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七章 變調

第六二七章 變調

雲梯推上牆頭,弓矢飛舞如蝗,吶喊聲震天徹地,天空的烏雲中,有隱隱的雷鳴。←,

一個多月以前,曾發生在汴梁城的一幕,再現在太原城頭。

圍城數月之後,養精蓄銳的女真士兵,開始對太原城發動了總攻。

這個時候,太原城內的糧食儲備已經開始捉襟見肘。年底的時候,城內兵將的糧食供應減半,居民則更減半,天寒地凍的時節里,取暖的木頭、煤炭都不夠,老人、體弱者便凍餓致死了不少,到得眼下,已是景翰十四年的初春,糧食固然節約下了一些,但誰也沒想到,到了這個時候,援兵依然遲遲未至。

宗望卻殺回來了。

城市消息通道被封,京城的訊息沒有人知道,宗望說武朝投降,割了太原,眾人自然是不信的。宗望軍隊到來的那一天,負責後勤的李頻等人將守城將士的膳食供應恢復了一些,這一兩天,讓他們吃了幾頓飽飯,隨後,慘烈的守城戰便又開始了。

幾個月的圍城,隨着延綿的寒冬過去,太原城內的守城意志,並未枯竭。在這段時間裏,竹記成員與成舟海等人不遺餘力的宣傳起了作用,無論兵將都知道,太原若破,等待着他們的,必然是一場慘無人道的屠城。

而另一方面,宗望既然已從南面撤兵,那也意味着南面的戰爭已告一段落,不久之後,朝廷的援兵,終於也就要過來了。

二月初六,太原城的範圍內,春雨降下,滲入骨髓的寒意籠罩了這一片地方。城頭上的廝殺未歇,但對於此時參與守城的秦紹和、李頻、成舟海等人來說,心中也是有着希冀的暖意的。

這天下午,隨着雨勢的加強,他們派出了精銳的親衛,選擇女真人防禦疏忽薄弱的地方。突圍求援。

同樣的時刻,女真人再攻太原的消息正以最快的速度,藉由不同途徑,往南面傳遞擴散而來。

首先接到消息的,除了各地州府仍舊殘存的力量,便是在陳彥殊統領下一路往北趕來的武勝軍。此時南方雪漸消融,帶着數萬拼拼湊湊的軍隊倉促北趕,在寒冷的天氣與無效率的組織下,軍隊的速度不及女真人北上的一半。此時才走到三分之一的路程上。

接到女真人對太原發動進攻消息,陳彥殊的心情是近乎崩潰的。

他領兵數年,原本是文臣出身,後來得了文武雙全的名號,懂機變,擅權衡。要說血性,原也不是沒有,然而宗望大軍一路南下的戰績。已經讓他清楚地認識到了現實。

原本女真人強悍,大家都打不過。他不過是這些將領中的一個,然而汴梁抵抗的頑強,加上武瑞營在夏村的戰績,他們這些人,隱約間幾乎都成了待罪之身。着他領兵北上,上頭有讓他將功補過的想法。陳彥殊心中也有希冀,若是女真人不攻太原就走,他或許還能拿回一點名聲、面子來。

這天夜裏,他命令麾下士兵加快了行軍速度,據說騎在馬上的陳彥殊幾度拔出寶劍。似欲自刎,但最終沒有這樣做。

武勝軍得到消息后的反應,也化為一紙求援書信,迅速往南方而來。

「……女真兇殘勢大,我部必戮力同心,捨身相抗……望朝廷速發援兵……」

屬於各個勢力的傳訊者快馬加鞭,消息蔓延而來。自太原至汴梁,直線距離近千里,再加上戰火蔓延,驛站未能全數工作,積雪消融只半,二月初七的夜間,女真人似有攻城意向的第一輪消息,才傳到汴梁城。

二月初八,各種消息才排山倒海般的往汴梁彙集而來了。

再無僥倖可能,女真人強攻太原,已成事實。

朝堂上層,各個大員匆匆入宮,氣氛緊繃得幾乎凝固,民間的氣氛則仍舊正常。寧毅在竹記當中等待着朝堂里的反饋,他自然知道,一俟女真攻太原的消息傳來,秦嗣源便會再度集合能說動的官員,進行再一次的進諫。

