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八章 無題

第六三八章 無題

傾盆的大雨降下來,本就是傍晚的汴梁城裡,天色更加暗了些。水流落下屋檐,穿過溝豁,在城市的巷道間化為滔滔濁流,肆意泛濫著。

柳樹衚衕,幾輛大車停在了泛著污水的巷道間,一些身著護衛服裝的男子遠遠近近的撐著雨傘,在周圍散開。旁邊是個破落的小門戶,裡面有人聚集,偶爾有哭聲傳出來,人的聲音時而爭吵時而辯解。

寧毅正在那破舊的屋子裡與哭著的婦人說話。

「……從去書院念書,到小牛考秀才,他所有的花費,我們都會負責,如果他的腿上真落下什麼傷病,他此後的生活,也都會由我們代為照顧……」

「潘大嬸,你們生活不易,我都知道,小牛的父親為守城犧牲,當時祝彪他們也在城外拚命,說起來,能夠一同戰鬥,大家都是一家人,我們用不著將事情做得那麼僵,都可以說。您有要求,都可以提……」

「……不不不,我們絕不是欺負您,您別哭了。您看這件事我也找族長他老人家過來了,您的想法,只要合情合理的,我們都會幫忙做到……」

婦人的哭聲偶爾便轉高,寧毅的話語,則一直都緩慢而有誠意。時間在這樣的氣氛里漸漸流走,大概到入夜時分,雨倒是小了些,一隊披了蓑衣的人馬從街道的那頭過來,快到這邊時,與外面的護衛起了些許摩擦,但為首那人終於還是飛快地走到了這破落的院門前。

為首的這人,便是刑部七位總捕之一的鐵天鷹。

他大跨步的從院子里過去,那邊的房間里,雙方看來已經談妥了條件,只是那婦人眼見鐵天鷹進來,一臉的苦相又僵在了那兒。眼見又要再哭出來。

寧毅過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沒事的沒事的,大嬸,您先去一邊等著,事情咱們說清楚了,不會再出亂子。鐵捕頭這邊。我自會與他分說。他只是公事公辦,不會有麻煩事的……」

如此正勸說,鐵天鷹跨進門來:「寧立恆,你豈敢如此!潘氏,若他私下恐嚇於你,你可與我說,我必繞不過他!」

房間里便有個高瘦老者過來:「捕頭大人。捕頭大人。絕無恐嚇,絕無恐嚇,寧公子此次過來,只為將事情說清楚,老朽可以作證……」

「你又是誰!?」鐵天鷹瞪他一眼。

「老朽乃牛氏族長,為小牛受傷之事而來。捕頭大人您坐……」

「走開,我與姓寧的說話,況且有否恐嚇。豈是你說了就算的!」

「是是是,小牛他娘您快與總捕頭說清楚……」

那族長得不了鐵天鷹的好臉色。連忙向旁邊的婦人說話,婦人只是嫁入牛氏的一個媳婦,縱然丈夫死了,還有孩子,族長一盯,哪敢亂來。但眼前這總捕也是了不得的人,片刻之後,帶著哭腔道:「說清楚了,說清楚了,總捕大人……」

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總有一物降一物。鐵天鷹目光冷峻,但有了這句話,寧毅便將那婦人送到了一邊。他再折回來,鐵天鷹望著他,冷笑點頭:「好啊,寧立恆,你真行。這麼幾天,擺平這麼多家……」

「只是水磨工夫,鐵總捕過譽了。」寧毅嘆息一聲,隨後道,「鐵捕頭,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鐵天鷹偏了偏頭:「說啊。」

「都是小門小戶,他們誰也得罪不起。」站在屋檐下,寧毅回望這整個院子,「決定既然已經做了,放過他們好不好?別再回頭找他們麻煩,留他們條活路。」

他語氣誠懇,鐵天鷹面上肌肉扯了幾下,終於一揮手:「走!」帶著人往院外走去。寧毅隨後擦了擦手,也與那牛氏族長往外面過去。

這天眾人過來,是為了早些天發生的一件事情。

自這一年三月里京城局勢的急轉直下,秦嗣源下獄之後受審,過去了已經整整一個月。這一個月里,許多複雜的事情都在檯面下發生,明面上的輿論也在發生著劇烈的變化。

秦嗣源受審之後,許多原本壓在暗處的事情被拋上檯面,貪贓枉法、結黨營私、以權牟利……種種證據的羅織鋪陳,帶出一個巨大的屬於奸官貪官的輪廓。執手作畫的,是此時位於武朝權力最頂端、也最聰明的一些人,包括周喆、包括蔡京、包括童貫、王黼等等等等。

