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鈴鐺明天見

第六十四章 鈴鐺明天見

第六十四章鈴鐺明天見

叮噹叮噹的聲音,清晨時分,嬋兒娟兒往桌上擺好碗筷,盛了粥飯,隨後在檀兒的吩咐下也在旁邊坐下。清晨的光芒里,一家五口人坐在桌邊吃早餐的情景。

昨晚蘇檀兒與娟兒杏兒也回來的比較晚,嬋兒哭過之後,與寧毅坐在涼亭里聊了一會兒心事,抹著眼淚絮絮叨叨。小丫頭比較可憐,先是擔心寧毅拋開自己去見什麼狐媚子,然後看見外面乒乒乓乓的敲鑼,擔心姑爺會遇上什麼意外,後來又擔心起來,姑爺如果去見什麼狐媚子,沒帶上自己,身上沒錢……

「姑爺要是去了,沒錢會讓那些人瞧不起呢,其實啊,那些女人說是多好多好,都是裝出來的,她們最勢利了……」

小姑娘坐在涼亭里一邊抹淚一邊一本正經地擔心他沒錢丟了面子,寧毅心中溫暖,安慰幾句,兩人在星光灑下的涼亭里說幾句閑話,小嬋也終於放下了些許心事。

蘇檀兒昨天回來得晚,睡得不久,雖說這些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吃早餐的時候看起來還是有些懨懨的,只是洗過了臉,強打精神而已,娟兒與杏兒也差不多。

「昨晚回城的時候被攔住,看見出城的檢查得厲害,說是有朝廷命官遇刺,今天的花魁大賽,恐怕不能在白鷺洲那邊開了,只是眼下還不知道會怎樣安排……上午的賽龍舟……」

一面喝粥,蘇檀兒一面慣例地說些事情,寧毅搖了搖頭:「上午去睡一覺吧。」

「呃?」蘇檀兒抬頭看他。

「你,還有娟兒杏兒也是,上午睡一覺,院子里的事情交給嬋兒。其餘的,中午再說。」

「嗯嗯。」小嬋連忙挺起胸膛,用力點了點頭,「交給小嬋,小姐還是多休息一會吧。」

「便聽相公的。」蘇檀兒笑著點了點頭,那邊娟兒杏兒也笑得開心:「謝謝姑爺。」

「只是相公上午怕是要一個人去看龍舟賽了……」

「不去看龍舟,我去學堂那邊一趟。」

「今日不是不上課嗎?」蘇檀兒疑惑道。

「橫豎無事,昨天有些想法,今日去做些試驗,中午便回來了。」

隨後說些亂七八糟的閑事,蘇檀兒問問昨天的比賽,問問她未回之前城裡發生的事情。事實上,除卻睡眠未足的疲勞之外,蘇檀兒與娟兒杏兒的情緒也有些不高,想來那邊的技術突破再一次失敗。不過這種事本身就是常態,十次中失敗九次,等待最後那一次的成功也就夠了,想來倒也不至於太過沮喪。

早餐之後蘇檀兒與娟兒杏兒回房睡覺,寧毅告別小嬋出來,駕著駙馬府的馬車繞往市集。今天正端午,街市之上熱鬧喜氣,許多人聚往秦淮河邊去看龍舟賽,街道兩旁粽葉飄香。不過警戒的官兵也多,想來江寧府衙如今也蠻頭疼的,遇上這樣的節氣很難做出擾民太多的行動,只能提高警惕與盤查,嚴格控制出入城的人口,先將刺客困在城裡。

轉往學堂那邊的道路,行人便少了起來,但依然可以聽到鞭炮鑼鼓之聲,路上與一名認識的附近住戶打了個招呼,馬車抵達租下的院門之後,寧毅從車上拿起一隻包袱下來。一路進去院子、房間,推開裡間的房門之後,才發現已然無人,他走進去看了看,注意幾個小的蛛絲馬跡,注意到昨晚關上的窗戶此時卻是打開的,隨後關門退出去。

距離地面大概三四米高的房樑上,女子裹著長袍坐在那兒,低頭看著寧毅關門的一幕,隨後轉身跳了下來,屬於男性的長袍在風中展開了,衣服下纏著繃帶的**,修長的雙腿在空中展開一瞬,隨後落在了地上,拉起長袍的衣襟裹住身體,依舊是白皙的小腿與裸足。她拿著長劍在旁邊的架子上敲了一下。

聽見聲音,寧毅等待幾秒鐘才再度推開門,當的一下,劍柄在裡面將門抵住了。他從開了的口子將包袱遞進去,關門時,看見女子接過包袱的皓腕與隱約如寒霜般的側臉。

「穿的衣服,吃的東西,中午和晚上的也已經準備了,只是這樣的恐怕沒什麼營養,我會想辦法弄些好的來,你現在受了傷,如果需要什麼藥物,也可以告訴我。放心,我會分開買,不會引人警惕,待會可以把你換下來的血衣,以及其它可能有麻煩的東西給我,我處理一下。」

裡面沉默了一陣子:「你會處理?」

「略懂。」

他說著,去一邊拿起鑿子鎚子之類的東西,在昨晚被長劍刺出一個縫隙的磚上敲了幾下。裡面立即傳來反應,大概是在換衣服。

「你幹什麼」

「這個太明顯,一看就知道是利器刺的,稍微處理一下。」

敲敲打打地將缺口弄得不成形狀,隨後以煤油燒黑,打磨,再燒黑,幾次之後,他敲了敲門,隨後走入裡間,在對面同樣處理一番。房間里沒人,昨晚撕下來的染血布條等物都擺在了桌子上的包袱里。

