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六章 明月新骨城池畔 野鴉故舊老橋頭(上)

第七四六章 明月新骨城池畔 野鴉故舊老橋頭(上)

足音急驟,夜風穿林。完顏青珏等人正拚命地向前奔逃。

前一刻發生的種種事情,迅速而又虛幻,虛幻到讓人一時間難以理解的地步。

兩年的時光,已然沉寂的黑旗再度出現,不僅僅是在北方,就連這裡,也突兀地出現在眼前。無論是完顏青珏,還是奔行往前的李晚蓮、潘大和、仇天海等人,都極難相信這件事的真實——他們也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供思考。那不斷穿插、席捲而來的黑衣人、倒下的同伴、隨著突火槍的巨響升騰而起的青煙乃至於幾句話還未說完便已倒下的陸陀,都在證實著這忽然殺出的隊伍的強大。

然而……怎會有這樣的隊伍?

自周侗行刺完顏宗翰死後,在穀神完顏希尹的授意下建立的這支精銳小隊,原本便是以宗師級的高手乃至於寧毅作為假想敵——即便遇上任何敵人,他們也不至於毫無還手之力——然而對方的出現是超越常理的,超越常理,卻又真實而殘酷,那轟然巨響中,陸陀便被打倒,剁下了頭顱……

縱然李晚蓮等人也曾有過遭遇心魔一級敵人的設想與構思,到得這一刻,也完全沒有意義了。

腳下迅速的步法令得一行人正在高速的衝出這片樹林,身為一流高手的造詣仍在。稀疏的樹林里,遠遠放出去的斥候與外圍人手還在奔行過來,卻也已遇上了敵方的襲擊,陡然爆發的暴喝聲、交手聲,夾雜偶爾出現的轟然聲響、慘叫,伴隨著他們的前行。

奮力掙扎的小岳雲早被一拳打得暈頭轉向。另一邊,被李晚蓮扔上馬的銀瓶此時卻也在瞪大眼睛看著這奇異的一幕,後方,追逐的身影偶爾便出現在視野當中,轉眼間斬殺陸陀的黑衣小隊並未有絲毫停頓,而是一路朝著這邊蔓延了過來,而在側面、前方,似乎都有追趕過來的敵人——在戰馬的奔行當中,銀瓶也看見了一匹黑馬在側面十餘丈開外的地方并行追逐,時而出現,時而消沒,完顏青珏等人也見到了那身影,挽弓朝那邊射去,然而高速奔行的小樹林,即便是神射手,自然也無法在這樣的地方射中對手。

轉眼已到林地邊,完顏青珏一馬當先奔行而出,前方是月夜下的一片草坡,側前方的樹林邊上,卻有一道黑色的身影站在那兒,背後背著長刀,手中卻有兩樣物件,一是橫端的手弩,還有一把籍著樹枝架起的黑色長管,對準了這邊的隊列。

後方的林間,亦有高速奔行的黑衣人強行靠了上來,「佛手」雷青在奔行中印出手印,他是北地有名的禪宗凶人,大手印功夫剛猛霸道,素有見手如見佛之稱,然而對方毫不猶豫,揮手硬接,砰的一聲響,雷青已知是摔碑手的硬功夫,第二第三招已接連打出,雙方迅速交手,轉眼間已奔出數丈。

前頭,轟然的聲音也響起來了,然後有戰馬的嘶鳴與混亂聲。

此時,奔馬與高手們陸續從那小樹林里衝出,側前方那火槍轟然一射,一匹戰馬在高速奔行中,肚子上爆出了血花,連人帶馬翻滾而出。完顏青珏朝那開槍人射了一箭,被對方翻身躲了過去,林地邊緣,又有黑衣人衝出來了。

