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六六章 我心隔山海 山海不可平(上)

第七六六章 我心隔山海 山海不可平(上)

金武相抗,自北國到江南,天下已數分。作為名義上鼎立天下的一足,劉豫反正的消息,給表面上稍稍平靜的天下局勢,帶來了可以想像的巨大衝擊。在整個天下博弈的大局中,這消息對誰好對誰壞固然難以說清,但琴弦陡然繃緊的認知,卻已明明白白地擺在所有人的眼前。

與南國那位長公主聽說這消息後幾乎有着類似的反應,黃河北面的威勝城中,在弄清楚劉豫被劫的幾日變化后,樓舒婉的臉色,在最初的一段時間裏,也是煞白煞白的——當然,由於長期的操勞,她的臉色原本就顯得蒼白——但這一次,在她眼中的驚悸和動搖,還是清楚地弄夠讓人看得出來。

距離殺死虎王的篡位奪權過去了還不到一年,新的糧食種下還全然不到收穫的季節,可能顆粒無收的未來,已經迫近眼前了。

「召集侍衛,去請展五爺過來。」稍作安排,樓舒婉吩咐手下去,請華夏軍的代表進府,「若他不來……凌遲了他。」

自顛覆田虎政權后,新的田實政權與華夏軍展開了一系列的合作,強弩、鐵炮、火藥、刀槍乃至於書本知識,只要能獲取的,樓舒婉都與西南展開了貿易。在這貿易的進行之中,樓舒婉還積極地搜羅著工匠人才預備仿製眾多華夏軍裝備——如果局勢平靜,這是從下半年便會走上正軌的事情。

這些枱面下的交易規模不小,華夏軍原本在田虎地盤的負責人展五成為了雙方在暗地裏的協調員。這位原本與方承業搭檔的中年漢子樣貌敦厚,或許是早就得知了整個事態,在得到樓舒婉召喚后便老老實實地跟隨着來了。

樓舒婉坐在會客室中,身形單薄卻顯得可怕,目光直勾勾地望着進來的人,彷彿是要先用眼神殺死對方——這些年來,她的手上,並不是沒有沾過血,失去了父兄,幾乎可以說是失去了一切的身居高位的女人,比起當初名震杭州的樓近臨,是要更為可怕的。不過,展五也只是恭恭敬敬地行禮,對望,沒有說話。

就這樣沉默了許久,意識到眼前的男人不會動搖,樓舒婉站了起來:「春天的時候,我在外頭的院子裏種了一窪地。什麼東西都亂七八糟地種了些。我自幼嬌生慣養,後來吃過很多苦,但也從沒有養成種地的習慣,估計到了秋天,也收不了什麼東西。但現在看來,是沒機會到秋天了。」

她口中的話語簡單而冷漠,又望向展五:「我去年才殺了田虎,外頭那些人,種了很多東西,還一次都沒有收過,因為你黑旗軍的行動,都沒得收了。展五爺,您也種過地,心裏怎麼想?」

展五沉默了片刻:「這樣的時局,誰也不想的。但我想樓姑娘誤會了。」

「哦?這就是寧立恆教給你救命的說法?」

「是我自己的想法,寧先生縱然算無遺策,也不至於花心思在這些事上。」展五拱手,誠懇地笑了笑,「樓姑娘將這件事全扣在我華夏軍的頭上,實在是有些不公平的。」

「你想跟我說,是武朝那幫廢物劫走了劉豫?這一次跟你們沒關係?」樓舒婉冷笑,冷眼中也已經帶了殺意。

對面的展五卻搖了搖頭:「不,這一次當是我華夏軍的手筆,武朝尚無如此手腕。而且,當年小蒼河撤退,我方同志滲入劉豫皇宮,將其打傷,乃是一系列的計劃:暴露我方大規模滲透的消息,使中原各勢力杯弓蛇影、內部互相猜忌,也是為了在暗地裏維持我華夏軍的聲威,在攪亂劉豫宮廷后盡量滲入其中,以期在必要時刻殺死或者擄走劉豫,這應當是當初就留下的伏筆,如今看來,確實是成功了。」

