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四章 超越刀鋒(十二)

第六一四章 超越刀鋒(十二)

夜色漸漸深下去的時候,龍茴已經死了。

他斷臂的屍首被吊在旗杆上,屍體被打得體無完膚,從他身上滴下的血逐漸在夜晚的風裏凝結成紅色的冰棱。

其餘幾名被吊在旗杆上的將領屍首也大多如此。

怨軍與夏村的營地間,同樣燃燒着火光,映照着夜色里的這一切。怨軍抓來的千餘俘虜就被圍在那旗杆的不遠處,他們自然是沒有篝火和帳篷的,這個夜裏,只能抱團取暖,不少身上受傷之人,漸漸的也就被凍死了。偶爾火光之中,會有怨軍的士兵拖出一個或者幾個不安分的俘虜來,將他們打死或者砍殺,慘叫聲在夜裏回蕩。

夏村的守軍,遠遠的、沉默的看着這一切。

寧毅等人未有安眠,秦紹謙與一些將領在指揮的房間里商議對策,他偶爾便出來走走、看看。夜晚的火光如同後世流淌的河流,營地一側,前日被敲開的那處營牆破口,此時還有些人在進行修築和加固,遠遠的,怨軍營地前方的事情,也能隱約看到。

娟兒端了茶水進去,出來時,在寧毅的身側站了站。連日以來,夏村外圍打得不亦樂乎,她在裏面幫忙,分發物資,安排傷員,處理各種細務,也是忙得不可開交,許多時候,還得安排寧毅等人的生活,此時的少女也是容色憔悴,頗為疲倦了。寧毅看了看她,沖她一笑,然後脫了身上的外套要披在她身上,少女便後退一步,頻頻搖頭。

「不冷的。姑爺,你穿上。」

她的神色堅決,寧毅便也不再勉強,只道:「早些休息。」

娟兒點了點頭,遠遠望着怨軍營地的方向。又站了片刻:「姑爺,那些人被抓,很麻煩嗎?」

她並不明白戰事至此,各種變化所代表的意義和程度,只是今天也已經只道了發生的事情,也感受到了營地中陡然沉下去的情緒——在原本就繃緊到極點的氣氛里。這當然不會是一件好事。

寧毅想了想,終於還是笑道:「沒事的,能擺平。」

女真人的這次南侵,猝不及防,但事情發展到今天。許多關節也已經能夠看得清楚。汴梁之戰,已經到了決生死的關頭——而這個唯一的、能夠決生死的機會,也是所有人一分一分掙扎出來的。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寧毅不是一個信服為國犧牲精神的死硬派,許多事情上,他都是極其變通的,要說為國付出,這個武朝在他心中的認同感到底有多少。也難說得清。然而,從最初的堅壁清野,到後來的收攏潰兵。爭權奪利劫牟駝崗,再到死守夏村,他走到這裏,原因不過是因為:這是唯一的破局方法。

他不懂兵事,對於戰場,眼下有所了解。但也不過一知半解而已。但有一點他是明白的,瞻前顧後。老想着取巧、熟知利害的人,做不成事情。武朝的諸多將領如此、大臣如此,許許多多的人都是如此,知難而退,在許多事情上,其實不是個好習慣。當女真人把命擺上來的時候,武朝人擺上性命,不見得會勝利,但不願意擺上性命的人,則永不可能勝利。

無論是戰爭還是做事,在最高的層次,把命賭上,只是最基本的先決條件而已。

所以他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情,堅壁清野,以書信激完顏宗望,劫牟駝崗,到最後,將自己陷在這裏。沒有退路可言了,倉促整合的一萬四千多人,他拉不出去,榆木炮、地雷等東西,也只有在守勢中能起到最大的作用。如果說汴梁能守住,而在這裏,能夠強撐著耗盡女真人的後備力量,那麼,武朝唯一的一線生機,就可能出現——那個時候,可以和談。

