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〇章 鏑音(下)

第七七〇章 鏑音(下)

火焰熊熊燃燒,在岩洞內的山壁上搖晃出凶戾舞動的影子,獵獵刀光挾著那凶影翻飛在空中,岩洞里,是一場力量與兇猛齊在的舞蹈。

在火光中舞動的男子身形高大,他赤膊著的上身肌肉虯結,剛勇的輪廓與遍布的傷痕,在彰顯著男人的勇猛與戰績。西南莽山尼族首領郎哥,在這片山野里,他獵殺過無數最兇猛的獵物,手中獵刀斬殺過上百勇敢的敵人,乃是此時的西南尼族中最顯赫的首領之一。

刀光舞動,他的身體猶如一隻獵食的虎豹,在暴喝與出刀中也保持著巨大的張力,火光在燃燒之中映襯著他充滿力量的身體。岩洞一側,一名身材瘦小的黑衣老者正蹲在那裡,看這一場刀舞。

偶爾,老者開口說話,郎哥也回應一句。尼族的語言艱澀,外人難懂,但此時,我們知道他們的意思大概是這樣的。

「與外人交戰不祥,你真的想好了?」

「外人就是外人,大山是我們的,我郎哥想要,什麼都可以要!」

「有什麼好處?」

「前兩年,東山那幾部與外人來往,得了雷公炮。」

「我們也有了。」

「我們也要從外人手上拿,拿得不多,還要看人臉色!而且,多半給我們的也是不好的。不然,去年為什麼炸死了自己人。」

「唔,他們說是沒學會。」

「大山是我們的,外人來了這裡,就要成了主人家,我要拿回來。山外來的讀書人跟我說了,幾年前來的這幫人,殺了漢人的皇帝,被全天下追殺,躲來這山裡,把我們呼來使去,而且,他們到山裡買路,我們部落在西,拿得最少,再這樣下去,就要看人臉色……」

「過來的人,每次禮數還是有的。」

「那是他們怕我們!總之我已經決定了,原本沒有那些外人,這幾年我已經吞了東山,如今也不晚,山外的人願意給我們幫忙,老舅公,他們就要發兵打進來。只要能殺光那些黑色旗子,取來那個姓寧的漢人的頭,山外的人已經給我保證了……」

「……」

「……到時候,我郎哥就是這天南百萬尼族的王!那鐵炮,我要多少有多少!這件事蓮娘也支持我了,你不用再說了——」

刀光劈過最猛烈的一記,郎哥的身形在火光中緩緩停住。他將粗壯的髮辮順手拋到腦後,朝著瘦小老者過去,笑起來,拍拍對方的肩膀。

走向岩洞的洞口,一名體態豐盈美麗的女子迎了過來,這是郎哥的妻子水洛伊莎,莽山部中,郎哥武勇,他的妻子則智慧,一直輔佐丈夫壯大整個部落,對外也將他妻子敬稱為蓮娘。在這大山之中,夫妻倆都是有野心抱負之人,如今也正是年富力強的鼎盛時刻。一道議定了部族的整個方略。

離開岩洞,下方鬱鬱蔥蔥的山林間,一簇簇的火光朝著遠方延綿開去。強盛的莽山部,已經做好出兵的準備了。

*************

時間轉眼間已至六月。布萊縣,上午時分,軍營禮堂里,羅業走上了前方的講台。

這是一場送別的儀式,下方正襟危坐的兩百多名華夏軍成員,就要離開這裡了。

卻是一場好聚好散。

羅業環顧了所有人。

「你們有的來這裡四年,有的三年,我跟你們大多都認識。華夏軍講民生民權,在這種……大戰就要打過來的時候,你們為了家人,要離開這裡,我們不做阻攔,但是……照例對各位有些叮囑。」

「你們不是華夏軍最初的成員,第一次碰面時我們可能還是敵人,小蒼河大戰,把我們攪在一起,來了西南之後,很多人想家,過去有偷跑的,後來有我們說清楚后好聚好散的,這些年來,至少上萬人回去了中原,但中原現在不是好地方。劉豫、女真與華夏軍都是不共戴天的仇恨,一旦讓人知道了你們的這段經歷,會有什麼結果,你們是清楚的。這幾年來,在中原,很多原本來過西南的人,就是這樣被抓出來的……」

「華夏軍的情況,你們可以說,沒有關係,我們有著怎樣的想法,我們怎樣練兵,有怎樣的紀律,大可以說,我們華夏軍在外頭沒什麼不能見人的!但不代表你說了,人家就放過你……竹記傳回來的情報,沾上這些事情的,很慘。」

