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三章 煙火調(中)

第六二三章 煙火調(中)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王爺在此,何人膽敢驚駕——」

隨著這樣的聲音,侍衛已經從那邊樓里殺將出來。

長街之上一片混亂。

跑到京城來刺殺寧毅揚名的綠林人,頂尖高手原就不算多,從普通高手到大宗師,武藝與愛面子程度往往成正比,與無知程度成反比。如同林宗吾,若要殺寧毅,絕不是為了武林公道,比林宗吾下一級的高手,與寧毅有仇的如吞雲和尚,如刑部的鐵天鷹等總捕頭,縱然想要搞事,掂量一番之後,往往也知難而退。

再往下,想要殺鷹犬,維護正義的高手自然也有,帶上一群人潛伏刺殺,無論是想出名還是想維護綠林正義,勇力都不缺。也是因此,隨著暴喝聲起,那奮勇撲上、衝突的場面激烈無已,只可惜這一次他們遇上的是兩撥硬點子。

雙方乍然交鋒,寧毅身邊包括陳駝子在內的一眾高手悍然殺出,更別提還有跟隨在寧毅身邊長見識的岳飛岳鵬舉等人。他們武藝本就不凡,往日里雖然被寧毅統御起來,但或許還有些綠林習氣,戰場淬火之後,所有的戰鬥風格都已經往彼此配合,招招致命的方向發展。更光是夏村一戰數萬人對沖的氣勢,就足以讓一個人的境界提升幾層。此時兇悍的遇上更兇悍的,動手之人在氣勢最巔峰處便被正面壓下,刀槍揮斬,鮮血飈射,驚人可怖。

而從另一邊衝殺出來的侍衛明顯也有著軍隊烙印。連碰兩撥硬點子,長街之上雖然廝殺蔓延。但片刻間便形成圍殺的局面,刺殺者一個個被砍翻在地,有人雖然想跑,卻也被一一盯上,區區幾人突破包圍,但轉眼間陳駝子等人也追了過去。

另一邊的王府侍衛控制了兩名重傷的刺客,警惕地盯著寧毅這邊,寧毅多少也有些警惕,不過京城之中皇親貴胄眾多。遇上一兩個王爺,也算不得什麼大事,他著人過去通報身份。過了片刻,有王府管事過來,打量了他幾眼,正要說話。高沐恩從一旁晃了過來:「哼哼,仇家、仇家多吧,叫你多行不義……」

先前刺客驟然殺出,高沐恩被嚇得屁滾尿流,往後跑的時候撞上樹榦,鼻血直流。此時頂著流血的鼻子,說話也有些結巴。卻不敢靠寧毅太近。他主要是過來跟王府管事打招呼的:「你是……陳王府的?還是齊王府?認識我嗎,你們王府的公子我熟……」

「廣陽郡王府。」那管事回答一句,目光還是望向了寧毅,「王爺與譚稹譚大人在內喝茶。你便是寧毅、寧立恆?王爺與譚大人有請。嗯,高太尉的公子吧。要一道進去嗎?」

聽得這個名字,寧毅的眉頭皺了起來。那一邊,高沐恩的臉色變了變。嘴角抽動一下,然後道:「不不不……不用了。不用打擾王爺的清凈,哈哈哈,我剛剛在找我的小……小金絲猴,哈哈哈,我現在去找了,哈哈……去找了……」

他結結巴巴地說完,轉身便走。

京城之中,其它哪一個王爺,他或許都不至於害怕,畢竟皇親國戚這東西,紈絝居多,真想要當賢王的,反倒被上頭顧忌,他平日里結交的一些紈絝,有兩位也正是王府的公子。但惟獨裡面的這一位,高沐恩是連照面都不敢打的。

廣陽郡王,那是十餘年來的武將之首,足可與蔡京對台打擂的權臣、異姓王。

寧毅的眉頭,也是因此而皺起來的。

童貫、童道夫!

*****************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高沐恩其實也是個識時務且有自知之明的人,縱然仗著義父的面子在京城當壞蛋當得風生水起,有一些人,他是不敢去碰的別說碰了,就連照面他都不願意。

蔡京、童貫、秦嗣源、王黼、梁師成、李邦彥這中間並不包括李綱或是唐恪這些大臣害怕的緣由在於,高沐恩清楚這些人,一旦真惹惱他們,這些人吃人不吐骨頭。而另一方面,他知道自己有些猥瑣,跟這些大人物照了面,他們沒可能喜歡自己。他不求什麼大的前途,因為這樣的自知之明,遇上這些人,他總是跑之則吉的。

高沐恩逃之夭夭后,寧毅在對面木樓的房間里,見到了童貫與譚稹,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真是毫無準備的見面。

在這之前,寧毅遠遠的見過童貫兩次。這位以太監身份封王的權臣身材高大,樣貌端方正氣,頜下留有鬍鬚,長期身居高位,又是統兵之人,頗有威嚴氣勢。寧毅雖然在秦府做事,但官面上沒什麼很正式的身份,兩人談不上交集,基本上也沒什麼必要。由那王府管事領著進入樓內,一些被刺客打翻的東西正在清掃復原,到內里一個院子推開門時,雖是白天,內里也亮著燈火,四周被圍得嚴實。

寧毅進去見禮,上首的老者身著黑袍便服,放下了茶杯,那便是童貫,客座上是前樞密使譚稹。兩人都在打量著他,隨後讓他免禮起來。

童貫站起身來,走向一邊,伸手推開了窗戶,外面是一片風景頗好的園林,梅樹正開花,積雪裡顯得鮮艷。譚稹起身想要阻止他:「王爺不可,刺客尚未清除乾淨……」童貫擺了擺手:「老夫也是戎馬一身,豈會怕幾個刺客,何況客人到來,無物可賞,不是待客之道啊。」他走回來,「立恆,坐。」

