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心如猛虎(一)

第七十四章 心如猛虎(一)

第七十四章心如猛虎(一)

戌時兩刻,天空中晨星閃爍,江寧城外一處荒僻的河灘邊,夜風嗚咽著拂過了河邊水面上的船屋,房間里,透出光來。

迷迷糊糊的醒過來,意識不曾恢復真正的清醒,沒什麼光,傳入腦海的外面的聲音時強時弱,大腦正式運作起來之前,分析不清這些破碎語句的意思。

「少喝些酒……」

「一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

「今次的肉豬……」

「子時的時候,大郎拿火把去山上等人……也該知道這些事了……」

「訊號知道……」

「左三圈、右三……」

「爹爹,那肉豬……鞋子漂亮……」

「不許亂來」

「可是……」

「這種肉豬……沒有五十也有三十……」

「至少子時之前醒不過來,隨他……」

「爹爹,這等肉豬……讓他單手……」

「聽話……」

腦後隱隱作痛,思維是過了好久才能凝聚起來的,難以言喻的複雜感覺。

他已經有很久很久,未曾感受過這種赤luo裸的敵意了,即便是唐明遠的那一次,也不是這樣的敵意。

努力回想着之前發生的事情,那眼神、揮棒……是誰在做這些事情?

蘇家人、薛家人、烏家人……應該不是,不可理喻。蘇家人目前沒必要對自己做這種事情,除非有誰想要殺掉老太公再幹掉蘇伯庸父女。薛家與烏家,同樣沒有必要對自己動手,自己有的不過是些許才名,對於同等級商人來說,這種形式的動手,通常都是最後手段,一旦做了,毫無圓轉餘地,這樣撕破了臉之後,後果就全部失控了,不該是首先對自己動手……

武烈軍?更不可能,如果是他們,不會是這樣……

到底是誰,得罪過誰……

他對於善意與惡意的判斷算是敏感的,若之前顯出了端倪,多半會被他察覺到,這事情……真像是突如其來。在腦海中一個個地過濾著可能的人物,薛進是一個,不過那人不可能有這樣的決斷和勇氣,就算腦抽了也不可能,除此之外,想不出人來。還是說,這是隨機的綁人勒索?

肉豬、子時……也不像。

無論如何也判斷不出這敵意的來源,不過,眼下也不是細細思考這些事情的時候。手腳都已經被綁住,這房間黑暗,隔壁的房間里,幾個人正在吃喝東西,油燈的光隱約從牆壁的縫隙中透過來,房間微微搖晃,有水流聲,是在河面上……

腦中想起暈厥前那人的影像,身高超過兩米的大漢,簡直像是拳王一般,還有同夥,很難應付了……他閉上眼睛,身體微微緊繃,又放鬆一下,背後的手指一刻不停地摸索著,尋找著一切可以理由的突出物,外面的走廊上,似乎偶爾有人走過……

莫名其妙、不可理由、他**的、想不通、為什麼、到底是誰……微微的焦慮、躁動的心情翻湧上來,摸不清絲毫頭緒對他來說是最惱火的了,隨即又被冷靜與自製按捺下去,手指不斷摸索,緩緩的、一寸寸的摸索,努力不發出任何聲音來。

系統地鍛煉了一年,再加上看見那眼神時心中的不詳感覺,木棒揮來時他其實有一個微微躲避的動作,或許是因為這樣,對方會判斷錯誤時間。這或許是唯一的機會,沒有什麼可多想、多抱怨的,解決掉眼前,才能有思考的空暇,機會不一定找得到,但必須冷靜,不要急躁、不要急躁……

時間如同下方的水流,一分一秒地推過去了,當腦後火辣辣的感覺逐漸褪去,壓抑的黑暗裏,環境變得更為安靜,周圍的情況,也更加清晰起來。對話聲喝酒吃飯的聲音,隔壁的房間里,有兩個大人,兩個孩子,但孩子怕是也已經成年了,還有一個女人……這也許是一家子人。

肉豬……不是第一次干這個了。該是有命案的,那個大漢,太不好對付,不是一個重量級的,若是一般的書生看了,恐怕都要膽寒。寧毅調整著呼吸,在心中分析著這些,也不知什麼時候,門口傳來輕微的響動,他微微睜開眼睛。有人在悄悄地開了鎖。

鎖開到一半時,停了下來:「弟弟,你幹什麼?」

「哥,那肉豬的鞋……反正他也用不着了。」

「爹說了不許亂來,鑰匙給我」

「哦。」

兄弟倆的對話都壓低了聲音,隨後各自遠去。寧毅原本深吸了一口氣,此時又長長地吐了出來,手在背後的牆壁上,加快了輕微摩擦的速度。

還沒過多久,門口那邊,再度響起細碎的聲音來。

門打開不多,身材壯碩的少年悄然擠進來,隨後輕輕哼了一聲,有些得意。他手上操著一根棒子,將手中的鐵絲收進懷裏。

少年朝牆角那邊走過去,看清楚了被綁住手腳扔在地上的書生,這書生文弱,看來還沒有他結識,簡直弱不禁風的樣子。

城裏那幫富人,都是這樣。

「肉豬,你要是醒來了,敢亂來,我一棒敲碎你腦袋……」那少年惡狠狠地、輕聲地說着,在旁邊等了一會兒,隨後將棒子放到一邊,蹲下來脫掉了那書生的鞋子,籍著微微的光,他喜歡地看了看,隨後背對那書生坐下來,脫掉自己的鞋——背對着對方穿鞋,這是下意識的動作了。

