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五章 風急火烈 再見江湖(下)

第七四五章 風急火烈 再見江湖(下)

鮮血飛散,刀風激起的斷草飛舞落下,也不過是一轉眼的瞬間。

被陸陀提在手上,那林七公子的狀態的,大家在此時才能看得清楚。前前後後的鮮血,扭曲的手臂,明顯是被什麼東西打穿、打斷了,背後插了弩箭,種種的傷勢再加上最後的那一刀,令他整個身體如今都像是一個被糟蹋了無數遍的破麻袋。

揮出那驚艷一刀的黑色身影沖入另一邊的陰影里,便消融了進去,再無動靜,另一邊的廝殺處如今也顯得安靜。陸陀的身形站在那最前方,高大如鐵塔,靜靜地放下了林七。

遠處,完顏青珏微微張了張嘴,沒有說話。人群中的眾高手都已各自舒展開手腳,讓自己調整到了最好的狀態,很顯然,順遂一晚之後,意外的情況還是出現在眾人的面前了,這一次出動的,也不知是哪裡的武林世家、高手,沒被他們算到,在暗地裡要橫插一腳。

方才衝出來的那道黑影的刀法,委實已臻化境,太不簡單,而轉眼間七八人的損失,顯然也是因為對方的確伏下了厲害的陷阱。

陸陀的手已經在第一時間揚起,打出了準備迎敵的手勢,他警惕著方才揮刀之人消失的方向。人群之中,一名女真漢子低伏下來,搭箭挽弓,聆聽夜林中的風聲,砰的一聲響起來,他的面門上鮮血爆開,整個人倒向後方。

「當心——」

「迎敵——」

這詭異的襲擊打破了同樣詭異的片刻安靜,有人大吼而出,所有的人撲向周圍,各自尋找掩護。銀瓶被那李晚蓮拿住要害,以截脈手法重重打了數下,此時渾身軟麻,想要反抗,卻終於還是被拖著回去。在這混亂的視野中,這些人同時展現一流身手的場面簡直驚人,浸**武道多年的步法身形,又或者是獵場、軍旅多年培養出來的野性直覺,在真正臨敵的此刻都已淋漓盡致地展現出來,她自小練習最正統的內家功夫,這時候更能明白眼前這一切的可怖。

無論是步法、身形舒展時的風雷之聲,還是如閃電般飛竄掠行的技巧,又或是騰挪折轉的章法。都確確實實地展現出了這支隊伍的成色,岳家軍自建立時起,陸續也有許多高手來投,但在軍中拿高手組成精銳並不聰明,對於由難民、農人組成的軍隊來說,單純的嚴苛訓練並不能使他們適應戰場,唯有將他們放在老兵或是綠林強者的身邊,才有可能激發出軍隊最大的力量。

但無論這樣的配置是否愚蠢,當事實出現在眼前的一刻,尤其是在經歷過這兩晚的屠殺之後,銀瓶也只能承認,這樣的一支隊伍,在幾百人組成的小規模戰鬥里,的確是趨近於無敵的存在。

對面陡然出現的英雄,給了陸陀等人一個狠狠的下馬威,確實極不簡單,尤其是那黑影衝殺中的一式「夜戰八方」,比之父親的槍法造詣,恐怕都未有遜色。但即便如此,這一刻,銀瓶還是很想大聲地喊出話來,希望他們能夠速速離開。當然,最好是能帶上高將軍。

無論對方是武林英雄,還是小撥的軍隊,都是如此。

天際之中星月流轉,在林間投下稀疏的光影,樹林一側不多的火焰還在燃燒,使得煙塵飄蕩上夜空。這一刻,人影在樹林中呼嘯交錯,有人躲避,有人在騰挪折衝之中迅速往前,亦有身法詭異之人,貼地而走猶如可怖的蜘蛛,身形幾乎全完躲進了不高的野草之中,足可躲避開箭矢的威脅,同一時刻,女真的神射手、綠林高手中擅暗器者也一面躲避一面猛地出手了,飛蝗石、鐵蒺藜、箭矢飈射,噼噼啪啪的投降那一片昏暗之中。

