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七章 大江東走 不待流年(上)

第七三七章 大江東走 不待流年(上)

夜晚,風吹過了城市的天空。火焰在遠處,延燒成片。

著黑衣的女子背負雙手,站在高高的房頂上,目光冷漠地望著這一切,風吹來時,將衣袂吹得獵獵飛起。除了相對柔和的圓臉稍稍沖淡了她那冰冷的氣質,乍看起來,真有神女俯瞰世間的感覺。

遠遠的,城牆上還有大片廝殺,火箭如夜色中的飛蝗,拋飛而又落下。

凄厲的叫聲偶爾便傳來,混亂蔓延,有的街頭上奔跑過了驚呼的人群,也有的街巷漆黑安謐,不知什麼時候死去的屍體倒在這裡,孤零零的人頭在血泊與偶爾亮起的閃光中,突兀地出現。

這處院落附近的街巷,並未見多少平民的亂跑。大亂髮生后不久,軍隊首先控制住了這一片的局面,勒令所有人不得出門,因此,平民大都躲在了家中,挖有地窖的,更是躲進了地下,等待著捱過這突然發生的混亂。當然,能夠令附近安靜下來的更複雜的原因,自不止如此。

傳訊的人偶爾過來,穿過街巷,消失在某處門邊。由於許多事情早已預定好,女子並未為之所動,只是靜觀著這城市的一切。

澤州那脆弱的、彌足珍貴的和平景象,至此終於還是逝去了。眼前的一切,說是生靈塗炭,也並不為過。城市中出現的每一次驚呼與慘叫,可能都意味著一段人生的天翻地覆,生命的斷線。每一處火光升起的地方,都有著無比凄慘的故事發生。女子只是看,待到又有一隊人遠遠過來時,她才從樓上躍上。

輕盈的身影在房屋中間突出的木樑上踏了一下,投向走入院中的丈夫,男人伸手接了她一下,等到其他人也進門,她已經穩穩站在地上,目光又恢復冷然了。對於下屬,西瓜向來是威嚴又高冷的,眾人對她,也素有「敬畏」,例如隨後進來的方書常等人,在西瓜下令時素來都是唯唯諾諾,但心中溫暖的感情——嗯,那並不好說出來。

看到自家丈夫與其他下屬手上、身上的一些灰燼,她站在院子里,用餘光注意了一下進來的人數,片刻後方才開口:「怎麼了?」

「有條街燒起來了,正好路過,幫忙救了人。沒人受傷,不用擔心。」

「嗯。」西瓜目光不豫,不過她也過了會說「這點小事我根本沒擔心過」的年紀了,寧毅笑著:「吃過晚飯了嗎?」

「吃了。」她的言語已經溫和下來,寧毅點頭,指向一旁方書常等人:「救火的街上,有個醬肉鋪,救了他兒子之後反正也不急,搶了些肉和鹽菜罈子出來,味道不錯,花錢買了些。待會吃個宵夜。」他說到這裡,頓了頓,又問:「待會有空?」

西瓜道:「我來做吧。」

寧毅笑著:「我們一塊吧。」

西瓜便點了點頭,她的廚藝不好,也甚少與下屬一塊兒吃飯,與瞧不瞧得起人或許無關。她的父親劉大彪子過世太早,要強的女孩兒早早的便接下莊子,對於許多事情的理解偏於執拗:學著父親的嗓音說話,學著大人的姿態做事,作為莊主,要安排好庄中老幼的生活,亦要保證自己的威嚴、上下尊卑。

這中間許多的事情自然是靠劉天南撐起來的,不過少女對於庄中眾人的關切無可置疑,在那小大人一般的尊卑威嚴中,旁人卻更能看出她的拳拳之心。到得後來,許多的規矩便是大伙兒的自覺維護,如今已經成親生子的女人眼界已廣,但這些規矩,還是鐫刻在了她的心中,未曾更改。