展五言辭坦白,樓舒婉的神情更加冷了些:「哼,這樣說來,你不能確定是否你們華夏軍所謂,卻依舊認為只有華夏軍能做,了不起啊。」

「但樓姑娘不該為此怪罪我華夏軍,道理有二。」展五道,「其一,兩軍對壘,樓姑娘莫非寄希望於對手的仁慈?」

樓舒婉搖了搖頭,厲聲道:「我未曾寄望你們會對我仁慈!所以你們做初一,我也可以做十五!」

「那請樓姑娘聽我說第二點理由:若我華夏軍這次出手,只為自己有益,而讓天下難堪,樓姑娘殺我無妨,但展五想來,這一次的事情,實則是迫不得已的雙贏之局。」展五在樓舒婉的目光中頓了頓,「還請樓姑娘想想金狗近一年來的動作,若我華夏軍此次不動手,金國就會放棄對中原的攻伐嗎?」

「至少不會如此緊急。」

「我看未必。」展五搖頭,「去年虎王政變,金人未曾大張旗鼓地興師問罪,其中隱隱已有秋後算賬的端倪,今年年初吳乞買中風卧病,宗輔宗弼為求制衡宗翰,已經有了南下的消息。此時中原之地,宗翰佔了大頭,宗輔宗弼掌握的終究是東面的小片地盤,一旦宗輔宗弼南下取江南,宗翰這邊最簡單的做法是什麼,樓姑娘可有想過?」

他未有等到樓舒婉回答:「宗翰的第一步,在於鞏固中原地盤,要鞏固中原地盤,只需要收回劉豫手中權利。今年年初,偽齊使者陳居梅北上,遊說女真各方南下征討武朝,此為劉豫稱帝後年年都有的活動,此事因為吳乞買的中風而耽擱,對於南面的眾人來說,一國之君中風卧病,隨之而來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圍繞立儲而發生的內鬥,誰知女真卻不同。宗輔宗弼想着奪取江南,以功績威懾宗翰,而陳居梅自大同南下時,女真人破天荒地給陳居梅安排了一隊侍衛,這隊侍衛的身份在表面上,是完顏希尹的家衛。」

展五頓了頓,樓舒婉道:「就因為這一點不尋常?」

「情報工作乃是一點點的積累,一點點的不尋常,往往也會出現很多問題。實不相瞞,又北面傳來的消息,曾要求我在陳居梅南下途中盡量觀察其中不尋常的端倪,我本以為是一次尋常的監視,後來也未曾做出確定的答覆。但此後看來,北面的同志趕在陳居梅的先一步抵達了汴梁,隨後由汴梁的負責人做出了判斷,發動了整個行動。」

樓舒婉眯了眯眼睛:「不是寧毅做的決定?」

「天南地北相隔千里,情況瞬息萬變,寧先生固然在女真異動時就有過眾多安排,但各地事務的實施,向來由各地的負責人判斷。」展五坦白道,「樓姑娘,對於擄走劉豫的時機選擇是否合適,我不敢說的絕對,然而若劉豫真在最後落入完顏希尹乃至宗翰的手中,對於整個中原,恐怕又是另外一種狀況了。」

他攤了攤手:「自女真南下,將武朝趕出中原,這些年的時間裏,各地的反抗一直不斷,即便在劉豫的朝堂里,心繫武朝者也是多不勝數,在外如樓姑娘這樣不甘屈服於外虜的,如王巨雲那般擺明了車馬反抗的,如今多有人在。你們在等一個最好的機會,可是恕展某直言,樓姑娘,哪裏還有那樣的機會,再給你在這練兵十年?等到你兵強馬壯了振臂一呼?天下景從?那時候恐怕整個天下,早已歸了金國了。」

「人的志氣會一點點的消磨乾淨,劉豫的反正是一個最好的時機,能夠讓中原有不屈心思的人再次站到一起來。我們也希望將事情拖得更久,可是不會有更好的機會了,包括女真人,他們也希望有更好的機會,至少據我們所知,女真預定的南征時間——徹底滅亡武朝的時間,原本應該是兩到三年之後,我們不會讓他們等到那個時候的,吳乞買的卧病也讓他們只能倉促南下。所以我說,這是最好的時機,也是最後的時機,不會有更好的時機了。」

展五頓了頓:「當然,樓姑娘仍然可以有自己的選擇,要麼樓姑娘仍舊選擇虛與委蛇,臣服女真,做看着王巨雲等人被女真掃平后再來秋後算賬,你們徹底失去反抗的機會——我們華夏軍的勢力與樓姑娘畢竟相隔千里,你若做出這樣的選擇,我們不做評判,此後關係也止於眼前的生意。但若是樓姑娘選擇遵從心中小小的堅持,準備與女真為敵,那麼,我們華夏軍當然也會選擇全力支持樓姑娘。」

