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期待、賭約

第六十七章 期待、賭約

第六十七章期待、賭約(求月票)

有些事情若不去注意也就罷了,越是注意,想法就愈發的多起來,某些印象,也就愈發深刻。

那是個很厲害的女人。

燈火明滅晃動,舞台上樂聲流轉,氤氳輕舞。顧燕楨看著那邊的景象,對那個大概是叫做蘇檀兒的女人做了一個評價。

先前打聽了有關寧立恆的消息,自然便能知道他是一名贅婿,入贅商賈之家。先前並未對他的妻子有過太多概念,但這時看起來,才漸漸在心中有了一個輪廓,這個輪廓相當清晰,因為對方展露出來的那種形象,也的確令他印象深刻。

乍看之下,或許只是一名美麗大方的妻子與相公坐在那兒看戲的情況,一些高門大戶的大家閨秀,教養好,見識多的,也能有這樣的形象和氣質。不過引起顧燕楨注意的並非僅僅是這一點,而是這對夫妻在與其他人來往時的情景。

過來與他們說話的人,首先選擇面對的,幾乎全是那寧毅的妻子。先前有見過的那不學無術的蘇氏兄弟,乃至於其他來來往往的人,首先全是與那妻子說話的,隨後才去注意那相公。這寧立恆前日在文墨樓頭還那樣為蘇氏兄弟解過圍,他們過來時首先在意的還是那蘇檀兒,這女人的厲害,想來便可見一斑了。

在這方面顧燕楨對於自己的識人之明頗有自信,以往的許多事情,其實也多少證明了他的這種眼光。在這世道上,女人要厲害,很困難,要將這種厲害的一面內斂到眼前的這種程度,將一份看來溫柔的氣質在那強勢間融合得天衣無縫,那就更是不得不令人佩服。而看著那邊一片和樂融融的氣氛,顯然也是這個女人在主導著一切,一方面保持著本身的存在與旁人的重視,另一方面,也巧妙地兼顧著身邊男人的存在,不讓這人完全成為陪襯,手腕實在是高明到極點了。

這是個女人……顧燕楨想著這些。假如是這樣一個男人,成為自己的對手,取得了雲竹的芳心,自己或許就真是不得不心服口服,可相對來說,這樣強勢與優秀的女子身邊那個陪襯的男人……

他也不可能在這事上留心太久,不時的與旁邊的人說說話,鼓鼓掌之類的。第一輪的演出,四大行首都很本分,皆是發揮自己長處與特色的表演。駱渺渺的綵綢舞繽紛瑰麗,元錦兒的舞蹈靈動活潑,馮小靜的百鳥朝鳳舞依舊端莊大氣,到最後綺蘭一曲重現孔子與老子問道的古風舞蹈,墨裳寬袖,氣韻脫俗,悠然舞來,真有墨韻留香之感,也正是將她身上的那股書卷氣息發揮到最高點。

四人當中,顧燕楨其實並不是非常喜歡駱渺渺,她的歌舞繽紛瑰麗,很能給人第一眼的衝擊力,但實際上底蘊不足,比不上其餘三人的從容。當初選擇她,實際上也是因為雲竹的那事,這種五彩繽紛的舞蹈風格其實也好寫詩破題,在他來說不過是敷衍的態度。這次舞蹈完畢,原本想要揮筆寫一首詞,但不知道為什麼,看了看寧毅的那邊,最終還是沒有寫,而是叫了旁邊負責登記鮮花朵數那人,買了五百朵給那駱渺渺。

五百朵也就是五百兩銀子,對他來說也算是頗大的一筆開支了,不過由於沒寫詩詞,於是乾脆一下子給了。不久之後是謝禮的時間,有些姑娘上去做餘興表演,上方念出「顧燕楨顧公子送渺渺大家鮮花五百朵」時,他便也與周圍人拱手說些客套話,另一邊,蘇檀兒似也揮手叫了人,那松花的數字在舞台後方的大木牌上不斷翻新,一百朵以上的都會被大聲通報出來,隨後便聽得那個聲音。

