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七章 風起雲聚 天下澤州(六)

第七二七章 風起雲聚 天下澤州(六)

武建朔八年夏,黑旗軍從西北敗退兩年之後,當初因為黑旗軍而存在的諸多遺留問題,已經到了不能不明確、不得不解決的時候。

這其中,有關於在三年大戰、擴軍期間黑旗軍滲入大齊各方勢力的眾多姦細問題,自然是重中之重。而在此期間,與之并行的一個嚴重問題,則是真正的可大可小,那就是:有關於黑旗寧毅的死訊,是否真實。

三年的大戰,金國在如日中天之際於西北折損兩員大將,中原大齊興師百萬之眾,最終斬殺寧毅,令黑旗終於潰敗出西北。事情底定之際,眾人只是沉浸在三年的折磨終於過去了的放鬆感中,對於整件事情,沒有多少人敢去唱反調、談憂患。反正寧毅已死、黑旗覆亡,這就是最好的結局。

在這之後,有關於黑旗軍的更多消息才又逐漸浮出水面。潰退出西北的黑旗殘部並未覆亡,他們選擇了吐蕃、大理、武朝三方交界的區域作為暫時的根據地,休養生息,而後力量還隱隱輻射雲貴川、湘南等地,慢慢的站住了腳跟。

對於這支隊伍,吃盡苦頭的武朝不敢輕易去惹,吐蕃、大理等地其實也沒有多少勢力真能與其正面叫板,而在西北的大戰之後,黑旗軍也更加傾向於內斂****傷口,對外責只是數支商隊在天南一隅奔走,勢力內部情況,一時間難有人說得清楚。

有關於寧毅的死訊,在最初的時日里,是沒有多少人存有質疑的,原因主要還是在於大家都傾向於接受他的死亡,更何況人頭驗明正身還送去北方了呢。然而黑旗軍依舊存在,它在暗中到底如何運作,大家一番好奇的探尋,有關於寧毅未死的傳言才更多的傳出來。

如今的黑旗軍,雖然很難深入探尋,但畢竟不是完全的鐵板一塊,它也是人組成的。當探尋的人多起來,一些明面上的訊息逐漸變得清晰。首先,如今的黑旗軍發展和鞏固,雖然低調,但仍舊顯得很有條理,並未陷入領導人缺失后的混亂,其次,在寧毅、秦紹謙等人空缺之後,寧家的幾位遺孀站出來挑起了擔子,也是她們在外界放出訊息,聲名寧毅未死,只是外敵緊盯,暫時必須藏匿——這倒不是假話,若是真的確認寧毅還活著,早被打臉的金國說不定立刻就要揮軍南下。

說到底,寧毅的死活,在如今的中原,成為了鬼魅一般的傳說,誰也沒見過、誰也不確定。而最主要的還是因為即便寧毅已經脫離明面,黑旗軍的勢力似乎依舊在正常運行著,即便他死了,眾人依然無法掉以輕心,但如果他活著,那整個事情,就足以令整個中原的勢力都感到恐懼了。

在論證寧毅死活的這件事上,李師師這個名字突然出現,只能說是一個意外。這位曾經的京城名妓原本倒也算不得天下皆知,尤其在戰亂的幾年時間裡,她早已淡出了眾人的視線,然而當眾人開始探尋寧毅死活的真相時,曾經的一位六扇門總捕,綠林間有數的高手鐵天鷹追尋著這位女子的蹤跡,向他人表示寧毅的死活很有可能在這個女人的身上追尋到。

理由在於,寧毅這個人雖然心狠手辣,但對於家人、身邊人卻頗為照顧,而這位李姑娘,恰恰是曾經與他有舊的紅顏知己。寧毅的死訊傳出后,這位隱居雲南帶髮修行的女子一路北上,如果她遇上危險,那麼顯然,寧毅不會無動於衷。