場面混亂,人群的奔行穿插本就無序,感官的遠遠近近,似乎到處都在打鬥。李晚蓮牽著戰馬狂奔,便要衝出樹林,高速奔行的黑色身影靠了上來,刷的出刀,李晚蓮天劫爪朝著對方頭臉抓了過去,那人身材嬌小,顯是女子,頭臉一側,刀光暴綻開來,那刀招凌厲突兀,李晚蓮心中便是一寒,腰身強行一扭,拖著那戰馬的韁繩,腳步飄飛連點,鴛鴦連環腿如閃電般的籠罩了對方腰身。

這戰馬本就是上好的軍馬,只是馱了岳銀瓶一人,奔跑迅速非常,李晚蓮見對方刀法凌厲,籍著戰馬飛奔,腳下的招數狠毒,便是要迫開對方,誰知那女子的速度不見有半點減少,一聲冷哼,幾乎是貼著她刷刷刷的連環斬了上來,身影若御風飛行,僅以毫釐之差地避開了連環腿的殺招。

兩人追打、戰馬飛奔的身影轉眼間衝出十數丈,周圍也每多衝突穿插的身影。那戰馬被斬中兩刀,朝草地翻滾上去,李晚蓮衣袖被斬裂一截,一路上被斬得狼狽不堪,幾乎是戰馬拖著她在奔行翻滾,此時卻已躍了起來,抱住岳銀瓶,在地上滾了幾下,拖著她起來往後退,對著前方持刀而來的女子:「你再過來我便……」

「賤人。」

她的話音未落,對方卻已經說完,刀光斷頭而來。

黑旗的人豈會管武朝人死活,李晚蓮原本也只是試試,她爪功厲害,眼下固然能一爪抓死岳銀瓶,但下一刻兩顆人頭都要落地。這時一腳踢在銀瓶的後背,身影已再度飄飛而出。她倉促撤爪,這一下還是在銀瓶的喉間拉出了血痕,刀光籠罩過來,銀瓶自忖必死,下一刻,便被那女人揪住衣服扔向更後方。

前方,李晚蓮猛地抓了過來。

綠林江湖間,能成一流高手者,膽小的固然也有,但李晚蓮性格陰鷙,卻最是狠辣。她將銀瓶踢過去,對方若斬了那便斬了,若要收招,卻必然會出現破綻,她也是成名已久的高手,見對方亦是女子,頓時起了不能受辱的心思,眉目一冽,天劫爪殺招盡出,刷刷刷的籠罩了對方整個上身。

那女子才將岳銀瓶朝後擲出,在李晚蓮的攻擊下,身形往後縮了縮,片刻間連退了數步,李晚蓮一爪抓上她的肩膀,嘩的一聲將她衣袖整個撕掉,心中才稍稍覺得快意,正要繼續搶攻,對方雙手也已架開她的手臂,李晚蓮揮爪擒拿,那女子一拳砸開她的爪勁,另一拳已揮向她的腰肋。在李晚蓮的爪勁猛攻下,對方竟然扔了長刀,直接以拳法接了起來。

李晚蓮眼中凶戾,猛地一咬牙,揮爪強攻。

行走江湖,女子的體力始終占弱勢,真正成名的女子使拳者甚少,只因拳法堂堂,不像爪功、暗器、毒藥又或是眾多兵器般可起輕鬆破防之效,女子使拳,始終占不了太大便宜。李晚蓮在先前的交手中已知對方刀法厲害,幾臻化境,她一番搶攻,使盡全力處處防著對方的刀,誰知才區區幾招,對方竟將長刀扔掉,揮拳打了過來,頓時覺得大受歧視,抓影兇狠地攻上,要取其要害。

下一刻,那女子身形一矮,猛的一拳揮在了她的大腿上。

這一拳迅猛又飄忽,李晚蓮還未反應過來,對方跨步躍起翻拳砸肘,狠狠的一下肘擊當胸而下,那女子貼到近處,幾乎可以說是撲面而來,李晚蓮身形後撤,那拳法猶如狂風暴雨,噼噼啪啪的壓向她,她憑藉直覺連續接了數拳,一記拳風猛地襲向她的側臉,腦中嗡的一響,她身體都接近飛了起來,側臉麻木酥甜、面頰變形,口中不知道有幾顆牙齒被打脫了。

