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九章 琴音古舊 十面埋伏(五)

第六六九章 琴音古舊 十面埋伏(五)

回到半山上的小院子的時候,里裏外外的,已經有不少人聚集過來。

寧毅走進院裏,朝房間看了一眼,檀兒已經回來了,她坐在床邊望着床上的寧曦,臉色鐵青,而頭上包着繃帶的小寧曦正在朝母親結結巴巴地解釋着什麼。寧毅跟門口的大夫詢問了幾句,隨後臉色才微微舒展,走了進去。

「爹。」寧曦在床頭看着他,微微扁嘴,「我真的是為了抓兔子……差點就抓到了……」

寧毅走過去捏捏他的臉,然後看看頭上的繃帶:「痛嗎?」

「一開始不痛,現在有點痛了。」

「沒事的。」寧毅笑了笑,然後沖着門口揮了揮手,「大夫都說沒事,你們全跑過來幹嘛!寧毅,你看誰過來看你了。」

「左爺爺。」寧曦朝着跟進來的老人躬了躬身,左端佑面目嚴肅,前一天晚上大夥兒一塊吃飯,對寧曦也沒有表露太多的親切,但此時終究無法板着臉,過來伸手扶住寧曦的肩膀讓他躺回去:「不要動不要動,出什麼事了啊?」

「我跟初一去撿野菜,家裏來客人了,吃的又不多。後來找到一隻兔子,我就去捉它,然後我摔跤了,撞到了頭……兔子本來捉到了的,有這麼大,可惜我摔跤把初一嚇到了,兔子就跑了……」

孩子說着這事,伸手比劃,還頗為沮喪。好不容易逮著一隻兔子,自己都摔得受傷了,閔初一還把兔子給放掉,這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么。

左端佑回頭看了一眼寧毅。寧毅此時卻是在安慰蘇檀兒:「男孩子摔摔打打,將來才有可能成材,大夫也說沒事,你不要擔心。」隨後又去到一邊,將那滿臉內疚的女兵安慰了幾句:「他們小孩子,要有自己的空間,是我讓你別跟得太近。這不是你的錯,你不必自責。」

這場小小的風波隨後方才漸漸消弭。小蒼河的氣氛看來安詳,實則緊張,內部的缺糧是一個問題。在小蒼河外部,亦有這樣那樣的敵人,一直在盯着這邊,眾人面上不說,心中是有數的。寧曦忽然出事。一些人還以為是外面的敵人終於動手,都跑了過來看看,眼見不是,這才散去。

小寧曦頭上流血,堅持一陣之後,也就疲憊地睡了過去。寧毅送了左端佑出來,隨後便去處理其他的事情。老人在隨從的陪同下走在小蒼河的半山上,時間正是下午,傾斜的陽光里,谷地之中訓練的聲音不時傳來。一處處工地上熱火朝天,人影奔走,遠遠的那片水庫之中,幾條小船正在撒網,亦有人於水邊垂釣,這是在捉魚填補谷中的糧食空缺。

這些東西落在視野里,看起來平常,實際上,卻也有種與其他地方絕不相同的氣氛在醞釀。緊張感、危機感,以及與那緊張和危機感相矛盾的某種氣息。老人已見慣這世道上的許多事情,但他仍舊想不通,寧毅拒絕與左家合作的理由,到底在哪。

作為根系遍佈整個河東路的大家族掌舵人。他來到小蒼河,當然也有利益上的考慮。但另一方面,能夠在去年就開始佈局,試圖接觸這邊,其中與秦嗣源的情誼,是佔了很大成分的。他就算對小蒼河有所要求。也絕不會非常過分,這一點,對方也應該能夠看出來。正是有這樣的考慮,老人才會在今天主動提出這件事。