時不我待,大軍必須出動了。

包括唐恪、吳敏等主和派,在這一次的進諫當中,也站在了主張出兵的一邊。除了他們,大量的朝中大員,又或是原本的閑散小官,都在右相府的運作下,往上面遞了摺子。在這一個多月時間裏,寧毅不知道往外面送出了多少銀兩,幾乎掏空了右相府包括竹記的家底,一級一級的,就是為了推動這次的出兵。

預計女真人抵達了太原的這幾天的時間,竹記內外,也都是人群來往的未曾停過,一名名掌柜、執事扮演的說客往外面運動,送去錢財、珍玩,許諾下種種好處,也有配合著堯祖年等人往更尊貴的地方送禮的。

同一時刻,對於城內的各種宣傳未曾停過,此時已經到了溫養的極致,一旦朝堂決定發兵,有關女真人攻太原的消息便會配合出兵的步調發散出去,煽動起戰意。而若是朝堂仍有猶豫,寧毅等人已經在考慮以民心反逼政意的可能——當然,這種犯忌諱的事情,不到最後關頭,他也不想亂來。

時間轉眼已是下午,寧毅站在二樓的窗前往院子裏看,手中拿着一杯茶。他這茶只為解渴,用的便是大杯,站得久了,茶水漸涼,娟兒過來要給他換一杯,寧毅擺了擺手。

「姑爺在擔心太原嗎?」娟兒在一旁低聲問道。

「有點。」寧毅說完,卻微微搖了搖頭,「但主要不是。」

「嗯?」

「太原的事情清清楚楚,已經在打了,擔心也沒用。」寧毅往北方微微瞥了一眼,「京里的局勢才是有問題的,看起來還算清楚,但我心裏總覺得有事。」

「我聽幾位先生說,就算真的未能出兵太原,相爺幾度請辭都被陛下堅拒,說明他聖眷正隆。即便最壞的情況發生。只要能循例練出夏村之兵,也未必沒有再起的希望。而且……這一次朝中諸公大都傾向於出兵,陛下接納的可能,還是很高的。」娟兒說完這些,又抿了抿嘴,「嗯。他們說的。」

寧毅看她一眼,笑了起來,過得片刻,卻點了點頭:「說背後可能有事,只是我的一些瞎想,連我自己都沒有看清楚。理智來說,我們按部就班,該做的都已經做了,反饋也還不錯……等消息吧。城外也做好準備了,如果順利,出兵也就在這兩三天。當然,出兵之前,陛下可能會有一場檢閱。」

他頓了頓:「太原之事,是這一戰的收尾,過去以後,才是更大的事業。到時候,相府、竹記。恐怕規模和性質都要不一樣了。對了,娟兒,你坦白說,這次在夏村,有找到喜歡的人嗎?」

他說到後來,話題陡轉。娟兒怔了怔,臉色紅了一陣,旋又轉白,如此支支吾吾了片刻,寧毅哈哈笑起來:「你過來。看樓下。」

他指著樓下院子,那裏不時有身影穿行而過,春日的下午,人聲顯得嘈雜而熱鬧。

「夏村裏的人,或者是他們,如果沒什麼意外,將來多會變成舉足輕重的大角色。因為接下來的幾年、十幾年,都可能在打仗里度過,這個國家如果能爭氣,他們可以乘風而起,如果到最後不能爭氣,他們……或許也能過個可歌可泣的一生。」

「打、打仗?」娟兒瞪了瞪眼睛。

「嗯。」寧毅看了一陣,轉過身去走回了書桌前,放下茶杯,「女真人的南下,只是開端,不是結束。如果耳朵夠靈,現在已經可以聽到慷慨激昂的旋律了。」

他笑着看了看有些迷惑的娟兒:「當然,只是說說,娟兒你不用去聽這個,不過,人在這種時候,想要好好的過一輩子,可能不會太容易,如果有喜歡的人……」

房間里沉默下來,他最終沒有繼續說下去。

娟兒從房間里離開之後,寧毅坐回書桌前,看着牆上的一些表格,手頭彙集的資料,繼續推算著接下來的事情。偶爾有人上來通傳情報,也都有些無足輕重,朝堂內決議未定,可能還在扯皮爭吵。直到申時左右,下方發生了稍許混亂,有人快跑進來,撞倒了下方的幕僚,然後又騰騰騰的往上跑。寧毅在房間里將這些聲音聽得清楚,待到那人跑到門前要敲門,寧毅已經伸手將門拉開了。