這些事情的證據,有一半基本是真的,再經過他們的羅列拼織,最終在一天天的會審中,產生出巨大的說服力。這些東西反饋到京城士子學人們的耳中、口中,再每日里落入更底層的訊息網路,於是一個多月的時間,到秦紹謙被牽連下獄時,這個城市對於「七虎」中秦嗣源一系的映像,也就反轉和定型下來了。

一些與秦府有關係的店鋪、產業隨後也受到了小範圍的牽連,這中間,包括了竹記,也包括了原本屬於王家的一些書坊。

王家的產業,原本是大儒王其松的家人經營,王山月與秦嗣源有師徒之誼,後來在山東又與寧毅並肩作戰,受了寧毅的蠱惑,變成合作關係。竹記擴大之後,寧毅策劃改良了印書、紙書作坊的一些機械、流程,提高了效率,這些書坊,便由王家的一眾女子打理起來。

而此時在寧毅身邊做事的祝彪,來到汴梁之後,與王家的一位姑娘情投意合,定了親事,偶爾便也去王家幫忙。

四月中旬的這天,一些人受到煽動和蠱惑,跑到王家的店鋪里打砸,祝彪正好在那,擋在通往書鋪後院的院門處,將衝進來的人打了個東倒西歪。

祝彪師承欒廷玉,在獨龍崗上本就是數一數二的好手,後來跟隨寧毅征戰,此時的身手比起杭州時的陳凡或許都不遜色,乃是寧毅身邊戰力最高的幾人之一,眼前的京城中。能夠穩穩壓下他的,或許就只有一個陸紅提。以他抵近宗師級別的身手,普通的三五「愛國青年」哪裡會是對手,一怒之下,幾十個人被打飛在地。但由此一來。也出了麻煩。

書坊隨後被查封,官府也開始調查此事,要抓祝彪入案。寧毅便一方面壓住這事,一方面擺平傷者、苦主。好在祝彪跟隨寧毅這麼久,曾經的魯莽習氣早已改了許多若他還是剛出獨龍崗時的性子,這些天的隱忍之中,幾十個普通人衝進去。怕是一個都不能活。

寧毅的查證之下。幾十人中,大約有十幾人受了輕傷,也有個重傷的,便是這位叫做「小牛」的年輕人,他的父親為守城而死,他衝進去砸店、打人,祝彪將他扔飛他又衝過來,最終被祝彪扔飛在台階上摔斷了腿。

鐵天鷹等人搜集證據要將祝彪入罪。寧毅這邊則安排了不少人,或利誘或威逼的擺平這件事。雖然是短短的幾天,其中的艱難不可細舉,例如這小牛的母親潘氏,一方面被寧毅威脅利誘,另一方面,鐵天鷹等人也做了同樣的事情,要她一定要咬死行兇者,又或是獅子大開口的要價錢。寧毅反反覆復過來好幾次,終於才在這次將事情談妥。

這潘氏雖然有些貪便宜,也想要籍著這次機會大大的賺一筆,但在鐵天鷹、寧毅的兩邊威逼之下,她過得也不好,小門小戶的,哪一邊都不敢得罪,也是因此,最後寧毅才向鐵天鷹那樣的說一說。

一路回到竹記當中,吃過晚飯,更多的事情,其實還擺在眼前。祝彪的事情並不容易,非常麻煩,但麻煩的事情,又何止是眼前的一項。

這幾天里,有兩家竹記的鋪子,也被砸了,這都還算是小事。密偵司的系統與竹記已經分離,這些天里,由京城為中心,往四周的消息網路都在進行交割,不少竹記的的精銳被派了出去,齊新義、齊新翰兄弟也在南下操持。京城裡被刑部找麻煩,一些幕僚被威脅,一些選擇離開,可以說,當初建立的竹記系統,能夠分離的,此時大都在分崩離析,寧毅能夠守住核心,已經頗不容易。