兩人相處日久,默契早深,對於城中情況,寧毅雖未詢問,但西瓜既然說有空,那便證明所有的事情還是走在預定的程序內,不至於出現忽然翻盤的可能。他與西瓜回到房間,不久之後去到樓上,與西瓜說著林宗吾與史進的比武經過——結果西瓜必然是知道了,過程則未必。

「……從結果上看起來,和尚的武功已臻化境,比起當初的周侗來,恐怕都有超過,他怕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了。嘖……」寧毅讚歎兼嚮往,「打得真漂亮……史進也是,有些可惜。」

西瓜面色淡然:「與陸姐姐比起來,卻也未必。」

「我豈會再讓紅提跟他打,紅提是有孩子的人了,有牽挂的人,終究還是得降一個檔次。」

「你個二流傻瓜,怎知一流高手的境界。」西瓜說了他一句,卻是溫和地笑起來,「陸姐姐是在戰場中廝殺長大的,人世殘酷,她最清楚不過,普通人會猶豫,陸姐姐只會更強。」

「我記得你最近跟她打每次也都是平手。紅提跟我說她儘力了……」

西瓜的眼睛已經危險地眯成了一條線,她憋了一陣,終於仰頭向天揮舞了幾下拳頭:「你若不是我相公,我我我——我要打死你啊。」隨後是一副哭笑不得的臉:「我也是一流高手!不過……陸姐姐是面對身邊人切磋越來越弱,若是搏命,我是怕她的。」

如果是當初在小蒼河與寧毅重聚時的西瓜,恐怕還會因為這樣的玩笑與寧毅單挑,趁機揍他。此時的她實際上已經不將這種玩笑當一回事了,應對便也是玩笑式的。過得一陣,下方的廚子已經開始做宵夜——終究有許多人要徹夜不眠——兩人則在樓頂上升起了一堆小火,準備做兩碗鹹菜醬肉丁炒飯,忙忙碌碌的間隙中偶爾說話,城池中的亂像在這樣的光景中變化,過得一陣,西瓜站在土樓邊踮起腳尖眺望:「西糧倉拿下了。」

「糧食未必能有預期的多。樓舒婉要頭疼,這邊要死人。」

「澤州是大城,不管誰接班,都會穩下來。但中原糧食不夠,只能打仗,問題只是會對李細枝還是劉豫動手。」

「晉王地盤跟王巨雲聯手,打李細枝的可能性更大,這樣一來,祝彪那邊就可以趁機做點事,王山月跟扈三娘這一對,可能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女真如果動作不是很大,岳飛同樣不會放過機會,南邊也有仗打。唉,田虎啊,犧牲他一個,造福天下人。」

「……是苦了天下人。」西瓜道。

「是啊。」寧毅微微笑起來,臉上卻有苦澀。西瓜皺了皺眉,開導道:「那也是他們要受的苦,還有什麼辦法,早一點比晚一點更好。」

「嗯。」寧毅添飯,愈發低落地點頭,西瓜便又安慰了幾句。女人的心底,其實並不剛強,但若是身邊人低落,她就會真正的剛強起來。

夫妻倆是這樣子的互相依靠,西瓜心中其實也明白,說了幾句,寧毅遞過來炒飯,她方才道:「聽說你與方承業說了那天地不仁的道理。」

兩人在土樓邊緣的半截牆上坐下來,寧毅點頭:「普通人求對錯,本質上來說,是推卸責任。方承業已經開始主導一地的行動,是可以跟他說說這個了。」

「湯敏傑的事情之後,你便說得很謹慎。」

這些都是閑聊,無需認真,寧毅吃了兩口炒飯,看著遠處才開口:「存在主義本身……是用於務實開拓的真理,但它的傷害很大,對於很多人來說,一旦真正理解了它,容易導致人生觀的崩潰。原本這應該是有了深厚底蘊后才該讓人接觸的領域,但我們沒有辦法了。要領導和決定事情的人不能天真,一分錯誤死一個人,看大浪淘沙吧。」