「寧立恆寧公子送予綺蘭大家鮮花兩千朵」

這聲音出來,人群中便又是一陣聲浪,兩千朵花,這確實已經是令人咋舌的大手筆了,通常來說這等支持者都會等到三場舞蹈皆畢之後才出手。寧立恆這個名字聽來那有些神秘的「第一才子」,有才又闊氣,無論如何都足夠成為一時的談資,顧燕楨卻明白這是那女人的手筆,在這樣的會場上為了自己入贅的相公做出這等事,這女子溫婉外表下,還真是強勢與自信得可怕。

他想起那松花蛋的事情,自己如今也不過投入區區百兩不到,與眼前這一幕相比,那個寧立恆做的事情……真是兒戲得可笑。

正如此想著,沈邈從旁邊湊了過來,同樣往那邊望過去:「真是大手筆……燕楨方才看那邊已經看了許久,莫非對那寧毅的才學,真是感興趣起來了?若是如此,今晚的花魁宴上,真是龍爭虎鬥,有好戲看了。」

顧燕楨沉默半晌,笑了起來:「子山兄可知,那雲竹背後的男子,究竟是何人?」

「不是查不……呃?」沈邈反應過來,「莫非便是那……寧毅?」

「呵,便是他。」

「他……他可是贅婿身份。」

顧燕楨似笑非笑地沉默著,沈邈笑了起來,搖搖頭。

「如此一來,若是將此事情揭發出來,豈非可以看場好戲?不知燕楨心中想法如何?」

顧燕楨看著他好一陣子,才終於嘆了一口氣:「子山兄,若將此事揭發,接下來會如何?」

「那對夫妻心中,輕則產生芥蒂,若重,想必那強勢的商**子會找上雲竹姑娘的門去,到時候……呃,看燕楨似有不願,想來還是有憐香惜玉的想法,如此豁達心胸,令人佩服。」

顧燕楨笑笑:「不瞞子山兄,原因倒並非如此。子山兄說得都對,輕則產生芥蒂,重則找上雲竹家門去打鬧一場,可即便如此,哪怕真鬧到最後不可開交,你我或是看了一場戲。可子山兄你說,如此我便得到那雲竹了么?」

「呃……」

「為大事者,不拘小節,我輩行事,當不為細枝末節所惑,直面本心。這等事情,即便做下,到頭來我也得不到任何東西,反倒傳揚出去,為人詬病。吾不屑為之……」

話語雖飽含傲氣,但他此時語氣倒是謙和,沈邈沉思一番,拱手受教。顧燕楨笑著引開話題,望向那台上歌舞,議論一番,燈火迷離間,倒也望了望那沈邈。

沈子山,也不過一介俗物,書生意氣,難成大事……

「兩千朵,大手筆啊。」

台上那人說出寧立恆送兩千朵時,寧毅也是有些好笑地搖了搖頭,眾人議論之中擺出一副跟我沒關係的態度,反正真認識他的人也不多。只是偏過頭去,濮陽逸正從那邊拱手過來,擺出一副承情的態度。

「妾身對詩文倒是懂的不多,只是她給相公面子,妾身便給她銀子,事情便是如此了。」

蘇檀兒低著頭,話語溫婉恬淡,乖巧地笑著,寧毅自然知道理由到底是為何的,此時哈哈幾句,夫妻倆此時倒不可能知道會場一側有個叫顧燕楨的傢伙正盯著這邊看動靜。而在舞台一側,聽得這兩千朵花的消息,元錦兒也是微微愣了愣,氣鼓鼓地瞪起了眼睛,隨後找聶雲竹告狀。