「所以沒有其它的,只有一條,藏住自己,又或者有這個條件的,帶著你們的父母兄弟南下,可以來西南,覺得西南不安全的,大可以去武朝。找一個你覺得安全的地方,過這一輩子吧。當然,我更希望你們能夠帶上家人兄弟一道回來,想要打敗女真人,拯救這個天下,很艱難,沒有你們,就會更加艱難……」

他話這樣說著,下方有人喊出來:「我們會回來的!」

於是又有人複合,羅業點了點頭:「當然,你們如果回來得太晚,或者回不來了,打敗女真人的功勞,就是我的了……」

禮堂中的送別並不隆重,布萊的華夏軍中,小蒼河之戰收編的中原人不少,其中的許多對於離開的人還是抵觸的。初來西南時,這些人中的大部分還是俘虜,一段時間內,偷偷逃離的恐怕還不止羅業口中的萬人,後來思想工作跟上來了,走的人數漸少,但陸續其實都是有的。近來天下局勢收緊,終究有家人仍在中原,過去也沒能接回來的,思鄉情切,又提出了這類要求,卻都已經是華夏軍中的精兵了,上頭批准了一部分,這些天里,又叮囑了大量的事情,今天才是動身的時刻。

事實上,當初被拉做壯丁的這些人多半是中原的下苦人家,平日里生活貧乏,見到的東西也是不多。來到西南之後,華夏軍的軍營生活未嘗不像後世的大學,會議、訓練、聽課、聽故事、討論、看戲,這些事情,在往日里基本是沒有過的。相對會說話了,會交流了,會一定程度的思考了,有一群兄弟了,這些牽絆難以輕鬆被割捨。

一群人或者哭哭啼啼或者互相勉勵,羅業將這兩百餘人送到了縣外的山口,目送著人影完全消失,卻有一撥人從山腰上朝這邊下來,他定睛一下,過去敬禮:「老師。」

「這是今天走的一批吧。」寧毅過來行禮,然後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羅業道,「應該都會回來的,而且就算一時半會回不來,我想他們也會像種子一樣發芽,將來會有驚喜。」

「都會有驚喜。」寧毅笑了笑,「往日里走的也會。」

「最開始逃走的,畢竟沒什麼感情。」

「有恐懼就行了。」寧毅擺了擺手,招呼他朝山上走,「民族民權民生民智,華夏軍的想法,說起來很漂亮,懂的不多,今天這些走的,能懂的,打心裡相信的,能有幾個?」

「……」羅業愣了愣。

「這幾年來,就算有小蒼河的戰績,我們的地盤,也一直沒有辦法擴大,周圍都是少數民族是一方面,怕擴得太大,弄濁了水是一個方面。但歸根結底,我們能給別人帶來什麼?主義再漂亮,不跟人的利益掛鉤,都是扯淡,過不了好日子,為什麼跟你走,砸了別人的好日子,還要拿刀殺你……不過,情況就快不一樣了。」

「女真人……」

「中原開戰,就要打成一鍋粥。哪怕你只在華夏軍呆過一個月,跑回去了,活下來了,女真人殺過來,你會想起華夏軍的,口號不明白,可以先用嘛,既然要用,就要去想,開始想了,就跟接受相差不遠了……我們能不能往前走,不在於我們說得有多好——民智?民族?民生?民權?那是什麼東西——在於武朝做得有多失敗。」

羅業眼前亮了亮:「武襄軍就要圍小涼山,莽山部也已經蠢蠢欲動,老師,決定好打了?什麼時候去,羅業願為先鋒。」

「不要小家子氣,武朝做得多失敗,不見得要靠打敗武朝來證明。前幾天,徐州李安茂的人到了和登,提出一個請求,希望我們出兵代守徐州。」

「徐州?」羅業皺起眉頭,「太遠了吧,而且他們怎麼想要我們出兵,這一東一西的……」

「是有點異想天開。」寧毅笑了笑,「徐州四戰之地,女真南下,首當其衝的門戶,跟我們相隔千里,怎麼想都該投靠武朝。不過李安茂的使者說,正因為武朝不靠譜,為了徐州存亡,不得已才請華夏軍出山,徐州雖然幾度易手,但是各種軍械庫存相當豐富,許多當地大族也願意出錢,所以……開的價相當高。嘿,被女真人來回刮過幾次的地方,還能拿出這麼多東西來,這些人藏私房錢的本領還真是厲害。」

