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六章 一代宗師 英雄再見

第五七六章 一代宗師 英雄再見

庭院之中,木葉飛響。兩撥人的正面衝鋒,在第一時間造成巨大的聲。飛鏢、矢石衝過樹葉的遮蔽,嘩啦作響,完顏銀術可挽弓疾射,在一名綠林武者的身上帶出血線,另一側,一名手持鋼鞭的武者將女真衛士撞飛在大樹樹榦上,一鞭打碎他的額頭,更多的武者往這邊衝來,大樹轟然作響。

史進手持一根鑌鐵長棍,揮舞之中如龍蛇在走,敲碎前方武者的抵抗,頭、頸、手、腳……無數骨碎的聲音硬生生地擠入女真衛士的防禦圈裡,要直接推出一條道路來。

左文英在屋頂上狂奔,身體低伏著灑下飛鏢,而女真人的弓箭也刷刷的往上方射去,她朝著庭院之中躍下,前方長槍刺來,她身形一縮,直撲進槍林中去,雙刀飛舞間,斬出道道血光。手臂、長槍往周圍飛灑,細長的刀鋒刷的便劃過人的喉嚨,在她的身體周圍,鮮血隨刀光飛灑旋轉,剎那間竟如同血海中的漩渦。

名叫福祿的男子手持單刀,自人群里走來。這名平日里跟在周侗身邊當僕人的和善男子此時踩著似慢實快的步子一路前行,只在接敵的瞬間,身體才會陡然爆發開,他的動作簡單迅速,刀光如電,進趨之間直盯要害,往往身形一晃,對方的手臂或是喉嚨就已經斷開。

更多的人配合者本()身邊的同伴,試圖在第一時間就撕開人群,直取粘罕。但能庭院之中防禦的七八十名女真衛士也絕非庸手,交手衝突的第一時間。大量的鮮血就開始綻放,女真的衛士倒下,綠林人中,也有人在第一時間被阻擋、被射殺的。摩延當世的一桿重槍,直接架住兩名身材高大的綠林豪客的攻擊,那重槍揮舞間,轟的就將一個人的臉頰打碎。

作為宗翰麾下的第一勇士,他力大無窮,槍法簡潔但凌厲。第二名綠林豪客趁著他長槍不便近戰的劣勢合身撲上,猛的便被他一拳掃飛。直接撞在庭院旁邊的柱子上。吐著鮮血掉落在地。而在旁邊,左文英殺出一條血路,陡然撲至,她的雙刀如電搶攻。摩延當世手持重槍。在倉促間飛快地後退。而拔離速已經從後方沖至,短槍從摩延當世背後刷的刺來,左文英的攻勢稍一遲滯。摩延當世重槍一揮,嘩的一下,帶著劇烈的破風之聲揮斬而下。

左文英朝著後方一滾,那重槍落地,將地面上的青石都砸得裂開,塵埃與碎石飛濺。摩延當世「啊」的一聲暴喝,重槍沿著地面便鏟了過來,左文英朝著後方不斷飛滾,而在摩延當世身後,拔離速刷的揮出他的第二把鋼槍,那鋼槍掠地疾走,直朝左文英襲來。

就在左文英躍起的瞬間,另一道身影從旁邊陡然沖至,踢起飛掠而來的鋼槍,正是左文英的夫君福祿。摩延當世重槍猛拔,福祿抓住飛起的鋼槍,連同他手中單刀、再度撲上來的左文英的雙刀,與摩延當世的重槍砰砰砰砰的發出無數碰撞,當雙方身形一分,福祿一個轉身借力,將那鋼槍以最猛烈的勢子投擲出來。

那鋼槍幾乎是照著摩延當世的面門呼嘯而來,令得他猛然躲開,而後直飛往正廳中的完顏宗翰。宗翰身邊的完顏撒八劈飛鋼槍,銀術可便照著這邊射來兩箭,同時,七八名士兵從旁邊猛撲而來。

三十多名綠林人與七八十名女真衛士在第一時間爆發開的便是最猛烈的碰撞,但延綿的血路還是朝著正廳那頭不斷延伸過去的。以武朝一流高手作為前鋒的衝擊,在第一時間幾乎不見停留。而在後方的大門處,原本反應未及的女真侍衛們正洶湧而來,撲向綠林人的後方。