「你們要我擋槍,說得漂亮。」樓舒婉偏著頭冷笑,不知想到了什麼,臉上卻有了一絲絲的紅暈。

展五點頭:「誠如樓姑娘所說,畢竟樓姑娘在北華夏軍在南,你們若能在金人的面前自保,對我們也是雙贏的消息。」

「這是寧立恆留下的話吧?若我們選擇抗金,你們會有些什麼好處?」

「確實是寧先生臨走前提到的。」展五點頭,「若樓姑娘一方在這一次選擇與金國對抗……支持,華夏軍力所能及的,全力的支持。」

「……什麼都可以?」樓姑娘看了展五片刻,陡然一笑。

「只要能做到,都可以協商。」

「拿到好處以後我就賣了你們。」樓舒婉此時的笑容,倒是微微有些嫵媚了,展五稍稍挪開了眼睛。

「樓姑娘不會的。」

「哦?你們就那麼確定我不想歸降金人?」

「……寧先生離開時是這樣說的。」

展五的話語出口,樓舒婉面上的笑容斂去了,只見她臉上的血色也在那時全然褪去,看着展五,女人眼中的神情冰冷,她似想發怒,隨即又平靜下來,只胸口重重地起伏了兩下,她走回桌前,背對着展五:「我會考慮的。」然後反手掃飛了桌上的茶盞。

「滾。」她說道。

展五的眼中稍稍閃過思索的神情,隨後拱手告辭。

************

彷彿是滾燙的熔岩,在中原的水面下發酵和沸騰。

壽州,天色已入夜,由於時局動蕩,官府已四閉了城門,點點火光之中,巡邏的士兵行走在城池裏。

知州府內院,書房,一場特殊的交談正在進行,知州進文康看着前方著捕頭服裝的高壯男子,目光之中有審慎也有着恍然。這高壯男子名叫邊興茂,乃是壽州一帶頗有名氣的捕快,他為人豪爽、仗義疏財,辦案時又頗為心細,雖然官位不高,於州府民眾之間卻素有名望,外界人稱「邊虎頭」。他今日過來,所行的卻是頗為僭越的舉動:勸說知州隨劉豫投靠武朝。

「邊虎頭啊邊虎頭,共事如此之久,我竟看不出來,你居然是黑旗之人。」

「下官絕非黑旗之人。」那邊興茂拱了拱手,「只是女真來時洶洶,數年前未曾有與金狗決死的機會。這幾年來,下官素知大人心繫黎民,情操高潔,只是女真勢大,不得不虛與委蛇,這次乃是最後的機會,下官特來告知大人,小人不才,願與大人共同進退,來日與女真殺個你死我活。」

「你就這麼確定,我想拖着這滿城百姓與女真你死我活?」

「中原千萬人,心繫武朝者何止一人?這次劉豫血書相召,只要武朝呼應,必定有無數人站出來響應……錯過這次,沒有機會了。」

進文康沉默了片刻:「……就怕武朝不呼應啊。」

「就算武朝勢弱,有此良機,也絕不可能錯過,若是錯過,來日中原便真的歸於女真之手,想收也收不回了……大人,時機不可錯過。」

進文康看着他:「你一個捕頭,忽然跟我說這些,還說自己不是黑旗軍……」

「大人……」

或是類似的情形,或是類似的說法,在這些時日裏,相繼的出現在各地傾向於武朝的、風評較好的官員、鄉紳所在,徐州,自稱華夏軍成員的說書人便明目張膽地到了官府,求見和遊說當地的官員。潁州,同樣有疑似黑旗成員的人在遊說途中遭到了追殺。陳州出現的則是大量的傳單,將金國佔領中原在即,時機已到的消息鋪散開來……

臨安城中,周君武在長公主府中盤桓,與面容素凈冷漠的姐姐說話——在先前的聊天中,姐弟倆已經吵了一架。對於華夏軍這次的動作,周佩儼如自己被捅了一刀般的無法原諒,君武最初也是這樣的想法,但不久之後聽了各處的分析,才轉變了看法。

