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八章 春天與泥沼(下)

第七五八章 春天與泥沼(下)

中原大地春光重臨的時候,西南的山林中,早已是奼紫嫣紅的一片了。』天籟『.⒉

四季如春的小涼山,冬天的過去並未留給人們太深的印象。相對於小蒼河時期的大雪封山,西北的貧瘠,這裡的冬天僅僅是時間上的稱呼而已,並無實際的概念。

年關時自然有過一場大的慶祝,然後不知不覺便到了三月里。田裡插上了秧苗,每日晨光之中放眼望去,高山低嶺間是鬱鬱蔥蔥的樹木與花草,除了道路難行,集山附近,幾如人間天堂。

城東有一座山上的樹木早已被砍伐乾淨,掘出梯田、道路,建起房舍來,在這個年月里,也算是讓人賞心悅目的景象。

這邊都是黑旗內部人員的居所。

何文每日里起來得早,天還未亮便要起身鍛煉、然後讀一篇書文,仔細備課,待到天蒙蒙亮,屋前屋后的道路上便都有人走動了。工廠、格物院內部的匠人們與學堂的先生基本是雜居的,不時也會傳來打招呼的聲音、寒暄與說話聲。

武朝的社會,士農工商的階層實際上已經開始固定,匠人與讀書人的身份,本是天淵之別,但從竹記到華夏軍的十餘年,寧毅手下的這些匠人逐漸的鍛煉、逐漸的形成自己的體系,後來也有許多學會了讀寫的,如今與文化人的交流已經沒有太多的隔閡。當然,這也是因為華夏軍的這個小社會,相對重視眾人的合力,講究人與人工作的平等,同時,自然也是有意無意地弱化了讀書人的作用的。

何文對於後者自然有些意見,不過這也沒什麼可說的,他目前的身份,一方面是老師,一方面畢竟是囚犯。

何文這人,原本是江浙一帶的大族子弟,文武雙全的儒俠,數年前北地兵亂,他去到中原試圖盡一份力氣,後來因緣際會打入黑旗軍中,與軍中不少人也有了些情誼。去年寧毅回來,清理內中姦細,何文因為與外界的聯繫而被抓,然而被俘之後,寧毅對他並未有太多為難,只是將他留在集山,教半年的儒學,並約定時間一到,便會放他離開。

他允文允武,心高氣傲,既然有了約定,便在這裡教起書來。他在課堂上與一眾少年學生分析儒學的博大浩瀚,分析華夏軍可能出現的問題,一開始被人所排斥,如今卻獲得了許多弟子的認同。這是他以學識贏得的尊重,最近幾個月里,也常有黑旗成員過來與他「辯難」,何文並非腐儒,三十餘歲的儒俠學識淵博,心性也尖銳,每每都能將人駁回辯倒。

最近距離離開的時間,倒是越來越近了。

對於寧毅當初的承諾,何文並不懷疑。加上這半年的時光,他零零總總在黑旗里已經呆了三年的時間。在和登的那段時間,他頗受眾人尊重,後來被現是姦細,不好繼續在和登上課,便轉來集山,但也沒有受到過多的刁難。

集山縣負責衛戍安全的卓小封與他相熟,他創建永樂青年團,是個執著於平等、大同的傢伙,時常也會拿出離經叛道的想法與何文辯論;負責集山商業的人中,一位名叫秦紹俞的年輕人原是秦嗣源的侄子,秦嗣源被殺的那場混亂中,秦紹俞被林宗吾打成重傷,從此坐上輪椅,何文敬佩秦嗣源這個名字,也敬佩老人註解的四書,時常找他閑聊,秦紹俞儒學學問不深,但對於秦嗣源的許多事情,也據實相告,包括老人與寧毅之間的往來,他又是如何在寧毅的影響下,從曾經一個紈絝子弟走到如今的,這些也令得何文深有感悟。

黑旗由於弒君的前科,軍中的儒學弟子不多,飽學的大儒更是屈指可數,但黑旗高層對於他們都算得上是以禮相待,包括何文這樣的,留一段時間後放人離開亦多有前例,因此何文倒也不擔心對方下黑手毒手。

