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山居

第七十八章 山居

第七十八章山居(求月票)

精神在黑暗中時而清醒,時而紊亂。

隱約間,似乎是陸紅提背起了他,呼嘯地穿過山林。柔軟的觸感。

「怎麼會找到我的……」

「你以為我怎麼找到你家的?在你身上放了藥粉,我的小青可以跟蹤你,你若出賣我……只是這次你走得太遠……」

「早知道我就不拚命了……」

「什麼?」

火焰燃燒着,黃色的光照亮了周圍髒亂的環境,視野上方的屋頂瓦片殘破,剝落坍圮的神像。陸紅提蹲在旁邊,飛快地解開他左手上的繃帶,隨後拿出藥物,一隻盛水的葫蘆,飛快地處理着他左臂上的燒傷,光芒映照在那聚精會神的側臉上。

「我……我要筆墨紙硯,要寫封信……幫忙送去江寧城,我家裏……否則她們會開始找了,最好不要找……」

「這時候你還想這些。」

「有個朋友,叫聶雲竹,住在……那邊有棟兩層的小樓,她跟她丫鬟住在那裏,樣子是……要,她有沒有事……」

「記下了。」

「有兩個人、有兩個人要殺掉,就在……就在新林浦附近的一個院子,一個叫小四……」

「好人還是壞人?」

「他們想劫持我那朋友……」

「你事情真多。」

意識又黯淡了下去,再醒來時,陸紅提拿來些筆墨,左手已經包紮好了。對方似乎不想叫醒他,只是見他醒了,才將他扶起來,毛筆放進他右手裏。

「還能寫嗎?」

「勉強……可以。」

「之前真是小看了你……」

「必須要做而已……我的左手,是不是廢了?」

「不是遇上我,就真廢了。」

「哦,謝謝了……」

「你之前到底幹了什麼……」

「……遇上個神經病。」

「睡吧,等我回來。」

身影呼嘯而走。

這個夜晚接下來的事情,就不清楚了。掛在心頭的事情已經說了出來,隨後,疲倦感就真如排山倒海而來,推倒了一切。

第二天早晨才醒過來,身上還是痛,疲倦得像是完全爬不起來,鳥兒的聲音鳴囀著,晨光自屋頂的破口處斜斜地傾瀉進來。

終究還是掙扎著起來,胸口、肩膀、左手都已經換上新的繃帶,衣服也換了,原本在他身上其實是從船屋裏翻出來的一件,沒什麼血,但是大了許多。這是山林間的破廟,走出門口時,陸紅提正在前方的樹林間打拳,她穿一身黑色的裙服,晨光之中衣袂飛揚,但每一擊的使出,都充滿了戰陣上的鐵血與殺伐之氣,剛與柔的美感,拳風、掌風呼嘯。這的確不是江湖上的武藝,這是從戰陣中錘鍊出來的鐵血武技。晨光同樣傾斜在樹林里。

寧毅坐在破廟前的台階上靜靜地看着。過得一陣,陸紅提靜立收氣,目光朝這邊望來,看了他好一陣子。

「好吧,我改變主意了。」

「嗯?」

「你看起來確實有用得着武藝的地方,而且心性也夠。」

「哈。」寧毅笑起來,「這是我這些天聽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有一套可以給你練的,成不了一流,但成了二流,自保也就夠了。我逼問了那個小四和他的同夥,然後沿着你過來的那條路去看了看……」她搖了搖頭,露出一個笑容,「嚇我一跳。」

「兔子被逼急了,咬人而已。」

「你說的事情都辦了,你家裏的人昨晚很急了,那個小丫鬟急得直跳,不過她不錯,着急了也不哭,只是吩咐家中家丁做些事,去找人。我把紙條偷偷放好讓她看見,她拿着就立刻哭出來了,然後一邊哭一邊跑過去跟你妻子報平安,中間還摔了一跤。那個叫聶雲竹的姑娘也沒事,去的時候,正在睡覺。」

寧毅在紙條上寫了因好友有事離家幾天的說法,紙條到了,想必小嬋她們不至於太擔心,聶雲竹無事便好,至於那小三小四的怎麼樣,那就無所謂多問了。兩人在台階上坐一會兒,陸紅提說道:「我去給你煮些粥。」

陸紅提之前大概在這破廟裏住過一段時日,有一隻破鍋,她手邊也多了個行李包裹,大概是放在江寧某處,這次便帶出來了。兩人坐在破廟裏吃完早餐,期間陸紅提說道:「武藝這東西,真學會了,有些時候就忍不住用它來解決問題。當成解決問題的辦法之後,不知不覺就有了戾氣。我們那邊只能這樣,沒有辦法,可你們不一樣,不是遇上敵人,能不動手,終究還是不動手的好,你是有學問的,心性也堅韌,我要你答應我,能明白什麼時候真該動手才行。」

