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鈴鐺天天見

第六十九章 鈴鐺天天見

第六十九章鈴鐺天天見(求月票)

五月的天氣在江寧城中捲起陣陣的炎熱,風鈴聲慵懶傳來時,顯得有些荒僻的院子里,碧綠的爬山虎爬滿了黃土的牆壁。野花野草在院中茂密生長著,草蜢跳出來旋又消失,蟋蟀們在磚塊與土石下發出聲音,有時蝴蝶飛來,一直鳥兒站在掛滿藤蔓的架子上梳理著羽毛,聲音鳴囀間展翅飛走,藤蔓輕晃,搖落一地金黃。

她便在那靠牆角的架子下坐著,劍便放在手邊的雜草里。時間是上午,牆壁後方傳來孩童們朗誦詩文的聲音,一陣一陣的頗為好聽。

偶爾,那個人的聲音也會傳過來:「……鄉愿,德之賊也這句話的意思是……」

「……子路並不欣賞所謂隱士這樣的行為……」

「……關於這個,想起以前看過的一個故事……」

那聲音聽起來有些隨意,沒有滿口的之乎者也,沒有太多的聖人有雲,與之前見過的夫子們都有不同,讓她覺得……不太穩重。

這樣子說話不像是那幫學生們誦讀的文章那樣好聽,但她竟然也能聽得懂,偶爾他還跟那幫學子們說些故事,散漫的私塾。學子們也不怎麼靠譜,偶爾便說:「先生先生……」或者「立恆先生……」提些奇怪的問題,或者笑嘻嘻的跟師長談論故事的事情。

太沒禮數了,要是在家中那邊,這樣的孩子該被打腫手板,到太陽下站上一整天

不過,儘管那說話的聲音沒什麼為人師表的威嚴,老是說著白話也不如那幫學生朗誦般的好聽,有時候她還是會覺得,這人說話似乎是有些道理的。

早晨的時候他會過來一趟,帶來些吃的與用的東西,吃的都是能滿足一天所需的,不過若中午過來,他也會帶來一些熱的飯菜。下午時分在那房間里做些古古怪怪的事情,偶爾會開口跟她說幾句話,她也隨口回答幾句。

並沒有正式跟他見面,因為尚且看不清這個人。他來的時候,她往往坐在房樑上冷眼看著,或者從窗戶出去,到後方的院子里。小丫頭常常也會過來,在外面的廊院台階上坐著,與家中姑爺說些話,嘮叨些亂七八糟的見聞,她也因此聽了出來,這人家中乃是經營布行生意的。

小丫頭嘰嘰喳喳說完之後,往往便纏著他說些故事了,如同那光怪陸離的《倩女幽魂》,可惜沒有說完,或許那日與丫鬟在路上的時候便說過了。此時說著一個名為《天龍八部》的故事,情節隱約與如今的天下局勢有些相似,只是在那裡面,武朝被改成了宋朝。

便是在這樣的夏日午後,安靜的院子里,名叫寧毅的男子一面做著那古怪實驗,一面說著奇怪的故事,小丫鬟坐在前方的庭院中,黑衣的女子抱著古拙長劍坐在後方的草叢裡,聽著那些武林、江湖、俠客、幫派,如同與現實世界隔開了的兩片天地。

到得傍晚時分離開,小丫鬟便慣例般的回頭說句話:「鈴鐺、明天見。」

聲音甜美,溶入從夕陽間灑下的日光幽紅當中。

自從最初的兩天過去,寧毅便未刻意地去經營些什麼了。

要讓人覺得你足夠真誠的方法有很多,最好的辦法通常是:你真的很真誠。

不是太過刻意地去想什麼,不是太過刻意地去做什麼,那女人雖然偶爾也回答幾句話,但不願意真的與他見面談一次,他也無所謂。早晨準備一天的食物,中午晚上若能過去,便盡量帶些熱飯熱菜,對方的傷勢應該是不輕的,不過反正是在避難的時間,也講究不了許多。

每日里也給她帶些用的東西,多買了一套黑色的衣裙過去用作換洗。在外間的時候偶爾說些話,告訴她如何注意用這房間里的東西,哪些可以碰的,哪些不能亂碰,對方或許覺得他古怪,但暫時也不用解釋些什麼。

端午過去,他的生活節奏也就回到了每日上課、閑逛、做實驗的節奏里。到得五月初十這天下午回到了家,蘇檀兒還未回來,小嬋也有事去了,院子里空空蕩蕩的。他回到房間整理了一些東西,扭過頭時,陡然發現門口的一道人影,乍看還以為是三個丫鬟中稍高一些的杏兒,過去開門才覺得不對。

拉開門后,那女子便靜靜地站在了那兒,穿的是寧毅為她買的那一襲綠衫,與他對望著,英氣而冷然的身影與目光。

寧毅吐了口氣:「你這樣太冒險了……」

外面的官兵巡查仍舊嚴密,不管她有怎樣的目的,就這樣跟過來,實在是頂風作案。聽寧毅這樣說完,女子似乎有些疑惑地皺了皺眉頭,隨後轉身離開。她似乎想要沿來路返回,準備翻過圍牆,寧毅陡然叫住了她:「等等。」隨後指了指側門的方向,「走那邊,我去駕車。」