在華夏軍中的三年,多數時間他心懷警惕,到得如今快要離開了,回頭看看,才恍然覺得這片地方與外界對比,儼如另一個世界。這個世界有許多單調的東西,也有許多混亂得讓人看不清楚的混沌。

以和登為核心,宣傳的「四民」;霸刀中永樂系的年輕人們宣傳的最為激進的「人人平等」;在格物院里宣傳的「邏輯」,一些年輕人們追尋的萬物關聯的墨家思維;集山縣宣傳的「契約精神」,貪婪和偷懶。都是這些混沌的核心。

華夏軍畢竟是軍事集團,展了這麼些年,它的戰力足以震動天下,但整個體系不過二十餘萬人,處於艱難的夾縫中,要說展出系統的文化,仍舊不可能。這些文化和說法大都出自寧毅和他的弟子們,許多還停留在口號或者處於萌芽的狀態中,百十人的討論,甚至算不得什麼「學說」,如同何文這樣的學者,能夠看出它們中間有些說法甚至自相矛盾,但寧毅的做法令人迷惑,且耐人尋味。

相對而言,華夏興亡匹夫有責這類口號,反而更加單純和成熟。

當然,這些東西令他思考。但令他苦惱的,還有其它的一些事情。

晨鍛過後是雞鳴,雞鳴過後不久,外頭便傳來腳步聲,有人打開籬笆門進來,窗外是女子的身影,走過了小小的院子,然後在廚房裡生起火來,準備早餐。

何文大聲地念書,隨後是準備今日要講的課程,待到這些做完,走出去時,早膳的粥飯已經準備好了,穿一身粗布衣裙的女子也已經低頭離開。

女子名叫林靜梅,便是他煩惱的事情之一。

平心而論,縱然華夏軍一路從血海里殺過來,但並不代表軍中就只崇尚武藝,這個年月,縱然有所弱化,文人士子終究是為人所仰慕的。何文今年三十八歲,文武雙全,長得也是一表人才,正是學識與氣質沉澱得最好的年紀,他當初為進黑旗軍,說家中妻妾兒女皆被女真人殺害,後來在黑旗軍中混熟了,自然而然得到不少女子傾心,林靜梅是其中之一。

何文最初進入黑旗軍,是心懷慷慨悲壯之感的,投身魔窟,早已置生死於度外。這名叫林靜梅的少女十九歲,比他小了整整一輪,但在這個年月,其實也不算什麼大事。對方乃是華夏軍烈士之女,外表柔弱性情卻堅韌,看上他后悉心照顧,又有一群兄長父輩推波助瀾,何文雖然自稱心傷,但久而久之,也不可能做得太過,到後來少女便為他洗衣做飯,在外人眼中,已是過不多久便會成親的情侶了。

事實上,這年月里畢竟大男子主義盛行,何文書香門第出身,雖然學了武,對於庖廚之事向來敬而遠之,林靜梅來照顧他,確實讓他生活好了許多。他未有直接壞人清白,還是後來與黑旗眾人相熟后,保持下來的一份理智了。

誰知半年前,何文乃是姦細的消息曝光,林靜梅身邊的保護者們或許是得了警告,沒有過分地來刁難他。林靜梅卻是心中悲苦,消失了好一陣子,誰知冬天裡她又調來了集山,每日里過來為何文洗衣做飯,與他卻不再交流。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這樣的態度,便令得何文更是苦惱起來。

他吃過早餐,收拾碗筷,便出門去往不遠處山腰間的華夏軍子弟學堂。相對高深的儒學知識也需要一定的基礎,因此何文教的並非啟蒙的孩童,多是十四五歲的少年了。寧毅對儒家學問其實也頗為重視,安排來的孩子里有些也得到過他的親自授課,不少人思維活躍,課堂上也偶有提問。

