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八章 相聚之秋(中)

第五五八章 相聚之秋(中)

秋風捲起葉子在汴梁城內的街道上跑,有些葉子落在路旁的河道里,不斷點出微微的漣漪來。於和中與偶遇的陳思豐一面在酒樓上閑聊,一面將目光望向了下方道路上的夫妻倆。

一襲青袍的年輕書生,與一襲白衣的清麗女子,一面並肩而行,一面輕聲交談,看起來也是一對感情甚篤的年輕夫婦。不過,於和中是認識那書生的,因而也知道,他身邊的女子,實際上倒也只是小妾身份。

秋意漸濃,但溫度還沒有轉涼,汴梁城的街頭行人不少。驚鴻一瞥之中看到這對夫妻,於和中心中的想法很難說清楚,他正在與陳思豐閑聊,思緒稍稍斷了斷,閃過「他回來了」的念頭,但隨即,又將與陳思豐在說的話題接上了。

陳思豐也是認識街上的書生的,但不知出於什麼心態,於和中並未提醒他。兩人算是兒時友人,不過來到汴梁之後,發生的聯繫,大多因為師師。此時兩人都已成家立業,也都在京中有一份小官小吏的職務,來往卻並不頻繁,今日算是偶遇,但兩人的話題,也都是在家長里短瑣瑣碎碎里轉,直到聊得差不多,才會有人看似隨意地提提。

「……她夏天裡拒絕周邦彥,就已有些奇怪。」

「……師師的心思,本也不太好猜。」

「……最近跟她提親的倒有許多,但她也都拒絕了,莫非想要出家不成。」

「……倒也不是毫無可能。」

兩人說著搖頭低嘆。又將話題轉開一陣,陳思豐道:「她與立恆,倒是關係不太一樣。」

「立恆太厲害,做的事情,你我都參與不了,師師有事會找他商量,也是有道理的。」

「你覺得,師師是否想嫁他?」

陳思豐的問題隨意,於和中也是隨意地笑著:「立恆雖然厲害,但他們之間。看來又不像。」

「嗯。立恆家中那位娘子很厲害。」陳思豐點頭。

「嗯?」

「就是那位叫做蘇檀兒的,立恆最近不在京中,她幫忙打理竹記的生意,我聽人說。她與左厚文正面交了一次手。最後有人出面。兩邊打了個平局。具體的過程我不清楚,但後來又挖出很多亂七八糟的事來。」

陳思豐在京中的官員品級比於和中這個戶部小吏要高,有些內幕。知道的也比較多,這時候搖了搖頭:「聽說當初立恆夫妻過來京城,左厚文就曾打壓她家中的布行,如今才區區的一年時間,兩邊已經可以直接交手了,而且還是立恆不在京的時候。那女人,看起來年紀不大,也才是一個兩歲孩子的娘,實際上可真不好惹。」

「這麼說來,師師若真要嫁去寧家,可有好戲看了。」

「如於兄所說,事情不像,我想師師也不至於如此不智。」

兩人此時說起這事,都是平靜淡然,只是說話之後的心情如何,就只有自己清楚了。不多時,偶然相聚的兩人約好了日後見面,接著分道揚鑣。陳思豐先走,待到他離開了,於和中才下樓。

他嘆了口氣,一路散著步,去往礬樓的方向。道路邊是各色各樣的行人,先前看到的寧毅與他的小妾雲竹,此時已經不知回了哪裡,陳思豐也不知去了哪裡,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去了礬樓那邊能幹嘛。

早些天的時候,找了個機會,他也跟師師求親了。開口的初衷基於一時腦熱,也是常年以來心中的一個執念,但開口之後,他就知道事情不可能有肯定的答覆。師師的拒絕很委婉,也很照顧他的情緒,談不上很丟人,然而……一切都隨著秋天一去不返了……

這麼些年來,從曾經的意氣風發,到如今的成家立室,娶了妻子、生了孩子,生活談不上十分有趣,但好在還有師師。他、陳思豐等人一塊伴著她,一塊長大,一塊聚會,一塊慶祝,即便成親了,只要還有這類事情,生活就算不得完全沒有色彩。然而,一切都有盡頭。

在乏味的妻兒身邊,他是找不到在礬樓的感覺的,最重要的是,不可能找到在師師身邊的感覺。然而最近兩年來,越來越明晰的感覺是,師師終究得嫁人了。一旦她離開,所有的東西,恐怕都會像鏡花水月一般,蕩然無存。

到那個時候,能證明之前的自己曾經存在過的東西,在哪裡呢?

