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九章 狂亂前兆 因果逆流(上)

第五七九章 狂亂前兆 因果逆流(上)

山東東平府,陽谷縣。

黑色的煙柱隨著燃燒的火焰升上天空,噼噼啪啪燃燒的,是金黃的稻穗,空中瀰漫著米粒被燒焦的氣味,而後,是腳步與呼喊的聲音,混成一氣。視野間,道路上全是奔走來去的人群,慌忙的腳步,各種各樣的呼喊聲。

「……要走啊,女真人的騎兵,已經打過來了啊,快去城裡吧。北面好幾個大城都被屠了,你們知不知道,棣州的人,全都被殺光了,雞犬不留啊……」

前方官員的吶喊聲,匯在人群里,變得斷斷續續的。有婦人背著筐,拿著鐮刀衝下稻田,哭喊著拚命的收割。衣衫襤褸的老嫗尖叫著沖向路邊的皂隸:「你打死我啊,你打死我啊,我不走啊!讓女真人來吃了我這把老骨頭……你們作孽啊……」

有人攔住了老嫗,那老嫗掙扎著,最後摔倒在地上,腦袋磕上了石頭,接著便是滿頭的血。人聲的混亂嘈雜里,在道路的一側,村民與士兵之間爆了一場小小的衝突,縣令奔跑而來,口中叫著:「不要打,不要打。」忽然額頭上被飛過來的石頭砸了一下,鮮血也從頭上流了下來。

這片刻的衝突引了更大的混亂,秋風呼嘯而過,火助風勢,將田野上的大火遠遠的推開了,彷彿是一張紅黑色的長毯,隨著稻穗、草叢,鋪向遠方的樹林……

亂局裡的眾人遠遠的望去,都被那巨大的火焰驚呆了。

由陽谷縣往西。河東西路、河北路的大部分地方,都延綿在一片陰沉的秋雨里。雨水在陰霾的天空里嘩啦啦的降下,由北往南的道路上,披著蓑衣、背著包袱的行人、裝著行李的馱馬、大車擁擠著南下,老人不耐寒雨,摔倒在地,婦人懷中的孩子被雨水淋濕,哇哇大哭。沿途的驛站、酒樓,被遷移的行人擠滿。

秋雨里的黃河岸邊,所有的渡頭。悉數滿員。起伏的波濤中,所有的船隻都在不斷的來回穿行。

景翰十三年八月中旬,一場巨大的堅壁清野開始了。

「呼,年輕真好……」

東平府南面。一個人群來去。繁忙嘈雜的院落里。才睡了一個多時辰的寧毅從房間里出來,洗過臉后,出了如上感概。遠處是如火的雲霞。

院落外不時有奔馬跑來。遞過來各種消息,從西到東,河東東、河東西、京東東、京東西以及河北等五路將近二十個州,近百餘縣城的現狀,都在這裡匯總過來,竹記的幕僚團成員進進出出,對這些信息做出歸總,擬定對策,同時也等待著寧毅或者聞人不二的批複。

秦紹謙從院外大步走進來,武瑞軍的軍營此時便在這附近,幾日以來,也有各種行動,秦紹謙偶爾會過來串門。寧毅笑起來:「我剛起床,本來該說早上好,但看看已經快天黑了。二少過來,是有什麼好事情……」

「宗翰攻太原,昨天開始了。」秦紹謙手上拿著一份情報。

寧毅的表情微微愣了愣,然後伸手將情報拿過來,旁邊走過的幕僚成員遞過來一張紙,低聲道:「我們方才也收到了。」

寧毅便拿著兩張紙在那兒看。事實上這已經是早有預料的事情,而且對於寧毅這一塊來說,情報過來的意義也只是看看。但消息的確認,意味著太原圍城局勢已定,秦紹和、李頻、成舟海等人,都已經陷在裡面了。因為有熟人,這消息或多或少看得有些沉重。

「遠在天邊的事情,昨天開始攻,這個時候說不定已經破了。我只是拿過來給你看看,又不是立恆你的事,何必操心呢。」眼見寧毅微微蹙眉,秦紹謙的笑容反而豁達,伸手拿回了情報。