僅僅為了不被左家提條件?就要拒絕到這種乾脆的程度?他難道還真有後路可走?這裏……分明已經走在懸崖上了。

他心頭思考着這些,隨後又讓隨從去到谷中,找到他原本安排的進入小蒼河內的姦細,過來將事情一一詢問,以確定河谷之中缺糧的事實。這也只讓他的疑惑更為加深。

不過,此時的山谷之中,有些事情,也在他不知道或是不在意的地方,悄然發生。

為了補充士兵每日口糧中的肉食,山谷之中已經著廚房宰殺戰馬。這天傍晚,有士兵就在菜肴中吃出了細碎的馬肉,這一消息傳播開來,一時間竟導致小半個食堂都沉默下來,然後有為首的士兵將碗筷放在食堂的櫃枱前方,問道:「怎麼能殺馬?」

不少人都因此停下了筷子,有人道:「谷中已到這種程度了嗎?我等就算餓著,也不願吃馬肉!」

「我等也不是頓頓都要有肉!窮慣了的,野菜樹皮也能吃得下!」有人附和。

眾人心中焦灼難受,但好在食堂之中秩序未曾亂起來,事情發生后片刻,將領何志成已經趕了過來:「將你們當人看,你們還過得不舒服了是不是!?」

軍中的規矩良好,不久之後,他將事情壓了下來。同樣的時候,與食堂相對的另一邊,一群年輕軍人拿着刀槍走進了宿舍,尋找他們此時比較信服的華炎社發起人羅業。

「羅兄弟,聽說今日的事情了嗎?」

羅業正從訓練中回來,滿身是汗,扭頭看了看他們:「什麼事情?你們要幹嘛?」

「寧家大公子出事了,聽說在山邊見了血。我等猜測,是不是谷外那幫孬種忍不住了,要干一場!」

這些人一個個情緒高昂,目光赤紅,羅業皺了皺眉:「我是聽說了寧曦公子受傷的事情,只是抓兔子時磕了一下,你們這是要幹什麼?退一步說,就算是真的有事,干不幹的,是你們說了算?」

眾人微微愣了愣,一人道:「我等也實在難忍,若真是山外打進來,總得做點什麼。羅兄弟你可代我們出面,向寧先生請戰!」

「你們被沖昏頭腦了!」羅業說了一句,「而且,根本就沒有這回事,你們要去打誰!還說要做大事,不能冷靜些。」

一群人原本聽說出了事,也不及細想,都興沖沖地跑過來。此時見是謠傳,氣氛便漸漸冷了下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間都覺得有些難堪。其中一人啪的將鋼刀放在桌上,嘆了口氣:「這做大事,又有什麼事情可做。眼看谷中一日日的開始缺糧,我等……想做點什麼。也無從入手啊。聽說……他們今天殺了兩匹馬……」

這人說起殺馬的事情,心情沮喪。羅業也才聽到,微微蹙眉,另外便有人也嘆了口氣:「是啊,這糧食之事。也不知道有什麼辦法。」

「你們莫非是信不過秦將軍、寧先生?」羅業道,「上面的幾位大人,可是一日都未有偷懶。」

「自然不是信不過,只是眼看連戰馬都殺了,我等心中也是着急啊,要是戰馬殺完了,怎麼跟人打仗。倒是羅兄弟你,原本說有熟悉的大族在外,可以想些辦法,後來你跟寧先生說過這事。便不再提起。你若知道些什麼,也跟我們說說啊……」

「我是猜到一些,卻不好說。」羅業搖了搖頭,「總之,你們平日裏多下點功夫做訓練,也就是了,上頭自會有解決的辦法!」

「平日裏訓練,這裏有誰偷過懶么!」

「是啊,如今這干著急,我真覺得……還不如打一場呢。如今已開始殺馬。即便寧先生仍有妙計。我覺得……哎,我還是覺得,心中不痛快……」

「羅兄弟你知道便說出來啊,我等又不會亂傳。」

「寧先生他們策劃的事情。我豈能盡知,也只是這些天來有些猜測,對不對都還兩說。」眾人一片喧嚷,羅業皺眉沉聲,「但我估計這事情,也就在這幾日了——」

這宿舍之中的喧嚷聲。一時間還未有停下。難耐的暑熱籠罩的山谷里,類似的事情,也不時的在各處發生著。

山上房間里的老人聽了一些細節的報告,心中更為篤定了這小蒼河缺糧並非虛假之事。而另一方面,這樁樁件件的瑣事,在每一天裏也會匯成長長短短的報告,被分類出來,往如今小蒼河高層的幾人傳遞,每一天夕陽西下時,寧毅、蘇檀兒、秦紹謙等人會在辦公的場所短時間的匯聚,交流一番這些訊息背後的意義,而這一天,由於寧曦遭遇的意外,檀兒的表情,算不得開心。