「不敢無禮。」寧毅規規矩矩的回答道。

童貫笑了笑,倒也不強求,雙方身份畢竟差的太多,他禮賢下士,對方也無法放肆,這很正常:「方才與譚大人品茶賞梅,正提起你們。夏村之戰打得漂亮,老夫征戰多年,許久未見如此有生氣的一戰了。正好就聽到你的事情……這些綠林莽夫,愚蠢該殺,本王手下也抓了幾個,待會送回你那,還你公道。你無需多說,軍隊有軍隊的行事,你為國出力。這些人敢上門找茬,便是取死之道,本王也會給你撐腰。」

寧毅本想拒絕,童貫做出「你殺了就殺了」的態度,打斷他的說話,然後回到座位上:「城外戰事。夏村戰事,本王和譚大人都想聽你親自說說,你現在可有空閑哪?」

「王爺有命,豈敢不從。」

童貫便笑起來:「來人,給他搬張椅子!」又道,「你要說事。時間不短,不要站著了。坐下吧。」

不一會兒,又給他倒了杯茶。

能夠以太監之身,異姓封王,某方面來說,是在為人處事上到達了頂尖的人,寧毅曾經的成就代入進來還比不上他,只是作為現代人。眼界、知識面都有加成。當然,在這個突然出現的場面。需要的不是表露自己有多厲害,寧毅做出一般的書生模樣,按照竹記的宣傳策略將城外的戰事複述了一遍,童貫、譚稹不時點頭,偶爾出言詢問。

如此過了半個多時辰,方才將事情說完。童貫與譚稹將寧毅等人誇讚了一番,又閑談了幾句,童貫問道:「對和談之事,立恆怎麼看?」

「太原是關鍵。」寧毅道,「若不能以精銳大軍推進太原,宗望與宗翰會師之後,恐北地難保。」

童貫點了點頭:「只是,汴梁一戰的戰果,立恆也看到了,單是宗望,便如此厲害,若兩軍會師,於太原城下一戰,再死十幾萬軍隊,怎麼辦?」

「狹路相逢勇者勝。幾年之內,怕是沒有多的出路了。」

「問題在於。」譚稹在一旁說道,「立恆覺得,誰擔得起這責任?」

寧毅皺了皺眉,做出剛剛想到這事的樣子。心中卻道:總不會是我吧?

童貫對於他的表情頗為滿意,朝譚稹擺了擺手:「我與老秦相識二十餘載,他的為人處事,童某都很佩服,此次一戰,若非有他,也是難以力挽狂瀾。紹和紹謙二人,一在汴梁,一在太原,立下汗馬功勞,說這次大事是老秦一肩挑起的,都不為過。立恆你在右相府做事,很有前途,只管放手去做。」

「只是京中有許多問題。」童貫望著仍然蹙眉的立恆,笑著起身,「上面有許多問題。有些能解決,有些不容易,我們幾個老頭子,身處其中,許多時候,恨自身無力。當然,這些事情與你說,合適,也不合適……」

他一面說,一面走過來,嘆一口氣,拍了拍寧毅的肩膀:「你還年輕,看見你們,想起老夫年輕的時候了。風起於青萍之末,英雄不必問出身,我知立恆你出身寒微,但本王想,若能給你二三十年,焉知你不是下一個時代的弄潮之人……」

「王爺。」寧毅欲說又止。

「本王已經老了,身前身後名,大概也定了。」童貫道:「唯一能做的,是給年輕人一些時間,有些事情,我們這些老頭子做不了的,你們將來能做。立恆哪,你既然加入了戰事,便也算是軍隊里的人了,此次大戰,武瑞營是首功,本王給你們爭取,往後有什麼不開心的,只管來跟本王說,當然,跟老秦說也是一樣。本王不擔心你現在做的什麼事情,綠林多草莽,但是有一句話,對你們年輕人來說,很有道理,本王送給你。」

他指指寧毅,微微頓了頓。

「人生苦短。」他說道,「追風趕月別留情。」

******************

帶著微微榮幸、又有些誠惶誠恐的表情,走出大門,上了馬車之後,寧毅的表情瞬間變得肅然起來。

走到大街上被綠林人士刺殺,實在不算什麼大事,然而在這個節骨眼上與童貫碰頭,一切就變得耐人尋味了。

對於見面的目的,童貫沒什麼掩飾的,無非是示好和拉人罷了。寧毅官面上身份雖然不出眾,但組織堅壁清野、組織夏村抵抗,這一路過來,童貫會知道他的存在,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他以王爺身份,能夠聽一個說戰事聽一個時辰,還不時以捧哏的姿態問幾個問題,本身就是極大的示恩,若是一般武將,早已感激涕零。而他後來話中的意圖,就更是簡單了。

「追風趕月別留情……」寧毅口中喃喃重複了一句,車內的竹記管事望過來,小心問了一句:「東家,王爺說了些什麼?」

「跟我走有肉吃。」寧毅看他一眼。

那管事本也是幕僚身份,此時稍一深思,陡然變了臉色:「相爺那邊……」

「現在還不知道是故意放風試探,還是背後已經結盟了。」寧毅搖了搖頭,隨後又沉靜下來,「不用多想,還是先看看、先看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二三章 煙火調(中)

53.3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