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四章 風急火烈 再見江湖(中)

第七四四章 風急火烈 再見江湖(中)

時間已經到了後半夜,原本該當寧靜下來的夜色並未平靜,火焰的光芒與不安的廝殺還在遠處持續,小小的山頭上,穿長衫的人影舉著長長的望遠鏡,正在朝周圍張望。

「在哪裡啊……」他口中低喃了一句。

後方還有數道人影,在周圍警戒,一人蹲在地上,正伸手往倒下的黑衣人的懷裡摸東西。那黑衣人的面罩已經被撕下來,身體微微抽搐,看著周圍出現的人影,目光卻顯得凶戾。

這黑衣人才剛剛從混亂的思緒中恢復過來,他名叫吳絾,這一次雖陸陀等人南下,雖被放在外圍警戒,但原本也是北地赫赫有名的凶人,身手是相當不錯的。陸陀大隊往前方轉進之後,他在後方選了高處戒備,眼見遠處的林間有人打出火點訊號來,方才準備再度轉移,也是在此時,遭到了襲擊。

自後方忽然出現的敵人隱匿功夫高強,他發現時,對方已經到了身後,僅僅是一次換掌,吳絾的後頸便被拿住,打得暈厥過去,片刻之後醒來,才發現身邊已經是出現好幾道的人影。吳絾腦中還未想清楚,心中卻並不畏懼。江湖上每多奇人,他即便著了道,也不代表這些人就能在自己的那些同伴面前討得好去。

以執掌大金國半璧力量的元帥府牽頭,穀神完顏希尹的弟子為首領,搜刮建立出來的這支高手隊伍,雖不說在戰場上能敵萬軍,在戰場外卻是難有敵手的。吳絾身居其中,能夠明白自己這些高手集結起來的意義,他們將來的目標,是類似於曾經的鐵臂膀周侗,如今的天下第一人林宗吾這樣的綠林豪強。自己單出來竟然被抓,確實沒有面子,但今日出現在這裡的綠林人,是根本無法明白他們面對的到底是怎樣的敵人的。

夜風吹過,他還未能看出這幾人的來歷,身邊給他搜身那人掏出了他身上唯一攜帶的令牌,隨後拿去給那手持圓筒的長衫男人看,對方的聲音在夜風裡傳來,有些能聽懂,有些則聽不太懂。

「只找到這個。」

「……很講究啊,看這個篆字,好像是穀神一系的風格……先收著……」

「是……可能要點時間問問他。」

「他醒了?唔……你們讓開,我來裝個逼……」

吳絾還聽不太懂對方的意思,長衫男子走過來蹲下了,從上方看著他:「喂,能說話嗎?你們老大在哪?」

「你們……要死了……」吳絾怡然不懼,他先前被對方在喉嚨上打了一拳,此時勉強說話,聲音沙啞,但狠辣的氣息猶在。

你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惹到了什麼人——

他心中是這樣想的。對方便又說了一句:「那你顯得把你老大的所在告訴我,我才好去送死。你說呢?」

「咳咳……」吳絾在地上露出嗜血的笑容,點了點頭,他目光瞪著這長衫男子,又順便望了望周圍的人,再回到這男子的面上來,「當然,你們要找死,總沒……有……」

月光很大,縱然遠處的光芒隱隱約約透著躁動,這小山包上的一切仍舊顯得清冷,站在這裡的幾人,蹲在那的一人以及躺著的那人都在笑,躺著的那人一邊笑一邊沙啞卻又一字一頓地說話,然而,說到這一句時,話語的音調卻陡然有轉折。躺著的男子像是忽然間想起了什麼事情。

空氣安靜下來。

周圍幾人都在等他說話,感受到這安靜,微微有些尷尬,蹲著的長衫男子還攤了攤手,但疑惑的目光並沒有持續很久。旁邊,先前搜身的那人蹲了下來,長衫男子抬了抬頭,這一刻,大家的目光都是嚴肅的。

