自己都不知道掠過的是怎樣的念頭,但終於他還是往那邊過去。走過門口侍衛的注目,客廳之中,傳來說話聲與笑語聲,他走近燈光,又走近昏暗,不遠處的屋檐下,那位中年的師長正抱著孩子,輕聲地逗弄著,妻子於煙站在旁邊。相距不到一丈時,羅謹言停了下來,看見了不遠處一名隨從手上的包裹。

「謹言,恩師來了。」於煙輕聲道。

羅謹言拱了拱手:「恩師……煙,你帶孩子進去吧。」

「不用了,不用帶進去。」秦檜逗弄著襁褓里的嬰兒,頗為開心,此時他笑著點點孩子的臉頰,說道,「謹言哪,你知道的,我跟你師母一直沒有孩子,我視你為己出,我也一直把你的孩子當成自己的孩子看待……你覺得。我一直待你可是真心實意啊?」

「恩師說的什麼話……」似乎察覺到氣氛不對,於煙笑了笑。

羅謹言拱手,鞠躬:「恩師待謹言,一直很好。是真心實意的。」

秦檜看著那孩子:「我也一直說,謹言你還太年輕,也太魯莽了。今日之事,你是一時衝動了,你……可知錯啊?」

羅謹言站在那裡,靜靜地看著那邊的老師,過了半晌:「弟子沒錯。弟子……已經想得很清楚了。」

秦檜停止逗弄孩子。抬起頭來看他。過得不久,搖了搖頭。

「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我與你亦師亦父,該跟你說說這錯在哪裡。你告訴我。你為何不拿著這東西去找秦嗣源。」

「秦相手段凌厲。謹言與恩師一樣。害怕發展成黨爭,而且也實在未與秦相打過太多交道。去找燕道章,因他平素清廉守正。弟子只想將這些東西呈交上金殿,而後一切後果,只由弟子承擔就好,哪怕身死家滅,這後果弟子也想好了。」

「家滅你也想好了……」秦檜重複了一句,他的聲音不高,但目光嚴厲,「知道嗎,將東西交給秦嗣源,你還事有可為,燕正燕道章看似道貌岸然,背後乃是蔡太師的人,你將東西交給他,他拖住你,東西就回來了。朝堂之爭,你死我活。你有兩件大錯,第一,不明敵我,第二,婦人之仁!這兩項犯哪一項,都是百死莫贖……你做事有辦法,可畢竟是太年輕了,你怎麼接我的班哪。你……知錯了嗎?」

「弟子……知錯了。」羅謹言望著對方,「但,恩師也有一錯。」

「子不言父過,為尊者諱,我的錯,你不該說。」

「恩師就錯在迫不得已。」

「……」秦檜目光嚴厲地盯著他。

「這些年來,恩師做了多少迫不得已的事情,恩師太懂人心道理,什麼事情,小的去做,大的就迫不得已。一個人入了官場,官場皆貪腐,他推拒了可以推拒的銀子,對迫不得已的,就只好收下,先收一兩,再收十兩,再收一百兩,迫不得已地收錢,迫不得已地枉法,迫不得已地瀆職,迫不得已地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羅謹言的說話中,秦檜也開始說話:「道理說得再漂亮,做事還是要有方法,清廉之官吏,一兩銀子都不受,煢煢孑立的,也許為官清廉還可一說,他能為民做事嗎,不懂官場迎合之人,能為百姓做一件實事嗎,這世道現實,不是你一個小輩想怎樣就怎樣的……」

「一天天的迫不得已,一件件的迫不得已,其實,哪有沒代價就能做出的事!哪裡有不打出血來就能改掉的世道!恩師,你醒醒吧,這世上的大奸巨貪,哪一個會是從小立志當壞人的,哪一個不說自己是迫不得已啊!恩師,您是御史中丞,是天下言官之首,您就是來說事的,天下之事,有天下人去做,而且,亦余心之所善,雖千萬人而吾往,您總是說死了也不會有結果,弟子願以此身一試,說不定有結果呢!」

「天下人若一擁而上,有任何事情能做得好就奇怪了!為師說了,事實如何,與道理無干……謹言,為師說了,你還年輕,你看不懂這些東西,沒有關係,你只要給自己時間去看就行了。這些事情,蔡太師雖然知道了,但你若知錯,為師願保你……」

「弟子願以此身一試,只求恩師給弟子這個機會……」

羅謹言跪在地下,開始磕頭。秦檜吸了一口氣:「你沒有機會了——你的事發了——」

他猛地一揮手,一張紙從衣袖裡飛了出來。庭院里,孩子「哇」的哭了。羅謹言還在磕頭,他的妻子陪在旁邊磕頭:「恩師,弟子願以此身一試,你說過了,這是最後的機會了……」

「你試不了!金殿之上,你說停就停!?你上去了,一群人陪你一起死,黨爭!半個國家的人陪你一起死!拿下他!」

後方有人持枷鎖上來,直接拿了羅謹言,羅謹言被從地上拽起來,他口中喊著:「恩師!您醒醒啊!恩師,我就算死,也要將此事說出來……」

「你誰也見不到了啊……」

微帶著痛苦的,輕飄飄的話語想起來,孩子一時間還在哭,位於汴梁城中這個不起眼的院落里,喧鬧驚起了一陣,然後又平靜了下去。

百萬人的城市裡,一切都像是沒有發生過一般。

秦檜回到家裡,握住妻子的手,靜靜坐了一會兒。

**************

湯陰。

妻子與母親在房間里收拾包裹,岳飛站在院外的小路上,看著窗戶里的剪影。

然後他望向夜的另一邊。

月光明亮,照亮前方起伏的山麓,像是有銀色的光正從天上灑下來。

八千里路雲和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今晚空窗了,不要等

47.4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