陸陀也在同時發力躍出,有幾根弩矢交錯射過了他方才所在的地方,草莖在空中飛揚。

「突火槍——」

暴喝聲震動林間。

雙方的對比先前說起來雖是有明有暗,但實際上,大伙兒此時身處的都還是一片暗林之中。當陸陀一方數十高手在四面八方都動起來,黑暗裡便如同陡然咆哮起的暗潮。隨著人群的衝突,一名女真射手迅速纏起了火箭,刷的射出,同時,亦有人拿起了浸潤火油的火把,點起來便擲向那黑暗當中。

擲出那火把的一瞬間,交錯而過的弩矢**了那人的肩膀。火焰掠過夜空,一棵小樹旁,射出弩矢的來襲者正回身躲避,那飛掠的火把緩緩照亮不遠處的情景,幾道身影在驚鴻一瞥中露出了輪廓。

「小心火器——」

「看到了!」

「鼠輩,出來——」

呼喊聲驚起間,已有人飛掠至敵人的周圍。這些綠林高手戰鬥方式各有不同,但既然有了準備,便不至於出現方才一瞬間便折損人手的局面,那最先沖入的一人甫一交手,便是身形疾轉,打呼:「小心——」弩矢已經從側面飛掠上了空中,隨後便聽得叮叮噹噹的響聲,是接上了兵器。

第二人、第三人也在驟然間突入,驟然間也有人大吼:「中計!點子扎手!」

完顏青珏腦門血管急跳,在這片刻間卻不明白中計是什麼意思,點子扎手又能到什麼程度。自己一方全都是好不容易聚集的一流高手,在這林間放對,縱然對方有些精銳,總不可能個個能打。就在這大喊的片刻間,又是**人沖了進去,然後是混亂的大喊聲:「大家合力……宰了他們——」

「給我死來——」

「啊——」

「小心中計——」

叫聲之中,一人被切開了肚子,讓同伴拖著飛快地退出來。陸陀原本想要在中間坐鎮,此時被他們喊得也是一頭霧水,疾沖而入。既然是喊合力宰了他們,那便是有得打,可接下來的小心中計又是怎麼回事?

不遠處,銀瓶頭暈腦脹地看著這一切,亦是疑惑。

陸陀的身影奔突過去!

樹叢后,激烈的打鬥映入眼帘,這是十餘道身影的一場混戰,陸陀奔突而來,照著最前方見到的敵人便是橫刀一斬。那人手持鋼刀,另一隻手上還有一面盾牌,在陸陀的大力劈斬下,順勢便被斬飛出去。周圍的同伴也是厲害,隨著陸陀的到來,三名高手也順勢上前猛攻,對面卻見人影換位,有一柄長槍、一柄鉤鐮迎上,要擋住四人的進攻,轉眼間便被逼得節節後退。

陸陀的心中卻已然察覺出了不對。江湖上說年刀月棍一輩子槍、寶劍隨身藏。槍與劍都是易學難精,耍得好的都是高手,鉤鐮更是異形兵器,要使好極難。這一長槍一鉤鐮雖然被打得節節敗退,然而在自己與其餘三人的圍攻下還能支撐的,在綠林間怎麼都不可能籍籍無名。

這兩桿槍退出幾步,便有長刀長劍遊走過來,在遊走中再度敵住四人猛攻,那長槍與鉤鐮卻在瞬間補上了刀劍的位置,接下周圍幾人的攻擊。

十數江湖人的廝殺,與士兵廝殺大不一樣,走位、意識、反應都靈巧至極,然而,在這看似混亂的奔走拼殺中生生架住了己方十人進攻的,在眼前仔細一看,竟只有七個人,他們互相之間的配合與走位,互相關照的意識,默契到了極點,以至於己方這般強攻,竟無一斬獲,先前大意中還被對方傷了一人。

對方……也是高手。

陸陀於綠林廝殺多年,意識到不對的瞬間,身上的汗毛也已豎了起來。雙方的刀兵相接還只是片刻時間,後方的眾人還在衝來,他幾招強攻之中,便又有人衝到,加入攻擊,眼前的七人在默契的配合與抵擋中已經連退了數丈,但若非結果詭異,一般人恐怕都只會覺得這是一場完全亂來的混亂廝殺。而在陸陀的攻擊下,對面雖然已經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然而當中那名使刀之人刀法飄渺輕盈,在狼狽的抵擋中始終守住一線,對面的另一名使刀者更顯然是核心,他的大刀剛猛凶戾,爆發力強,每一刀劈出都猶如火山迸發,大火燎原,亦是他一人便生生抵擋住了己方三四人的攻擊,不斷減輕著同伴的壓力。這刀法令得陸陀隱約感覺到了什麼,有不好的東西,正在萌動。

