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呂梁

第七十一章 呂梁

第七十一章呂梁(求月票)

「對了,一直不好問你,為什麼要殺宋憲?」

對於這件事情,寧毅之前一直未有提起,到得此時稍稍有些熟稔了才問起來。那陸紅提眼神微微眯起,窗外的天色陰沉,房間里的碳爐上烤雞噝噝噝地往下滴油,寧立恆站在那兒無辜地眨了眨眼睛。似乎是考慮了片刻之後,陸紅提的目光才稍緩下來,望向一片。

嘩的一聲,外面下起雨來,轉眼間便將整個江寧卷了進去。

「家裡以前住在雁門關以西,呂梁山那邊。」過了好久,陸紅提才說起這句話。

「自燕雲十六州丟失之後,胡人打草谷,每年都去那裡,殺人搶掠,沒個安生日子,十室九空,住人耕種,每年在周圍山溝里搬來遷去,像遊魂野鬼一樣,可是老一輩說故土難離……你或許不明白生在那裡的感覺……」

寧毅微微沉默:「歡歡喜喜汾河岸,湊湊胡胡晉中南,哭哭啼啼呂梁山,死也不過雁門關……」

「呵。」她點頭笑了笑,「早些年,大家其實就已經在山裡過了,其實一直往南,可也挪不了多遠,年輕的人上了山,便是這數百年不絕的呂梁盜寇,大家都是漢人,武朝軍隊不來,胡人年年南下,也沒把我們當人看,年年都與胡人的部隊打起來,遇上小股的,便一擁而上,遇上大隊便趕快躲,也劫胡商,從那裡過的商人,我們都劫,漢人多少留一條命,胡人便全殺了……」

「武朝這邊也沒將我們當自己人看,有時候有個官員過去,說是要招安,招安過幾次,總之還是跟胡人打,就是要我們賣命,什麼東西都不給。有時候就反過來說我們是匪寇,過來剿一次……」

閃電劃過窗外,雨愈發大了,寧毅翻動著烤雞,灑些東西上去。

「六歲的時候爹爹被胡人殺了,我隨師父學藝,行走江湖,十三歲的時候回到呂梁,娘親也已經死了,我就去了山裡,隨著師父每年打仗……俠客要為國為民?我沒想過,大家過得……不像人……」

她微微頓了頓:「後來……前幾年,宋憲帶兵進了呂梁山,一開始說要招安,說得很好。聚集了附近幾個村子的人,圍起來,就全都殺了……遼國說呂梁盜是武朝境內的,讓武朝處理,宋憲便拿這些人頭做了戰績,給了上面討好遼國老人小孩一個不留,然後說他們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匪寇……他因此升了官,山裡有些人的親族死在裡面,我認識的村子里的人也都死了,有些人……出來找他報仇,又被殺掉,血都白流了,還有些人要出來。我不許,就只能自己來……」

「所以我一定要殺了他,元夕的時候,一擊未中,我原本還有些把握。前些天我再去設計殺他,反倒被他設計,當時我想,這樣下去,我可能就殺不掉他了……一個人,力量終究有限……」

「你想要學功夫,我隨著師父學了那麼些年,然後每年戰陣廝殺,不知殺了多少人,有幾次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不知道自己是已經死了還是活著。現在要殺宋憲,還是傷成這個樣子。讀書人有本事,能萬人敵,比什麼都好。何苦做這什麼血手人屠……」她說著,抿著嘴笑起來。

寧毅在那邊想了想,還是搖頭笑:「還是堅持我的好奇心……這事再說,雞好了。」

他說著將那烤雞取下來,用刀切開,頓時更加濃郁的香氣充滿了整個房間,再配上醬料遞過去。

「怎麼樣?」

「味道很好……」

「準備推出的新品,我的手法還算是業餘的,這些配料配得好。」

「你家中不是賣布的么?」

「朋友的……若有一天你能在呂梁山吃到這味道的烤雞,我便送你些東西……」

「呵,什麼?」

「歪門邪道嘛……什麼呼風喚雨啊,撒豆成兵啊,之類之類的……」

「那便一言為定了?」

「嗯。」

房間里隨意的對話聲被淹沒在這轟鳴的雷雨當中。江寧城另一端的一家酒樓上,李頻此時也正望著外面的雨幕,與身邊的沈邈說著話。

「……燕楨這些天已經在開始打點準備,大概半月之內,便要離開江寧動身去饒州了。」

「不是說七月方才動身嗎?」

「有一段路途要走,大概是早些去,早些好,免得路上出意外耽擱……另外到了樂平之後,恐怕也得提前打點一番,也好平穩接過職務。」

「也好。」李頻笑笑,點了點頭。

沈邈深吸了一口氣:「前段時間,聽說你與燕楨有了一些分歧,因此過來問問,畢竟以往皆是朋友,也沒什麼大事,不希望你們都將事情放在心裡。」

李頻想了想:「此事倒也並非是什麼分歧過節,子山好意,我全明白。只是這並非是我生他之氣,而是他本身有些心事未解。」

沈邈皺著眉頭想了想:「原來如此……對了,德新認為燕楨此人如何?」

「背後說這話,不太好。」

「哈哈,無妨,他出行在即,此後怕是許多年都見不到了,他若與旁人有心結,我倒不至於擔心,但德新的為人,我一向信得過,你識人眼光也一向極准,因此確實想要知道一二。此事不過做閑聊說說,絕不傳諸三人之耳。」