不久之後,馬車離開蘇府側門,繞了一圈去往學堂的方向,半途當中,只聽那女子說道:「我已知你家住在哪裡……」也算是刀口舔血的人,性格謹慎,這句話說到這裡,不必再多言。馬車行至那小院側面時,夕陽下的道路上並沒有什麼人,女子掀開車簾,直接躍入那小院的圍牆之中,留下話語在旁邊悄然回蕩:「我叫陸紅提。」

如此一來,終於也算是認識了。

第二天過去時,那女子不再避免與寧毅見面,此後的每日當中,大抵也能瑣瑣碎碎地說些事情。又過得幾日的下午,寧毅在外間做實驗,外面天色漸黑,電閃雷鳴地下起雨來,嘩啦啦的瓢潑大雨像是要淹沒整座江寧城一般。房子在這樣的大雨下有泄漏,寧毅拿幾個桶子在裡屋外屋放好接水,叮叮咚咚的聲音。小嬋今天沒有過來,寧毅坐在外間的椅子上休息一下,隨口問起武功的事。

僅僅隔了一堵牆,正坐在裡屋床上透過窗戶看雨景的陸紅提笑了笑:「你聽了那些演義故事,便真想學武藝?宋朝又是什麼地方?」

寧毅「呵」的笑了笑:「不管怎麼說,總是很有趣啊。」

「有趣倒是真的有趣。」陸紅提微微沉默片刻,「可終究是演義故事,這世道……沒有什麼幾大門派,沒有多少江湖豪俠,沒有那許多溫文爾雅,江湖規矩。有的只是綠林強賊,大盜匪寇。你口中說來或許好聽,可實際上一夥亡命之徒,哪有那許多講究。若遇上貧弱之人,便下手劫了,殺了,若遇上官兵欺壓良善,遇上同樣的強賊,則是拱手放行、避之則吉……大俠,哪裡真有什麼為國為民的大俠?」

「一個都沒有?」寧毅淡淡地問道。

「……也許有幾個。」

寧毅笑了笑,轉開話題:「你在江湖上有多厲害啊?」

「聽說過幾個人,但是沒打過,其餘的……都是惡霸流氓,算什麼江湖?」她語氣中有幾分自傲,但也有些不悅,倒並非是針對寧毅來的,「打得過幾個十幾個,打不過幾十個上百個,到了軍陣之中,便什麼都不算。」

「原來你上過戰場……」

那邊頓了頓,隨後笑起來:「你真想學武藝?我的武藝?」

「呃,如果能學……」

「我若教你,你知道會如何么?」

從前一句話,寧毅便大概知道有些不對,此時試探著問道:「你的武藝,只適合女子修習么?」

「不是,男兒學了,或許更為厲害。」她笑了笑,說得輕鬆乾脆。

「那麼……不求成為什麼高手,雖然過了年紀,但我天資聰穎,學識淵博,能到二流不?」橫豎對方也沒什麼誠意,寧毅幻想著,胡謅幾句。

「呵。」那邊笑出來,「你若學了我的武藝,毅力不夠,半途而廢,算是你的運氣。若你真有毅力,勤練不綴,那我可以向你保證,你活不到五年之後……」

寧毅沉默半晌:「這內功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陸紅提道:「所謂內功,說來便無非是些呼吸吐納之法,一般的吐納法門,長久練來,有強身健體之效,但真正的高深內功,其呼吸之法,實則異常極端,以呼吸節奏控制人體。若讓孩童修鍊,久而久之,孩童的身體便會適應這呼吸的法門,他身體本有可塑性,五臟六腑因此改變,此後便能以某些極端方式發力,能適應這發力帶來的巨大負擔……」

「然而成年人身體已然定形,想要以極端方式發力,本身損害便是極大。若你有毅力,以與你現在相違背的呼吸方式鍛煉下去,幾年之後,便會臟器移位,咳血虛弱而死。旁人只以為孩童練功便事半功倍,大人則事倍功半,實際上卻並非如此……你現在明白了,你說的那演義中成年之人也能練功,得到了好的功法便能成高手,儘是臆想罷了……」

外面大雨滂沱,天氣陰暗,寧毅坐在那兒愣了半晌,這才明白過來內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從小控制呼吸方式,反過來改造自己的身體與臟器。功夫從小練起,原來是因為小孩子能適應改造而已。他心中有些想法,過得片刻將本子和筆拿過來:「記下來記下來……」

感覺寧毅並沒有多少沮喪的意思,陸紅提也微微有些疑惑,不過她倒也沒有刨根問題的打算,過得片刻,覺得無聊:「現在無事,不妨說說那天龍八部後續的故事如何了?」

「儘是臆測,不說也罷……」寧毅隨口一句,那邊沉默下來,幾秒鐘過後,他哈哈笑起來,「說笑說笑,不過看起來,果然還是我這故事裡的武藝更有趣。哈哈,好吧,今天算是我贏了。我們昨天說到六脈神劍對戰如來神掌的段子……」

「……火焰刀。」片刻,陸紅提在裡屋的聲音幽幽傳來,聽起來,像是含著怨念的背後靈。

寧毅將凳子搬開了一些,免得又有一劍從牆壁那邊捅過來……

月票情況激烈,繼續求月票,手上還有票的,請投給香蕉,讓我們一路追上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九章 鈴鐺天天見

5.62%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