……

林間一片混亂。

不光是眼前的這一面,隨著這突如其來的威脅,樹林其它方向上,被完顏青珏安排的斥候、外圍人員也被驚動,正在迅速聚集過來。銀瓶的身邊,一名女真人吹起了廝殺的號角,將訊號遠遠傳開,隨後,只見遠處的林間亦有信號彈飛起,或許是另一邊趕來的營救者也已經被發現了。

李晚蓮舔了舔指尖的鮮血,不遠處,在潘大和等人的圍攻下,高寵也只是勉力支撐,他知道有幫手到來恐怕是最好的時機,但頻頻廝殺,也難有寸進。就在此時,才剛剛交鋒片刻的樹林那頭,陸陀的吼聲響起來:「走——」

這吼聲高亢焦躁,透露出來的,絕不是令人安定的訊號。陸陀身為這樣一支隊伍的領頭人,就算真遇上大事,往往也只能示人以沉穩,誰也沒想到、也想不到會遇上怎樣的事情,讓他露出這等焦躁的情緒。

就在這大吼聲中,有人兩人沖了過去,其中一人只是在草上微微躍起,腳步還未落下,他的前方,有一道刀光升起來。

刀鋒與人影交錯,身體落地翻滾,人頭已衝天飛起,這次出刀的身影頎長高瘦,一手握刀,另一隻邊卻只有衣袖在風中輕輕翻飛,他出現的這一刻,又有在廝殺中大喊:「走——」

而在看見這獨臂身影的瞬間,遠處完顏青珏的心中,也不知為什麼,陡然冒出了那個名字。

——「參天刀」,杜殺。

與此同時,血潮翻滾,兵鋒蔓延推出——

……

就在片刻之前,陸陀的心中已經湧起了多年前的記憶。

那時候武朝北伐聲浪高漲,南面正好有方臘起事,主和派的齊家沒有坐視良機,上方動用關係,給予了方臘一系不少的幫忙,陸陀當時也隨之南下,來到方臘軍中,加入了名叫包道乙的綠林人的麾下。

包道乙在聖公軍中地位不低,但也有不少敵人,當初的霸刀便是其一,後來心魔寧毅因緣際會斬殺了包道乙,霸刀營將其保下,據說還成全了寧毅與那霸刀莊主劉西瓜的姻緣。

以那寧毅的武藝,自然不可能真的斬殺包道乙,事情的真想難尋,但對陸陀來說,也並不關心。只是當時霸刀營中高手眾多,陸陀投身包道乙麾下,對於部分的敵手也曾有過了解,那是由曾經刀道無雙的劉大彪子教出來的幾個弟子,刀法的風格各異,卻都有所長。

眼前這些人中的兩人,與自己對陣防禦的刀法輕盈飄渺者,隱約便是那「羽刀」錢洛寧,至於另一位爆裂凶戾的,似乎就是傳聞中「燼惡刀」的痕迹。

霸刀營……

這三個字在心頭湧現,令他一瞬間便喊了出來:「走——」然而也已經晚了。

就在他大吼的同時,有人在林間揮手。

沖得最遠的一名女真刀客一個翻滾飛撲,才剛剛站起,有兩道人影撲了過來,一人擒他手上鋼刀,另一人從背後纏了上去,從後方扣住這女真刀客的面門,將他的身體由上至下按在了地上。這女真刀客鋼刀被擒、面門被按,還能活動的左手順勢抽出腰間的匕首便要反擊,卻被按住他的男子一膝蓋抵住,短刀便在這女真刀客的喉間反覆用力地拉了兩下。

粘稠的鮮血洶湧而出,這只是眨眼間的衝突,更多的人影撲過來了,一道身影自側面而來,長刀遙指陸陀,殺氣洶湧而來。

……

這廝殺推進去,又反推出來的時候,還沒有人想走,後方的已經朝前方接上去。

陸陀在激烈的打鬥中退出來時,眼見著對陣陸陀的黑色身影的刀法,也還沒有人真想走。

衝進去的十餘人,轉眼間已經被殺了六人,其餘人抱團飛退,但也只是隱隱覺得不妥。

一切發展得委實太快了,從那戰場的一端被詭異捲入了林七等七八人,到眾人前鋒的沖入,後方的趕來,再到陸陀的猛退,戰線反推,還只是片刻的時間,對於一場戰爭來說,這或許還只是剛剛開始的試探**鋒。