她還從不知道,有女人是可以這樣出拳的。

草地上的完顏青珏等人還在奔行逃跑,他能看到不遠處有火光亮起,潛伏在草叢裡的人站了起來,朝他們發射了突火槍,打鬥和追逐已席捲而來,從後方以及側面、前頭。

「佛手」雷青與那使摔碑手的年輕黑衣人一路拚鬥,對方雖也是硬功,卻終究差了些火候,被雷青往身上印了兩掌,然而這兩掌雖然打中,年輕人的受傷卻並不重。雷青是老江湖,一打上去便知不對,對方一身硬功,身上也是十三太保橫練金鐘罩。還在想如何破去,前方一記輕飄飄的刀光已經往他身上斬來,血光暴綻而出。

「羽刀」錢洛寧一殺出,雷青立時挂彩,他如負獸般狂吼一聲,朝著前方奔行廝殺,錢洛寧一路飄飛跟隨,刀光如跗骨之蛆,轉眼間便又斬出好幾道血光來,周圍有雷青的同伴過來,那年輕黑衣人便猛地沖了上去,將對方打退。

遠遠近近,偶爾出現的火光、巨響,在陸陀等大部隊都已折損的現在,夜色中每一名出現的黑衣人,都要給對方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仇天海遠遠地看見李晚蓮被一名女子打得節節敗退,同伴洪山試圖去阻止那女子,對方拳法迅疾如雷電,一面追著李晚蓮,一面竟還將洪山拳打腳踢的打得翻滾過去。光是這一手拳法,便足以衡量那女子的身手,他已然知道厲害,只是飛速逃跑,旁邊卻又有身影奔行過來,那身影只有一隻手,慢慢的與他拉近了距離,刀光便劈斬而下。

簡簡單單的斷頭一刀,在參天刀杜殺手中使出來,便是令人窒息的殺招。仇天海「啊——」的使出絕招,通背拳、彈腿迭出,轉眼間幾乎打成三頭六臂一般,逼開對方,避過了這刀。下一刻,杜殺的身影卻又近了,又是一記斷頭刀劈將下來——

此時,李晚蓮的口鼻都在流血,奔跑之中,旁邊身形高大的洪山揮舞雙拳試圖擋住那女子,那女子的步法身形卻是迅捷,轉眼間雙方來迴轉了兩三圈,在洪山的揮拳之中,一拳打在了他的心坎上。內家拳法力透五臟,這一拳之後,接著中拳的便是腰肋、面門、頭頂,女子一隻手捏住他的耳朵,將他拖著轉了半圈,同時一腳踩斷了他的膝蓋,避開反擊,一腳猛地踢在了他的胯下,隨後是膝撞撞上面門,這連環的攻擊迅猛得猶如一串鞭炮,女子籍著巨大的沖勢將洪山的腦袋砸到地面,身形翻滾間,便再度朝李晚蓮衝去。

此時的李晚蓮狼狽而凶戾,口中滿是鮮血,猶然大喝,見女子衝來,揮爪抵擋,轉眼間破了防禦,被對方抓住喉嚨推得直撞樹榦,轟的一聲,那樹本來就不大,此時狠狠地動了一下。下一刻,兩拳打在李晚蓮面門上,她揮手格擋,心坎上再挨一拳,然後是小腹、心坎、小腹、側臉,她還想逃跑,對方的弓箭步卡在她的雙腿之間,兩拳打在她的鼻樑上,李晚蓮大聲嘶號,揮爪再攻,女子抓住她的手指,兩隻手朝著下方猛地一壓,便是咔咔的猛響,將她的雙爪齊齊廢了,緊接著,又是肘擊、猛拳砸下。