「這是你最近在想的?」

「湯敏傑的事情后,我還是有些反思的。當初我意識到那些規律的時候,也混亂了一陣子。人在這個世界上,首先接觸的,總是對對錯錯,對的就做,錯的避開……」寧毅嘆了口氣,「但實際上,世上是沒有對錯的。若是小事,人編織出框架,還能兜起來,若是大事……」

他頓了頓:「古往今來,人都在找路,理論上來說,如果計算能力強,在五千年前就找到一個可以萬世開太平的法子的可能也是有的,世上一定存在這個可能性。但誰也沒找到,孔子沒有,後來的儒生沒有,你我也找不到。你去問孔丘:你就確定自己對了?這個問題一點意義都沒有。只是選擇一個次優的解答去做而已,做了以後,承受那個結果,錯了的全都被淘汰了。在這個概念上,所有事情都沒有對跟錯,只有明確目的和認清規則這兩點有意義。」

西瓜大口大口地吃飯,寧毅也吃了一陣。

「意識到沒有對錯之後,人只能花比平時多幾倍的努力,比平時多幾倍甚至十幾倍的清醒去做事。所以說存在主義適合領導者,因為它真的會讓人恐懼到極點。一般人喜歡問對錯,因為一旦有人告訴他什麼是對的,他相信了,就不會再多想,其實世界的真理是什麼,說的那個人懂嗎?他也只是總結經驗而已。因此,對錯是對於責任的推卸,插個秧你可以談談對錯,領導人去打仗去掙命,什麼經驗都不夠用,所以只談規則、目的這兩項。客觀地認清規則,儘可能達到目的。」

「湯敏傑懂這些了?」

「當初給一大群人上課,他最敏銳,最先談到對錯,他說對跟錯可能就來自自己是什麼人,說了一大通,我聽懂了以後說你這是屁股論,不太對。他都是自己誤的。我後來跟他們說存在主義——天地不仁,萬物有靈做行事的準則,他可能……也是第一個懂了。然後,他更加愛護自己人,但除了自己人以外,其它的就都不是人了。」

「這說明他,還是信那個……」西瓜笑了笑,「……什麼論啊。」

寧毅搖搖頭:「不是屁股論了,是真正的天地不仁了。這個事情深究下去是這樣的:如果世界上沒有了對錯,現在的對錯都是人類活動總結的規律,那麼,人的本身就沒有意義了,你做一輩子的人,這件事是對的那件事是錯的,這樣活是有意義的那樣沒意義,實際上,一輩子過去了,一萬年過去了,也不會真的有什麼東西來承認它,承認你這種想法……這個東西真正理解了,從小到大所有的觀念,就都得重建一遍了……而萬物有靈是唯一的突破口。」

寧毅拍了拍西瓜正在沉思的腦袋:「不要想得太深了……萬物有靈的意義在於,人類本質上還有有傾向的,這是世界給予的傾向,承認這點,它就是不可打破的真理。一個人,因為環境的關係,變得再惡再壞,有一天他感受到親情愛情,還是會沉迷其中,不想離開。把殺人當飯吃的強盜,內心深處也會想要好好活著。人會說反話,但本質還是這樣的,所以,雖然天地只有客觀規律,但把它往惡的方向推演,對我們來說,是沒有意義的。」

「一是規則,二是目的,把善作為目的,將來有一天,我們心中才可能真正的滿足。就好像,我們現在坐在一起。」

寧毅的肩膀靠了靠西瓜,笑了起來,西瓜也撞了撞他:「不過也有人是一直想當壞人的。」

「是啊,但這一般是因為痛苦,曾經過得不好,過得扭曲。這種人再扭曲掉自己,他可以去殺人,去毀滅世界,但即使做到,心中的不滿足,本質上也彌補不了了,終究是不圓滿的狀態。因為滿足本身,是正面的……」寧毅笑了笑,「就好像太平盛世時身邊發生了壞事,貪官橫行冤假錯案,我們心中不舒服,又罵又賭氣,有很多人會去做跟壞人一樣的事情,事情便得更壞,我們終究也只是更加生氣。規則運作下來,我們只會越來越不開心,何苦來哉呢。」