李頻想了想,搖搖頭:「並非是什麼大事,燕楨此人,你我都是相識多年,他有學識有能力有眼光,若論起來,你我與之相比,皆有不如。只是這許多年來,你可曾見過他真在什麼事情上吃過虧么?」

「呃,吃虧之事……其實也有數樁,不過燕楨也是豁達之人,並未將之放在心上……」

「若我說……他從未吃虧呢?」

「嗯?」

「子山兄,顧鴻此人……傲氣。當然他也有具備這傲氣的理由與才華,這些年來,他對自己的要求極高,許多時候也真讓人覺得驚嘆,君子之風,便當如此。只是有些時候,他的看法,有些過於極端,過分追求其目的,不過,這也難說好與不好。」

沈邈笑著點了點頭:「德新果真識人極准,燕楨確是有這樣的偏向。前些時日還對我說,為人當直面本心,其實我是覺得有理的,他也曾說過,來日為一方縣令,他需要的,是解決眼前問題,這些事上,當冷麵無私,只求目的。相對於內心慈善實則被諸多規條束縛的賢吏,他倒是寧願為一不求表象善惡只求辦事妥當之能吏,他這想法,實則令人欽佩……」

李頻看著他頓了頓,隨後笑道:「確是如此,如今這天下,腐儒居多,辦事者卻少,燕楨若有此理念,實為百姓之福……」

對於顧燕楨,他其實多少還是有些佩服的,有些東西隱約察覺到,自己這裡有過杜絕也就是了,若將莫須有的事拿出來做指責,那就真是過了。沈邈今天其實並非為討論而來,只是做個和事老,不過他不明白,此次事情,的確是顧燕楨那邊有了芥蒂。這芥蒂或許並非為了自己的隱瞞,而是因為那句「我知你為人」。當日顧燕楨雖然咄咄逼人,但自己或許的確不該說這句話的。

外王而內聖,到底是這「王」重要還是「聖」重要,兩種形式方法多年來都有爭論,當然,中庸之道,本就不取極端,萬事萬物的評判其實都相當的複雜。這些年來,能吏的確比腐儒要有用得多,將來顧燕楨若證明自己確為能吏,自己也該登門為這話道歉才是……希望是這樣。

此後話題自然便是順著沈邈而走了。兩人在酒樓上交談的同一時刻,位於幾條街道外的竹記總店內,顧燕楨正帶了一名僕從坐在座位上,安靜地品嘗著各種菜肴。旁邊的僕人身材高大,臉上一道刀疤猙獰,乃是他的心腹隨從,被喚作老六的,實際上也算是他的保鏢。近三個月來,這是他初次主動靠近與聶雲竹有關的地方,當然不是為了帶人砸店。這時候他只是安靜地等待著對方的出現。

由於外面下雨,店裡的生意也不怎麼好,大雨之中光線也不算明亮,於是便點起了油燈,點點燈火在店內搖曳著。

聶雲竹此時其實在店內,不過作為女性,她沒必要在這些事情上講求光明磊落的豁達。這個年代,其實也不存在多少男性與女性的光明磊落——當然在對待寧毅的事情上,她多少用了雙重標準。想起上次被對方強拉住手的事情,她不願意再出去,他拉自己手,是不該,自己反手打他,也是不該,於是就這樣安靜地等待著時間的過去。然而一直到接近傍晚的時候,前方的菜全然已經涼了,顧燕楨還是穩穩地坐在那兒,她也沒辦法了,終於還是走了出去,隔在桌子那邊,行了一禮:「顧公子。」

顧燕楨抬起頭看她,露出一個笑容,他一向溫文爾雅,此時的笑容也的確很能給人好感,輕鬆而豁達。

「大概還有幾日,我便要走了,去往饒州樂平上任,於是覺得,要來與你道個別。」

聶雲竹想了想:「雲竹無別物可贈,只願公子一帆風順,官運亨通。」

「你這說話,讓我想起三年前……」他低下頭,輕鬆地笑了笑,隨後站了起來,望著對方深吸了一口氣:「若我……若我再真心說一遍,我願娶雲竹你過門,讓雲竹你隨我一同前去樂平,你可願再仔細想一想,或者點個頭么?」

月票距離又被拉開了,求月票支持,緊緊地追上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一章 呂梁

5.7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