就在這第一時間展開的激烈廝殺中,完顏宗翰的喝聲陡然響起來:「殺了他!攔住他!左邊!」

那是在宗翰面對著的庭院左側,一道身影正在屋檐下無聲衝來。這一邊自然也有人防禦,只是最厲害的交鋒點還是在這庭院的中心,這道身影迅速前行,幾名與他接觸的女真衛士一觸即倒,就在片刻前,一位名叫赤仙的女真將領揮刀斬向他,被他陡然貼近,那赤仙的身體便在不斷飛退,幾乎已經超過衝擊的鋒線。

這近乎無聲的一幕原本不該引起太多的注意,但完顏宗翰飽經戰陣,出奇的便注意到了這邊的異狀。赤仙的飛退中,銀術可刷的一箭射了過去,聽到宗翰的命令,旁邊五六名女真勇士也逼近過來,而在下一刻,一聲暴喝響徹整個庭院,在這聲響之中,赤仙幾乎是被人扒著肚子撕開成兩片,漫天飛灑的血肉,撲向女真勇士的眼帘。

這些女真人也都是飽經殺場的戰士,眼見血肉爆開,非但不躲,長槍、大刀反倒徑直往那血肉中央殺了過去。與此同時,一桿混銅大槍從後方躍出,「叮」的顫抖聲響由小陡然變大,化作如蒼龍般的長吟。

兵器飛出去,手臂被絞斷,兩名女真勇士的身上陡然失去了大片的血肉,一人是手臂齊肩消失,另一人半個小腹都被挖空,彷彿凶獸陡然從他們身上帶走了生命,另外兩人飛出去,一人被直接打在地上,頸骨盡折,高大的身影已經在血海中沖了出去,步履轟然間,直撲向道觀的正廳。

前方兩名女真勇士朝著這突襲而來的身影悍然揮刀,然而他們的身體與這道身影一觸即飛。銀術可飛快的射箭,每一箭都像是射上了岩石,在倒飛出去。

庭院里眾人的神經在剎那間便被繃緊至極點,此時在前方大殿前還有十餘名女真衛士,一齊衝上來,後方,摩延當世手提重槍,發足狂奔。那桿混銅大槍朝著前方十餘名女真衛士直刺而出,隨後稍稍歪了歪。猛地橫揮而回,摩延當世持槍一擋,嗵的一聲,他身形一滯,對方帶著那桿大槍,直撲往前方的女真衛士。

一桿大槍揮舞中,將整個刺來的槍林都打得東倒西歪,兩名女真人的手臂猛的一觸便被打碎。而在後方,摩延當世暴喝一聲,也直撲了過來。那桿混銅長槍猛砸回來。他重槍一架。然後使勁渾身的力量朝著對方壓了過去。

距離陡然拉近,摩延當世放開重槍,直接朝著對方一拳砸了過去,這一拳打中對方的同時。他的臉上也轟的挨了一下。接著便是天旋地轉。兩人幾乎是飛快而瘋狂的出拳,兩桿長槍飛舞在女真衛士群中,挨到第二拳時。摩延當世已經看清楚了眼前人的面貌,那是一張分不清年齡的臉,鬚髮皆張,雙目血紅,整張臉彷彿都充斥著「憤怒」二字,無盡的憤怒與殺念,就連摩延當世看到的瞬間,都覺得有些膽寒,因為眼前的臉,就像是廟宇里降世的明王。在這驚鴻一瞥過後,對方一記猛烈的頭槌,照著他的面門直接撞了上來!

兩人的飛旋交手間,地面塵埃飛濺,銀術可手中的長弓已經挽到極點,陡然間,破風聲呼嘯而來。他猛然間撒手,長弓砰的斷裂在空中,將他整個人都彈飛出去,左肩的衣衫已經被打得稀爛,血肉模糊間,傷重見骨。定睛看時,卻是摩延當世的那桿重槍,此時深深地扎進大殿的牆壁里。

作為宗翰身邊第一高手的摩延當世已經被打飛出去,而那猝然襲來的索命明王手舞混銅長槍,已經與十餘人殺做一團,他的長槍左揮右打,剛猛到極點的力量不時將人打飛,簡直像是普通的高手在棒打一群獒犬。轉眼間,這一處防禦也被突破。完顏撒八大喝著:「快走!」看準時機,合身撞向大殿側前方一個正在燃燒的銅鼎。

轟然間,銅鼎挾著熊熊炭火倒塌下去,下一刻,又是轟的一聲巨響,銅鼎被擊向庭院的另外一邊,漫天的火光在庭院前方飛灑而出。周侗的身影手持長槍,朝著大廳上方猛撲而入。大廳里除了四名貼身的親衛,就只有完顏宗翰手持長刀而立。