「……你認出我了。」

輕得像是沒有人能夠聽到的低喃。

吳絾張了張嘴,想要說點什麼,但一時間沒有說出來。長衫男子低頭望了他兩眼,確定了某些東西后,他站了起來,由高高的俯視變作轉身。

「他認出我了……」

「你們……」吳絾將目光轉向旁邊的人,這些人將目光望過來,冷冷地像是在看一件死物,他們並不在乎自己「認出」他們這個事實,他們在乎的是背後的涵義。吳絾的心中還顯得混亂,他想著應該要說幾句硬氣的話,但口中已經發出聲音來:「他們在下面……」

夜晚有風吹過來,山包上的草便隨風搖擺,幾道人影沒有太多的變化。長衫男子背負雙手,看著黑暗中的某個方向,想了片刻。

「你們……真的想殺了我啊。」

地上的人沒有回答,也不需要回答。

……

過得片刻。

「你叫什麼名字?」

「……吳……你、你放了我……」

「……剝了你的皮去查?」

「……吳絾……」

「你們的大隊,在已經打起來的那邊?」

「……」

遠處的小樹林間,隱約燃燒著烽煙,那一片,已經打起來了——

*************

長槍與鋼刀的撞擊在林間亮起火花,人影飛竄廝殺,火焰在稀疏的小樹林里燒,煙霧一時間便縈繞開來,周圍一片殺戮與混亂。

擅使通背拳的仇天海、李剛楊、林七公子甚至於陸陀等人都已散開,這些高手們奔行林間,對著突襲而來的綠林人展開了屠殺。他們本就身手一流,長期的相處中還形成了相對良好的協作習慣,此時在這地形複雜的樹林中與一些單憑熱血就來救人的綠林武者廝殺,委實是處處佔得上風。

仇天海在或明或暗的光焰中奔突,看起來便如同投石機中被投擲出去的巨石,通背拳的力量原本最擅集中發力,在輕功的慣性下簡直觸物即崩,無人能當他的三拳兩腳。

林七公子在先前的一戰中被高寵逼退脫身,委實丟了大面子,此時沖入人群,快刀全力施為下,每一刀均是殘忍非常。一名中年俠女刷刷幾下被他剁飛雙手,她的丈夫衝過來搶救,被林七剛猛的一刀斬斷了頸項,一腳踢入那女子懷中,隨後又如猛虎般的朝旁邊武者殺去。

更別提陸陀這種准宗師的身手,他的身影繞行林間,只要是敵人,便可能在一兩個照面間倒下去。

銀瓶、岳雲被俘的消息傳遍鄧州、新野,此次結伴而來的綠林人也有不少是代代相傳的世家,是相攜闖蕩過的兄弟、夫妻,人群中有白髮蒼蒼的老者,也有年輕氣盛的少年。但在絕對的實力碾壓下,並沒有太多的意義。

遠處,銀瓶被那女真首領拉著,看著眼前的一切,她的嘴已經被堵了起來,完全無法呼喊,但還是在努力的想要發出聲音,眼中已經一片殷紅,急得跳腳。

不遠的地方,煙霧橫飛,陡然有罡風呼嘯而來,暗紅長槍沖向這混亂局面中防守最薄弱的路線,轉眼間,便拉近到僅僅兩丈遠的距離。銀瓶「唔——」的奮力大叫,幾乎跳了起來。借著煙霧與火焰衝過來的正是高寵,然而在前方,亦有數道身影出現了。鄭三、潘大和、雷青等一眾高手早已截在前方,要將高寵擋下來。

要對付陸陀、仇天海這一級別的綠林高手,樹林從來就不是什麼理想的伏擊環境,然而想要救下銀瓶、岳雲,這也可能是唯一能渾水摸魚的地方。高寵集結了這些綠林人,對他們的要求原本只是襲擾、放火生煙,然而當陸陀等人親自下場,一場屠殺還是無法避免的出現。

自暗處衝出的高寵猶如亡命的猛虎,暴喝聲中直衝銀瓶所在的位置,那暗紅長槍力道剛猛如奔雷,在幾乎不要命的衝殺中,片刻時間裡,潘大和等人幾乎都有些無法阻擋。眼見他一步步的推進,那女真首領哈哈大笑:「好,厲害,你若不投降,再敢往前一步,我便殺了這岳銀瓶!」