如果說是為了國家,寧毅可能早就走了。但僅僅是為了做到手頭上的事情,他留了下來,因為只有這樣,事情才可能成功。

但戰爭畢竟是戰爭,事態發展至此,寧毅也已經無數次的重新審視了眼前的局勢,看似勢均力敵的膠着態勢,綳成一股弦的軍心意志,看似僵持,實則在下一刻,誰崩潰了都不足為奇。而發生這件事最可能的,終究還是夏村的守軍。那一萬四千多人的士氣,能夠撐到什麼程度,甚至於其中四千精兵能撐到什麼程度,無論是寧毅還是秦紹謙,其實都無法準確估計。而郭藥師那邊,反而可能心中有數。

由那位名叫龍茴的將領率領的萬餘人對這邊展開救援,知道有這樣一件事,對軍心或有振奮,但一敗塗地的戰果的,則毫無疑問是一種打擊。而且當事情發展到眼前這一態勢的時候,一旦那千餘俘虜被驅趕攻城,軍心和人數的此消彼長之下,夏村要面臨的,可能就是最為棘手的事態了。

有一定戰場經驗的人,大抵都能預測到眼前的可能性。而眼下在這山谷中的人們,雖然在連日的戰鬥里已經不斷成長,但還不到無懈可擊的地步。如同寧毅在祝家莊應對梁山人馬時說的那樣,你或許不會退,身邊的人,會不會有這樣的信心,你對身邊的人,有沒有這樣的信心。只要意識到這一點的人,都必然會損失士氣。

寧毅沒能對娟兒說清楚這些事情,只是在她離開時,他看着少女的背影,情緒複雜。一如以往的每一個生死關頭,許多的坎他都跨過來了,但在一個坎的前方,他其實都有想過,這會不會是最後一個……

他閉上眼睛,回憶了片刻蘇檀兒的身影、雲竹的身影、元錦兒的樣子、小嬋的樣子,還有那位遠在天南的,以西瓜為名的女子,還有些許與她們有關的事情。過得片刻,他嘆了口氣,轉身回去了。

營地下方,毛一山回到稍微溫暖的棚屋中時。看見渠慶正在磨刀。這間小棚屋裏的其他人還沒有回來。

「他娘的……我恨不得吃了那些人……」

怨軍營地那邊的慘叫聲隱約傳過來,棚屋裏沒人說話,只有響起的磨刀聲,毛一山坐在那裏,沉默了片刻。看看渠慶。

「渠大哥,明天……很麻煩嗎?」

因為渠慶受了傷,這一兩天,都是躺着的狀態,而毛一山與他認識的這段時間以來,也沒有看見他露出這樣鄭重的神色。至少在不打仗的時候,他只顧休息和呼呼大睡,晚上是絕不磨刀的。

渠慶沒有正面回答,只是靜靜地磨了一陣,過得片刻。摸摸刀鋒,口中吐出白氣來。

「怕是不容易,你也磨磨吧。」

他將磨刀石扔了過去。

毛一山接住石頭,在那裏愣了片刻,坐在床邊扭頭看時,透過棚屋的縫隙,天上似有淡淡的月亮光芒。

漫長的一夜逐漸過去。

天色蒙蒙亮的時候,兩邊的營地間。都已經動起來了……

「讓他們起來——」

伴隨着長鞭與叫喊聲,戰馬在營地間奔跑。聚集的千餘俘虜,已經開始被驅趕起來。他們從昨天被俘之後,便滴水未進,在數九寒天凍過這一晚,還能夠站起來的人,都已經虛弱不堪,也有些人躺在地上。是再也無法起來了。