他還沒到離開的時候,但也已經快了。當然,要離開恐怕也不是那麼直接簡單的事情,他做了一些後手,但並不知道能不能發揮作用。

晚飯過後,雨已經變小了,竹記幕僚、掌柜們在院子里的幾個房間里議事,寧毅則在另一邊處理事情:一名掌柜的過來,說有兩個店小二被刑部捕快找麻煩,挨了打的事,隨後有幕僚過來提出辭呈。

寧毅給兩名手上的店小二撥了傷病的費用,也讓掌柜安撫他們的家人,對那幕僚則勸說了一番,最終對方竟打消了念頭大概是見到了寧毅的艱難。

兩撥人離開之後,遠遠的院門處,一名身材挺拔的青年男子也過來了,便是這幾天被寧毅安排去做其它事情的祝彪,此時他應該已經聽說了寧毅等人做的事情,趕了過來,目光不豫,但自然不是針對寧毅的。

「坐。」寧毅笑著抬了抬手。

祝彪在前方坐下了。武者雖非官場中人,也有自己的身份氣度,尤其是已經練到祝彪這個程度的,放在一般地方已經稱得上宗師,對上任何人,也不至於低頭,但此時,他心中確實憋著東西。

「雖然出身獨龍崗那等地方,但我祝彪從不覺得自己是什麼不講理的山匪野人。」

坐了好一陣,祝彪方才開口:「先不說我等在城外的奮戰,不論他們是不是受人蒙蔽,那天衝進書坊打砸,他們已是該死之人,我收了手,不是因為我理虧。」

他語氣平靜但堅決地說了這些,寧毅已經給他泡了一杯茶:「你我相識數年了,這些你不說,我也懂。你心中若是過不去……」

「我心中是過不去,我想殺人。」祝彪笑了笑,「不過又會給你添麻煩。」

「京城有京城的玩法,好在就在玩完了。」寧毅頓了頓,「若你覺得不舒服,如今北面有些事,我可以讓你去散散心。你是習武之人,操心這麼多,對你的進境有礙。」

武者極難忍辱。尤其是祝彪這樣的,但眼下並不能講這麼多的道理。好在兩人相處已有幾年,彼此也都非常熟悉了,不用解釋太多。寧毅提議之後,祝彪卻搖了搖頭。

「來之前我心裡憋著火。但路上就已經壓下去了。」他說道。「你比我憋的火氣多多了,我想到這件事,就覺得自己的修行實在不夠。你這幾天找人賠禮道歉,不該瞞著我,叫上我一起更好。」

「那倒不是照顧你的情緒了,這種事情,你不出面更好解決。反正是錢和關係的問題。你若是在。他們只會得寸進尺。」寧毅搖了搖頭,「至於火氣,我當然也有,不過這個時候,火氣沒什麼用……你真的不要出去走走?」

祝彪便再度搖了搖頭。

寧毅沉默片刻:「有時候我也覺得,想把那幫傻子全都殺了,一了百了。回頭想想,女真人再打過來。反正這些人,也都是要死的了。這麼一想。心裡就覺得冷而已……當然這段時間是真的不好過,我再能忍,也不會把別人的耳光當成什麼獎勵,竹記、相府,都是這個樣子,老秦、堯祖年他們,比起我們來,不好過得多了,若是能再撐一段時間,多少就幫他們擋一點吧……」

「跟你做事之前,我佩服我師父,佩服他能打。後來佩服你能算計人,後來跟你做事,我佩服周侗周師傅,他是真的大俠,當之無愧。」祝彪道,「如今我佩服你,你做的事情,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你都能忍住,我有什麼好說的,你在京城,我便在京城,有人要殺你,我幫你擋!當然,若是有必要,我可以替你做了鐵天鷹,然後我遠走高飛,你把我抖出去,等你出京,我再來跟你匯合。」

寧毅愣了愣,哈哈笑起來:「那個倒是不用了,鐵天鷹就是個小官,殺他何用……」

「其他人也可以。」

「你別整天打打殺殺的,我剛想說你長大了……」

寧毅正說著,有人匆匆忙忙的從外面進來了,見著是常在寧毅身邊護衛的祝彪,倒也沒太避諱,交給寧毅一份情報,然後低聲地說了幾句。寧毅接過情報看了一眼,目光漸漸的陰沉下來。最近一個月來,這是他常有的表情……