「老師是想……接下這筆?」

寧毅看著山外:「這些年來,離開華夏軍的人很多,回去中原、江南,有被抓出來的,有倖存的。倖存的都是種子。徐州是個餌,但是我們考慮了,這個餌未必不能吃。初步考慮,是讓劉承宗將軍帶八千人左右東進,這一路上,輜重或許不能帶太多,也有危險,但還要打得漂亮。我建議了由你隨隊帶一個精銳團,你們是一把火,要是點起來了,星星之火,也就可以燎原。」

羅業點了點頭。這幾年來,華夏軍居於西南不能擴大,是有其客觀理由的。談華夏、談民族,談人民能自主,對於外界來說,其實未必有太大的意義。華夏軍的最初組成,武瑞營是與金人戰鬥過的精兵,夏村一戰才激發的血性,青木寨居於死地,不得不死中求活,後來中原民不聊生,西北也是生靈塗炭。如今願意聽這些口號,乃至於終於開始想寫事情、與先前稍有不同的二十餘萬人,基本都是在絕境中接受這些想法,至於接受的是強大還是想法,恐怕還值得商榷。

進入西南之後,要向外人宣傳民族民生等事情,效率不高,人能為自我而戰後帶來的力量,也唯有在不得不戰的情況下才能讓人感受到。即便經歷了小蒼河的三年浴血,華夏軍的力量也只能困於內部,無法切實地感染外界,便是攻下幾個城鎮,又能如何呢?恐怕只會讓人仇視華夏軍,又或是反過來將華夏軍腐蝕掉。

由西南往徐州,相隔千里,途中或許還要遇上這樣那樣的困難,但若是操作好了,或許就真是一簇點起的火光,在不久的將來,就會得到天下人的應和。至於在西南與武朝大幹一場,效果便會小很多。

不知中原怎樣了……

羅業想著,拳頭已無聲地捏了起來。

**************

中原,呼嘯的熱風捲起了漫天的土塵,一道一道的人影行走在這大地之上,遠遠的,巨大的煙柱升騰。

這行走的人影延延綿綿,在我們的視野中擁擠起來,男人、女人、老人、孩子,皮包骨頭、搖搖晃晃的身影逐漸的擁擠成海潮,不時有人倒下,淹沒在潮水裡。

餓鬼,這些搖搖晃晃的生命看似無意識地朝著一個方向涌過去。

汴梁,曾經這個天下最為繁華的城池,是他們前方的目標。

戰爭的號聲已經響起來,平原上,女真人開始列陣了。駐守汴梁的大將阿里刮聚集起了麾下的軍隊,在前方三萬餘漢人部隊被吞沒后,擺出了攔截的態勢,待看到前方那支根本不是軍隊的「軍隊」后,無聲地呼出一口長氣。

「娘的……地藏菩薩啊……」

經歷了一生殺戮之後,這位年過六旬,手上人命無數的老將,其實也信佛。

這或許是他從未見過的「軍隊」。

自從春天開始肆虐,這個夏天,餓鬼的隊伍朝著周圍擴散。一般人還想不到這些流民方針的決絕,然而在王獅童的帶領下,餓鬼的部隊攻城略地,每到一處,他們搶奪一切,燒毀一切,儲存在倉中的原本就不多的糧食被掠奪一空,城市被點燃,地里才種下的稻子同樣被毀壞一空。

原本失去了一切,飽嘗飢餓的人們盡情地毀滅了他人的希望,而家中的一切都被毀掉,沿途的居民不得不加入其中。這一支軍隊沒有規矩,要報仇,儘管殺,可是不會有人賠償任何東西了。未死的人加入了隊伍,在經過下一個城鎮時,由於根本無法控制住整個破壞的態勢,不得不加入其中,儘可能多的——至少讓自己能夠填飽肚子。

餓鬼的數量很快就超過了周圍城鎮的承受能力,如同飛蝗一般的席捲、吞噬,人越多,肚子越餓,肚子越餓,破壞越大,易子而食早已經在這支隊伍中出現,在隊伍中倒下的,也會在腐爛前被迅速地轉化為養分。人在飢餓之中,要堅持幾個月才會變成野獸呢?正確的答案根本不是以月來計的……