今日又多來了幾人,課堂後方坐進來的一些少年少女中,赫然便有寧毅的長子寧曦,對於他何文以往也是見過的,於是便知道,寧毅多半是過來集山縣了。

這一堂課,又不太平。何文的課程正講到《禮記:禮運》一篇,結合孔子、老子說了天下大同、小康社會的概念——這種內容在華夏軍很難不引起討論——課快講完時,與寧曦一道過來的幾個少年人便起身提問,問題是相對膚淺的,但敵不過少年人的死纏爛打,何文坐在那兒逐條辯駁,後來說到華夏軍的方略上,對於華夏軍要建立的天下的混亂,又侃侃而談了一番,這堂課一直說過了午時才停下,後來寧曦也忍不住參與論辯,照樣被何文吊打了一番。

也是華夏軍中雖然上課的氣氛活躍,不禁提問,但尊師重道方面一向是嚴格的,否則何文這等口齒伶俐的傢伙免不了被一擁而上打成反動派。

課講完后,他回去院子,飯菜有些涼了,林靜梅坐在房間里等他,看來眼眶微紅,像是哭過。何文進屋,她便起身要走,低聲開口:「你今日下午,說話注意些。」

何文坐下,待到林靜梅出了房子,才又站起來:「這些時日,謝過林姑娘的照顧了。對不住,對不住。」

林靜梅快步離開,想來是流著眼淚的。

下午,何文去到學堂里,照往常一般整理書文,靜靜備課,申時左右,一名與他同樣在臉上有刀疤的少女過來找他,讓他去見寧毅。少女的眼神冰冷,語氣不善,這是蘇家的七小姐,與林靜梅乃是閨蜜,何文被抓后與她有過幾次見面,每一次都得不到好臉色,自然也是人之常情。

何文便跟著七小姐一路過去,出了這學校,沿著道路而下,去往不遠處的一個市集。何文看著周圍的建築,心生感慨,途中還見到一個小個子正在那兒大聲吶喊,往周圍的路人散傳單:「……人在這世上,皆是平等的,那些大人物有手腳腦袋,你我也有手腳腦袋,人跟人之間,並沒什麼有什麼不同……」

這是霸刀營的人,也是寧毅的妻子之一劉西瓜的手下,他們繼承永樂一系的遺志,最講究平等,也在霸刀營中搞「民主投票」,對於平等的要求比之寧毅的「四民」還要激進,他們時常在集山宣傳,每天也有一次的集會,甚至於山外來的一些客商也會被影響,晚上本著好奇的心情去看看。但對於何文而言,這些東西也是最讓他感到疑惑的地方,譬如說集山的商業體系講究貪婪,講究「逐利有道」,格物院亦講究智慧和有效率地偷懶,這些體系終究是要讓人分出三六九等的,想法衝突成這樣,將來內部就要分裂打起來。對於寧毅的這種腦抽,他想不太通,但類似的疑惑用來吊打寧曦等一群孩子,卻是輕鬆得很。

往日里何文對這些宣傳深感疑惑和不以為然,此時竟微微有些留戀起來,這些「歪理邪說」的氣息,在山外畢竟是沒有的。

這邊走過去不久,沒有到市集熱鬧的地方,何文便在華夏軍的辦公點見到了寧毅。守衛相對森嚴的院落,隔壁還能看見寧曦與同伴在低頭抄寫東西,何文過來時,寧毅正送走一名大理的客商,然後面色平常地請他落座,又給他泡了杯茶。

多數時間寧毅見人會面帶笑容,上一次見何文也是這樣,即便他是姦細,寧毅也並未刁難。但這一次,那跺跺腳也能讓天下震動幾分的男人面色嚴肅,坐在對面的椅子里沉默了片刻。

「上午的時候,我與靜梅見了一面。」

「嗯」何文這才明白林靜梅中午為何是紅著眼睛的。

寧毅又想了片刻,嘆一口氣,斟酌後方才開口:

「靜梅的父親,叫做林念,十多年前,有個響噹噹的外號,叫做五鳳刀。那時候我尚在經營竹記,又與密偵司有關係,有些武林人士來殺我,有些來投靠我。林念是那時候過來的,他是大俠,武藝雖高,絕不欺人,我記得他初至時,餓得很瘦,靜梅更加,她自小體弱多病,頭也少,真正的黃毛丫頭,看了都可憐……」