第二天是這一年的四月二十三,早晨時又下了雨,大理寺對於秦嗣源的審案仍在持續。這審訊並不是公開的,但在有心人的運作之下,每日里審案新找出來的問題,都會在當日被傳出去,每每成為士人文人口中的談資。

中午審案完畢,秦嗣源便會被押回刑部天牢。

秦家的子弟常常過來,秦老夫人、秦嗣源的小妾芸娘等人,也每次都在這邊等著,一來看秦嗣源,二來看已經被牽扯進去的秦紹謙。這天上午,寧毅等人也早早的到了,他派了人居中活動,送了不少錢,但隨後並無好的收效。中午時分,秦嗣源、秦紹謙被押出來時,寧毅等人迎了上去。

由於並未定罪,兩人只是象徵性的戴了副鎖鏈。連日以來居於天牢,秦嗣源的身體每見消瘦,但即便如此,蒼蒼的白髮還是整齊的梳於腦後,他的精神和意志還在頑強地支撐著他的生命運作,秦紹謙也並未倒下,可能因為父親在身邊的緣故,他的怒火已經愈發的內斂、安靜,只是在見到寧毅等人時,目光有些波動,隨後往周圍張望了一下。

「我娘呢?她是否……又生病了?」

他環顧一番,眼見秦老夫人未到,才如此問了出來。寧毅猶豫一下,搖了搖頭,芸娘也對秦嗣源解釋道:「姐姐無事,只是……」她望望寧毅。

「可能有些事情,未讓老夫人過來。」寧毅如此回答一句。

秦嗣源點了點頭,往前方走去。他什麼都經歷過了,家裡人沒事,其它的也就算不得大事。

一路前行,寧毅大概的給秦嗣源解釋了一番事態,秦嗣源聽后,卻是微微的有些失神。寧毅旋即去給那些衙役獄卒送錢,但這一次,沒有人接,他提出的改道的意見,也未被接受。

離開大理寺一段時間之後,路上行人不多,陰天。道路上還殘留著先前下雨的痕迹。寧毅遠遠的朝一邊望去,有人給他打來了一個手勢,他皺了皺眉。此時已接近鬧市,彷彿感覺到什麼,老人也扭頭朝那邊望去。路邊酒樓的二層上。有人往這邊望來。

「看,那便是老狗秦嗣源!」那人驀地大喊了一句。

更多的人從那裡探出頭來,多是書生。

「秦嗣源?哪個?」

「還有他兒子……秦紹謙」

一番議論之後,有人陡然大喊:「奸狗」

「你為何不死!老狗」

「這國家便是被爾等折騰空了」

罵聲傳過來,此時還顯得單調洪亮,寧毅皺著眉頭,旁邊的秦嗣源目光平靜。這時候卻偏了偏頭:「呵呵。麻煩了……」那笑聲的最深處,有著疲憊。

眾人經過那酒樓,罵聲便多起來了,不少書生下了樓,口中喝罵不止。秦嗣源這邊的隊伍中,有個十餘歲的孩子忍不住叫道:「我三爺爺是好人」眾人便罵:「那便是老狗的狗孫子?你們全家都該死」

寧毅走向前去,一把抓住那獄卒頭目的手臂:「快走!現在要是出事,你看你能不能得了好去!」那頭目一愣:「這這這……這關我什麼事。」雖然忐忑。卻並不照辦。

「這之前給你下令,讓你這樣做的是誰?」

「什、什麼。你不要亂說!」

「你看看後面的老人家,他是好是壞,別人不知道,你多少有數。他是受人陷害,但不是沒人關照,你告訴我全部事情,我想辦法,過了這關,有你的好處。」

「你瞎說什麼……」

這次過來的這批獄卒,與寧毅並不相熟,雖然看起來與人為善,實際上一時間還難以打動。正交涉間,路邊的喝罵聲已愈發激烈,一幫書生跟著走,跟著罵。這些天的審訊里,隨著不少證據的出現,秦嗣源至少已經坐實了好幾個罪名,在普通人眼中,邏輯是很清晰的,若非秦系掌控大權又貪得無厭,國力自然會更好,甚至若非秦紹謙將所有精兵都以非常手段統和到自己麾下,打壓同僚排除異己,城外說不定就不至於潰敗成那樣也是,若非奸人作梗,此次汴梁守衛戰,又豈會死那麼多的人、打那麼多的敗仗呢。

