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〇章 人發殺機 天地反覆

第六五〇章 人發殺機 天地反覆

景翰十四年六月初九,汴梁城,尋常而又忙碌的一天。

天氣晴朗。

對於眾多的武朝高層官員來說,距離曾經的右相秦嗣源死去剛剛一個月,這也是重要而特殊的一天。經過早些時日的政爭和扯皮,在這一天裏,武朝政局未來一段時間的基本構架已經確定下來,眾多官員的任命、調動、對於黃河防線,抵抗女真問題責任的明確,將在這一天確定下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賞功罰過,官員們瓜分勝利果實的得勝之宴。雖然在與女真人的爭奪中敗了,但至少在另一場戰爭中,許多的人,獲得了勝利。

早朝開始是五更天,預備要上朝的官員們,往往三更天就出門,去往宮城了。武朝的早朝,頻率不定,普遍情況下是五日一朝,但最近事情太多,為了更好的組織起對抗女真人的事情,頻率變為了兩日甚至一日,有些官員叫苦不迭,但今日,沒有多少人有這樣的情緒。

寧毅在子時過後起了床,在院子裏慢慢的打了一遍拳以後,方才沐浴更衣,又吃了些粥飯,靜坐一會兒,便有人過來叫他出門。馬車駛過凌晨安靜的街市,也駛過了曾經右相的府邸,到快要接近宮門的道路時,才停了下來,寧毅下了車。駕車的是祝彪,欲言又止,但寧毅表情平靜,拍了拍他的肩膀,轉身走向遠處的宮城。

皇城之下,大大小小的不少官員都已經雲集過來。寧毅抵達后,遠遠地站在了路邊無人關注的地方,不多時,童貫也來了,蔡京也來了,王黼、李彥、張邦昌、李綱、秦檜、高俅、唐恪、吳敏……等等等等的人,也陸續地過來,聚集在宮城外不同的地方。

人都是有圈子的,但當然。並非一黨一派,就站在一起,首先當然是身份地位,蔡京童貫乃是朝堂上的兩大巨頭。因為領域不同,摩擦也少,他們之間,相處就頗為融洽,而即便相處不好的大員。見面之後,也會哈哈哈哈的聚首,互相吹捧或是膈應一番。

御史台的眾人比較單,他們不願結黨,縱然站在一塊,往往也隔着距離,並且不喜歡一大幫人一起說話,頂多兩兩之間,交頭接耳,表情肅穆。其次是清流。他們位置或許不高,但站隊堅定。站隊堅定的人才會被上頭欣賞。大儒則往往長袖善舞,文人風骨,外圓內方,卻不怕人說。

有幾名年輕的官員或是地位較低的年輕武將,是被人帶着來的,或是大家族中的子侄輩,或是新入伙的潛力股,正在燈籠暖黃的光芒中,被人領着四處認人。打個招呼。寧毅站在旁邊,孤零零的,走過他身邊,第一個跟他打招呼的。卻是譚稹。

「來了。」

他望向前方,冷冷地說了一句。

「是。」

寧毅回答一句。

然後譚稹就走過去了,他身邊也跟了一名將領,面相兇悍,寧毅知道,這將領名叫施元猛。乃是譚稹麾下頗受矚目的年輕武將。

今日他們都將在最後一同見駕。

「來了。」

又一個聲音響起來,這次,聲音溫和得多,卻帶了幾分疲憊的感覺。那是與幾名官員打過招呼后,不動聲色靠過來了的唐恪。雖然作為主和派,曾經與秦嗣源有過大量的衝突和分歧,但私下裏,兩人卻還是惺惺相惜的好友,縱然路不相同,在秦嗣源被罷相入獄期間,他仍舊為了秦嗣源的事情,做過大量的奔走。