「那你便殺——」高寵一聲暴喝,長槍硬砸潘大和的刀,將他硬生生砸出丈余之外。那女真首領大笑:「聰明!那便還給你岳銀瓶——」

在這大笑聲中,女真首領做出的是誰也未曾料到的事情,他抓起岳銀瓶的後背,雙手猛地一擲,便將她擲向了高寵,正在疾沖的高寵睜大了眼睛,槍鋒避開了前方,用力刺向周圍,與此同時,對面的幾名高手包括那天劫爪李晚蓮在內,都一齊飛躍而出。

殺意瀰漫而來,高寵還未接觸到岳銀瓶,周圍的殺招便已遞了過來,他在猛然間止步,一隻手揪住了銀瓶身前的繩索,兩人轟然疾旋、飛退,數道殺招落下,剎那間便是飈飛的鮮血。在眨眼的時間裡,高寵與銀瓶的身形疾退出了兩三丈的距離,甩飛地面又快步衝起,身上卻不知道又受了多少傷。

潘大和飛身而至,被高寵倉促間逼退,隨後是李晚蓮如鬼魅般的身形,驀進忽退,與高寵換了一爪,將他的肩膀撕出幾道血痕來。銀瓶才一落地,手腳上的繩索便被高寵崩開,她抓起地上一柄長劍,飄影劍法全力施為想要護住高寵身側,但仍舊顯得無力。

高寵護著她後退,人群則推了過來。那女真首領笑著,慢條斯理地開口:「看看,我給了你你想要的,你帶的走嗎?」搖了搖頭,「非但帶不走,你自己也要死在這裡了,你死了之後,銀瓶姑娘……終究也是走不了。」

樹林周圍的廝殺聲已經不多,按計劃逃跑的已然跑掉,未跑掉的,便被陸陀等人殺得差不多了。不遠處,一名少年人被打得滿臉是血,被林七拖著向前走,然後一刀劈在了他的背上,陸陀亦將一名武藝高強的老者砍殺在地。林間的一顆巨石側,高寵與岳銀瓶停了下來,銀瓶拿掉口中的布片,沙啞著大喊:「你們快走——快走——高將軍快走……」

高寵橫槍而立,他身上已滿是傷痕,目光望向周圍,也已經微微有些虛弱,卻沒有半分要走的意思。

「你們走不了了。」那女真首領從那邊走來,過得片刻,卻道:「相爭一晚,也是有緣,閣下武勇我已知曉,甚為欽佩。我乃大金燕王完顏撒改之子完顏青珏,家師乃穀神完顏希尹,不知是否有幸,知道壯士高姓大名。」

樹林遠處卻有人影奔來:「高將軍挺住,我等不走了,便來助你!」這樹林間的伏擊,高寵明白這些綠林人難敵對方麾下高手,叮囑他們放火襲擾后便要逃走,此時卻仍有人跑回來了。

隨後便是廝殺與慘呼的聲音。

那完顏青珏攤了攤手:「我知壯士勇烈,但我大金國君臨天下,求才若渴。今日壯士若願意投降我方,我可以做主,放回銀瓶姑娘——兩國爭殺,你死我活,但至少,壯士可以讓岳將軍的骨肉少死一個——」

「高將軍,今日你走了他們不會殺我,你不走我們都要死在這裡……」高寵身邊,銀瓶低聲而急促地說話。

樹林間,偶爾還有人在黑暗中被揪出來,倒下去。高寵環顧周圍,烽煙與火焰之中,他知道自己回不去了。

……

小山包上,夜風吹動長衫的衣袂。寧毅背負雙手站在那裡,看著下方遠處的樹林,幾道人影站著,冰冷得像是要凝結這片夜色。

吳絾說了一些話,心中卻是混亂的。他還無法弄清楚這些人的身份——或者說,他已經清楚了,卻壓根無法理解這一事實,他們過來,有一些大的目的,卻從未想過,會遇上這樣……近乎荒謬的不真實的局面。

就像是他們挖了個坑要抓兔子,興高采烈去收兔子時,卻似乎在驚鴻一瞥里看到了熊。

「……你們……還真是想殺我啊……」

……

「如何?降一個,換一個!」

「快走……」這是銀瓶的說話。

高寵閉上眼睛,再睜開:「……殺一個,算一個。」

旁邊的人沒能聽清他的低喃,下一刻,他大吼了出來:「走——」

紅槍一往無前!

