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六章 蒼雷(四)

第五六六章 蒼雷(四)

皇城大殿,話語之聲持續地傳出來。,,

「……和田,羊脂無瑕白玉杯一對,羊脂無瑕白玉碗一對,羊脂無瑕筆洗、硯台各一尊,青玉雕龍屏風一座……唐朝吳道子《十聖圖》一幅……金玉觀音像一尊,金玉佛龕一尊,金葉玉皮手書《楞伽阿跋多羅寶經》一部,《金剛經》……」

隨着說話聲,大量的珍物器玩被抬入殿內。副使在宣讀禮品條目的時候,徐澤潤偷偷地大量著四周,以及上方的金國皇帝。

作為陡然而起,取代遼國的新勢力,金國並非底蘊深厚的貴族,而是猝得重寶的暴發戶。不過,作為會寧的這處皇城來說,就連暴發戶的影子,都沒有彰顯出來,它佔地還算大,但宮牆竟是木製結構,大都由柳樹和榆樹製成,前院辦公、後院住人,只有這大殿顯得稍有威勢,但比之微微的武朝皇宮,這邊的這所「宮殿」,就只是算是茅屋了。

不過,徐澤潤心中也知道,真正決定這裏是一處什麼地方的,不在於它的形狀,而在於身處此地的這些人。無論身處茅屋還是身處氈房,前方那個男人身邊聚集的人們,已經是全天下都不敢輕侮的存在了。

王座之上,吳乞買正饒有興緻地看着這些被抬進來的、一樣樣的珍玩。

作為金國的第二任皇帝,完顏吳乞買比之乃兄阿骨打,乍看之下少了幾分吞噬天下的氣質,他的塊頭其實比阿骨打要大。據說天生神力,可赤手空拳力搏熊虎。阿骨打未曾起事之前,天祚帝召集女真酋長聚會,會上要求各酋長翩翩起舞逗皇帝高興,阿骨打堅拒,天祚帝便要殺他,就是吳乞買以隨從的身份出來表演自己的拿手好戲,空手擒熊縛虎,逗樂了天祚帝,才免了阿骨打一死。

但也是因此。跟在阿骨打身邊。又忠心耿耿的大塊頭,這種人看起來就顯得有些老實、傻缺。雖然繼承皇位之後,據別人的評價,他也確實繼承了阿骨打的幾把刷子。但施政是相對平和穩健的。甚至看見對方。徐澤潤就不由得想起了之前聽到的某個傳言:

阿骨打在位時。行事作風都非常節儉,曾與群臣約定:國庫中的財物,只有打仗時才能動用。如果有人違反,不論是誰,都要打二十軍棍。吳乞買繼位后,手頭也相對拮据,各方面都要花錢,這位皇帝是苦日子裏過出來的人,其它都能忍受,對酒肉卻頗有偏好,今年三月有一天忍不住了,偷拿了國庫里的錢出去花,被宗翰知道以後,當着朝臣的面揭出來,然後將吳乞買拉下來打了二十棍,接着才是整個朝堂的臣子跪下請罪。

完顏宗翰這個人,徐澤潤是見過的,他是經過朝堂上最可怕的大臣之一,說不定還真有可能幹出這種事來。當然,如果真有其事,也真不知道這對武朝來說,是福是禍了。

作為武朝的使臣,徐澤潤本人原就是個長袖善舞之輩,也善於觀相、觀人。在跟這些武人、莽漢打交道的過程里,他也知道,這些人多少有一個好處,就是收了錢,也就基本代表了會辦事。三個月來,他所聯絡的金國大臣不少,也知道金國的朝堂上,為了這件事也一直在爭論不休。今天過來,雖然一部分認識的大臣並不在,但看着上方金國皇帝那張滿意的笑臉,他覺得,這次的事情,應該能有個好結果。

