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二章 彌天大逆 戰爭伊始(上)

第六七二章 彌天大逆 戰爭伊始(上)

高高的天空下,鳥兒飛翔,雲層的陰霾在大地之上流動,西北的地面上,千軍萬馬由東向西,迅速穿行。

陽光偶爾從天的縫隙照下來,光的天河傾瀉。狼煙煙柱升騰,奔行的士兵偶爾穿插交集,碰撞之後,如浪花般散開,留下屍首的殘跡,逃兵四竄。

對於任何人來說,這都是爭分奪秒的時刻。

總有些時候,戰爭未必會給人預警。

狼煙的示警訊息傳遞到延州城時,巳時已過半,這是戰爭時期最快的傳訊手段,但並不准確。鎮守此地的西夏大將籍辣塞勒迅速召集了麾下將領,等待著進一步報告的到來,同時,城中大軍已開始集結。

午時,第一份訊息隨著快馬沖入延州城中,自東面山間,殺出一直大約八百人的隊伍,極為悍勇,碎石庄一線轉瞬便破,旗幟是黑底辰星。

這第一份訊息來自於此時在三十裡外,已經死去一個時辰的將領魁宏。不久之前,作為首度接觸黑旗軍的第二名西夏小頭領,在目睹手下以驚人的速度崩潰時,他果斷地選擇了逃跑,然而羅業率領的一個排不依不饒地將他追殺了五里,砍翻在地。這陣型崩潰前傳出的訊息當中,他誇大了來犯敵人的數目,將兩百餘人誇大到八百人,但當然,這種數百人的誇大,於大局並無更改。

在西夏原本的預計當中,收糧期間,最可能來犯的敵人是如今在府州的折家。籍辣塞勒迷惑半晌,才有幕僚提醒,這黑底辰星的旗幟,疑似山中那支流匪的旗號。但在此時,也不能完全確認,是否是折家軍的陰謀詭計。

更多的戰報,隨後便接踵而來了,快得令人應接不暇。

自碎石庄后。孤山口遇敵!己方潰敗!達川遇敵!己方潰敗!巴松部遇襲潰敗,敵人大隊來襲!桑河遇敵,潰敗!自第一份戰報到來后的半個時辰內,延州城內西夏軍中幾乎是轟然炸開。八九份潰敗的軍報飛上籍辣塞勒與一眾將領的眼前。按照這些軍報在地圖上擺開,一支大軍從山中躍出之後,此時正擺開左右五里的陣勢,摧枯拉朽地橫掃而來,順著烽煙的方向。直撲延州城!

血石庄是東面來延州城方向的一個關卡,將領璞達率領麾下兩千人鎮守在這裡,正午時分,他的出戰消息與潰敗消息幾乎是同時出現在眾人的面前。這固然與前後傳訊軍馬的腳力和緊急程度有關,但他們同時到達,足以證明對方來襲的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結舌。

報告出戰的駿馬才剛剛離開,璞達率領兩千人便於血石庄一側列陣,按照潰敗軍報的消息,對方自山間迅速衝出。大隊擺出了繞行過卡的姿態,就在璞達調整軍陣的片刻間,對方直撲血石庄,片刻之後,整個血石庄的軍陣便被貫穿,對方殺穿防線后,一刻不停地繼續往延州撲來!

籍辣塞勒麾下眾將領已經炸開了鍋!不管對方是誰,這種以快打快的戰略正是針對目前延州局勢而來。

在西夏南來之初,整支大軍是十萬人左右的規模,待到連下數城。西軍潰敗后,更多的士兵被派遣過來。籍辣塞勒乃是鎮守甘州甘肅軍司的大將,麾下五萬餘人,如今已有四萬多被調集到延州一帶。鞏固駐防。

為了看守各處麥田,到如今開始收割,延州城外被籍辣塞勒派出去的西夏軍已超過兩萬,另有兩萬餘精銳駐守城內。此時正值麥田收割之期,許多的麥子還在裝車運來延州。這時大戰開打,對方以高速殺至延州城下。兩萬餘的西夏士兵便會被對方連人帶糧堵在路上。

這些糧食本已是西夏囊中之物,對方殺入延州地界,不管是那流匪還是折家軍,都屬於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如何應對,是這猝然之間的第一要務。

同一時刻,延州城西南的方向上,自小蒼河而來的黑旗軍主力,正分為三股,橫掃而來,距離已縮短到十里之內!