寧毅看他一眼:「太原是堅城,應該沒你說的這麼快。」

「我那大哥,平日里看起來比阿爹還迂腐,實際上兵書他讀得比我多,守城他是懂的,不會瞎指揮。城裡有你竹記的人,還有成舟海,我最明白他了,他是個毒士,配合你手下的人,真到撐不住,他能把全城的人都趕到城牆上去。我也覺得不會就破,若這樣還破,那就是命數使然。」秦紹謙一臉大鬍子,笑得簡單,「最重要的是,遠水解不了近渴,太原的事,你我呢,擔心都沒用。」

「能想得清楚就好。」寧毅笑了笑,「那你這邊呢。」

「便是要來跟你說這事。」秦紹謙道,「準備出兵了。」

寧毅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遠處的晚霞,便又嘆了口氣。

這一天是八月十五。

*************

八月中旬,黃河以北,已經陷入巨大的混亂之中。

繼完顏宗翰、完顏婁室下忻州、代州后,稍作調整,女真人西路軍驅趕著數萬百姓與俘虜,將兵鋒推向龍城太原。

東面,以郭藥師的常勝軍為先鋒,完顏宗望率領的西路近十萬大軍在威懾濟南之後,未作攻城,而是在郭藥師的帶領下,直線往西南方向插入。大軍快進入濟南、大名、東平三地之間的中央區域。

女真人兵鋒滾滾而來,一路摧枯拉朽。東路軍在突破燕京、突破河北三鎮后,一路上幾乎不見停留,沿途上的武朝軍隊,或是被迅擊潰,或是在防線都還未組成前就被大軍甩在了後頭。此時又已經進入局勢微妙的境地。

眼下在這周圍,戍衛濟南、大名、東平等地的廂軍,以及武威、武勝、武瑞等三支軍團組成的大軍共二十餘萬,都已經隨著戰局的開始被調動起來,正呈犄角之勢圍向女真的東路軍,氣氛肅殺。大戰眼看又是一觸即。寧毅隨著武瑞營來到東平才不過三日,堅壁清野的狀況也才剛剛運作起來,大戰已經逼到眼前了。

這大戰的節奏並非是武朝決定的,而是源自女真人,一旦這二十多萬軍隊再稍作遲疑,完顏宗望的東路軍就將突破大名、東平一帶,直入中原腹地了。

但所謂的一觸即,對於局內人來說,也不過是自欺欺人的官話。完顏宗望的東路軍以郭藥師為先鋒,從他的前鋒部隊威懾濟南引而不開始。這方圓數百里範圍內的整個局面就已經完全被女真人控制住。說起來是三個方向上囤積了武朝的二十多萬大軍。實際上打起來誰敢出動還真難說得緊,三個方向上軍隊大多在扯皮,棣州屠城后,誰也沒做好硬戰的心理奠基。但女真人就要從包圍圈大搖大擺地衝過去了。

一切都來得太快。哪怕對寧毅來說。都是如此。

「五萬人去守壽張縣。你對面可是宗望跟郭藥師的十萬人,不論如何,二少。這次我都沒辦法買你贏啊。」

夕陽彤紅,寧毅壓下手頭的事物,與秦紹謙拿著酒肉走出了院子,在附近的草坡上看著遠處的軍營說話。秦紹謙喝了一口酒:「至少有二十多萬哪。」

「大名梁中書,濟南張幼擎那幫人是什麼德行我不好說,打仗我也不懂,但你若真信了,我就送你四個字。」

「哦?立恆有何見教?」

「風林火山。」

「孫子兵法啊……」

「撤退轉進其疾如風,迂迴包抄其徐如林。劫掠錢財侵略如火,友軍有難不動如山……」

草坡上秦紹謙愣了一陣,然後哈哈大笑起來,笑了好一陣子,才道:「那我怎麼打啊?」

「……是啊。」寧毅喝了一口酒,也低喃了一句。

秦紹謙道:「但不管怎樣,去總得去的。不管怎樣,我也想與完顏宗望、郭藥師這等當世名將較量一下啊。」

秦家兩兄弟一文一武,往日里在外做官,但由於秦嗣源對寧毅的看重,偶爾回來時,雙方的來往還是有的,秦紹和秦紹謙將寧毅視為乃父的同道甚至是衣缽傳人之一,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算是朋黨甚或是家人,關係委實不錯。但這一次,女真人來得迅,寧毅才剛剛北上,秦紹和陷於太原,秦紹謙也已經要去壽張直面完顏宗望,無論如何,這感覺就終究讓人有些複雜。