送上了各種禮品,然後正式遞上載有貿易來往各種條約的國書,吳乞買收下了,只是順手看了一眼,放到一邊,走下了座位。

他一旦站起來,徐澤潤才感受到那龐大身形前的壓迫感,身披貂錦、毛皮,如巨熊般的女真皇帝走到這邊來,伸手去摸那些瓷器玉玩的貢品,隨後又拿起來把玩片刻:「好東西啊。」他低聲說着,看到禮品里一些用於朝貢的臘肉、瓷瓶封了的好酒時,也忍不住把玩一下,俯下身去聞聞:「真是好東西……」

「我們打進契丹皇宮時。」他回頭對徐澤潤說道,「皇帝跑了,帶走很多東西,一路上摔的摔碎的碎,有些好東西,沒有留下來。當然,也是首先進去的那幫小子,根本不懂,打完之後,他們還到處放火……」

年紀已經五十多,可怕中卻也帶着憨厚的皇帝臉上簡直像是在說「心疼死我了」,他說完這句,又圍着那堆禮品看了看,然後向一幫朝臣揮揮手:「退朝了,今日退朝了,你們回去吧。」

眾朝臣便開始告退,徐澤潤皺了皺眉頭:「陛下,那……那份約定……」

「事情已經妥了。」吳乞買從珍玩中站起身來,走向徐澤潤,然後直接伸手過來,摟他的肩膀,用他粗重的嗓音說道,「徐使者,不必多想了。來,你隨朕來,我帶你們見識一樣東西。」

吳乞買比他高出一個半頭,伸手往他後背一拍,他便忍不住往前跨了一步,此時對方已經開始朝殿外走,徐澤潤等人跟了上去,秋日的天空中飄蕩幾朵白雲,太陽已經升高了,帶來微微的暖意。皇帝上了他的馬車,然後讓人將他一道帶過來:「徐使者,你跟朕一起坐。」

徐澤潤推辭一番,最終還是上去,他靠着馬車帘子邊,只將半個屁股坐在車凳上,但吳乞買拉了他一把,讓他坐實一點:「道路顛簸,你不坐穩一點,可是會摔跤的啊。」

皇帝端坐在馬車那邊,雙手按在腿上,面帶微笑,看來就如同坐在那裏的巨熊。

不知道為什麼,徐澤潤的心裏多少有些慌。片刻,馬車前行間,吳乞買開了口。

「徐使者,家兄與我。在許多年前,便心慕漢學。我們知南面有武朝,繁榮富庶,人人……都能得學問、教化,乃是天朝上國,徐使者,你明白嗎?」

徐澤潤恭敬地拱了拱手:「澤潤……明白。陛下,只要兩國能開邊互市,能有更多的往來,不久之後。金國……」

「就像你今天拿來的那些東西啊。都是好東西。」吳乞買一揮手,打斷了他接下來要說的長篇大論,「當然你們也有問題,你們總喜歡弄些……我們不懂的彎彎道道。那些有什麼用呢?想不通。沒用的……」

「當然。我們也有問題。」吳乞買並不多做糾纏,接着說下去,「朕哪。剛剛繼位,朝堂上有敵人,下面也要穩,我是很不想再打仗了啊,如今遼國完了。幽燕什麼的,你們該拿的也拿回去了,能休息一下,最好不過。但是!」

他伸手一指,加重了聲音:「但是……朕也絕不希望有人會覺得,我女真人畏戰,打出了個天下,就不敢再戰!若有人有這樣的念頭,他就要死了!徐使者,你明白嗎?」

徐澤潤愣了片刻,拱手道:「外臣,明白了。」他心中卻高興起來,因為有人這樣說時,實際上的威脅,就不會再出現了。果然,吳乞買隨後也笑了起來:「明白就好,明白就好啊,你們朝中人若也明白,那就天下太平了。」

說話之間,顛簸的馬車已經漸漸停了下來,吳乞買道:「到了,下去吧。」卻是首先起身,徐澤潤跟在後頭下車,前方是一大排的矮房、圍牆,方方正正的規矩的院子,幾棵樹正在秋風裏動,四周除了徐澤潤這批使臣,以及吳乞買帶着的一批護衛,人卻不多。皇帝站在院子裏,看着這稍有些蕭瑟的景象,深吸了一口氣,對旁邊的眾人豎起了一根手指頭。