這三股軍隊,走左路的是何志成率領的一團與孫業率領的四團,這是人數最多的一支,約有四千五百人。李義率領的三團一千八百人走右路,拱衛著龐六安的二團與劉承宗率領的特種團共三千五百餘人。

這九千餘人自出山後便未有絲毫停下,當然,半天的時間殺過二十餘里地,並非是最快速度的強行軍,但在對方猝不及防之下,連殺帶突,兼且越過山地,已經是驚人的高速。一路之上,眼見狼煙升起,鎮守附近的西夏軍隊時有出現,這些督糧隊一個隊伍一個隊伍的集結,偶爾,朝著這支豎著黑旗的軍隊猛撲過來,然後被分出去的幾個連隊衝散,屍體被殺得漫山都是,逃兵四散,若非是黑旗軍中高層早下了不可戀戰的命令,這兩三個時辰內死的人,極有可能翻番。

這倒也怪不了這些西夏軍隊,他們來到這邊,是以征服者的姿態來的。種家軍潰敗,武朝無力,縱使有些山匪鄉民的叛亂,軍隊一出,基本都是橫掃過去。這樣的局面下,他們自然也有著昂然的士氣。這些督糧隊幾百人幾百人的組成,若是往周圍勾連,聚集一兩千人,哪裡會不敢對同樣幾千人的隊伍進行襲擾。

對方竟然敢分出小股隊伍來衝鋒,這便更讓他們感到可笑了。只有等到兵鋒相接,前陣以驚人的高速崩潰,對方拿著鋼刀猶如斬瓜切菜般的衝進人群時,所有人才能感受到那甚至有些荒謬的恐怖感。

這來襲的軍隊拉近著與延州城的距離,一次次潰敗的報告也如雪片般的紛飛過去,因為距離改變和時間差的原因,這戰鬥的頻率比實際情況更為急促。在黑旗軍行進的道路上,成建制的西夏士兵一撥撥的過來,或撩撥或試探,又或是堅決擋住去路,隨後全都轟然四散。潰兵在附近山野、田地間逃散得到處都是。

行進的道路上,不少被逼著收糧的平民,幾乎是在第一線上看到了軍隊的疾行和對沖。那驚人的廝殺之後,傷兵會被留下來,交由這些人看管照顧。

除此之外。沒有人跟他們打招呼。

直到接近延州城外的範圍,黑旗軍中真正與西夏軍進行了廝殺的人,不到四分之一。在秦紹謙的命令中,軍中將領選擇了以幾支固定的營、連隊擔任尖刀隊對陣西夏的戰法。其餘的人一律在保持體力的情況下快速步行,即便隊列中的人看不過去,要主動請戰,也不被允許。如此一來,到這天未時兩刻。亦即下午兩點鐘左右,軍隊中這些出戰的隊伍,多數已殺得渾身是血。他們過來的方向上,數千西夏士兵正四散潰逃。

自上午十時左右從碎石庄出發,到下午二時過半,這支軍隊越過直線二十五里、走路約四十里的距離,碾過數處關卡,逼近延州城。同時,延州城一萬九千的大軍在籍辣塞勒的率領下出擊而來,留下五千人守城。他們首先對上的。是三千多的中路軍。

對於西夏人來說,這實際上也是最正確的選擇。居於優勢時,沒有人會容忍敵人在自己的地盤肆意來去,這黑旗軍行進速度雖快,但不久之後,籍辣塞勒也大致確定了這支軍隊的數量,每一支都是幾千人,加起來亦不過萬,殺到一盤散沙當中,自然摧枯拉朽。但己方何至於會怕它。

無論如何,此時的延州城也不會容忍被不足萬人的軍隊堵門。

午時曾稍稍熾烈的陽光此時又隱沒在雲層後方了。天空中飄著奇怪的球。

陰天,看來同樣陰沉的兩支隊伍對峙了片刻。李義率領的黑旗軍第三團從山坡上出現,他們總數是一千八百人。如今還有一千二百多未曾參戰。這些人于山坡上列陣、拔刀、沉默地呼吸,所有人的心跳,此時都已經快了起來,血流在血管里響。

近兩萬人的西夏軍陣中,士兵和將領們也同樣傲然地注視著這兩支來襲的隊伍,隨後軍中猛將察炎該邊、系罔各來請戰。籍辣塞勒看了片刻,揮手准了。

這同樣是一個正確得幾乎讓人無奈的命令。此時的西北之地,又不是對陣種家軍,兩萬人面對五六千人若是不敢戰,自己手下的軍心也就別要了。

對面,戰馬上獨眼的將領正在說話,他伸手指了指這邊,指的是西夏軍中帥旗的位置。西夏軍中分出兩個陣列開始前推,這邊數千人正在默默地變陣,出現了騎兵,但很大一部分騎兵去向了后列——他們的一些馬背上背著箱子,竟將戰馬當做了負重的牲口用,似乎還不打算全部參戰。山坡上,千餘人的前陣舉起盾牌,開始推進,他們的步伐沉穩、沉默,在他們前頭,是系罔率領的四千西夏士兵。

