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五章 蒼雷(三)

第五六五章 蒼雷(三)

夜風清涼,自礬樓的高處望出去,能夠看見小半個汴梁城的燈火光芒,一座座的庭院、條條的街道,水路上的船燈將暖黃送上夜空。,,音樂聲不時傳來,是礬樓的歌女們在表演中唱的「猶記紅船徑,日日載煙花」之類的溫軟句子。

房間里燈火明亮、紗幔輕搖,宋永平正舉起酒杯與寧毅對飲。在房間里還有兩位女子,寧毅身邊的是師師,而在宋永平旁邊的是一位名叫靳如煙的女子,比師師年輕許多,屬於礬樓正當紅的才女,去年宋永平在京城時,兩人就曾認識,此時也就叫了她來作陪。

原本就出身官宦人家,又是弱冠之年中舉,接下來便補了知縣實缺,此時的宋永平,稱得上少年得志、意氣風發。這一次乃是當地知州備齊了一批貢品,著宋永平上京呈獻,暗地裡則是看準了宋永平在京中有些關係,轉託他上京辦些事情,也算得上輕鬆又露臉。人生如此順遂,年輕人的言語之中,也多有指點江山的豪邁。在謝過寧毅在京中的幫助,隨口談過些詩文之事後,他也說了一些對竹記的看法。

「……小弟遍觀歷史,自古以來,單純經營商事,總是難以長久的。小弟家中也有些生意,但都是點到即止,夠用就行。當然,姐夫在汴梁這邊,對於此事,必然是明白的,於竹記的考慮,也必定比永平更加周祥。例如最近一年來,竹記說書的事情。去軍中宣揚俠義武勇,小弟便十分贊同,只是於百姓之中,是否要宣揚此事,聽說外間的議論,便有些大……凡為人做事,需徐徐圖之……」

對於寧毅,宋永平終究是沒有惡意,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的說法。也算是掏心窩子的話了。竹記的發展太快。會引起文人的警惕,也會引起商人的警惕,宋永平繼承了家傳的做官哲學,也是在勸說寧毅。先將京城中的基礎牢固后。再擴大其它。

當然。這中間也有他不能說的話,譬如在宋永平這邊,寧毅作為相府西席。就算名氣再大,也沒有為官,在他看來,根本的原因在於寧毅終究還是蘇家贅婿的身份。而蘇檀兒是他表姐,就君子之道而言,他不能說出任何讓寧毅擺脫這個身份的話。這一番勸說先從說書開始,到文人的反應,隨後再到商人、官員時,邏輯依然是清晰的,這也是年輕人心中為之驕傲的東西,寧毅便仔細聽著,不時點頭,也與宋永平議論幾句,贊一下他的家學淵源。

不論做什麼事情,當然都需要時間,宋永平將話說到,也不指望姐夫立刻就表態去做什麼。但當然,他也希望著這場能令寧毅「受益匪淺」的談話,可以對其之前的幫助做出一些回報。兩人之後又聊了好些事情,令宋永平多少有些不滿的是,即便在這樣說過話之後,寧毅此後的問題里,還是隨口向他詢問了一些這一年裡商戶來往的變化,顯然又是專心商事的習慣使然。

當然,既然有入贅的身份,只好選擇經商,縱然能因相府的關係與諸多達官貴人來往,自己的身份也難升上去。對於寧毅這種行為,宋永平還是能夠理解的,以至於這一晚醉醺醺時,他還跟靳如煙說了一句:「我那姐夫,確是很厲害的人,只可惜……身份綁住了他……」

這天晚上對於寧毅的這番說話,宋永平心中多少還是得意,以至於在不久之後的回程途中,轉往河南府拜會父親時,還有些高興地說了起來,結果讓父親宋茂給罵了一頓。

「……你這姐姐、姐夫二人能在京城豎起那樣大的攤子,又與相府有來往,豈有你這黃口小兒、膚淺言語的置喙之地!這等淺顯道理,別人不懂,你以為右相府是個什麼地方,你姐夫豈能不懂!他如今所做之事,為父也有些奇怪,但你的這些言語,實在可笑……罷了,你將你所說話語,來來回回給我講一遍!」