「徐使者啊,你閉上眼睛,聽,聽這聲音。」

徐澤潤此時心中七上八下,滿是疑惑,他閉上眼睛聽了聽,只有秋風吹過樹冠的悉悉索索的聲音在響,更遠處的聲響他卻聽不清楚了。睜開眼睛時,吳乞買的低語聲又響了起來。

「朕年少之時,在長白山中打獵,要做個好獵人啊,耳朵是很重要的,隔得很遠,朕就能聽出熊虎的聲音,他們的爪子,踩進雪裏,樹葉子啊,輕輕地晃,風從哪裏吹過來……一雙好耳朵會救你的命,你現在聽,這個聲音啊,真是……呼嗚嗚嗚嗚……」

他揮着手,輕輕模仿著風吹的聲音,朝着徐澤潤笑了笑,徐澤潤卻是一臉的疑惑,他也知道,許多皇帝可能就喜歡這種別人摸不透他的感覺,因此有一半的疑惑,也是故意裝出來的。吳乞買笑過之後,舉步往前,去向那邊的一個院門。前行之中,他最後向徐澤潤說的話是:「對了,徐使者,朕在馬車上說的那些話,你記住了嗎?」

徐澤潤回答:「回陛下,記住了。」

吳乞買跨過那扇小門。

徐澤潤也跟着過去,景物在前方展開,然後有什麼東西密密麻麻的,猶如千萬的螞蟻在走,從他的脊背蔓延上去了,頭皮發麻,他的整個人,那一瞬間都在收緊……

*************

上京,臨潢府。

完顏希尹走進那個精緻的小院子時,古箏的聲音響了起來,他走上小樓,推門進入了精緻的房間,女子正在窗前撫動箏弦,然後朝他溫柔地笑了笑。

他在椅子上坐下來,閉目聽着女子的彈奏。

「穀神」完顏希尹,算是女真人中,文臣之首。當然,說是文臣之首,最主要還是因為他在眾人之間學問最高,對於漢人的學識,儒家的研究,他並不輸給南面武朝的許多大儒。早幾年他甚至曾經獨立創造出女真人的文字。

而不僅在學問上有所建樹,在女真的大臣之中,他天才橫溢、文武雙全。後世曾經留下惡魔一般名字的金兀朮,也就是作為阿骨打的第四子完顏宗弼,此時對他都是又敬又怕。

居住在這小樓之上的,乃是他的一名妾室,完顏希尹心慕漢學,這位妾室也是一名流落北地的武朝千金,名叫陳文君,兩人成親已有多年,琴瑟和鳴。相親相愛,陳文君一共為完顏希尹生了兩個孩子,在完顏希尹正妻死去之後,妻子的位置一直空懸,她便成了完顏希尹實質上的夫人。此時的女真人對漢人並無偏見,府中的人私下裏多稱她為「漢夫人」。

每次回到家中,完顏希尹都習慣性地聽對方彈上一曲古箏,這次也不例外。待到這柔和如流水般的旋律停下來,完顏希尹睜開眼睛,久久地凝望着這位心愛的女子。陳文君撫動着箏弦。偏了偏頭。笑道:「夫君有什麼事嗎?」

完顏希尹沉默片刻,然後道:「我將南下了。」

***************

視野在前方展開。

巨大的校場,無數的旌旗。校場前方是高高的枱子,前方的身影走向高台。高台之下。一大批身着金朝朝服的官員被繩索緊縛。跪在那兒,悉數是徐澤潤拜訪過的,手下了禮品的官員。高台上各種禮品堆積,加上是珍貴的瓷器、真銀器皿,高台下燃燒着一個巨大的炭火盆,熱浪滾滾,扭曲空氣。