一些事情被決定下來,秦紹謙從這裏離開,寧毅與蘇檀兒則在一起吃着簡單的晚餐。寧毅安慰一下妻子,只有兩人相處的時候,蘇檀兒的神情也變得有些軟弱,點點頭,跟自家男人偎依在一起。

夕陽漸落,天邊漸漸的要收盡餘暉時,在秦紹謙的陪同下吃了晚飯的左端佑出來山上散步,與自山路往回走的寧毅打了個照面。不知道為什麼,此時寧毅換了一身新衣衫,拱手笑笑:「老人家身體好啊。」

左端佑看着他:「寧公子可還有事。」

「晚上有,現在倒是空着。」

「那便陪老夫走走。」

「好啊。」寧毅一攤手,「左公,請。」

夜風吹拂的山路上,兩人一前一後走過去,左端佑柱著拐杖,走了一陣,緩緩開口,這一次,語氣卻是平和許多了:「這麼些年來,老夫一向以為,掌一地權柄者,不可意氣用事。」

一旁,寧毅恭敬地點了點頭。

「今日下午,老夫開口時,以為事情並無太多可談之處。如今心中卻只是好奇,立恆覺得今天的話里,自己意氣用事的,有幾成?」

「……一成也沒有。」

「老夫也這麼覺得。所以,更加好奇了。」

左端佑扶著拐杖,繼續前行。

「谷中缺糧之事,不是假的。」

「不假。」

「金人封北面,西夏圍西南,武朝一方,據老夫所知,還無人敢於你這一片私相授受。你手下的青木寨,眼下被斷了一切商路,也無能為力。這些消息,可有錯處?」

寧毅沉默了片刻:「我們派了一些人出去,按照之前的訊息,為一些大戶牽線,有部分成功,這是公平買賣,但收穫不多。想要私下幫忙的,不是沒有,有幾家鋌而走險過來談合作,獅子大開口,被我們拒絕了。青木寨那邊,壓力很大,但暫時能夠撐住,辭不失也忙着安排秋收。還顧不了這片荒山野嶺。但不管怎麼樣……不算錯。」

「你怕我左家也獅子大開口?」

「沒有這回事。」寧毅回答。

「好。」左端佑點點頭,「所以,你們往前無路,卻仍舊拒絕老夫。而你又沒有意氣用事,這些東西擺在一起,就很奇怪了。更奇怪的是,既然不願意跟老夫談生意,你為何分出這麼多時間來陪老夫。若只是出於對老秦的一份心,你大可不必如此,禮下於人必有所求。你前後矛盾,要麼老夫真猜漏了什麼,要麼你在騙人。這點承不承認?」

他年事已高,但雖然白髮蒼蒼,依舊邏輯清晰,話語流暢,足可看出當年的一分風采。而寧毅的回答,也沒有多少遲疑。

「老人家想得很清楚。」他平靜地笑了笑。坦白告知,「在下作陪,一是小輩的一份心,另一點,是因為左公來得很巧,想給左公留份念想。」

「哦?念想?」

「嗯,將來有一天,女真人佔據整個長江以北,權勢更替,民不聊生。左家面臨支離解體、家破人亡的時候,希望左家的子弟,能夠記起小蒼河這麼個地方。」

寧毅話語平靜,像是在說一件極為簡單的事情。但卻是字字如針,戳人心底。左端佑皺着眉頭,眼中再度閃過一絲怒意,寧毅卻在他身邊,扶起了他的一隻手,兩人繼續緩步前行過去。