前方旗杆上吊著的幾具屍體,經過這冰冷的一夜。都已經凍成凄慘的冰雕,冰棱之中帶着血肉的殷紅。

「讓他們起來!讓他們走!起不來的。都給我補上一刀——」

怨軍已經列陣了,揮舞的長鞭從俘虜們的後方打過來,將他們逼得朝前走。前方遠處的夏村營牆后,一道道的身影延綿開去,都在看着這邊。

何燦牙關打戰,哭了起來。

他是這千餘俘虜中的一員,原本也是龍茴麾下的一名小兵,昨日怨軍殺來,龍茴手下的人,跑掉的是最少的。這與龍茴的死戰有一定關係,但最主要的,還是因為潰敗實在發生得太快,他們慢了一步,隨後便被包圍了起來。最終這一批士兵,戰死的或許少,多的是後來被怨軍圍住,棄械投降——他們畢竟不算是什麼鐵人,處於那樣絕望的環境裏,投降也是常理之中的事情了。

龍茴是殺至力竭,被砍斷了一隻手后抓起來的,何燦與這位上官並不熟,只是在隨後的轉移中,看見這位上官被繩子綁起來,拖在馬後跑,也有怨軍成員追着他一路毆打,後來,就是被綁在那旗杆上鞭打至死了。他說不清自己腦海中的想法,只是有些東西,已經變得明顯,他知道,自己就要死了。

他就這樣的,以身邊的人攙扶著,哭着走過了那幾處旗杆,經過龍茴身邊時,他還看了一眼。那具被冰凍的屍身凄涼無比,怨軍的人打到最後,屍體已然面目全非,眼睛都已經被打出來,血肉模糊,唯有他的嘴還張著,似乎在說着些什麼,他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了。

風呼嘯著從山谷上方吹過。山谷之中,氣氛緊張得接近凝固,數萬人的對峙,兩邊的距離,正在那群俘虜的前行中不斷縮短。怨軍陣前,郭藥師策馬肅立,等待着對面的反應,夏村之中的平台上,寧毅、秦紹謙等人也在肅然中看着這一切,少量的將領與傳令兵在人群里穿行。稍後一點的位置,弓箭手們已經搭上了最後的箭矢。

時間,就像是在所有人的眼前,流淌而過。

變故在沒有多少人預料到的地方發生了。

在整個戰陣之上,那千餘俘虜被驅趕前行的一片,是唯一顯得喧鬧的地方,主要也是來自於後方怨軍士兵的喝罵,他們一面揮鞭、驅趕,一面拔出長刀,將地下再也無法起來的士兵一刀刀的補過去,這些人有的已經死了,也有一息尚存的,便都被這一刀結果了性命,血腥氣一如往常的瀰漫開來。

何燦覺得手上被拉了一下。是那名一直走在他身邊的高個子同伴,忽然停了下來。

他們這些士兵被俘后,全都被收繳了刀槍,也並未供給水飯,但要說其它的措施。無非是被一根長繩子束住了雙手,這樣的束縛對於士兵來說,影響有限,只是許多人已經不敢反抗了而已。

何燦聽見那高個子說了一聲:「我不走了啊。」

然後,有凄然的聲音從側前方傳過來:「不要往前走了啊!」

戰馬平治過去。然後便是一片刀光,有人倒下,怨軍騎士在喊:「走!誰敢停下就死——」

大量的人還在前行,何燦聽見弓箭的聲音,箭矢射過來,那高個子倒下了:「走——」

那吼喊之中。陡然又有一個聲音響了起來,這一次,那聲音已然變得高亢:「眾位兄弟啊,前方是我們的弟兄!他們奮戰至此,我們幫不上忙。不要在扯後腿了——」

在這一陣叫喊之後,混亂和屠殺開始了,怨軍士兵從後方推進過來,他們的整個本陣,也已經開始前推,有些俘虜還在前行,有一些沖向了後方,拉扯、摔倒、死亡都開始變得頻繁。何燦搖搖晃晃的在人群里走,不遠處,高高的旗杆、屍體也在視野里晃動。