樹葉打着旋兒從腳下掠過。

徐澤潤是聰明人,極聰明的人,在看清楚眼前景象的一瞬間,有東西從心底浮現出來了,攥住了他的心神。雞皮疙瘩伴隨着涼意,翻湧而上,吳乞買在車上的那些話語涌了出來,而後是更遠的東西,他坐着舟船車馬一路北上,見過的大好山河,離開家時妻兒的眼睛、無數的眼睛都在從腦海掠過……

大風吹過校場,旌旗、樹葉都獵獵作響,天雲舒展、滾動。

「你閉上眼睛,聽這聲音……」

他還在向前走,身體是涼的,腦後是麻的。這是普通的一天,他從未想過,要看見眼前的這一幕,然而某些嚴重的感覺已經當着他的面前衝過來,如天風海雨,轟的撲上山石。

士兵走過來,刀兵打在使臣團眾人的背上,然而沒有聲音,這一刻出奇的他聽不到聲音,他也感覺視野中晃了一晃,他被打得膝蓋彎了下來,視野前方,皇帝走上高台,風吹起了他的袍服,毛皮飛揚在空中,巨大的身軀,雙手握拳,在視野的那頭面對了無數的兵將,在他的身邊,是猶如小山一般的瓷器、金銀、珍寶。然後,他的聲音猶如雷霆般響起來。

「各位女真的兄弟,你們可知道,眼前的這些,是什麼——」

……

風雨漫卷,周侗主僕走在異鄉的城間道路上,雨正從天上降下來。

江寧,被家人稱為小七的少女推著白髮的老人,出門曬太陽,看着外面的行人從道路邊走過去,老人偶爾說話,露出笑容。

苗疆,名叫杜殺的單臂刀客揮出一刀,敵人的鮮血灑上他的臉龐,旁邊,他的兄弟們正在與敵人進行激烈的廝殺……

……

「他們是南面武朝的珍物,在這裏,你們的眼前有這樣的瓷器,它值幾十貫、上百貫的銀錢,這裏最貴的一件,拿走它,可保你們一輩子衣食無憂……有這樣的和田羊脂玉,這麼一大塊的,它可以讓很多人都發瘋,放在家裏,可以作為傳家之寶,讓你傳上十輩子……有唐朝的書畫……有鑲金銀的佛經……有給武朝皇帝的貢品……有你有錢也買不到的美酒……這裏,成千上萬貫的東西,值幾十萬貫、幾百萬貫的好東西,它擺在這裏——」

風吹過高台,皇帝在風裏張開雙手:「你們!想不想要!」

……

杭州,經歷了戰亂的城市已經被再度建起來,烏篷船劃過安詳的水路,繁榮的集市間,商販們高聲叫賣,城門間行人商旅來去,熙熙攘攘的熱鬧……

一個院子裏,兩名綠林人飛快地交手,其中一個被打飛出去,吐出鮮血,另一人揚了揚手:「刺殺心魔,我來帶頭了,還有誰不服?」

李頻走過山村的小徑,在溪邊取水時,拿起水中的泥沙在鼻間聞了聞。他喜歡這清新的氣味。

抬起頭來,下方山村間,依稀可見農人來去的情景,天光正好,稻子金黃,就要熟了。

……

「你們應該想要!」吳乞買的聲音回蕩在會寧上空,「好的東西。誰都該要!朕也想要!但,朕卻不要施捨——」

「我女真人!自先皇起事,從白山黑水裏打出來,不過十年,我們已席捲整個遼國!曾經遼人的天下,他們所有的好東西,都是我們的!這個天下!這個天下的珍玩奇物,不比這裏多嗎!?這些東西,算是什麼——」

怒吼聲中,他抓住旁邊一個巨大的放置瓷器的架子。猛地一揮。架子在空中飛起來,無數瓷器飛起來,小山般的砸向高台之下,白花花的。無數珍玩在眾人的眼前砸成碎片。幾名跪在前方的金國臣子直接被砸倒在裏面。頭破血流……