「左公不要動怒。這個時候,您來到小蒼河,我是很佩服左公的勇氣和魄力的。秦相的這份人情在,小蒼河不會對您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寧某口中所言,也句句發自肺腑,你我相處機會或許不多,怎麼想的,也就怎麼跟您說說。您是當代大儒,識人無數,我說的東西是妄言還是欺騙,將來可以慢慢去想,不必急於一時。」

「……哦?怎麼說?」

「女真北撤、朝廷南下,黃河以北全數扔給女真人已經是定數了。左家是河東大族,根基深厚,但女真人來了,會受到怎樣的衝擊,誰也說不清楚。這不是一個講規矩的民族,至少,他們暫時還不用講。要統治河東,可以與左家合作,也可以在河東殺過一遍,再來談歸順。這個時候,老人家要為族人求個穩妥的出路,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左端佑目光沉穩,沒有說話。

「出路怎麼求,真要談起來太大了,有一點可以肯定,小蒼河不是首要選擇,次要也算不上,總不至於女真人來了,您指望我們去把人擋住。但您親自來了,您之前不認識我,與紹謙也有多年未見,選擇親自來這裏,其中很大一份,是因為與秦相的交往。您過來,有幾個可能性,要麼談妥了事情,小蒼河暗地裏成為您左家的臂助,要麼談不攏,您安全回去,或者您被當成人質留下來,我們要求左家出糧贖走您,再或者,最麻煩的,是您被殺了。這期間,還要考慮您過來的事情被朝廷或是其他大族知曉的可能。總之,是個得不償失的事情。」

「冒着這樣的可能性,您還是來了。我可以做個保證,您一定可以安全回家,您是個值得尊重的人。但同時,有一點是肯定的,您目前站在左家位置提出的一切條件,小蒼河都不會接受,這不是耍詐,這是公事。」

左端佑面上神色未變:「哦,那又是為什麼呢?」

「武朝之所以會到現在這副下場,左公的堂弟左厚文、孫子左繼蘭這一類人是主因,我這樣說,左公同意嗎?」

砰的一聲,左端佑的拐杖杵在地上,他轉過頭來看着寧毅,目光灼灼,面容如猛虎,要擇人而噬。

「所以,至少是現在,以及我還能把控的很長一段時間內,小蒼河的事情,不會允許他們發言,半句話都不行。」寧毅扶著老人,平靜地說道。

左端佑一字一頓:「這樣的話任何人說出來,老夫都當他瘋了。」

「您說的也是實話。」寧毅點頭,並不生氣,「所以,當有一天天地傾覆,女真人殺到左家,那個時候老人家您可能已經過世了,您的家人被殺,女眷受辱,他們就有兩個選擇。其一是歸順女真人,咽下屈辱。其二,他們能真正的改正,將來當一個好人、有用的人,到時候。即便左家億萬貫家財已散,穀倉里沒有一粒穀子,小蒼河也願意接受他們成為這裏的一部分。這是我想留下的念想,是對左公您的一份交代。」

寧毅扶著左端佑的手臂,老人柱著拐杖。卻只是看着他,已經不打算繼續前行:「老夫現在倒是有些確認,你是瘋了。左家卻是有問題,但在這事到來之前,你這區區小蒼河,怕是已經不在了吧!」

「也有這個可能。」寧毅緩緩地,將手放開。

「所以,眼前的局面,你們竟然還有辦法?」

夜風陣陣,吹動這山上兩人的衣袂。寧毅點了點頭,回頭望向山下,過得好一陣才道:「早些時日,我的妻子問我有什麼辦法,我問她,你看看這小蒼河,它如今像是什麼。她沒有猜到,左公您在這裏已經一天多了,也問了一些人,知道詳細情況。您覺得,它如今像是什麼?」