道路上的行人原本還有些疑惑,隨後便也有不少人加入進來了。寧毅心中也有些著急,對於一幫書生要來堵截秦嗣源的事情,他先前收到了風聲,但隨後才發現沒有這麼簡單,他安排了幾個人去到這幫書生當中,在他們做煽動的時候唱反調,欲使人心不齊,但隨後,那幾人便被捕快進去抓走。

「老狗!你晚上睡得著覺嗎!?」

「一**人,我恨不能殺了你們」

「幾十萬枉死之人啊」

「武朝振作!誅除七虎」

「除國賊,重振奮」

眾人呼喊著,有人拿起地上的東西扔了過來,寧毅已經走回秦嗣源身邊,揮手擋了一下,卻是一顆污穢的泥塊,頓時泥水四濺。

「他竟敢擋」

「奸狗想要打人么」

那邊的書生就再度呼喊起來了,他們眼見不少路上行人都加入進來,情緒更是高漲,抓著東西又打過來。一開始多是地上的泥塊、煤塊,帶著泥漿,隨後竟有人將石頭也扔了過來。寧毅護著秦嗣源,隨後身邊的護衛們也過來護住寧毅。此時漫漫的長街,不少人都探出頭來,前方的人停下來,他們看著這邊,先是疑惑,然後開始叫喊,興奮地加入隊伍,在這個上午,人群開始變得擁擠了。

「武朝雄起」

「飲其血,啖其肉」

「誓殺女真,揚我天威」

聲浪浩蕩,書生們歇斯底里的吶喊,臉興奮得通紅,不少的東西被人自空中擲下,卻絕非是西紅柿、雞蛋、爛菜葉等可食用之物。秦嗣源被護在其中,艱難地前行,他沖著寧毅等人喊:「你們走!你們走!別摻合」寧毅並不理他,讓身邊人找來門板木板,護住前行的道路,但不少的東西仍舊砸了進來。

局面在前行中變得愈發混亂,有人被石頭砸中倒下了,秦嗣源的身邊,但聽砰的一聲,也有一道身影倒下去,那是他的小妾芸娘,頭上挨了一顆石頭軟倒下去。旁邊跟上來的秦紹謙扶住了她,他護在父親與這位姨娘的身邊,目光通紅,牙齒緊咬,低頭前行。人群里有人喊:「我伯父是忠臣。我三爺爺是無辜的,你們都是他救的」這喊聲帶著哭聲,使得外面的人群更加興奮起來。

「打、打奸狗」

「打他們一家」

「讓他們知道厲害!」

長街之上的氣氛狂熱,大家都在這樣喊著,擁擠而來。寧毅的護衛們找來了木板,眾人撐著往前走,前方有人提著桶子衝過來,是兩桶大糞,他照著人的身上砸了過去,漫天都是糞水潑開。臭氣一片,人們便更是大聲叫好,也有人拿了牛糞、狗糞之類的砸過來,有人大喊:「我爹爹便是被你們這幫奸臣害死的」

「為民除害」

「殺奸臣,天佑武朝」

此時寧毅的身上沾了不少東西,他沉默著往前方擠去,旁邊的老人也已經鬚髮皆亂,身上沾了穢物,他也只是沉默著,護住芸娘前行。過得一陣,他才反應過來,捏住寧毅的手:「芸娘,立恆,你來將芸娘帶出去,快」老人反應過來,此時唯一懇求的,還是關於家人的事情,周圍許多秦家子弟都已經哭起來了,有的則倒下了,周圍的人群不肯放過他們,將他們在地上踢打,隨後有竹記的護衛將他們拉回來。

寧毅將芸娘交給旁邊的祝彪:「帶她出去。」

祝彪將她交給另一人,他板著臉伸手擋著空中砸來的東西,隨後又被牛糞打中。

遠遠的,刑部的捕頭們開始趕過來維持秩序,他們盯著這前行的快被憤怒掩埋的隊伍,隨時提防著寧毅等人的暴起反擊,隨時準備動手抓人。

聲音匯聚的浪潮猶如慶典,城市裡不少人都被驚動,有人加入進來,也有人躲在遠處看著,哈哈大笑。這一天,面對著不能還手的敵人,在女真人的圍攻下受過太多苦難的人們,終於第一次的取得了一場完整的勝利……(未完待續。)

ps:六千九百字,嗯,想一想,用了這麼個題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三八章 無題

54.7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