……

礬樓,風度翩翩的書生們搖著扇子,正在吟詩作賦。師師一面撫琴微笑。一面看着前方的這些人,窗外,暑熱已經褪去,葉子就要黃了。

罷了,又是秋天。有時候想想,鶯飛草長的,又是一年過去……

北面,又一隊貨物進入了呂梁山,紅提站在建好的寨門上,看着過往的商旅。

周邦彥在草廬中倒茶,款待過來的客人。宋永平拿着兵書,在一個山谷周圍勘察著,幾名縣衙兵丁無聊地跟着他。

寧府,小嬋捂著肚子發出了大叫。頓時整個寧府都混亂了起來……

……

東西被摔破的聲音轟隆隆的響,隨後是盛放金銀的箱子,那些金燦燦珍貴器玩的東西飛上天空,落進巨大的炭爐里,風與火升騰而起。

「瓷器!算什麼——」

「金銀!算什麼——」

「字畫!算什麼——」

「你們沒有看過這些東西嗎!不!你們都看過!在你們踏過整個遼國山河的時候,在你們衝進遼人的城池,衝進遼人的皇宮時,你們都曾經見過了!你們很多人,都將它們拿回了家裏,你們什麼都有!整個遼國河山,都是我們的——」

「我們是冰原里的雪熊,是林海里的狼王!我們女真人,只要聚集在一起,則天下無人能敵。我們堂堂正正地拿來了我們想要的東西!我們拿下整個遼國,包括跪在下面的這些人,它們曾經是你們的兄弟,它們曾經堂堂正正的去拿到了他們要的所有東西!你們知道,他們為何跪在這裏!因為他們看見這些想要的東西時,竟然開始受人施捨!他們像狗一樣,受武朝人的施捨,然後他們要為武朝人遊說、做事——」

「他們已不是女真人,他們是狗——」

風在吼,火焰在升騰,高台之下,無數小山一般的珍物在破碎,砸成碎片,溶成金水,燒成灰燼。身形巨大的皇帝,猶如魔神一般在台上奔突,單手就將那價值連城的東西扔向毀滅……

……

江南,進出縣城的官道旁,王山月坐在茶肆里,看着來往進出的商販,露出了無聊的笑容。

黑暗的小房間里,成舟海歸總着手頭的情報,偶爾將有用的計入身邊的小本子裏,計算著陰人的步驟和成功率。

史進將酒館里鬧事的、發酒瘋的男子順手扔出門去,然後轉身喝自己的那一角酒。街上的行人看着地上的男子,嚇了一跳,然後便從旁邊走過去,各自做自己的事情了。史進的小弟們才衝上來,一頓拳打腳踢。

太師府,蔡京寫下了一幅好字,在秋風裏等待着自己干透,然後坐在那兒,吩咐了身邊的管家:「這幅不錯,待會將它裱起來。」

陽光照射進來,秋風撫動了紙張,角落未乾的墨痕上,有這樣的字跡:……雅贈會之賢弟。

墨香之中,蘊著微微的茶香、書香,便是君子的風貌。

……

「武朝的這些使臣,將他們變成了狗!他們帶來這麼多的東西,歸根結底,他們怕我們!他們怕我們打他們,可我們要打他們嗎?我們沒有——」

「長久以來,我們將武朝當做兄弟之邦,將他們視為兄弟!可這幫兄弟,做了些什麼!打遼人,他們出工不出力!打完之後,他們在暗地裏跳來跳去,就像是可惡的老鼠一般!他們煽動張覺叛亂,他們收留遼國餘孽!他們在我們的地方,到處送錢,行賄,腐蝕我的臣民!他們在挖我的肉,他們在離間你們的兄弟!而下面這些人。就是被他們從人變成了狗的傢伙!」