秦嗣源被判流放嶺南之後,原本將被刺配沙門島充軍,從此與秦嗣源天各一方的秦紹謙,也是因為他的活動,才同樣改判成了發配嶺南。

縱然兩人在嶺南的不同地方,但至少相隔的距離,要短很多了,私下運作一番,未嘗不能相聚。

只可惜,這些努力,也都沒有意義了。

「是。」

寧毅便也回答了一句。

「今日之事,不要想得太多。」唐恪道,「老秦走了,你好好做事,莫要辜負了他。」

「是。」

秦嗣源去后,許多東西,包括交給童貫用以保命的黑材料,都留給了寧毅。唐恪並未因此對他有所怨言,大概在某種程度上,將寧毅當成了為秦嗣源繼承衣缽之人。

過得一陣,童貫也看似無意的在與人說話的空隙中到了這邊,打量了他幾眼:「早兩日跟你說的,都記住了?」

「記住了。」

「好。」他點頭道,「好好乾。」

他沒有揮手叫寧毅過去,主動抽空過來,不是為了紆尊降貴,而是為了盡量減少影響。但能夠露出這樣的做派,仍舊為寧毅吸引了不少目光。人群中也有寧毅熟悉的人,例如李綱,那位白髮蒼蒼一臉剛直的老人遠遠地看了他一眼,不再多瞧他。

一來李綱的相位已經開始被架空,二來,秦嗣源出事時,李綱那邊可能認為秦系倒台,剩餘力量理應攀附於他,助他成就大事,寧毅後來投靠了童貫,這一介閹人,他素來瞧之不起,可能在那邊認為,寧毅這等行為,隱隱的也是在向他打臉了,因此,便在沒有過關注。

一些大小官員注意到寧毅,便也議論幾句,有人道:「那是秦系留下來的……」然後對寧毅大致情況或對或錯的說幾句,隨後,旁人便大多知道了情況,一介商人,被叫上金殿,也是為了弭平倒右相影響,做的一個句點,與他本身的情況,關係倒是不大。有些人先前與寧毅有過往來,見他此時毫無出奇,便也不再搭理了。

五更天,西華門開,眾人進入宮城。西華門后是右承天門,過了右承天門,便是長長的宮牆和道路,側面依次有集英門、皇儀門、垂拱門,然後是這次朝會要入的紫宸門。這裏又是兩扇門。寧毅等人共經歷了三次搜身檢查。眾人在紫宸殿前的廣場站好,隨後,大員依次入內。

寧毅等一共七人,留在外面廣場最角落的廊道邊,等待着內里的宣見。

五更天此時已經過去一半,內里的議事開始。晨風吹來,微帶涼意。武朝對於官員的管制倒還不算嚴格,這其中有幾人是大家族中出來,交頭接耳。附近的守衛、太監,倒也不將之當成一回事。有人看看站在那邊一直沉默的寧毅,面現厭惡之色。

他們或因關係、或因功勞,能在最後這一下得到皇帝召見,本是榮耀。有這樣一個人摻雜其中,頓時將他們的質量全都拉低了。

寧毅抬起頭來,天邊已現出微微的魚肚白,白雲如絮,清晨的鳥兒飛過天空。

作為掌控一個國家的人們,起來得比被掌控的人要早,但此時,外面的城市間,應該也已經逐漸熱鬧起來了。

景翰十四年六月初九,汴梁城。景翰朝的最後一天。

天氣晴朗。

****************

鐵天鷹帶着麾下的捕快,奔行過清晨的原野,他籍著線索,去往宗非曉曾經安排的一名線人的家中。

過去了以後,天色已大亮了,那房舍空置數日,沒有人在。鐵天鷹踢開了房門,看着屋裏的積塵,然後道:「搜。」

不久之後,翻牆倒櫃的一名捕快找到了什麼。拿過來遞給鐵天鷹,鐵天鷹看過後,臉色陡然變了,隨後。鐵騎又跟着,飛奔而出。

辰時。

武瑞營正在晨練,李炳文帶着幾名親兵,從校場前方過去,看見了不遠處正在如常聯繫的呂梁人,倒是與他相熟的韓敬。背負雙手,仰頭看天。李炳文便也笑着過去,背負雙手看了幾眼:「韓兄弟,看什麼呢?」