山下斑斑點點的火光匯聚在這河谷之中。老人看了片刻。

「懸崖之上,前無去路,後有追兵。內里看似平和,實則焦躁不堪,五蘊俱焚。形如危卵。」

「左公見微知著,說得沒錯。」寧毅笑了起來,他站在那兒,背負雙手。笑望着這下方的一片光芒,就這樣看了好一陣,神情卻嚴肅起來:「左公,您看到的東西,都對了,但推想的方法有錯誤。恕在下直言,武朝的諸位已經習慣了弱者思維,你們思前想後,算遍了一切,唯獨疏忽了擺在眼前的第一條出路。這條路很難,但真正的出路,其實只有這一條。」

「無知小輩。」左端佑笑着吐出這句話來,「你想的,便是強者思維?」

「馬上要開始了。結果當然很難說,強弱之分或許並不準確,說是瘋子的想法,也許更貼切一點。」寧毅笑起來,拱了拱手,「還有個會要開,恕寧毅先告辭了,左公請自便。」

砰的一聲,老人將拐杖再度杵在地上,他站在山邊,看下方蔓延的點點光芒,目光嚴肅。他看似對寧毅後半段的話已經不再在意,心中卻還在反覆思考着。在他的心中,這一番話下來,正在離開的這個小輩,確實已經形如瘋子,但唯有最後那強弱的比喻,讓他稍稍有些在意。

因為左厚文、左繼蘭這樣的人,直接而乾淨地拒絕掉一條生路,這樣的人,左端佑這一輩子都未曾見到過,甚至於曾經性格耿直的王其松,都不會迂腐到這個程度。

沒有錯,廣義上來說,這些不成器的大戶子弟、官員毀了武朝,但哪家哪戶沒有這樣的人?水至清而無魚,左家還在他左端佑的手上,這就是一件正面的事情,即便他就這樣去了,將來接手左家大局的,也會是一個強有力的家主。左家幫助小蒼河,是真正的雪中送炭,固然會要求一些特權,但總不會做得太過分。這寧立恆竟要求人人都能識大體,就為了左厚文、左繼蘭這樣的人拒絕整個左家的援手,這樣的人,要麼是純粹的理想主義者,要麼就真是瘋了。

純粹的理想主義做不成任何事情,瘋子也做不了。而最讓人迷惑的是,說到這一步,左端佑還有些想不通,那所謂「瘋子的想法」,到底是什麼。

他抬起頭來,山風正溫暖地吹過去,天空中朗月繁星。寧毅的身影離開了這一邊的山崗,而在另一邊山坡上的一處木屋內燈火通明,小蒼河黑旗軍中目前所有營級以上軍官、加上內政、參謀、情報方面的高層人員共六十八人,正先後到來,進入房間。

房間里走動的士兵依次向他們發下一份抄錄的文稿,按照文稿的標題,這是去年十二月初八那天,小蒼河高層的一份會議決定。眼下來到這房間的人大部分都識字,才拿到這份東西,小規模的議論和騷動就已經響起來,在前方何志成、劉承宗等幾位軍官的的注視下,議論才緩緩地平息下來。在所有人的臉上,化為一份詭異的、興奮的紅色,有人的身體,都在微微顫抖。

片刻,秦紹謙、寧毅先後從門口進來,面色嚴肅而又消瘦的蘇檀兒抱着個小本子,列席了會議。

這一天是靖平二年的六月十二。距離寧毅的金殿弒君、武瑞營的舉兵造反已過去了整整一年時間,這一年的時間裏,女真人再度南下,破汴梁,顛覆整個武朝天下,西夏人攻破西北,也開始正式的南侵。躲在西北這片山中的整支反叛軍隊在這浩浩湯湯的劇變洪流中,眼看就要被人遺忘。在眼下,最大的事情,是南面武朝的新帝登基,是對女真人下次反應的估測。

但不久之後,隱在西北山中的這支軍隊瘋狂到極致的舉動,就要席捲而來。

——震驚整個天下!(未完待續。)

PS:嗯,醞釀一下情緒:大家有沒有注意到,我日更了!!!

這意味着什麼!!!

各位大爺,月票在哪裏……(為什麼沒有跪着哭的顏文字……)

嗯,其實就是……這段劇情,我應該要連更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六九章 琴音古舊 十面埋伏(五)

58.0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