這一刻,多數人都已經沖向鋒線,或者已經開始與敵方交手。仇天海蓄力奔突,一式通背拳砸向那首先出現,正對抗兩人的獨臂刀客。那獨臂刀客平平淡淡的回身一斬,殺機削向仇天海的腦門,他猛地發力轉折,躲開這一刀,旁邊有三道身影殺出來了。白猿通臂拳與譚腿的功夫在周圍打出殘影,甫一交鋒,砰砰砰砰的打退了三個人。

雙方的武藝,頂多也是差不多的,他的心中隱約覺得能打。

人群中有人大吼:「這是……霸刀!」許多人也只是微微愣了愣,分心去想那是什麼,似乎頗為耳熟。

然後,有人喊出了「黑旗」。

「走——」陸陀的大吼聲開始變得真實起來,夜晚的空氣都開始爆開!有人大喊:「走啊——」

鮮血在空中綻放,頭顱飛起,有人跌倒,有人連滾帶爬。血線正在衝突、飛起來,轉眼間,陸陀已經落在了后線,他也已知道是你死我活的瞬間,奮力廝殺試圖救下一部分人,李晚蓮拖起銀瓶要走,銀瓶奮力掙紮起來,但終於還是被拖得遠了。

那一邊的黑衣眾人衝出來,廝殺之中仍以奔跑、出刀、躲避為節奏。即便是對抗陸陀的高手,也絕不隨意停留,往往是輪番上前,一齊進攻,後方的衝上前去,只進行片刻的、迅速的廝殺便躍入樹后、大石後方等待同伴的上來,間或以弩弓對抗敵人。完顏青珏麾下的這支隊伍說起來也算是有配合的高手,但比起眼前突如其來的敵人而言,配合的程度卻完全成了笑話,往往一兩名高手仗著武藝高強戀戰不走,下一刻便已被三五人一齊圍上,斬殺在地。

黑潮的推進——尤其是在面對著數十高手時——迅速得令人難以反應,但終究不可能立刻追上李晚蓮等人,陸陀在後方拼殺片刻,轉身衝殺突圍,那邊潘大和等人也已棄高寵而走,高寵挺槍欲追,此時腦海卻暈眩了一瞬,他廝殺至此,也已漸漸脫力。

陸陀奔跑了過去,高寵深吸一口氣,身側便是一道道的人影掠過。

完顏青珏等人還未完全離開視野,他回頭看了一眼,挽弓射箭,大喝道:「陸師傅快些——」

陸陀吼道:「他們留不住我!」

對於陸陀的這句話,其他人並無疑問,這等級別的高手武藝精湛潛力巨大,如同高寵一般,若非目標牽制,或者廝殺力竭,極是難殺,畢竟他們若真要逃跑,一般的奔馬都追不上,普通的箭矢弩矢,也絕不容易致命。就在陸陀大吼的片刻間,又有幾名黑衣人自側前方而來,長鞭、鐵索、鋼槍乃至於漁網,試圖擋住他,陸陀只是稍稍被阻,便迅速地轉移了方向。

兩面鐵盾攔在了前方。

陸陀虎吼奔突,將一人連人帶盾硬生生地砸飛出去,他的身影轉折又竄向另一邊,這時候,兩道鐵制飛梭穿插而來,交錯擋住他的一個方向,巨大的聲音響起來了。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煙塵升騰,火光交錯,眾人的竭力阻擋只是將陸陀奔行的方向稍稍限制,有十餘道長鐵管對準他,發射了彈藥。

陸陀的身形震動了好幾下,腳步踉蹌,一隻腳忽然矮了一下,遠遠的,黑衣人席捲過了他的位置,有人抓住他的頭髮,一刀斬了他的人頭,腳步未停。

許多人瞪著眼睛,愣了片刻。他們知道,陸陀就此死了。

這是江湖的末日。

……

黑旗的眾人,還在蔓延而來。(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四五章 風急火烈 再見江湖(下)

66.2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