遠處,失去一雙手臂的中年女人在地上緩緩地蠕動,眼中血淚流淌,哭泣的聲音也幾乎讓人聽不到了。她的丈夫沒有了頭顱,屍體就倒在不遠的地方。林七提刀走過來,一腳踏在她的腰上,舉起刀從她背後捅了下去。

鮮血在地上流淌成片,浸潤了周圍的野草。

他的同伴龐元走在不遠處,看見了因腿上中刀倚靠在樹下的女子,這大約是個江湖賣藝的姑娘,年紀二十齣頭,已經被嚇得傻了,看見他來,身體顫抖,無聲哭泣。龐元舔了舔嘴唇,走過去。

樹的後方,有人影出現,龐元反應迅速,第一時間斬出了一劍,對方也出了一刀。龐元的身體晃了晃,他定在了那裡。心拳李剛楊第一時間發現了不妥,轉眼間飛掠過數丈的距離,沖向那片黑暗,光暗交錯的一瞬間,他吼了一聲,然後他的身影像是被什麼東西纏住了,轉眼間,他在那相對昏暗的空間里飈出了數丈之遠,猶如被巨獸拖入其中,隱約的身影間,有無數的東西穿過去。

黑暗的輪廓里,只能隱約見到他砰的撞在了一棵樹上,身體沒了反應。

這邊的搏殺也已經開始片刻,高寵的搏殺中,岳銀瓶揮劍欲走,李晚蓮的身影如鬼魅般的衝過了高寵,天劫爪刷的在高寵身上撕下一條血肉,女人的笑聲猶如夜鴉,猛地擒住了銀瓶的手腕,又是一腳踢在了高寵的胸口上,抓住銀瓶飛掠而出。

在潘大和等人的圍攻下,高寵轉身欲追,卻終究被拖住了身形,背後又中了一拳。而在遠處的那一側,李剛楊的遭遇引起了迅速的反應,兩名武者首先衝過去,然後是包括林七在內的五人,從不同的方向直投那片還未被火焰照亮的林間。

有人暴喝而起,內力的迫發之下,聲如雷霆:「誰——」

然後便是:「啊——」

「小心——」

黑暗裡人影交錯,下一刻,弩箭飛起,如同無數的夜鳥驚飛出林間,這些高手腿、掌、刀劍間因內力豁至極致而激起的破風聲猶如風箱鼓盪,有的拍在樹上發出令人心悸的巨響,下一刻,又是雷鳴般的聲音。

轟——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滿身血跡仍在搏殺的高寵朝那邊望去,完顏青珏朝那邊望去,陸陀已經朝那邊開始疾奔,整個樹林中的高手們都在朝那邊望過去——

激烈的響聲像是驟然而止。

陸陀已經奔至那附近,黑暗中,有身影瘋狂衝出,那是林七公子,他的身形中有許多扭曲的地方,像是爆開了一般,背後插著一支弩箭,奔行的速度依然極快,陸陀一把抓向他的胸前,後方的黑暗裡,另有一道黑色的身影正在高速衝出,如同捕獵的獵豹一般,直撲林七這逃跑的獵物。

黑色的身影並不高大,轉眼間,陸陀抓住林七將他提起來,那黑影也一瞬間縮短了距離。這一刻陸陀想要抬腿去踢,那俯衝的黑色身影拔刀,暴漲的刀光貼地起飛,刷的一下彷彿要衝刷、吞噬前方的一切。

這是江湖上最平常最大路的一式刀法——夜戰八方。乃是四面八方被人包圍時衝殺斬腿的招式,眨眼間一放即收!陸陀的身影在那一刻奇迹般的退了半丈,黑色身影沖入另一側的樹林里,猶如從未出現過的幻影。被陸陀提在手上的林七腰上鮮血如瀑,在那一瞬間,他被那黑暗手中的刀光從後方劈了上來,硬生生的劈斷了後背、脊椎。

安靜得像是要窒息的瞬間。黑暗的方向里,有可怖的惡意湧出來了——(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四四章 風急火烈 再見江湖(中)

66.1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