韓敬偏過頭來,沖他笑笑。

李炳文便也是哈哈一笑。

「哎,對了,陸寨主在哪?」

「她有事。」

「哦,哈哈。」

李炳文只是沒話找話,因此也不以為意。

汴梁城。

陸紅提帶着兩名隨從,走入宮門。

早朝還在紫宸殿進行,進入皇城后,宮中太監使女官去了她的武器,又搜了身,隨後帶去到御書房附近等待,周圍特意的安排了幾名高手守着。

房間外陽光傾瀉下來,附近的宮殿都顯得安靜,宮女奉上了茶點。紅提靜靜地坐在那兒,閉上了眼睛,門外的大內侍衛偶爾望她一眼,掂量她的成色。

宮城外,名叫西瓜的少女站在樓頂上,仰頭吞吐清晨的空氣。

這是京城……

爹爹……聖公伯伯……七伯伯……百花姑姑……還有死去的所有的兄弟……你們看到了嗎……

四面街道行人來去,熱鬧而祥和,不遠處,便是巍峨的宮牆。

……

秦嗣源、秦紹謙死後,兩人的墓地,便安放在汴梁城郊。

太陽已經很高了,鐵天鷹的騎隊奔行到這邊,氣喘吁吁,他看着秦紹謙的墓碑,伸手指著,道:「挖了。」

一眾捕快微微一愣,然後上去開始挖墓,他們沒帶工具,速度不快,一名捕快騎馬去到附近的村子,找了兩把鋤頭來。不久之後,那墳墓被刨開,棺材抬了上來,打開之後,漫天的屍臭,埋入一個月的屍體,已經腐爛變形甚至起蛆了。

鐵天鷹手中顫抖,他知道自己已經找到了寧毅的軟肋,他可以動手了。手中的紙條上寫着「秦紹謙疑似未死」,然而棺材裏的死屍已經嚴重腐爛,他強忍着過去看了幾眼,據寧毅那邊所說,秦紹謙的頭曾經被砍掉,而後被縫合起來,當時大家對屍體的檢查不可能太過細緻,乍看幾下,見確實是秦紹謙,也就認定事實了。

此時線索已有,卻難以以屍體作證,他掩著口鼻看了幾眼,又道:「割了衣服,割了他全身衣物。」兩名捕快強忍噁心上來做了。

腐爛的屍體,什麼也看不出來,但隨即,鐵天鷹發現了什麼,他抓過一名公人手中的棍子,推開了屍體腐爛變形的兩條腿……

……

紫宸殿中,有關一名名官員的升遷任調安排,正在被杜成喜大聲地念出來,即便是外面的廣場上,都能有所聽聞。一名身材高大的太監朝這邊過來了——武朝有童貫領兵。也有幾名總管太監做出了大事,因此,宮中有這樣身材高大的太監,並不是奇怪的事情。只是在他過來時。附近的禁軍將他稍微攔了一下。

「候公公,什麼事?」

「杜老大在裏面伺候皇上,再過一會兒便是這些人進去了,他們都是第一次上朝,杜老大不放心。怕出么蛾子,先前抽空讓咱家來看一眼,這幾位的禮節練得都如何了。咱家還有事,問一句,就走。」

那侍衛點了點頭,這位候公公便走過來了,將眼前七人小聲地依次詢問過去。他聲音不高,問完后,讓人將禮節大概做一遍,也就揮了揮手。只是在問道第四人時。那人做得卻有些不太標準,這位候公公發了火:「你過來你過來!」