「雲竹姐,他欺負人」

「呵,明明是他娘子送的花,關他何事。」

「我才不管呢,仗著有錢欺負人……待會不幫忙賣松花蛋了。」生一會兒悶氣,又拉了蘇檀兒往更衣打扮的房間跑,「雲竹姐,我要再打扮一下,待會的舞跳得好一些,挽回顏面。」

雖然心中不打算爭那花魁了,可面子是大事,還是要爭一爭的。

不過,之前畢竟是沒打算爭那花魁,排出的表演也以本分為主,此時便算再認真,最後的結果卻也沒有多少可改變的。比試持續進行,歌舞瑰麗,風格各異,到得最後一輪結束,綺蘭一曲名為書山墨海的歌舞技壓群芳——雖然背後有濮陽家做後盾,但濮陽家如今最講名聲,綺蘭的這曲歌舞明顯下過大功夫。這曲之後,濮陽逸也終於名正言順地送上一萬五千朵鮮花,將這名在舞台上白衣飄飄的女子送上花魁位子。

有的人其實早已如蘇檀兒一般料到這結果,不過濮陽家緩了兩年才做這事,也算是極講分寸尺度的作為,能料到的,基本上也不會有太大的意見。今晚的歌舞也是好看,雖然比前兩天的時間稍短,但此後還有一場盛大的花魁宴作為餘韻,這場宴席乃是花魁賽后的慣例,由知府大人主持,四大行首作陪,酬謝近三日以來對花魁大賽有過諸多支持的眾人,四大行首們也會準備精心的舞蹈在其上表演,士林商界坐在一起,此後也往往傳為佳話。

顧燕楨一個晚上都在下意識地尋找著聶雲竹的所在,但並沒有找到,直到與那沈邈一同赴宴之時,才在那廳堂的側面無意間看見了一道身影,那身影一身僕役裝扮,大概是混在下人之中,躲在殿外的樹后像是在期待著一些什麼。對這身影太過熟悉,顧燕楨也便一眼將對方認了出來。

進入宴席之後,他才陡然明白那道身影等在外面期待的是什麼。

「想不到……雲竹姑娘竟這麼快便將生意做到這裡來了……」

沈邈微微感嘆,在這花魁宴中,原來每一桌中央,都擺放了一些剝掉了殼的松花蛋,期間花紋宛然,晶瑩剔透。這兩個月來,雖然松花蛋的生意還在不斷拓開,但聶雲竹那邊一直低調,請了些人幫忙,但除了滿足供應各個酒樓之外,便沒有多少新的動作,看來從這個晚上開始,她終於已經準備好要將生意做開了。

那個女人,若在以前要來這宴席之上,至少都會是上賓,就算不爭花魁為人低調,實際上也都有眾星捧月的感覺。而如今竟為了這等東西如僕役一般的躲在外面,看著裡面的眾人觥籌交錯,期待著這等小生意……倒不知道現在有沒有看見我……

忽然又想起今天下午的事情。他對於那松花蛋原就不怎麼上心,不到一百兩的生意,看來無聊。可此時見到那期待的神情,倒是有些啞然失笑,這還真是巧了,不知她今天費了這麼大力才做好開端,滿心歡喜的期待,明天便為他人做了嫁衣裳,會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我顧燕楨不在乎這種可憐的小報復……他如此告訴自己。不過真這麼巧地碰上,還是會覺得有趣。

於是他對沈邈笑道:「這東西看來有趣,其實工序未必有多麼複雜,如今也過了幾個月了,我願與子山兄賭十兩銀子,不出半月,市場上必有此松花蛋的仿製品出現,她費了大力氣,怕最後也是為他人做嫁……商場亦如戰場,不是那麼簡單的。」

理論上來說這個賭約要勝只需等到明天,若要敗,則必然需要半個月時間的證明,兩人談笑落座,隨後便未將此事放於心頭。不過,彷彿在冥冥中有某個存在在許久以前早已掐死了這一說法,僅僅一刻鐘后,顧燕楨便有些陰沉地發現,他提前輸掉了這十兩銀子……

求月票若得了花魁,便擺個花魁宴招待大家^_^

好吧……我只是在學著賣個萌……

距離前方已然不遠,需要大家的月票支持,讓我們再接再厲,推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七章 期待、賭約

5.46%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