這正廳的旁邊還有兩扇門通向道觀後方,然而作為金軍大將,完顏宗翰一生武勇,根本未有考慮離開。

「來呀!動手——」

他長刀一橫,一聲暴喝,通往道觀後方的兩扇小門處,二十餘名士兵蜂擁而入,周侗提槍衝來,完顏宗翰手握長刀,帶著二十餘人,照著這衝來的老人正面迎上。後方,銀術可從地上爬起,持起長劍,與完顏撒八沖向這可怕刺客的後方。

秋風綿柔,大量的士兵正在朝這邊衝過來,庭院之中,綠林人拉起的戰線還在不斷地朝前方延伸,大廳里,混亂而又驚人的打鬥聲響成一片。沒有人能夠理解眼前這刺客的力量已經到了怎樣的程度。

片刻之後,轟然聲響。大殿里,完顏宗翰雙手握刀,身體被打飛在牆角,他的雙臂顫抖,虎口劇痛,前方那身上也受了傷的老者朝著這裡一槍刺來,挾著劇烈的龍吟噬向眼前,左肩重傷的銀術可猛撲過來。另一名親兵擋在了那大槍的前方,完顏宗翰看著那槍鋒刺穿了他的身體,那親兵瘋狂大喝,雙手握住刺穿了身體的大槍。老人的身後,有人撲上來,老人根本不予理會,推著那大槍直衝完顏宗翰,但銀術可也將完顏宗翰拉向了一旁,大槍直插進牆角的磚石里。

「走啊——」

銀術可大吼著,拉了完顏宗翰起來,兩人沖向通往道觀後方的小門。完顏宗翰回頭看時,正看到那老人放開了長槍,幾拳幾腳,將殿內的士兵像猴子一樣打飛的情景。

士兵堵住了小門,完顏宗翰與銀術可往道觀後方沖。對於衝進大殿行刺的老人,他們眼下已經無法衡量對方的力量,那根本已經不是人了,世上怎麼可能有這樣的人。

作為防禦的必要,即便是道觀的後方,也是有許多士兵的,此時正有士兵朝這裡陸續奔來。而就在他們離開大殿之後,大殿之中的老人在迫開周身敵人之後,也猛地躍向了殿內的神像。一路往上飛躍。完顏宗翰與銀術可才稍稍跑遠,猛的回頭,只聽砰的一聲,那道沾滿鮮血的非人的身影撞破了道觀屋頂的瓦片,出現在他們的視野里。

那身影猛地躍下,踩著附近的牆頭狂奔而來。

此時大殿前方的庭院中,更多的士兵已經沖了進來,綠林中人死傷近半,但前方的眾人也已經突破原本庭院里的防禦,衝進大殿之中。在瘋狂的廝殺中將拔離速、完顏撒八與殘存的衛士逼向道觀後方。

落在最後的行刺者們已經被士兵包圍。竭力奮戰,試圖為前方的人爭取片刻時間,前方,戰線還在推進蔓延。名為周侗的老人如同殺神一般撲向完顏宗翰。拔離速、完顏撒八也在朝完顏宗翰這邊衝來。試圖護衛主將。史進揮舞著周侗插在大殿里的那桿長槍。與福祿、左文英以及其餘幾名武者撕開人群,殺出血浪,不斷向前。

戰陣搏殺不同於比武。他們的身上,也都已經帶了各種的傷勢,而在前方,周侗身上同樣也有無數的傷勢,然而他揮舞各種拿到手的兵器,砸開周身的敵人,偶爾揮起長槍便直擲向完顏宗翰,士兵護著完顏宗翰在走,有的人被刺穿了,有時候也是完顏宗翰揮刀砸開長槍,或是被銀術可拉得狼狽飛竄,尋找躲避的地方。然而眼前,那老人呼嘯而來,某一刻,陡然拉近了距離,在道觀後院與完顏宗翰隔著幾個台階時,猛地飛撲,重拳揮出。

完顏宗翰眼見那身影飛撲放大,一匹戰馬陡然從旁邊衝來,那一記重拳轟的打在戰馬身上,頃刻間,彷彿有戰馬形狀的鮮血飛濺而出。整匹戰馬,連同上方的騎士,連同後方的完顏宗翰、銀術可都被撞得飛滾而出,轟隆隆的去往不遠處的牆角。那騎士在地上擦得半身都是灰塵血絲,手持金劍爬起來時,看看艱難起身的完顏宗翰,看看那邊的血色身影,驚駭之情無以復加。卻正是一路趕來的完顏希尹。