步伐越來越快。

一箭之地——

「給我……沖啊——」

如雷的腳步聲陡然間在大地上炸開!隨著無數歇斯底里的吶喊,這兩股人數不多的隊伍猶如怒吼的海潮,投入前方西夏大軍的懷抱!這種正面對沖的情況下,戰略戰術在段時間內都已失去意義。籍辣塞勒心中並不踏實,但當對沖的雙方陡然撞在一起,他還是罵了一句:「愚蠢。」

一盞茶后,兩支各由四五千西夏軍人組成的猶如巨岩般龐然大物的軍隊,被硬生生的鑿殺崩潰了。血浪與屍體猶如河流一般的推開,潰敗的士兵試圖逃向本陣,有的往周圍跑去。

籍辣塞勒看見正在以瘋狂砍殺的姿態鑿穿了前方障礙的士兵們吶喊、舉盾,但他們腳下的步伐,竟沒有絲毫停頓,朝著己方本陣這邊,沖了過來——

轟然巨響,這一天,海邊的滔天巨浪,衝垮了巨大的山石。

延州城中,居住的百姓也早已察覺到這一天的怪異,他們看見西夏士兵集結、戒嚴,隨後是大軍出擊。在大軍出擊后僅僅一個時辰后,潰敗的士兵如潮水般的漫入城池當中,他們身上帶血、狼狽驚惶……

山裡。

土石陳雜的荒涼山谷當中,紮起了營帳,升起了篝火。

夕陽西下,徐強與身邊的幾名夥伴正在吃飯,周圍也滿是身負刀劍之人,三五成群的,或是準備晚飯,或是彼此交談、甚至切磋。有些人的交手之中,引來了許多人的圍觀,又或是開口點評,或下場露一手絕活。

這幾天的時間裡,徐強見到了不少平時慕名已久的武林大俠,見面之後,交手切磋,獲益良多。這也是他在綠林間從未見過的良好氣氛,不少人都已不再吝嗇於手中的幾項絕活,彼此交流,增加互相的實力。他曾經聽說過宗師周侗率領數十綠林高手刺殺宗望時的盛景,在行刺之前,每天晚上,周宗師也是這般,毫不吝嗇地提點周圍的同伴。

如今,周侗刺粘罕的壯舉已成綠林中不朽的傳說。徐強相信,自己這一群人的俠義舉動,也將青史留名,流芳後世!

環顧四周,這些人中,有年輕卓絕的綠林新秀,有名震一時的綠林大豪:曾經無敵於江浙一帶的「斷門刀」李燕逆,「俠盜」何龍謙,「白牙槍」於烈,刑部總捕,人稱「金眼千翎」的樊重,曾經的梁山好漢,「大刀」關勝、「霹靂火」秦明、「插翅虎」雷橫、「混江龍」李俊、「井木犴」郝思文……所有的這些好漢,都曾令他心折。而如今,他也是這其中一員了,他將這畫面記在心中,忍不住站起來,胸口鼓盪,壯懷激烈。

明日,他們所有人將直入小蒼河,為這天下誅除那大逆的魔頭!他們所有人,都已將生死置之度外!

這天傍晚,他是這樣想的。

第二天,在小蒼河外的山腳下,轟的一聲響起來時,徐強的腳猛地顫了一下,所有人都看見「白牙槍」於烈的半個身子飛了起來。那飛起的下半身越過了徐強的頭頂,將他的半個身體,也染成了血紅的一片。

靖平二年六月十八這一天,即便多年以後還有人提起的綠林人士對於小蒼河的衝擊,心魔屠戮武林的傳說最終的成立,以一種慘烈的形式開始了。

同時,李頻率領數十人,行走在更遠一點的矮林之中。這一刻,他已真正的置生死於度外。

延州城東,三個巨大的氣球飛起在天空中,黑旗軍列陣,朝向了古舊的城牆,籍辣塞勒站在城牆上,受傷后的臉色有些蒼白,看著這支他幾乎從未見過的可怕軍隊。

小蒼河,寧毅與左端佑坐在半山腰上的院子里,一面聊天,一面等待著輕撫而過的山風將所有的訊息帶來。這一刻,陽光明媚,爆炸聲傳來,猶如天邊的遠雷。(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七二章 彌天大逆 戰爭伊始(上)

58.31%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