第一隻鞋、第二隻鞋,又漂亮又合腳……就在他準備站起來的時候,身體後方,那道身影無聲地坐了起來,雙手在黑暗裏舒展開,繩索從他的手腕上不斷掉下來。那雙手,陡然合上。

咔——

腦袋轉過一個方向。

他沒有穿鞋,就那樣無聲地推開門走出去,外面是船屋的走廊,「王」字形的構造,六間房,他被關的是客廳與廚房中間的房間,沒有門,另一側的三間也只有窗戶。走廊上沒人,他悄然過去,朝客廳看了一眼,迅速收回來。

三個人,一張桌子,一盞油燈。其中一個是跟他說話的大漢,另一個也是身材魁梧,如同鐵塔一般,第三人……應該是那大漢的大兒子,身高也超過了一米八。

三藕浮碧池……

房間里,鐵塔般的男人正在與那大漢的長子說話。

「……大郎,叔叔告訴你,這江湖上,只有真正的狠,真正的膽大心細,才能立足。但不要以為狠就是爭勇鬥狠,真正的狠,在真正要用的時候才會拿出來,只要一次,所有人都會怕你,想當年,那姓雷的……」

話語進不了寧毅此時的腦海,唧唧呱呱唧唧呱呱,他**的什麼亂七八糟的像個哲學家……他環顧四周,門在客廳這邊,該怎麼出去,自己出去了水性不佳,外面的水流雖然比較平緩,但聲音也大,如果被聽見,逃不遠。

他陰沉着臉,按照原本的步子往另一側走去,廚房裏,一個胖女人正在煮菜,寧毅看看周圍、看看煙囪之類的東西,兩秒鐘后,走了進去,拿起砧板上的刀。

女人回過頭來,下一刻,刷的一下,血漿衝天而起,如噴泉般的射進鍋里,噝噝作響。黑影映照在牆上,菜刀不斷地劈下去。

鮮血滲過了地板,或許會滴向下方的河流,黑影站在那灶台前,面無表情地將豬肉、煤油,各種油倒進煮沸了的鍋里,目光轉動,不斷過濾著廚房裏的各種東西,有時候將一些紙包取下來打開,隨後又扔掉,油鍋完全沸騰的之後,他將那些滾油倒進有草繩套著的瓦罐里。

隨後,客廳那邊傳來聲音:「大郎,你母親菜煮好沒有……」

寧毅悄然推上廚房門,一隻手上拿了秤砣,一隻手上抓着一把剔骨用的尖刀,躲在了房門一側。腳步聲傳來,靠近了,門推開,人走進來的一瞬間,寧毅吹滅燈盞,就像是被風吹滅了一般,灶台里的火光還在晃動出來,那年輕人微微愣了愣:「娘……」

寧毅手上掄起秤砣,砰的一下,轟在他後腦上,那身體朝旁邊倒下去時,寧毅才將他抱住了。

「那姓顧的這次,聽說是當了官,要去當縣令……」

「若能讓大郎二郎跟着去當個差什麼的,或許不錯,咱們手上有他把柄……」

「這種讀書人,也不用逼得太過……」

房間里,楊翼楊橫正在說着話,偶爾喝杯酒,吃顆花生,意識到大郎過去似乎有些時間了,楊橫皺了皺眉。

「大郎怎麼還沒……」

「娘——」這聲音陡然自廚房那邊傳了過來,凄涼而沙啞,兩人一個激靈,楊翼抄起一把弩弓,沖向裏面的走廊,而楊橫拔起鋼刀去往門外。

「看肉豬」

楊橫衝出房門,看河裏是不是有逃跑的人。幾秒鐘后,後方的房間里陡然傳來楊翼的厲喝聲:「放開他——」

楊翼衝進中間走廊時,昏暗的一片,只有廚房那邊隱隱的幽光,他還沒來得及打開第二扇們查看那肉豬的動靜,他的大兒子被人推著走了出來,頭上滿是鮮血,搖搖晃晃的樣子。顯然方才被弄得稍稍清醒,眼下又被打成了這樣。

一把染血的剔骨刀擱在了他的脖子上,被人單手拿着,稍稍有大一點的動靜就可能勾破他的喉嚨。躲在他兒子身後推著人走的,是被他綁來的肉豬,原本看來人畜無害的書生身上隱隱都是血。

「放開他」

楊翼牙齒欲裂,舉起弩弓沉聲喝道。

寧毅此時的身體其實並不算矮,然而楊翼是在是高大,此時如同一堵牆一般的堵在了前方。兩邊都稍稍停了停,然後,聲音傳過去,並沒有楊翼的那名高亢,只是透出了深深的厭惡,簡簡單單。

「射吧。」

不多說,兩章,乾脆連更了,覺得香蕉很有誠意的,請投月票吧^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四章 心如猛虎(一)

6.02%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