道觀後院這一側,左文英與福祿等人奮力廝殺,然而距離周侗所在的前方依舊很遠,更多的士兵已經從不同的地方衝過來,左文英大喊著:「你扔我過去!」

福祿抓住左文英猛的一擲,然而女人身形落地時,仍舊陷入了六七人衝過來的殺局裡。而史進揮開周身的一名女真戰士,用力擲出手中名為「蒼龍伏」的混銅長槍。

龍吟之聲劃過天空,周侗沖向完顏希尹等人,在半途中接住長槍,猛然刺出,完顏希尹手中的轅王金劍帶著光芒斬出,連同拔離速的鋼槍、完顏撒八的大刀一齊斬向長槍。

那帶著龍吟的槍勢砸得完顏希尹踉蹌後退,拔離速的鋼槍都已經飛了出去,虎口崩裂。而附近飛來的一根箭矢,也射入了周侗的肩膀。

周侗只是微微一退,「啊」的一聲,第二槍朝著完顏宗翰再度刺來,他的口中,眼中,都是鮮血,宗翰悍然橫刀揮斬,完顏希尹也一齊跟上,完顏撒八已是空手,朝著周侗合身撞上來,只聽幾聲巨響,宗翰手中長刀飛上天空,他的雙手虎口已經完全迸裂,完顏希尹雙手握劍,也被震得不由自主地後退,牙關已經咬得滿是鮮血。

宗翰不斷後退,老人猶如猛虎般還在前進,直刺到盡頭后猛然橫掃,劈開旁邊的完顏撒八,甩開撲在他身上的拔離速,長槍在他身後,消失了一瞬間,而後從另一側躍出。

劇烈的龍吟震響耳膜,回馬槍!蒼龍躍起,抬頭!沖向瘋狂飛退的完顏宗翰的面門,但下一刻,他的脊背已經靠上牆壁,箭矢朝這邊射來,有士兵朝周侗猛撲而來,完顏希尹手握金劍試圖劈下長槍。

血光在槍尖綻放開來。

……

視野遠離的那一瞬間,眼前的世界,全都是血紅色的。

人世如苦海,肉身做皮筏。許多年來,老人都未曾將這具身體用到這個程度了,他心中知道,極限早已到達,或者,也早已超越過去。

最後的那一刻,他的眼前已經看不見東西,鮮血已經遮蔽了一切。如果可能,他只是希望能將手中的長槍多刺出去一點點。

槍鋒刺進身體。

銀術可擠在宗翰的身前,看著嵌入他肩膀上的長槍,不知道那槍鋒有沒有刺穿過去。

一名士兵砰的撞在老人的身上,然後摔落地面。

龍吟驀止……

宗翰看著眼前的血光,整個身體都在顫抖。

「哈哈、哈哈!」完顏希尹手握長劍,劇烈的喘息,發出了他自己都不太明白意思的笑聲,而後他「啊——」的發出如負傷猛獸般的吼聲,手中的長劍,朝著前方手握長槍的老人,猛地斬下——

戰鬥還在進行,一撥一撥的士兵正在從四面八方趕來,在這染著烽煙的、秋日的黃昏里,將反抗者們的身影淹沒下去……

天地寥廊……

***************

景翰十三年秋,金國分東西兩路伐武,由金國元帥完顏宗翰帶領的西路軍自雁門關一線南下,攻城略地,如入無人之境。八月初七,忻州城破,超過十萬軍民遭女真軍隊俘虜、屠殺。

八月初九,陝西大俠「鐵臂膀」周侗挾福祿、左文英、仇鶴年等數十武朝義士行刺女真元帥完顏宗翰,重傷女真將領十數人,力竭身殞,終年八十二歲。

周侗等人的行刺,並未影響女真南下的步伐,不久之後,完顏宗翰率領的西路軍還是揮師進發太原,而東路軍已經踏過河北三鎮,飛速南下。但他的死所帶來的影響,在這之後,才陸續發酵、擴大,甚至在此後數年、十數年裡,貫穿和改變了許多人的一生……

這是后話。

(第六集*胡馬度陰山*完)

(——鐵馬冰河入夢來!)(未完待續……)

ps:待會會有個第六集小結。同時,求月票,求年度作品票,求各種支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七六章 一代宗師 英雄再見

49.24%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