很難說這樣的推測是鐵天鷹在怎樣的情況下透露出來的,但無論如何,終究就有人上了心。去年,李師師拜訪了黑旗軍在吐蕃的基地后離開,圍繞在她身邊,第一次的刺殺開始了,而後是第二次、第三次,到得六月前,因她而死的綠林人,估計已破了三位數。但保護她的一方到底是寧毅親自下令,還是寧毅的家眷故布疑陣,誰又能說得清楚。

這是圍繞寧毅死訊邊緣的衝突,卻讓一個早已淡出的女子再度落入天下人的眼中。六月,濮陽大水,洪水波及大名、冀州、恩州、深州等地。此時朝廷已失去賑災能力,災民流離失所、苦不堪言。這位帶髮修行的女尼四處奔走求告,令得眾多大戶聯手賑災,頓時令得她的名聲遠遠傳開,真如觀音在世、萬家生佛。

自此之後,圍繞在李師師這個名字周邊的,不僅有保護她的黑旗勢力,還有不少自發組織的綠林人。當然,為了不再波及太多人,這位姑娘此後似乎也找到了藏匿行蹤的手段,偶爾在某處地方出現,后又消失。

如此這般,到得如今,她出現在澤州,才是真正讓陸安民感到棘手的事情。首先這女人不能上——誰知道她是不是那位寧魔頭的人,其次這女人還不能死——就算寧毅真死了,黑旗軍的報復恐怕也不是他可以承受得了的,再次她的請求還不好直接拒絕——這卻是因為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對於李師師,他是真的心存好感,甚至對她所行之事心存敬佩。

只是他真的無能為力而已。

「澤州之事,如陸某所說,不是那麼簡單的。」陸安民斟酌了片刻,「李姑娘,生逢亂世,是所有人的不幸。呵,我如今,說是牧守一方,然而此等時局,素來是拿刀的人說話。此次澤州一地,真正說話算數的,李姑娘也該明白,是那孫琪孫將軍,關城門這等大事,我縱然心有惻隱,又能如何。你與其勸我,不如去勸勸那些來人……沒有用的,七萬大軍,更何況這背後……」

他說到這裡,看看李師師,欲言又止:「李姑娘,個中內情,我不能說得太多。但……你既然來此,就呆在這裡,我總得護你周全,說句實在話,你的行蹤若然暴露,實難平安……」

這話還未說完,師師望著他,推開椅子站起了身,隨後朝他盈盈拜倒。陸安民連忙也推椅子起來,皺眉道:「李姑娘,這樣就不好了。」

「我也知道這樣不好。」師師的聲音甚低,「在礬樓之中,凡事都講個分寸,便是求人,也不能咄咄逼人,那是為了讓彼此好受,即便不成,自己也在對方心中留個好印象。但師師確實是無能的弱女子,我心懷惻隱,卻手無縛雞之力,即便想要拿刀上陣殺敵,想必也抵不過半個男兒,陸先生你卻貴為知州,縱然對一些事情無力改變,但只要心懷惻隱之心,一念之差也總能救下數十數百人……」

她頓了頓:「師師今日,並不想逼陸先生表態。但陸先生亦是善心之人……」

「那卻未必!」陸安民揮了揮手。

「……只希望先生能存一仁心,師師為能夠活下來的人,先行謝過。往後時日,也定會銘記在心,****為先生祈福……」

「唉……你……唉、你……」陸安民有些混亂地看著她在地上向他磕了三個頭,一時間扶也不是受也不是,這跪拜之後,對方倒是主動起來了。她靈動的雙眼未變,額頭之上卻微微紅了一片,表情帶著些許赧然,顯然,這樣的跪拜在她而言也並不自然。

「其實,我什麼也沒有,別人能出力的地方,我身為女子,便只能求求拜拜,打仗之時如此,救災時也是如此。我情知這樣不好,但有時苦苦求拜過後,竟也能有些用處……我願以為什麼用處都是沒有的了。其實想起來,我這一生心不能靜、願不能了,出家卻又不能真出家,到得最後,其實也是以色娛人、以情份牽累人。實在是……對不住。我知道陸先生也是為難的。」