「那我便造反!」

「哈哈,是啊,所以我們造反,那是因為,除了造反沒有別的辦法了,不造反也只會更壞。」寧毅笑了一陣,「但如果還沒到那個程度怎麼辦。我們去做個好人,可能沒有意義,也可能只有一點作用,但這是唯一的路了。認清楚規則后,努力推一下,只有這一個方向是有意義的。」

他看著眼前燃燒的城市:「……否則誰會想選擇這個結果……」

西瓜沉默了許久:「那湯敏傑……」

「天地不仁對萬物有靈,是向下兼容的,縱然萬物有靈,比起絕對的對錯絕對的意義來說,終究掉了一級,對於想不通的人,更像是一種無奈。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們在這個世界上的摸索而已,什麼都有可能,一下子世上的人全死光了,也是正常的。這個說法的本質太冰冷,所以他就真正自由了,什麼都可以做了……」

寧毅嘆了口氣:「理想的情況,還是要讓人多讀書再接觸這些,普通人篤信對錯,也是一件好事,畢竟要讓他們一起決定開拓性的大事,還早得很。湯敏傑……有些可惜了。」

他頓了頓:「所以我仔細考慮過,便將他派到金國去了。」

夜還很長,城市中光影浮動,夫妻兩人坐在樓頂上看著這一切,說著很殘酷的事情。然而這殘酷的人間啊,如果不能去了解它的一切,又如何能讓它真正的好起來呢。兩人這一路過來,繞過了西夏,又去了西北,看過了真正的死地,餓得瘦骨嶙峋只剩下骨架的可憐人們,但戰爭來了,敵人來了。這一切的東西,又豈會因一個人的良善、憤怒乃至於瘋狂而改變?

人們只能仔仔細細地找路,而為了讓自己不至於變成瘋子,也只能在這樣的情況下相互依偎,相互將彼此支撐起來。

夜漸漸的深了,澤州城中的混亂終於開始趨於穩定,兩人在樓頂上依偎著,眯了一陣子,西瓜在昏暗裡輕聲嘟囔:「我原本以為,你會殺林惡禪,下午你親自去,我有點擔心的。」

寧毅輕輕拍打著她的肩膀:「他是個膽小鬼,但畢竟很厲害,那種情況,主動殺他,他跑掉的機會太高了,之後還是會很麻煩。」

過得一陣,又道:「我本想,他如果真來殺我,就不惜一切留下他,他沒來,也算是好事吧……怕死人,暫時來說不值當,另外也怕他死了摩尼教換人。」

西瓜在他胸膛上拱了拱:「嗯。王寅叔叔。」

「呃……哈哈。」寧毅輕聲笑出來,沉默片刻,輕聲嘟囔,「唉,天下第一……其實我也真挺羨慕的……」

「寧毅。」不知什麼時候,西瓜又低聲開了口,「在杭州的時候,你就是那樣的吧?」

「嗯?」

「你什麼都看懂了,卻覺得世上沒有意義了……所以你才入贅的。」

「呃……你就當……差不多吧。」

他抬頭望著那只有幾顆星星閃爍的深沉夜空,想起那許許多多的事情。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

天色流轉,這一夜逐漸的過去,凌晨時分,因城池燃燒而蒸騰的水分變成了半空中的氤氳。天際露出第一縷魚肚白的時候,白霧飄飄蕩蕩的,鬼王王獅童在一片廢墟邊,見到了傳說中的心魔。(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三七章 大江東走 不待流年(上)

65.54%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