宋永平被罵了一頓,也就只好回憶著當天的事情,將來龍去脈一五一十地複述出來,接著又談了之後的閑聊。宋茂皺著眉頭,宋永平說著話,隨後也皺眉起來:「若……真如父親所說,事情不簡單,那……莫非相府是在備戰?」

宋茂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宋永平自己分析下去:「父親可還記得,我年少之時曾說,契丹、女真皆是虎狼之輩,示敵以弱更不如示敵以強,其時我說南北難免一戰,實則為了嘩眾取寵。到後來見識漸深,眼見遼金之間塵埃落定,我朝也有招安詔等諸多措施,每每念及打仗,心思反而淡了……」

宋茂道:「若你所說之言成立,倒是可以解釋你姐夫為何那樣擴張竹記,看來卻是相府的意思了。」

「只是相府又何以如此篤定金人必然南下,他若押上身家,不顧後路,有什麼好處……」

官場之人,無論做什麼事情,都考慮後路,就如同譚稹的招安詔,做好了是業績,又預防了金人南下的可能,做差了,也不至於得罪人。但竹記的發展就不一樣,屬於在利己性上極差的行為,簡直像是某些人預測到眼前就到危急關頭了一般。因此兩種備戰,意義是完全不一樣的。而在這其中的更多涵義,宋永平也還是想不清楚。

宋茂道:「不論他們如何去想,你所在相州,乃是北上途徑。你姐夫你跟你詢問當地商戶變化,若不是為他們竹記的生意,便是在跟你對照他手頭的情報。若為父在此地消息不錯,招安詔后,你們那邊的生意恢復極快,比之災情之前,還有提升……」

宋永平點頭:「提升了……約三到四成。」

宋茂也點了點頭:「若是金人真的南下,且打破雁門關。北面必成戰場,到時候,軍中仍會有傾軋,眾人為逐利、為保命,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你可記得相府在之前賑災中用的商戰手段?出自你姐夫之手,這一次,引入大量商人往北走,有商人、有錢、有利益,就有更多人有切膚之痛,若說其中有你姐夫和相府在推動。那恐怕也不出奇。」

宋永平沉默下來。宋茂滿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能將商場之事用到這個程度,你姐夫也好,相府的那幫人也好,行事之老辣。布局之廣博。非你這黃口孺子所能想象的。虛心好好學吧。」

「那……若真會打起來。父親,我該如何去做……」

宋茂揮了揮手:「金人真會打下來的可能不大,此事關係天下。大家都會去想,你不必多慮,當好你的縣官就是,若因為此事糾纏,金人未來,你反倒誤了政事,才是得不償失。如果可能,你就忘了它吧!」

父親的話雖然是這樣說,但回去之後,宋永平還是多少留心了這件事,他看了幾本兵書,詳細勘察了治下地形,又計算了糧食儲備運轉、士兵輸送等事情。到得不久之後,反而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但這是后話,暫不再提了。

時間收回礬樓的夜晚,靳如煙並非絕對的清倌人,對於宋永平這種年輕有為的官員,往日里又有些香火情的,並不拒絕。當天晚上宋永平喝醉,與靳如煙離開之後。寧毅與師師在樓上的露台邊站了一會兒,風吹過來,激發了些酒意,寧毅看著滿城燈火,輕輕笑起來:「我這個妻弟,還是有些見識的。」

師師站在一旁看著他,樓下亮起的燈火中,站在旁邊的男子雙手扶著欄杆,手指輕輕敲打中,似乎有種睥睨一切的氣勢。但也因為酒的作用,許許多多的複雜心情,似乎也已在那雙眼睛里翻騰起來。他心底的想法,手下運籌的諸多事情……但依舊模模糊糊的,令人無法靠近。

在某些身居高位的達官貴人眼中,師師也曾見過類似的神情。而她自然也是不會說出宋永平的什麼壞話的,略略笑了笑:「但他說的話,立恆卻是早已想清楚了的……」

「也談不上清楚。」寧毅搖了搖頭,「有些事情,我也希望自己估錯了,有時候也覺得可能是估錯了,那樣一來,兩年以後,我可能就該離京了。」

「離京?」

「嗯,帶著老婆孩子離開這裡吧,如果真能這樣……」寧毅沉默了許久,又想起什麼,笑起來,「師師……」

師師還在消化著他方才話中的意思,此時抬起頭來:「嗯?」

寧毅卻只是看著她,腦子裡浮起的,是另外一些東西。對於宋朝歷史,寧毅並不清楚,然而李師師這個名字,他當然知道。作為能夠留名千載的女子,一者是因為她與皇帝的緋聞,二者是因為她的忠義節烈與慈悲心性。據聞金人南下,這位女子被擄進金人營中,吞下發簪自盡。自己要阻止這些東西,便也有可能救下她來了。