這小金剛連拳當初由劉大彪所創,即迅捷又不失剛猛,那顆碗口粗細的樹木不斷搖晃,砰砰砰的響了許多遍,終於還是斷了,枝葉雜幹將李晚蓮的屍體卡在了中間。西瓜自幼對敵便從不心軟,此時惱這女子拿狠毒腿法要壞自己生育,便將她硬生生的打殺了。隨後拔刀牽馬往前方追去。

夜色如水,鮮血蔓延出去,銀瓶站在那草地里,看著這一路追殺的情景,也看著那一路之上都顯得武藝高強的李晚蓮被對方輕描淡寫打殺了的情景。過得片刻,有黑衣人來為她解了繩索,取了堵口的布條,她還有些反應不過來,遲疑了片刻,道:「救我弟弟、你們救我弟弟……」

樹林中,高寵提著長槍一路前行,偶爾還會看到黑衣人的身影,他打量對方,對方也打量打量他,不久之後,他離開樹林,看到了那片月光下的岳銀瓶,黑衣人正在集結,有人給他送來傷葯,那片草坡的前方、遠處的荒坡與田野間,廝殺已進入尾聲……

**************

後半夜了,紅雲坡,火焰還在燒,軍隊正在集結。

千總李集項看著周圍的神情,正笑著拱手,與旁邊的一名勁裝男子說話:「遲英雄,你看,小王爺交代下來的,這邊的事情業已辦妥,此時天色已晚,小王爺還在外頭,下官甚是擔心,不知我等是否該去迎接一二。」

那勁裝男子名叫遲偉澤,此時有些不耐煩地看了看遠處:「小王爺身邊,高手雲集,千總大人只需辦好自己的事情,不該管的事情,便不要多管了。」

「自然、自然,下官也是關心……關心。」那李千總陪著笑容。

看著對方的笑,遲偉澤想起自己之前拿到的好處,皺了皺眉:「其實李大人說的,也並非沒有道理,只是小王爺今夜的行動本就是見機而行,他具體在哪裡,在下也不知道。不過,既然這邊的事情已經辦妥,我想我等不妨往西南方向走走,一方面看看有無漏網之魚,另一方面,若真是遇上小王爺,也好看看,他老人家有沒有什麼差遣、用得上咱們的地方,也是好事。」

他這樣一說,對方哪還不心領神會,連連點頭。這次集結一眾高手的隊伍南下,消息靈通者便能知道完顏青珏的重要性。他是曾經的金國國相完顏撒改的兒子,完顏撒改死後被封燕國公,這完顏青珏便是小王爺,類似李集項這樣的南方官員,平素見到女真官員便只能巴結,眼下若能入小王爺的法眼,那真是一步登天,官場少奮鬥二十年。

兩人如此一合計,統領著千餘精兵朝西南方向推去,然後過了不久,有一名完顏青珏麾下的斥候,狼狽不堪地來了。

一名之後,又是一名。不久后,鄧州城外的兩支千人精銳一前一後,朝著西南的方向飛速趕去,看到那片草原時,他們便漸漸的、看到了屍體……

那是一位位成名已久的綠林高手、又或者是女真人中出眾的勇士,他們先前在鄧州城中還有過數日的盤桓,部分高手曾經在士兵精銳面前展露過身手,此時,他們一個一個的,都已經死了。

林野寂靜,有烏鴉的叫聲。黑旗忽如其來,殺死了由一名宗師帶隊的上百綠林高手,而後不見了蹤影。

沒有完顏青珏。

這個夜裡,包括兩名千總在內,連同倖存下來的十數名綠林人都懵了。小王爺帶著一支最厲害的隊伍下來,轉眼間,小王爺沒了。

這件事情,有誰能交代得了?(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四六章 明月新骨城池畔 野鴉故舊老橋頭(上)

66.35%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