「師師姑娘……豈能如此作踐自己……唉,這世道……」

「師師便先告辭了。」

「你實在不必走……」陸安民道,「我沒有其它意思,但這澤州城……確實不太平。」

「師師亦有自保手段。」

「我不是說一般的不太平……」

如此說得幾句,對方依然從房間里出去了,陸安民其實也怕牽累,將她送至後門,眼見著對方的身影在黑夜中漸漸離去,有些話終於還是沒有說。但她雖然身著僧衣,卻口稱師師,雖誠心相求,卻又口出歉疚,這其中的矛盾與用心,他終究是明明白白的。

只是,自己在這其中又能做得了幾分……

名叫李師師的女尼從知州府離開,逐漸消失在澤州的街頭后,陸知州也折返回了府邸之中,遠處的城池間,良安客棧旁的婚宴還在進行,更遠處的街道傳來了衙役緝捕匪人的喧囂聲。城市東北一側,如今是燈火通明的、數萬大軍駐紮的軍營,自東南驛道而下,數千的流民也已經浩浩蕩蕩的往澤州而來,他們是那數十萬餓鬼被衝散后的殘部,沒了兵器與物資,其實就與乞丐無異,在部分人的建議下,一路跟隨大軍前來澤州,要求這虎王朝廷放了王獅童。

這些人身無長物,且飢腸轆轆,南下之時,多受了王獅童的恩惠,此番過來,除了要求虎王開恩,其實也要求澤州收留,否則他們大多都過不了這一年的秋天了。若是澤州不管他們,鬧將起來被澤州官兵給殺了,其實也未必是最慘的結果。

距離澤州城十數裡外的小山嶺上有一處小廟,原本隸屬於鬼王麾下的另一批人,也已經率先到了。此時,樹林中燃起火把來,百十人在這廟宇附近的林間警戒著。

鬼王南下,聚集三四十萬之眾的流民,途中也曾連破數城,其麾下真正能戰的軍隊並非沒有。這百餘人的隊伍便是追隨著王獅童的嫡系,自黃河北岸戰敗后,收攏起來,保下性命的便就是這些人,其中也有數名傷殘的,因心有不甘,北上而來。

廟宇之中,有六名漢子正在商議事情對策,他們分別是李圭方、於警、唐四德、錢秋、古大豪和逢陽波。王獅童的隊伍被傳作黑旗余部,這其中,就有李圭方、唐四德兩人是真正參加過黑旗軍的,李圭方身材幹瘦,一隻手掌是斷的,那是在小蒼河與女真作戰時被人一刀剁斷了手掌,他為人冷靜,還算有些計謀,在餓鬼隊伍里乃是軍師的身份,唐四德則身材高大,頗有武藝,臉上有一道刀疤,耳朵缺了一塊,是餓鬼軍中的勇將。

當然,如今說是軍隊,畢竟也只有眼前這麼一點人了。

「……若是未有猜錯,此次過去,只是死局,孫琪天羅地網,想要掀起波浪來,很不容易。」

「……這事情究竟會怎樣,先得看他們明日是否放我們入城……」

「……一網打盡又能如何,我們如今可還有路走。看看後頭那些人,他們今年要被活生生餓死……」

「……進城之後把城點了!」

「……那要死多少人。」

「……你當孫琪不會防著嗎……孫琪不在乎……」

「……不能抹黑華夏軍……」

「……華夏軍那是你們,若真的還有,那位寧先生怎不出來救我們……」

「……你不會自救!?」

「……我怎麼救,我死不足惜——」

廟中的議論斷斷續續,時而低沉時而激烈,到得後來,錢秋、唐四德、古大豪等人便爭吵起來,眾人皆知已是窮途末路,爭吵無用,可又不得不吵。李圭方站在一旁的角落中,面色陰晴不定:「好了,現在是吵架的時候?」