傳聞中的第二項,寧毅隱約能從這女子的身上看見,只是第一項,與皇帝之間的緋聞該落在哪裡呢?或許終究有所不同?又或者師師認識的某個客人,就是微服私訪的皇帝?他看著師師,腦內想了想,終究只是搖頭笑笑。這終歸是自己所處的真實的世界,真是想太多……

師師等待片刻,不見他說話,輕聲道:「立恆家中,小嬋妹妹快要生了吧?」

「嗯,待會就得回去,跟她和肚子里的孩子說說話。」

「說話?」

「有一種說法叫做胎教。」寧毅笑著跟她解釋,「說是女人懷孕,快生下來的時候,孩子已經能感受到周圍的環境了,也能感受到母親的喜樂。所以最近總是回家陪著她,也教教寧曦,肚子里那個是他的弟弟或者妹妹。小孩子還挺高興的,應該能當個好哥哥。」

「……倒是未曾聽說這種說法。」師師古怪地笑笑,「家中妻子懷孕時來這裡的就多……」

風吹過來,撫動了女子的髮鬢與衣服,師師站在那兒,用左手抱住右手的手臂,她身體單薄,衣服也單薄,此時看來就如同憑虛御風的仙子一般,只是多少顯得有些落寞。兩人又說笑了一陣,寧毅揮手離去,讓她不要多送。

下方仍然是滿城燈火,師師站在樓上,看著寧毅的馬車從樓下側門出去了,駛上道路,穿過人群,最終消失在汴梁的繁華里。等待在男子家中的,是溫柔的、令人眷戀的妻兒,而不久以後的初秋,他也將收穫另一份喜悅了。

那麼,我的喜悅,會在哪裡呢?

她望著燈火,目光迷離地想著。

同一時刻,周喆踏上已經閉了宮門的皇城,睥睨這片巨大的、輝煌的城池,屬於他的國度。一切一如往日般令他感到壯麗與華美,每一次看到,都能讓他心中想成為萬世之君的念頭愈發堅定。

他伸出手來,往事混亂,前路迷離。但他知道,自己終會跨過這一切的……

……

雁門關外,星斗漫天。

周侗站在帳篷外,回望黑暗中的巍巍群山,出關之後,一切都顯得荒涼起來了,雖然在眼下,這些地方已是武朝土地。

這一年,老人已經八十二歲了。

為了許許多多的事情,去年的一年,他在武朝北面輾轉。原本大光明教教主還在找他決鬥,想不到一個小輩殺掉了司空南,令得那林宗吾也不得不南下與敵人火拚,少了他許多事情。江山代有才人出,這樣的更迭他已經見過許多遍了,重要的是,總能有新的英雄出現。

因為對於金人的種種猜疑,他想要去北面看看,離開雁門關、離開武朝,看看金人會不會真的往武朝打過來。他已經是這樣的年紀,離開一輩子盤桓的武朝,去到那樣的虎狼之地,縱然是宗師之身,也可能遇上種種的意外,而最大的意外,或是天命。

福祿與左文英還是跟在他的身邊。

「若我殞身異域,你們要將我燒掉,然後將我骨灰帶會來,使我不至於埋骨他鄉。」這是老人笑著對兩人做出的囑託。

在那一刻,他還是做了北上好一陣子的準備的……

************

七月,金國都,會寧。

帶著涼意的清晨,武朝使臣徐澤潤整理衣冠,走進新建成的、簡單的金朝國都。他是帶著任務來的,北上已經三個月了,為了促成金、武兩國永久的、正常的貿易往來,他帶來了許多金銀、瓷器、絲綢,幾乎走遍了能走的金國大臣府邸,賄賂了許多人。今天,金國皇帝吳乞買終於要親自見他,敲定這一切。

這是塵埃落定之刻。

也是一切初始之時……(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六五章 蒼雷(三)

48.2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