他在礬樓外站了一陣,微微抬起頭時,有冰涼的雨滴落在他的臉上了。

真是天涼好個秋……

**************

秋雨忽如其來,降在汴梁城裡,綿綿陌陌地下了一整晚。第二天上午,雨雲仍舊遮蔽天際,使得城裡的光芒都暗了幾分。師師來到寧府之中時,院落之中的一些房間仍舊亮著燈,在雨幕之中,燈火顯得濕潤而溫暖。

接待她的是蘇檀兒,作為家中大婦,此時乍看之下,她並沒有給人太多的壓迫感。論身形,她比雲竹稍稍矮一點點,頭上是素凈的婦人髻,一身秋日的青裙,其上綴了花朵。雙手微微握起,放在兩邊腿上。一般來說,雙手如果放在一起,會比較有拒人千里的感覺,但分開來放,就顯得並不設防,有些柔和,甚至於顯得有些青稚了。

但師師還記得,前幾次見她的時候,她並非是這樣的。她能夠在寧毅不在的時候去礬樓跟李媽媽談生意,從容之中絲毫不落下風,能夠在運籌之中控制著竹記的勢力跟左厚文打了個對台,師師有一次出城祈福時曾在大興寺外的階梯邊見到她,女子蹲在地上,伸出一隻手讓名叫寧曦的孩子跑過來,她身形並不富態,有些地方看來還有與少女無異的單薄,笑容也溫暖柔和,但師師知道,這女子的身上有力量。

但在此時,她將一切都收斂起來了。或許是寧毅已經回家了吧……想來也知道發生了什麼……

「……立恆一大早就趕去相府了,不過今天應該沒有很多事,會很快回來。現在又是大雨,師師姑娘留在這裡等一等他吧。」

溫暖的燈光與籠罩一切的秋雨里,檀兒是這樣說的,隨後,讓人奉了茶點上來……

相府,書房之中,寧毅與秦嗣源、堯祖年、紀坤等人碰了頭,打過了招呼。

「……那個叫做羅謹言的,入獄之後,便畏罪自殺了。說起來,立恆對秦會之,還真是有先見之明……」

話題算是先從閑聊開始,說過之後,眾人的情緒不見得高亢,臉上各自露出複雜的神色,或沉默、或微微冷笑。過了一陣子,秦嗣源才笑了起來。

「不管怎麼樣,立恆總算回來了。坐、都坐,事情可是積累一大堆了,都來商量一下吧……」

卷積的雨雲一直延綿,越過千百里的土地,到這片大地的南面,一個叫秦口的小鎮旁,雨在落,滿地黃葉堆積。

鮮血流淌在水裡,旋即被沖淡了。上午,雨中的長街,一個背著包袱的身影立在那兒,面對著街道那頭由四名漢子抬著的綠呢小轎。

被單手拉在背後的包袱長長的,刀槍劍戟,各種兵器在其中露出鋒芒來,不遠處街邊的牆壁上,有背負鴛鴦雙刀的女子,緩緩的在土牆上走過來。

這裡是大光明教的一處據點。

「陳凡。」綠呢小轎之中,老嫗的聲音緩緩念出這個名字,「你真的活膩了。」

「司空南。」雨中,名為陳凡的男子面對著這位在江湖上成名數十年的女宗師,笑著開了口,「你說過的,人在江湖,總是一代新人葬舊人。你也許搞錯了,我們夫妻不是被你截住的,這次我們專為你來……為我師父報仇。」

「方七佛……」司空南說了這個名字,「為他報仇,你覺得你武藝夠了?」

「我不知道。」陳凡背著那包袱開始往前走,「但是你已經老了,我還年輕……我不會給你老死的機會。」

腳步踏過流水,肅殺的氣氛,已經在周圍凝固。陳凡身上的衣物早已被雨水打濕,然而其下的身形勻稱剛猛,每跨過一步,都顯得更加沉穩和堅定。片刻,他偏了偏頭。

「哦,對了,有件事我覺得應該跟你說。師父有時候會跟我提起接掌摩尼教的事情,他一般不說你,但如果有時候非得提起,我覺得他對你的心情很奇怪。我覺得他喜歡你。這是你們老一輩的事情,聖公已經走了,師父走了,你也要走了,但是在入土之前,我還是覺得有必要告訴你這件事。」

綠呢小轎那邊沉默了片刻。

「不過我現在覺得,師父的品味真是不怎麼樣。因為我上次見到你就想說……老太婆,你真是丑極了」

怒吼聲發出,身後的包袱朝著前方用力擲出的瞬間,那綠呢小轎之中,有身影撲出來:「放肆」

布匹展開,刀槍劍戟、斧鉞鉤叉、鞭鐧錘撾……各種武器飛上天空,司空南的身影斬裂了雨幕,沖開兵器,半空中,猶如遠古妖魔凶戾至極的一道揮爪痕迹,呼嘯而下!

陳凡也已經直衝上來,接住撲向他面前的第一樣兵器,下一刻,攻勢猶如狂怒的龍捲颶風,與司空南碰撞在一起……(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五八章 相聚之秋(中)

47.71%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