寧毅想了想:「我很不喜歡靠個人暴力解決問題,這個我答應你。」

陸紅提點點頭:「那就好,待會開始教你。」

寧毅抬了抬左手:「這樣也能學啊?而且我現在全身沒力氣,我是重傷員。」

陸紅提撲哧一聲笑出來:「先教你些基本的,你心中記下,有力氣的話,紙筆記下也行,總之你也要到回去之後才能開始練習。」

「要磕頭拜師嗎?」

「不用了,反正教你的只是二流功夫。」陸紅提想了想,「下午的時候,接着說那天龍八部吧,最好能趁這些時日說完它。」

「呵,好。」

隨後的時日,兩人在那破廟裏住了下來。

上午的時候,陸紅提跟他說說那二流功夫的修鍊方法,偶爾比劃一番,述說各種情況,下午和晚上寧毅說說那天龍八部,或者聊聊天,說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時間已經快要進三伏天,白日晚上都炎熱,蚊蟲也多,晚上的時候陸紅提拿些古怪樹葉在破廟裏驅驅蚊蟲,把寧毅驅得亂跑,笑罵幾句。

若說得曖昧一點,感覺上就像是在這破廟中安了家的一貧如洗的小夫妻,東西確實沒什麼,那破鍋用來煮飯也煮菜燒水,好在第二天陸紅提出去一次,又帶了鍋碗回來,但另外除了一隻包袱,那就已然什麼都沒有了。晚上的時候陸紅提會給寧毅緩緩傷葯,左手上的,另外胸膛和肩膀上的寧毅單手也沒法弄,陸紅提對此並不在意。

「山上的男人我都看過,你這不算好看的,只比一般書生結實一點罷了。」她總是一臉不屑。

寧毅鍛煉一年,把自己弄得結實了一些,但還沒什麼肌肉,自然比不過真正戰陣殺伐的男子,不過感覺自己還是蠻勻稱的啊。他本想問是看過上面還是上面下面都看過,不過年代不同,這玩笑可不能亂開,否則大概會被毆打一頓,也只好在心裏認可每次看來都有些局促的對方的見多識廣。

在戰場之上為人包紮上藥,與這種狀況下為人包紮上藥,大抵也是有些不同的。不過,偶爾想想,寧毅也將這想法打住了。

破廟後方不遠處有一處山泉,白日裏拿葫蘆或者竹筒去打些清水來。陸紅提養有一隻綠色的小鳥,喜歡一種味道比較特殊的果實,路紅提便將那果實弄成粉末,灑在某個人身上的話,可以保持幾天時間的味道不散,若非如此,那晚上她也不可能會找出城來。

第三天的時候,下起一場雷雨,小小的破廟在那瓢潑的雨中就像是隨時將沉的船兒,陸紅提摘些茂密的枝葉將破廟上方加固一番,隨後於寧毅坐在破廟唯一乾燥的角落裏聊天,聽寧毅說起故事,感覺上像是守在傾覆世界中的最後兩人。

偶爾陸紅提也會跟寧毅說說呂梁山,倒並非是以訴苦的口吻說的,但若遼軍進犯,日子到底有多難,寧毅大概也能猜到一些。陸紅提如今大概是領導著呂梁盜寇的其中一支,規模或許也不算很大。她的師父也是女子,很有頭腦,但為了刺殺一遼國將領而犯險,得手之後被圍困,戰至力竭,為了不被抓住自刎而死。陸紅提不亂教武藝大抵為此。

「師父人又聰明,又厲害。她武藝若不是那麼厲害,怕也不會考慮去刺殺,如果用計謀的話,或許也能殺掉,便算殺不掉,至少不會死,師父不死的話,後來帶着我們,我們大概也能活下更多的人……因此你也莫要迷信武學,你說重格物,弄清楚也就夠了,聰明人……就不要以身犯險,活着更有用的……」

從生死邊緣過來的人,反倒更加重視這生死。或許也是因為師父過世之後,擔子壓到她肩上來,她因此感受到的重量,若要扛起一個小集體,不是有武勇就夠了。各種組織、協調的難度,越是敏銳的人,或許越能感受到這些,這陸紅提雖然未讀過書,但為人聰慧,她那師父或許也跟她說過,此時會講出這些,並不奇怪。

於是到得第七天,陸紅提大概將武藝的修習講完,而寧毅那天龍八部還沒結尾,她發出抱怨時,寧毅才道:「我也想教你一些東西,或許對你有用,之前原本是想跟你換這武功的。」

「嗯?」陸紅提眼睛一亮,「又是那些古古怪怪的門道嗎?」

她之前雖然一直說寧毅那些事情是歪門邪道,但也知道寧毅這人的性格,某方面或許還是可靠的,既然能這樣自信滿滿地拿出來,對她想來有用。寧毅點點頭:「也許有一部分是,很多、很雜,之前不太清楚你那邊的狀況,我還沒能完全理清楚體系,不知道你能不能用,所以首先呢,我也會幾套武功,你也許可以參考一下。」

陸紅提皺了皺眉,以為他在開玩笑,寧毅笑起來:「看看總行吧,也許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呢,有沒有用你自己看着辦就行,有些東西,比如說要害啊、關節技什麼的,應該還是比較成體系的。」

陸紅提吐了口氣:「……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不過,反正也已經習慣了,如同分子原子化學物理什麼亂七八糟的,常常都不明白他在發什麼瘋,他想要教自己武功……顯然也是吧……

繼續求月票,手上有月票的不要停啊啊啊啊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八章 山居

6.35%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