他將那人拉到一邊,卻正好是侍衛偏頭就能看到的地方,讓這人再做兩遍,然後又是親自的糾正。那人急得面紅耳赤,侍衛看得兩眼,別過頭去,宮中執勤,沒必要指著看人出醜。

候公公還有事,見不得出問題。這人做了幾遍沒事,才被放了回去,過得片刻,他問到最後一人時。那人便也做得有稍許錯誤。候公公便將那人也叫出去,訓斥一番。

其餘六人大都面帶嘲諷地看着這人,候公公見他跪拜不標準,親自跪在地上示範了一遍,然後目光一瞪,往眾人掃了一眼。眾人連忙別過頭去,那侍衛一笑,也別過頭去了。

……

汴梁城外,秦紹謙的墓碑前,鐵天鷹看着棺材裏腐爛的屍體。他用木根將屍體的雙腿分開了。

「這……是個閹人?」

他站在那兒發了一會楞,身上原本燥熱,此時漸漸的冰涼起來了……

他想幹什麼……

遠遠的,馬蹄聲震動大地,沸騰而來——

汴梁以西,萬勝門附近,杜殺背着長刀,走出了客棧,更多更多的人,此時正從附近走入人群當中,去向城門……

內城,距離梁門不遠處。祝彪坐在已經關門許久的竹記店鋪當中,閉目養神,膝上躺着他的長槍,陳駝子等人或站或坐,大多安靜。院子裏,有人正將幾個箱子扛進來,擺到一樓還封閉着的窗口。這安靜又忙碌的氣息,與外面城門處的繁華相互映照着。

某一刻,祝彪背着長槍,推門而出。

槍尖鋒芒嗜血。

青鳥已至,日光傾城。

……

皇宮紫宸殿,聖旨宣佈完畢,一番說話與謝主隆恩后,內里宣七人入內。寧毅走在側面,步伐簡單,面容平靜。進入大門后,紫宸殿內莊嚴寬敞,眾多大臣分立兩旁。蔡京、童貫、李綱、剛剛升任右相的秦檜、少師王黼、兵部尚書譚稹、刑部尚書鄭司南、禮部尚書唐恪、吏部尚書燕道章、戶部尚書張邦昌、工部尚書劉巨源……此外還有高俅、蔡攸、吳敏、耿南仲等眾多高官,各人肅穆列開。

檀香的清煙裊裊,正面上方,便是如今的九五至尊,天子周喆了。這些人,是武朝金字塔的頂端。

七人在距離門口不遠處齊聲跪拜。

聖旨發佈完畢,此時已經至於尾聲,除了保舉各人進來的上線,沒有多少人關心此時進來的七個小東西。眾人各自在心中咀嚼著獲得的喜悅,也各自想着自身繼往開來的事業,這一次,秦檜是最高興的,他間或瞥瞥不遠處的李綱,此時,左相之位也已經長不了了。燕道章破格擢升吏部,佔了極大的便宜,也是因為他是蔡京麾下打手,此次才輪得上他。

但除了燕道章,蔡京一系在這一次的角力中吃了虧的,但沒有關係,他的力量已經太大了,皇帝並不喜歡,吃虧就是佔便宜。童貫一系,獲得了參與黃河防線的最大利益,這時候,還在心裏消化所有的成果,有了這些,他接下來的計劃,就能夠好好實施了。

周喆在前方站了起來,他的聲音緩慢、穩重、而又渾厚。

「朕,自繼位時起,欲求武朝之振興,國家之安泰,一路之來,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御一國之難,朕明白,你們未必懂,朕可以給你們榮寵。給你們權力,為的是你們為這個家國做事。但這一路走來,總有蟊蟲巨害,損我根基,前有王高進。中有盧之平,後有秦嗣源!」

他口中說的,皆是登基後幾個被入罪的宰相名。眼下是要做結論,蓋棺定論的時候,他既然開始說了,一時半會便不可能停下來。下方七人跪着,眾人站着,靜靜地聽。

周喆道:「與女真一戰,倉促匆忙,女真強悍。但我武朝亦有忠臣義士,前仆後繼,這是朕欣慰的地方,也是朕心痛的地方!朕下罪己詔,反躬自省,若你我真出了全力,為守城真要那麼多忠臣義士的流血嗎?我為君,爾等為官,這些道理,不可不細思!女真去后。秦嗣源伏法,他罪有應得,但你們——」