秦紹謙口中雖然說得輕描淡寫,有著對戰當世名將的豪邁,寧毅也知道他有本事,但武朝對於將領的掣肘原本就深,他作為武瑞營都指揮使,可以統軍打仗,但對於軍隊的最高管理,反而屬於他上頭的文官,也就是現在的東平府經略安撫使。

像秦紹和雖然是文官,但他鎮守太原,反而對太原的軍隊有著最高指揮權。而秦紹謙,不光上頭有著能夠說話的文官,他真正統領武瑞營也不過一年時間,兵不知將將不知兵,對於軍隊的管理,還根本沒辦法深入這支大軍的方方面面。就算因為秦嗣源這個強勢老爹的照拂,文官對他的制衡稍微少些,要說他就能帶著武瑞營這支軍隊擋住女真十萬大軍,那也是任誰都沒法相信的事情。

秦紹謙自己,當然也不見得有信心,只是事到臨頭,作為軍人,便不再多想了而已。寧毅自然也是明白的,說了之前的幾句,兩人喝了一會兒酒,秦紹謙才開口問道:「立恆覺得這次大戰結果如何,若是打輸了,我們賠多少錢才能了事?」

「二少覺得只是賠錢嗎?」

「黑水之盟也是賠錢,女真二十萬人,占不了我們的江山吧。」

「黑水之盟遼國已遲暮,拿了歲幣就滿足了,女真剛剛建國,正在進取之途上,所以很難說。」寧毅遲疑了一下,「而且這幾年做死的事情做太多了。」

秦紹謙沉默半晌,看著寧毅:「我是武人,只打仗,立恆你是文人,跟我阿爹一樣,懂大局,你真覺得,到這一步了?」

遠山遲暮了,兩人以往雖然交情不淺,也這次剛剛見到幾天,事物繁忙,也沒有很多的時間閑聊,但到得此時,酒助談性,秋風吹過來時,反倒多說了好一會兒。

「我不確定。」寧毅將酒壺給秦紹謙遞過去,道,「不過有些東西是一家之言,可以瞎聊一下。這幾天里這邊來了各種消息,不光是金人打到哪裡了,也不光是堅壁清野的事情。從女真人南下開始,各地的反抗,就沒有停過。先有周侗周宗師率領七十多人刺殺完顏宗翰,然後河北三鎮,有個小縣城叫雙河,縣令杜永年為了掩護五千多人撤離,帶著三百多人吸引女真人的注意力,他們藉由地形,與五百多女真騎兵苦戰了兩個時辰,全軍覆沒以後,杜永年被俘,待到完顏宗望座前,對方看他英勇,跟他說幾句話,杜永年從頭到尾對宗望破口大罵,最後被梟示眾了。」

寧毅一面說,一面喝了一口酒:「然後是河北古山寨……本來是個匪寨,但是你知道,很多人家人還是在山下的村子里,女真人過去的時候,把村子屠了。山寨里有一百多人,在寨主王誠的帶領下,埋伏女真大軍,直衝本陣,一次衝鋒,全死了。王誠之後,楊威鏢局總鏢頭楊孝在遣散鏢局夥計與家人後,孤身行刺完顏宗望,他是周侗的弟子之一,同時,有綠林大豪何望帶著十多高手,同樣是刺殺宗望……這幾天的時間,這類消息零零總總,就沒有斷過,我讓手下把它們編成故事拿去說了。二少聽了以後,覺得如何?」

「好啊,都是英雄。」秦紹謙微微肅容,拍了拍大腿,表示尊重,「我武朝能有這些人,尚有希望!」

「不,正是出現這些人,代表這個國家的絕大部分人,都沒有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寧毅也有了三分醉意,手指在空中揮了揮,「這些英雄的出現,意味著武朝開國以後,在積極方向上積累的紅利,已經被前人完全揮霍光了。」(未完待續!

ps:好了,讓我們從簡單的節奏里開始吧。這一章連續推翻了至少六個開頭,過去的八天全是圍繞它打轉,從醞釀到動筆到連續推翻重寫,現在才終於確定接下來一段情節的核心。元旦七天雙倍月票全空窗了,六號編輯給我安排中封推,到最後只得請編輯撤掉。一年開頭就空窗了,確實不好,但至少,我算是對得起這本書本身,也對得起我的女神了……唉,再這樣寫下去真是要老命了……不過也好,新的一年,繼續按照非寫好不可的標準來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七九章 狂亂前兆 因果逆流(上)

49.4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