那是一名分管宮中消息的管事。

「怎麼了?」

「收、收到一個消息……」

寧毅皺了皺眉頭,那管事走近一步,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寧毅臉色才微微變了。

「真的?那邊沒說什麼?」

對方搖了搖頭:「退還了所有東西……」

「消息傳去相府了嗎?」

「傳了,但相爺尚在宮中議事。相府那邊,應當也將消息往宮中傳過去了。」

「……我早知道有問題,只是沒猜到是這個級別的。」

寧毅喃喃低聲,說了一句,那管事沒聽清楚:「……什麼?」

「沒什麼,繼續找人拜訪,送到他接為止,查查周圍跟他還有些什麼關係的,請他們當說客……不,不要隨便請人,免得事情擴大,打草驚蛇……要找可靠的人……」

他匆忙做了幾個應對,那管事點頭應了,匆忙離開。

寧毅在房間里站了片刻。

在童貫與他碰面之前,他心中便有些許不安,只是秦嗣源請辭被拒之事,讓他將心中不安壓了下來,到得此時,那不安才終於冒出端倪了。

他預測過之後會有怎樣的旋律,卻沒有想到,會變成眼下這樣的發展。

無論如何,都讓他覺得有些荒謬。

……

皇宮之中,議事暫告一段落,大臣們在垂拱殿一側的偏殿中稍作休息,這期間,眾人還在吵吵嚷嚷,辯論不休。

秦嗣源站在一邊與人說話,隨後,有官員匆匆而來,在他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老人微微愣了愣,站在那兒,眨了眨眼睛。

過得許久。他才將事態消化,收斂心神,將注意力放回到眼前的議事上。

……

傍晚,寧毅的馬車進入右相府,跨過側院的院門,徑直入內。到得書房,他見到了堯祖年與覺明。

「事情怎麼鬧成這樣。」

「可大可小……」

「聽說這事以後,和尚立刻回來了……」

「已派人入內通知相爺。」

「這麼關鍵的時候……」寧毅皺着眉頭,「不是好兆頭。」

不久之後,秦嗣源也回來了。

出兵決議未定。

這一個月的時間裏,相府已經動用了全部的家底和力量,試圖推動出兵。寧毅素來掌管相府的財產,有關送禮等各種事情,他都有插手。要說送禮行賄。學問很深,自然也有人接,有人拒絕,但今天發生的事情,意義並不一樣。

皇宮之中,大太監杜成喜拒絕和退回了右相府送去的禮物。

武朝數百年來,向來以文臣治世,太監權力不大。周喆繼位后,對於太監弄權之事。更是採取的打壓策略,但無論如何,能夠在皇帝身邊的人,無論是說幾句小話,還是傳一個情報,都有着極大的價值。

這大太監杜成喜。素來謹慎自持,他雖然不敢在周喆面前亂說話,但相對而來,算得上是深明大義,傾向於李綱、秦嗣源一邊的。平日裏他收些好處。也是謹慎。也是因此,在眼下這樣的局勢里,他忽然退回禮品,其中的涵義和示警,就頗為耐人尋味了。

在這之前,眾人想過軍方的問題,蔡京的問題,童貫的問題,想過各種各樣的阻力,然而沒有想過,會忽然間,事態從杜成喜那邊,上升到需要退回東西的程度。

細細想來,猶如一個巨大的、黑暗的隱喻,此時正逐漸的從眾人的心頭浮現出來。

……

皇宮,周喆推翻了桌子上的一堆摺子。

「狼子野心!」他喊了一句,「朕早知道女真人信不過,朕早知道……他們要攻太原的!」

桌上推下的一堆摺子,幾乎全都是請求出兵的呈文,他站在那裏,看着地上散落的奏摺上的文字。

「狼子野心,女真人……」過得許久,他雙目通紅地重複了一句。

周喆走回書桌后的過程里,杜成喜朝小太監示意了一下,讓他將奏摺都撿起來。周喆也不去管,他坐在椅子上,靠了好一陣,方才低聲開口。

「朕心存僥倖……」他說道,「杜成喜啊,你看,朕心存僥倖,終究吃了苦頭……」

杜成喜猶豫了片刻:「那……陛下……何不出兵呢?」

周喆的目光望着他,過了好一陣:「你個太監,知道什麼。」

略頓了頓,周喆抬起頭,話語不高:「朕不願折了太原,更不願將家當盡折在太原。還有……郭藥師前車之鑒。杜成喜啊,前車之鑒……後車之覆……杜成喜,你知道前車之鑒吧?」

他喃喃地說着這話,杜成喜低着頭:「奴婢、奴婢不該與陛下說政事……」

「說吧、說吧,都在說呢,說了一天了!」周喆站起來,目光陡然變得凶戾,伸手指向杜成喜,「你看看郭藥師!朕待他何其之厚,以天下之力為他養兵,甚至要為他封王!他呢,一轉頭,投靠了女真人!夏村,不說他們只有一萬多人,這萬餘人中,最厲害的,說是北面來的義軍!杜成喜啊,朕尚未將這支軍隊握在手中,未曾收服其心,又要將他放出去,你說,朕要不要放呢?」