在經過了幾個月的積累之後,王獅童終於帶領著眾人,沖向了汴梁。

女真的精銳軍隊,卻並非大齊的軍隊可以比擬的。

餓鬼擁擠而上,阿里刮同樣帶領著騎兵向前方發起了衝擊。

最前方的,是在金兵之中雖然不多,卻被稱為「鐵浮屠」的重騎。

高大的戰馬身負沉重的鐵甲沖向了那一片擁擠的人海,最前方的餓鬼們被嚇得後退,後方的人又擠上來。兩支潮水衝撞在一起時,餓鬼們麥稈般的身體被直接撞飛撞爛了,血腥氣蔓延開去,騎兵猶如絞肉機一般犁開了血路。

每一次撞擊,每一下揮刀,都能確確實實地撞開或斬殺眼前的敵人,戰鬥中,餓鬼們帶著無意義的哭號衝上來,第一個時辰,女真的士兵摧枯拉朽地斬殺著這些毫無陣型的漢人饑民,然而餓鬼延綿不絕,仍舊如海潮般的湧來。鐵浮屠的士兵被人的身體壓垮在地,他們起身繼續戰鬥,更多的人上來了,人們拿著石塊,砸打那些盔甲,有人的盔甲被掀開,皮包骨頭的餓鬼撲了上來,用嘴撕開了對方的皮肉,吃了下去……

更多的地方,還是一面倒的殺戮,在飢餓中失去理智和選擇的人們不斷湧來。大戰持續了一個下午,餓鬼的這一支前鋒被擊垮了,整個原野上屍體縱橫,血流成河,然而女真人的軍隊沒有歡呼,他們中許多的人拿刀的手也開始顫抖,那中間有害怕,也有著力竭的疲憊。

作為女真人中最老的一批將領,阿里刮甚至跟隨阿骨打參加過護步達崗之戰,當時,兩萬人追殺七十萬大軍的聲勢,是女真人一聲都難以忘記的驕傲,但在今天,一切都不一樣。八千精銳擊垮了近六萬人後,一千多人被消耗在這絞肉場里,其他人毫無勝利的喜悅。

那戰場上,血海里,還有斷手斷腳的饑民在呻吟、在哭泣。更多的餓鬼還在聚集過來。

當晚,阿里刮撤回汴梁,依靠著堅城據守,饑民群浩浩蕩蕩地蔓延過這巍峨的城池,彷彿是在耀武揚威地,肆虐四方……

*************

吐蕃。

這一刻,整個天下最安靜的地方。

高原上的氣候讓人難受,但在這裡多年,也早已適應了。

大帳之中,郭藥師就著烤肉,看著從中原傳回來的消息。

局勢混亂,各方的博弈落子,都蘊含著巨大的血腥氣。一場大戰即將爆發,這每每讓他想到十餘年前,金人的崛起,遼國的衰敗,那時候他驚才絕艷,想要趁著天下傾覆,做出一番驚人的事業。

他是最初挑戰女真的漢人,幾乎在正面戰場上打敗了號稱女真軍神的完顏宗望。

這一切來得快去得也快,張令徽、劉舜臣的出賣,武朝的無能令他不得不投靠了女真,隨後夏村一戰,卻是徹徹底底打散了他在金軍中建功立業的期望。他弄死張令徽與劉舜臣后,率領大軍西進吐蕃,試圖休養生息,從頭再來。

面壁十年圖破壁,如果真有這個可能,如今十年之期也已經過了。

金、武即將大戰,中原熱血未息者也會籍著這最後的機會,參與其中,如果自己出山,也會在這天下發出燦爛的光和熱?這些時日以來,他每每這樣想著。

想著想著,他的思緒便會轉往南面的那座山谷……

達央……

從中原發來的情報中,天下每每想起黑旗,看的多是有那寧立恆坐鎮的西南三縣,它與各地的貿易,寧立恆的詭計,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手段,但只有身居吐蕃的郭藥師能夠明白,那根本不是華夏軍的主力。

自小蒼河南下,與女真人血戰,曾經陣斬婁室、辭不失的黑旗軍主力大部……郭藥師曾經率領怨軍,在按捺不住的心思里與達央方向的軍隊,起過衝突。

只有他明白,這支在安靜中一直雌伏的軍隊,有著怎樣恐怖的戰鬥力。它會在什麼時候出去呢,到那一天,女真人再度面對了它,會是怎樣的一種狀況呢?

每每想起此事,郭藥師總會漸漸的打消了離開的念頭。

自古美人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這天下,在逐漸的等待中,已經讓他看不懂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七〇章 鏑音(下)

68.51%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