「我沒有想吵架!」唐四德道,「可他們豈能侮辱華夏軍!」

「就這一百多人了。」旁邊於警道,「再吵不如散夥,誰想走的誰走就是!」

他這番話可能是眾人心中都曾閃過的念頭,說了出來,眾人不再出聲,房間里沉默了片刻,身上還有傷的錢秋嘆道:「我不走了。」

「走到哪裡去,這麼多人死……」古大豪咬了咬牙,「大不了死在澤州城吧……」

「沒人想走……」

「……我不走。」

「……不是說黑旗軍仍在,要是他們這次真肯出手,該多好啊。」過得片刻,於警嘆了口氣,他這句話說完,李圭方搖了搖頭,便要說話。就在此時,陡然聽得笑聲傳來。

「哈哈哈哈——寧立恆假仁假義,哪裡救得了你們——」

這笑聲震耳,在夜色中陡然回蕩,廟中六人悚然而驚。這一瞬間,唐四德拔刀,於警抓起身邊的一桿突火槍,與此同時,巨大的身影破開瓦片,從天而降。

風壓與碎石壓伏了廟中的火光,一時間,巨大的黑暗朝周圍推開,那聲音如雷霆:「讓本座來搭救你們吧——」於警這是才剛剛轉過身,破風聲至。

那是猶如江河絕提般的沉重一拳,突火槍從中間崩碎,他的身體被拳鋒一掃,整個胸口已經開始塌陷下去,身體如炮彈般的朝後方飛出,掠過了唐四德、錢秋等人的身邊,往廟牆撞飛而出。

林地中的眾人也已經反應了過來,他們望向廟宇時,只見那廟宇的屋頂陡然崩塌,下一刻,便是側面的土牆轟然而倒,與土石一道摔出來的身體已經不成人形,昏暗的煙塵之中,眾人看見頗有武勇的古大豪被那來襲的身影一拳轟在了頭上,整個頸項都扭曲地往後方折去。

林地外,火箭升起。

「迎敵——」有人吶喊——

碎片飛濺的廟宇中,唐四德揮舞鋼刀,合身衝上,那身影橫揮一拳,將他的鋼刀砸飛出去,虎口鮮血迸裂,他還來不及止步,拳風左右襲來,砰的一聲,同時轟在他的頭上,唐四德跪倒在地,已經死了。

「大光明教替天行道——」夜色中有人吶喊。

忽如其來的身影猶如魔神,打倒唐四德后,那身影一爪抓住了錢秋的脖子,如同捏小雞一般捏碎了他的喉管。巨大的混亂在一瞬間降臨了這一片地方,也是在這一瞬間,站在角落裡的李圭方忽然明白了來人的身份。

他身處戰場,從未想過會面對眼前這樣的人。

大光明教主,林宗吾。

打遍天下無敵手,如今公認的武藝天下第一!

十數年前,聖公方臘還在時,數年前,鐵臂膀周侗還在時,包括兩年前,寧先生以心魔之名壓伏天下時,黑旗軍的眾人是不會將這個人當成一回事的。但眼下終究是不同了。

魔神的身影趨進,一拳打死了逢陽波,豪邁地跨步而來。李圭方用他僅剩的一隻手抓起了隨身的火藥捆,伸手在旁邊的火盆上點燃了引線。他將火藥捆護在懷裡,朝著林宗吾一刻不停地走過去。

光影搖動,那強大的身影、威嚴凜然的面目上陡然顯出了一絲怒色和尷尬,因為他伸手往旁邊抓時,手邊沒有能用作投擲物的東西,於是他退後了一步。

李圭方笑了起來,這笑容是他留在世上最後的痕迹了,因為下一刻,他被林宗吾全力擲出的石塊轟飛出去,在廟宇側面爆成了一片光火……(未完待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二七章 風起雲聚 天下澤州(六)

64.26%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