他攤了攤手:「我朝地大物博,卻無可戰之兵,好不容易來些可戰之人,朕放他們出去,變數何其之多。朕欲以他們為種子,丟了太原,朕尚有這國家,丟了種子,朕害怕啊。過幾日,朕要去檢閱此軍,朕要收其心,留在京城,他們要什麼,朕給什麼。朕千金買骨,不能再像買郭藥師一樣了。」

「更何況,太原還未必會丟呢。」他閉上眼睛,喃喃自語,「女真疲憊,太原亦已堅持數月,誰說不能再堅持下去。朕已派陳彥殊北上救援,也已發出命令,著其速速行軍,陳彥殊乃戴罪立功,他素來知道利害,這次再敗,朕不會放過他,朕要殺他全家。他不敢不戰……」

他嘮嘮叨叨地說着話,杜成喜恭敬地聽着,帶着周喆走出門去,他才連忙跟上。

……

這天夜裏,寧毅回到竹記,召集了幾名管事過來,吩咐下去幾件事。多是私下串聯送禮,打通關節的安排,隨後,他也下了命令,讓竹記的宣傳一方停止大的動作,不必考慮對太原之事做過度的宣揚。

他坐在院子裏,仔細想了所有的事情,零零總總,來龍去脈。凌晨時分,岳飛從房間里出來,聽得院子裏砰的一聲響,寧毅站在那裏,揮手打折了一顆樹的樹榦,看起來,之前是在練武。

岳飛乃是周侗親傳弟子,自然能看出這一下的某些複雜涵義。他猶豫着過來:「寧公子……心中有事?」

寧毅看了他一眼:「太原的事情,眼下想必還在打仗吧。」

「出兵之事,莫非有變故?」岳飛試探著問了一句,「飛聽聞了今晚的一些傳聞……」

「……很難說。」寧毅道,「確實發生了一些事,不像是好事。但具體會到什麼程度,還不清楚。」

「寧公子……也解決不了嗎?」他問道。

「哈哈哈哈。」聽了這句話,寧毅微微一愣,旋即大笑了起來,「你倒是相信我。」

岳飛拱了拱手:「夏村大戰之前,飛不識公子本領,但大戰之後,公子已成岳飛心中佩服之人。一如公子在夏村所說,有些事情,講不得道理,找不得退路,過不去便不行。太原若陷,中原生靈塗炭,女真人再來,長驅直進,當此險時,公子不可氣餒。若有事情需要岳飛做的,飛百死不辭!」

他這番話說得慷慨激昂,擲地有聲,寧毅望了他片刻,微微笑了笑:「你說得對,當做之事,我會儘力去做的……」

說完這句,他走過去,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走過他身邊,上樓去了。

第二天,雖然竹記沒有刻意的加強宣傳,一些事情還是發生了。女真人攻太原的消息傳播開來,太學生陳東領了一群人到皇城請願,請求出兵。

同時,有關於出兵與否的討論,同樣未有打動周喆,他只是靜靜地聽着滿朝文武的爭吵,隨後倒是決定了先前就有意向的一些事情:三日之後,於城外檢閱此次大戰中有功軍隊。

秦嗣源私下求見周喆,再度提出請辭的要求,同樣被周喆和顏悅色地駁回了。

在針對女真人的事情上,他同樣表現出了暴躁和憤怒的一面,但唯有在面對秦嗣源的請辭時,這位天子每一次都和善地安慰了老人。

太原的大戰持續著,由於訊息傳播的延時性,誰也不知道,今天收到太原城依舊平安的消息時,北面的城池,是否已經被女真人打破。

相對於之前一個月時間的安靜、等待事態的發展,到得眼下,時間同樣的彷彿走入了泥沼當中,只是一絲惡意的端倪已經出現,越往前走,便越發顯得艱難起來。

三天之後,周喆在城外檢閱了武瑞營……(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二七章 變調

53.65%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