房樑上,女子一身淺綠色衣褲地坐在那兒,看著男子做完之後,似是檢查了一下桌上的那些染血物品。這些東西除了外衣,還有一些是貼身**之物,一時間微感慍怒,隨後卻聽得男子在下方說道:「抱歉,忘了給你買鞋,明天我會帶過來。」然後拿了那包袱轉身往外走。

慍怒的感覺倒是褪下去了。女子在房樑上縮了縮小腿,那褲管最多只到足踝,足踝往下纖足依舊赤luo,她下意識地伸手蓋住足背,隨後又放開了,在房樑上蜷縮起身子。

外間各種實驗設備,其實就有寧毅專門砌起的火力相當足的爐子,裡面燒得是煤,寧毅將染血的布片與一些細細碎碎的東西扔進去,不一會兒,便燒得一乾二淨,燒的時候隨口說了幾句有關外面官兵檢查的事情,此後沉默著不再說話。

安靜地在外面做自己的實驗,調配溶液,或者在黑板上啪啪啪的寫些亂七八糟的字元,瓷瓶被燒爆了一次,於是趕快收拾。外面陽光照射下來,並不是很熱,院子里隨風擺動的野生花草,端午熱鬧的響動遠遠的傳來沒有斷過,這小院之中,安靜的氣息卻愈發明顯了。陸紅提抱著她的劍坐在床上,拿著寧毅送來的肉包子在吃,偶爾會透過那稍微弄大了一些的空隙,微微疑惑地望著這邊的古怪實驗,男子神情專註,偶爾拿著毛筆在本子上記錄著一些什麼。

過了一段時間,又有人推開了院門,細細碎碎的腳步,倒不是什麼大人,她收拾東西,再度躍上衡量,屏息凝聽。那邊傳來小姑娘的聲音:「姑爺,我過來了」

是個小丫鬟,很開心的樣子。

「當心那邊,可能有碎瓷片,桌上的水最好也別碰。」

「嗯嗯,知道了……」

「怎麼這麼快就來了?」

「杏兒姐已經醒來了,就讓我出來找姑爺。對了對了,姑爺,我在路上買了兩個鈴鐺,你看,我把它掛在外面好不好?」

「去掛吧。」

「嗯。」

叮鈴的聲音清脆悅耳,偶爾傳來,小丫頭似乎是搬著椅子出去了,在門外的屋檐下掛鈴鐺。

「姑爺,我過來的時候看見街上好多兵,大家都在議論昨天的刺客呢,說她好厲害,你有沒有聽說?」

「聽說了啊。」

「嗯?姑爺聽見怎麼說的啊?聽說是個女刺客哦,那不是跟元夕那個女賊一樣?」

「確實聽說是女刺客,過來的時候還聽見有人昨晚親眼目睹了呢,繪聲繪色的……」男子隨口說著,「說那女刺客身手高強,身高八尺,腰圍也是八尺,手拿一把金絲大環刀,一路從朱雀街殺到長業街,天地變色,日月無光,都尉宋憲呢,使的是一套佛門武學,叫做如來神掌,本來已臻化境,但那女子的驚天一刀更加厲害,兩人拼了一百二十招,不分勝負……」

小丫頭笑起來:「才沒有,姑爺又亂說,身高八尺,腰圍也是八尺,那不是個方塊了嗎?」

「腰圍是指圓的那一圈,所以說起來應該是個柱子形,柱子形的女刺客拿一把金絲大環刀,多厲害。」

「金絲大環刀是什麼樣子的啊?」

「呃,可能就是家裡唐護院拿的那種,上面有幾個圈,能叮叮噹噹響的……」

「……姑爺說故事吧。」

「哪能整天都有故事聽。」

「哦……」

「好吧……從前,很久很久以前呢,有個書生,叫做寧采臣的,話說他考試落了榜,回到家中,接了份替人收帳的生意……」

一縷縷的光芒從瓦屋的屋頂上射進來,女子抱著她的劍,靠在房樑上坐著,看著這些光,聽外面傳來的聲音,小丫頭在院子的花草間小小地忙碌一陣,摘幾朵野花,那男子一邊做著古怪的實驗,一邊說著拿古古怪怪的故事,這個上午靜謐異常。

到得中午時分,兩人才終於要走了,大抵是說著要去看龍舟賽,要與家人去看花魁賽,外面的火焰熄滅下來,東西被一樣樣的收拾擺放好,房門打開,又關上。

「鈴鐺真漂亮。」

「我買的呢。」

「好吧好吧……」兩人的聲音遠去,隨後男子隨意的聲音傳來,「鈴鐺明天見。」

小丫頭也回頭說了一聲:「鈴鐺、明天見。」

院門終於關上了,馬車離去,女子靜靜地走出來,看掛在屋檐下的一對風鈴,遠出端午節熱鬧的聲音傳來時,女子想著那名叫《倩女幽魂》的光怪陸離的故事。比起那些說書人說的演藝,這個故事好聽得多了。

結尾的還沒說完呢……

五月初五的中午時分,陸紅提站在那屋檐下吃著冷掉的肉包子,聽風鈴聲傳來,心頭淡淡地想著……

進入前十了,不要停不要停不要停,讓我們繼續吧。求月票^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四章 鈴鐺明天見

5.22%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