混亂髮生的那一刻。郭藥師下達了推進的命令,夏村,寧毅奔行幾步,上了平台邊的瞭望塔,下一刻,他朝着下方喊了幾句。秦紹謙微微一愣,隨後。也陡然揮手。不遠處的戰馬上,岳飛舉起了長槍。

營地邊緣。毛一山站在營牆后,遠遠地看着那殺戮的一切,他握刀的手在發抖,牙關咬得生疼,大量的俘虜就在那樣的位置上停止了前行,有些哭着、喊著,往後方的屠刀下擠過去了。然而這一切都無法可想,一旦他們靠近營地,自己這邊的弓箭手,只能將他們射殺。而就在這一刻,他看見戰馬從側後方奔行而去。

有聲音響起來。

「全軍列陣,預備——」

「你們看到了——」有人在瞭望塔上高喊出聲。

無數傳令的士兵舉旗策馬飛奔!

「那是我們的同胞,他們正在被那些雜碎屠殺!我們要做什麼——」

「那些北方來的孬種!到我們的地方!殺我們的家人!搶我們的東西!各位,到這裏了!沒有更多的路了——」

毛一山聽着這聲音,感受着整個山谷的動靜,忽然間已經明白過了什麼,他拖着刀,手在發抖,雙目赤紅地對着旁邊的同伴笑:「哈哈哈……哈哈哈……」那笑聲興奮而詭異,這或許是毛一山一生當中從未有過的一刻,在這之前,他從未有那一刻,如此狂熱地渴望殺敵。當那些俘虜被驅趕着過來的時候,他心中知道,自己這邊只能據守,然而在這一刻,上面的人,已經做了相反的決定。

上方,迎風招展的巨大帥旗已經開始動了。

何燦搖搖晃晃的朝着那些揮刀的怨軍士兵走過去了,他是這一戰的倖存者之一,當長刀斬斷他的手臂,他暈厥了過去,在那一刻,他心中想的居然是:我與龍將軍一樣了。

之前在那戰場上,當所有人被怨軍的騎兵圍住,那位殺得渾身是血的將軍在絕望的大喊:「我們輸了,我們輸了……別被利用啊……」他隱約間,是聽到了的。

失去意識的前一刻,他聽到了後方如山洪地震般的聲音。

夏村營地所有的木門,轟然打開,在有一段上,士兵推到了殘破的牆壁。這一刻,他們所有的弱點,正在暴露出來。郭藥師的戰馬停了一下,舉起手來,想要下點命令。

「就在今天!就在此地!他們不用考慮回去了!諸位——」

那聲音隱隱如雷霆:「我們吃了他們——」

營地東側,岳飛的長槍鋒刃上泛著暗啞嗜血的光芒,踏出營門。

營地東南,名為何志成的將領踏上了牆頭,他拔出長刀,扔掉了刀鞘,回過頭去,說道:「殺!」

正門,刀盾列陣,前方將領橫刀立馬:「準備了!」

龐六安指揮着麾下士兵推倒了營牆,營牆外是堆積的屍體,他從屍體上踩了過去,後方,有人從這破口出去,有人翻過圍牆,蔓延而出。

西面,劉承宗吶喊道:「殺——」

「殺!!!!!!」

那怒吼之聲猶如轟然決堤的洪水,在片刻間,震徹整個山野,天空之中的雲凝固了,數萬人的軍陣在蔓延的戰線上對峙。常勝軍遲疑了一瞬,而夏村的守軍朝着這邊以雷霆萬鈞之勢,撲過來了。

在這一天,整個山谷里曾經的一萬八千多人,終於完成了蛻變。至少在這一刻,當毛一山緊握長刀雙目通紅地朝敵人撲過去的時候,決定勝負的,已經是超越刀鋒之上的東西。

箭矢無力地飛過天空,不久之後,兩支軍隊以最為野蠻的姿態衝撞在了一起……(未完待續)

ps:起承轉合,希望我已經表達清楚了這個題目的意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一四章 超越刀鋒(十二)

52.61%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