「……這件事情終究有兩個可能。假如金狗那邊沒有想過要對劉豫動手,西南做這種事,就是要讓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可假如金狗一方已經決定了要南侵,那便是西南抓住了機會,打仗這種事哪裏會有讓你慢慢來的!若是等到劉豫被召回金國,我們連現在的機會都不會有,如今至少能夠振臂一呼,號召中原的子民起來抗爭!姐,打過這麼幾年,中原跟以前不一樣了,我們跟以前也不一樣了,豁出去跟女真再打一場、打十場、打一百場,未必不能贏……」

「你倒是總想着幫他說話。」周佩冷冷地看他,「我知道是要打,事到如今,除了打還能怎樣?我會支持打下去的,可是君武,寧立恆的心狠手辣,你不要掉以輕心。不說他這次對武朝扎的刀子,只是在汴梁,為了抓出劉豫,他煽動了多少心繫武朝的官員起事?這些人可是都被當成了誘餌,他們將劉豫抓走了,整城人都被留在那裏,你知不知道那邊要發生什麼事情?這筆賬要記在他的頭上!」

雖然當初籍著偽齊大肆徵兵的途徑,寧毅令得一部分華夏軍成員滲入了對方上層,但是想要抓走劉豫,仍舊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行動發動的當天,華夏軍幾乎是動用了所有可以動用的途徑,其中許多被煽動的正直官員甚至都不知道這幾年一直煽動自己的竟然不是武朝人。這整個行動將華夏軍留在汴梁的底蘊幾乎用盡,雖然當着女真人的面將了一軍,此後參與這件事的許多人,也是來不及逃走的,他們的下場,很難好得了了。

「呃……戰爭的事,豈能婦人之仁……」

「沒錯,不能婦人之仁,我已經下令宣傳這件事,這次在汴梁死去的人,他們是心繫武朝,豁出命去起事,結果被愚弄了的。這筆血債都要記在黑旗軍的名字下,都要記在寧毅的名字下——」周佩的眼眶微紅,「弟弟,我不是要跟你說這件事有多惡,可是我知道你是怎麼看他的,我就是想提醒你,將來有一天,你的師父要對武朝動手時,他也不會對我們手下留情的,你不要……死在他手上。」

「呃……」聽周佩說起這些,君武愣了片刻,終於嘆了口氣,「畢竟是打仗,打仗了,有什麼辦法呢……唉,我知道的,皇姐……我知道的……」

他的面容苦澀。

沒有多少人知道,同一時刻,西南,和登、布萊、集山三縣,也正處於一片相對肅殺的氣氛當中,這段時間以來,針對寧毅、乃至黑旗高層的刺殺,附近尼族人、武朝官兵乃至於部分綠林高手的蠢蠢欲動,自一兩個月前就已經開始了。黑旗軍對劉豫的動手是在四月底,完顏希尹勸說宗翰下決定收回中原,是在四月初。而相隔數千里的動手交鋒,恐怕是在更早的時間,甚至在吳乞買中風的消息傳出時,希尹對於西南方向的佈置,就已經下達了發動的命令。

四月底的一次刺殺中,錦兒在奔跑轉移的途中摔了一跤,剛懷上的孩子流產了。對於懷了孩子的事情,眾人先前也並不知道……

不過,相對於在這些衝突中死去的人,這件事情到底該放在心底的什麼地方,又有些難以歸納。

汴梁城,一片恐怖和死寂已經籠罩了這裏。

在多日的搜捕和拷問終究無法追回劉豫被擄走的結果后,由阿里刮下令的一場大屠殺,即將展開。

華夏軍的軍旗,出現在汴梁的城門外。

來的人只有一個,那是一名身披黑旗的中年男人。華夏軍偽齊系統的負責人,曾經的偽齊禁軍統領薛廣城,回到了汴梁,他並未攜帶刀劍,面對着城中湧出的刀山劍海,舉步向前。

「我要求見阿里刮將軍。」

帶兵出來的女真將領統傲原本與薛廣城也是認識的,此時拔刀策馬過來:「給我一個理由,讓我不在這裏活剮了你!」

「你告訴阿里刮將軍一個名字。我代表華夏軍,想用他來換一些無足輕重的人命。」薛廣城抬頭看着統傲,頓了一頓。

「……完顏青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六六章 我心隔山海 山海不可平(上)

68.11%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