「他們!生活在最暖和的地方!他們有最好的山和水,有無數的好東西!可惜他們不是人!他們是狗!他們只有勾心鬥角,從無尖牙利爪!我們女真人,對待兄弟可曾吝嗇過嗎?我們女真人,對待朋友可曾小氣過嗎?打遼國,他們毫無建樹,是我們打下來了,再將東西送給他們!讓他們可以去高興,可以去誇耀,可回過頭來。他們望你們的身上捅刀子!往朕的臣民里捅刀子!他們將你們的這些兄弟啊。全毀了——」

「但也好——」吳乞買張開雙手,在風火之中振起袍服的袖子,「他們過來了,告訴了我們。他們有什麼東西。他們有這麼多、這麼好的東西。而朕看出來了。你們想要,哈哈,但枱子上這些喂狗的。我們就不要啦。可還有無數的東西,還有十倍百倍千倍的好東西,都在南邊——」

……

在大地的南邊,越過雁門關,有最溫暖的土地,有最好的水與土,最適宜的陽光與天氣。它們年年月月地滋養著這片大地上的人們,給予它們生存與繁衍的最好的搖籃。

數千年來,他們一代代地在這裏建立起偉大的、燦爛的文明,他們也會經歷戰亂,但很快地,又會再度凝聚起來,重鑄秩序。如今,大規模的戰亂在這裏已經過去了兩百多年,重山與綠水之間,一座座城池,一處處村莊都充滿了安寧祥和的氛圍,日光起時,農人們走出村落的房門,日出而作,城市裏商鋪開了張,匠人喝過熱騰騰的粥飯,拿起攬活的工具,官兵守在城門處一面聊天、一面檢查過往的客商,衙役在公堂上喊起威武的口號。艄公在江邊撐起了櫓,海邊,漁民架起帆船,開始一天的工作,他們的家人在沙灘上搖晃着手臂,嗩吶聲響,迎親的隊伍走過青石板橋,轎子裏的新娘欣喜而忐忑的等待另一段生活的到來。佛寺之中煙雲裊裊,道觀里的道士做着養身的操練,樹木蒼翠的山崖上,石匠們雕刻的巨大佛頭,開始漸漸露出端倪。

這是千萬生命,無數珍寶聚集的世界……

閬苑轉折的府邸之中,新的生命正在誕下,它睜開了眼睛,發出了第一聲嘹亮的哭泣。母親在巨大的痛楚中感到了喜悅,有人雙手合十,溢出淚光……

……

所有的東西,小山一般的倒下。

「既然他們是狗,既然他們提醒了我們,既然你們真的想要。那我們——就堂堂正正地去拿吧!今日,就讓這些武朝來的臣子們,為我等祭旗——」

徐澤潤的思緒早已沉降下去,逐漸的又浮上來,他早已能夠猜到對方要幹什麼,模糊的光影,浮動的思緒間,靈魂都在身體的表裏兩側被撕裂。不知什麼時候,他已經站了起來,衝出去,大喊著要衝向高台之上的那個身影,他不知道自己在罵什麼,而在高台下,有人已經攔住了他——

「不要攔他,讓他上來,讓朕——給你們看——」

「昏君,我武朝億萬臣民,必會……」

他們看着那道身影衝上高台,直撞向吳乞買,然而巨熊一般的皇帝一隻手便抓住了他,然後反手將他轟在了小山般的陶瓷廢墟上。他兩拳砸下去,那身體已經扭曲了他又將人拉起來,踩了一腳,撕斷了對方的手臂,鮮血噴涌而出,隨後轟轟轟的三下,巨熊將整個人都硬生生的撕碎了,血漿噴灑向巨大的王旗旗杆,也噴灑上他的整個身體。

「女真萬歲——」巨熊的咆哮聲席捲天空,在如同雷霆般震動大地的響應中,無數的刀光落下,無數的鮮血噴涌,秋日的天空下,皇帝舔舐著鮮血,張開他的大手,「我們——」

他的聲音渾厚如惡魔:「出征——」

雲,席捲而來。(未完待續。。)

ps:七千多字,本來是可以分成兩章的,想想還是算了。求月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六六章 蒼雷(四)

48.35%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