他的話語慷慨悲憤,到得這一瞬。眾人聽得有個聲音響起來,當是幻覺。

那是有人在嘆氣。

「哎,周喆……」

跪下的幾人當中,施元猛覺得自己出現了錯覺,因為他感到,身邊的那個商人。竟然站起來了——怎麼可能。

周喆也看到寧毅站起來了——他還沒意識到那道人影的身份,甚至連眼前這一幕都覺得有些奇怪,在這金殿之上,竟有人在跪下的時候敢站起來?是不是看錯了……但這就是他們的第一個照面。

不會有下一次了。

充滿威嚴的紫宸殿中,數百年來第一次的,出現砰的一聲巨響,震耳欲聾。火光爆閃,眾人根本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金階之上,皇帝的身體在下一刻便歪歪的坐到了龍椅上,檀香的煙塵消散,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前方,看自己的腿,那裏被什麼東西穿進去了,密密麻麻的,血似乎正在滲出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寧毅的步履已經穿過人群,他目光平靜得像是在做一件事已經反覆練習一千萬次的工作,前方,作為武人地位又高的童貫首先還是反應了過來,他大喝了一聲:「豎子!」醋缽大的拳頭,照着寧毅的臉上便揮了上來。

他于軍中戎馬半身,沾血無數,此時雖然老邁,但餘威猶在,在眼前上來的,不過是一個平日裏在他眼前卑躬屈膝的商人罷了。然而這一刻,年輕的書生眼中,沒有半點的畏懼或是閃避,甚至於連蔑視等表情都沒有,那身影似慢實快,童貫豪拳轟出,對方單手一接,一巴掌呼的揮了出去。

那一巴掌砰的揮在了童貫的臉上,五指揮砸,沉若鐵餅,這位收復燕雲、名震天下的異姓王腦子裏便是嗡的一響。

童貫的身體飛在空中一瞬,腦袋砰的砸在了金階上,血光四濺,寧毅已經踏上金階,將他拋在了身後……

時間,推向後方。

再早一點,武瑞營的校場。

晨練還沒有停下,李炳文領着親衛回到軍隊前方,不久之後,他看見呂梁人正將戰馬拉過來,分給他們的人,有人已經開始整裝上馬。李炳文想要過去詢問些什麼,更多的蹄音響起來了,還有鎧甲上鐵片碰撞的聲音。

被稱為「鐵浮屠」的重騎兵,排成兩列,從不同的方向過來,最前方的,便是韓敬。

李炳文下意識的揮了揮手,召集附近的親兵,也讓其他武瑞營的士兵戒備:「韓兄弟,你們要幹什麼!」

韓敬沒有回答,只有重騎兵持續壓過來。數十親兵退到了李炳文附近,其餘武瑞營的士兵,或是疑惑或是恍然地看着這一切。

「推!」只有冰冷的字句發出。

重騎兵的推字令,即列陣衝殺。

往日裏尚有些交情的人們,刀鋒相向。

艷陽初升,重騎兵在校場的前方當着上萬人的面來回推了兩遍,其它一些地方,也有鮮血在流出了。

然後韓敬騎着馬,踏上校場前方高台,下面,李炳文以及所有的親兵皆已化為殘屍,呂梁騎兵已在附近列陣,整軍待發!

「爾等看到了!夏村戰後,朝中眾人倒行逆施,女真再來,武朝必亡!吾等不再奉陪!但君無道,民興兵戈以伐之——」韓敬的聲音響起來,「呂梁今日興兵,不為清君側,為斬殺昏君,懸屍城頭!而今日過後……」

校場上,那聲若雷霆:「今日過後,吾輩造反!爾等亡國——」

殺氣,衝天而起——(未完待續。)

PS:我就不說什麼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五〇章 人發殺機 天地反覆

56.06%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