寧毅聲音低緩,一面回憶,一面說起往事:「後來女真人來了,我帶著人出去,協助相府堅壁清野,一場大戰之後全軍潰敗,我領著人要殺回杞縣燒毀糧草。林念林師傅,便是在那路上去世的,跟女真人殺到油盡燈枯,他過世時的唯一的願望,希望我們能照顧他女兒。」

「然後呢。」何文目光平靜,沒有多少感情波動。

「我把靜梅當成自己的女兒。」寧毅看著他,「你大她一輪,足可當她的父親,當初她喜歡你,我是反對的,但她外柔內剛,我想,你畢竟是個好人,大家都不介意,那就算了吧。後來……第一次查出你的身份時,是在對你動手的前一個月,我知道時,已經晚了。」

何文挑了挑嘴角:「我以為寧先生找我來,要麼是放我走,要麼是跟我談談天下大事,又或者,因為上午在學堂里折辱了你的兒子,你要找回場子來。想不到卻是要跟我說這些男女私情?」

他已經有了心理建設,不為對方話語所動,寧毅卻也並不在意他的句句帶刺,他坐在那兒俯下身來,雙手在臉上擦了幾下:「天下事跟誰都能談。我只是以私人的立場,希望你能考慮,為了靜梅留下來,這樣她會覺得幸福。」

「寧先生覺得這個比較重要?」

寧毅看著他:「還有什麼比這個更重要的嗎?」

「我看不到希望,怎麼留下來?」

「能打敗女真人,不算希望?」

「經不起推敲的學問,沒有希望。」

何文針鋒相對,寧毅沉默了片刻,靠上椅背,點了點頭:「我明白了,今天無論你是走是留,這些本來是要跟你聊聊的。」

何文笑起來:「寧先生爽快。」

「不是我爽快,我多少想看看你對靜梅的感情。你避而不談,多少還是有的。」

何文這才沉默了,寧毅望了望門外:「何先生想知道的是將來如何治天下的問題,不過,我倒是想說說,您想法里的,儒家想法里的問題,很多人想法里的問題。」

「寧先生之前倒是說過不少了。」何文開口,語氣中倒是沒有了先前那般刻意的不友善。

「……我少年時,各種想法與一般人無二,我自小還算聰明,腦子好用。腦子好用的人,必定自視甚高,我也很有自信,如何先生,如眾多儒生一般,不說救下這個世界吧,總會覺得,若是我做事,必然與旁人不同,旁人做不到的,我能做到,最簡單的,若是我當官,自然不會是一個貪官。何先生覺得如何?幼時有這個想法嗎?」

何文看著他:「即便如今,何某也必然不為貪官。」

寧毅笑得複雜:「是啊,那時候覺得,錢有那麼重要嗎?權有那麼重要嗎?清貧之苦,對的道路,就真的走不得嗎?直到後來有一天,我忽然意識到一件事情,那些貪官、壞人,蠅營狗苟不可救藥的傢伙,他們也很聰明啊,他們中的很多,其實比我都更加聰明……當我深刻地了解了這一點之後,有一個問題,就改變了我的一輩子,我說的三觀中的整個世界觀,都開始天翻地覆。」

寧毅目光冰冷地看著何文:「何先生是為什麼失敗的?」

何文仰頭:「嗯?」

「像何文這樣出色的人,是為什麼變成一個貪官的?像秦嗣源這麼出色的人,是為何而失敗的?這天下無數的、數之不盡的優秀人物,到底有什麼必然的理由,讓他們都成了貪官污吏,讓他們無法堅持當初的正直想法。何先生,打死也不做貪官這種想法,你以為只有你?還是只有我?答案其實是所有人,幾乎所有人,都不願意做壞事、當貪官,而在這中間,聰明人無數。那他們遇上的,就一定是比死更可怕,更合理的力量。」

「當我遇上什麼樣的情況,會慢慢的、不可避免的失敗呢?這個問題之後……我開始真正了解這個世界了……」

寧毅嘆了口氣,神情有些複雜地站了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五八章 春天與泥沼(下)

67.39%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