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二章 塵世秋風 人生落葉(下)

第七七二章 塵世秋風 人生落葉(下)

塵世似秋風,人生如落葉。

有些記憶,依稀之中像是存在於人生的上一世了,過去的生命會在如今的人生里留下痕迹,但並不多,細細想來,也可以說恍如未有。

沃州城,林沖與妻兒在安靜中生活了許多個年頭。時光的沖刷,會讓人連臉上的刺字都為之變淡,由於不再有人說起,也就漸漸的連自己都要忽略過去。

在這荏苒的時光中,發生了許多的事情,然而哪裏不是這樣呢?無論是曾經假象式的太平,還是如今天下的混亂與躁動,只要人心相守、心安於靜,無論在怎樣的顛簸里,就都能有回去的地方。

人在這個世界上,就是要受苦的,真正的天堂,畢竟哪裏都沒有存在過……

「屋裏的米要買了。」

七月初三的早晨,吃早飯的時候,徐金花這樣跟林沖說着。孩子穆安平便在旁邊大口大口地吃饅頭。林沖點了點頭:「最近米又貴了。」

「外面講,又要打仗。」

「也不是第一次了,女真人攻下京城那次都過來了,不會有事的。我們都已經降了。」

「外面講得不太平。」徐金花咕噥著。林沖笑了笑:「我夜裏帶個寒瓜回來。」

「貴,莫亂花錢。」

林沖便笑着點頭。用了早膳,有姓鄭的老捕頭過來找他,他便拿了白蠟桿的長槍,隨着對方去上工了。

沃州位於中原北面,晉王勢力與王巨雲亂匪的交界線上,說太平並不太平,亂也並不大亂,林沖在官府做事,實際上卻又不是正式的捕快,而是在正式捕頭的名下代替做事的巡捕人員。時局混亂,衙門的工作並不好找,林沖性格不強,這些年來又沒了出頭的心思,託了關係找下這一份餬口的事情,他的能力畢竟不差,在沃州城內這麼些年,也終於夠得上一份安穩的生活。

與他同行的鄭捕頭乃是正式的公人,年紀大些,林沖稱呼他為「鄭大哥」,這幾年來,兩人關係不錯,鄭巡捕也曾勸說林沖找些門路,送些東西,弄個正式的公人身份,以保障後來的生活。林沖終於也沒有去弄。

他活得已經安穩了,卻終究也怕了上面的骯髒。

「小官的事情,就要辦成了。」去衙門的途中,鄭大哥跟林沖說着家常的事情。他的兒子鄭小官,今年十八了,平日裏學些武藝,也想要進衙門做事,疏通了衙門的師爺,結果找了份更好的路子,那是沃州城外大族齊家的公子齊傲在招家將,這齊傲的家庭又是一個更大家族的旁支——曾經盤踞河北、河東的大家族,以大儒齊硯為首,投靠女真后,如今在中原還有着極大的勢力。

通過這樣的關係,能夠加入齊家,隨着這位齊家公子做事,乃是了不得的前途了:「今日師爺便要在小燕樓宴請齊公子,允我帶了小官過去,還讓我給齊公子安排了一個姑娘,說要體態豐盈的。」

「那就去金樓找一個。」林沖道。當捕快這麼些年,對於沃州城的各種情況,他也是了解得不能再了解了。

「非得找個頭牌。」關係兒子的前途,鄭巡捕極為認真,「武館那邊也打了招呼,想要托小寶的師父請動田宗師做個陪,可惜田宗師今日有事,就去不了了,不過田宗師也是認識齊公子的,也答應了,異日會為小寶美言幾句。」

林沖便點頭,田維山,乃是沃州附近有名的武道大高手,在官府、軍隊方面也很有面子。這是林沖、鄭巡捕這些人平日裏高攀不上的關係,能夠用好一次,那邊一輩子無憂了。

這樣的議論里,來到了衙門,又是尋常的一天巡邏。農曆七月初,三伏天正在持續著,天氣炎熱、日頭曬人,對於林衝來說,倒並不難受。下午時分,他去買了些米,花錢買了個西瓜,先放在衙門裏,快到傍晚時,師爺讓他代鄭捕快加班去查案,林沖也答應下來,看着師爺與鄭捕頭離開了。

這天晚上,發生了很尋常的一件事。

我們的人生,有時候會遇上這樣的一些事情,如果它一直都沒有發生,人們也會平平常常地過完這一輩子。但在某個地方,它終究會落在某個人的頭上,其他人便得以繼續簡單地生活下去。

這一年已經是武朝的建朔九年了,與曾經的景翰朝,相隔了漫長得足以讓人淡忘許多事情的時間,七月初三,林沖的生活走向末尾,原因是這樣的:

這一天,沃州官府的師爺陳增在城裏的小燕樓宴請了齊家的公子齊傲,賓主盡歡、酒足飯飽之餘,陳增順勢讓鄭小官出來打了一套拳助興,事情談妥了,陳增便打發鄭巡捕父子離開,他陪同齊公子去金樓消磨剩餘的時光。喝酒太多的齊公子途中下了馬車,醉醺醺地在街上閑逛,徐金花端了水盆從房間里出來朝街上倒,有幾滴水濺上了齊公子的衣服。

齊傲走進了林沖的家裏。

鄭巡捕父子過來這裏時,事情已經接近尾聲了。這附近街道上住的人不多,由於齊傲隨身護衛的存在,多數人都躲進了家裏,但看見了事情經過的人必然也是有的。陳增拉住了想要進取的鄭巡捕,鄭巡捕道:「這是穆易的家裏。」

「……齊公子喝醉了,我拉不住他。」陳增愣了愣,這幾年來,他與林沖並沒有多少來往,官府中對這個沒什麼脾氣的同僚的看法也僅止於「多少會些功夫」,略想了想,道:「你要把事情擺平。」

隨後,齊傲從屋裏出來了,搖搖晃晃,整理着衣服,又跌跌撞撞地上馬車。齊府的家將自有人留下來收拾收尾,鄭巡捕、鄭小官與那人一道進去,順口介紹了他所知道的林沖的狀況:「是個不願意惹事的人,不過……他多半是有些武藝的,力氣就很大,臉上有刺字,當初還是武朝的時候,是犯了大事的人……」

「那就要想辦法處理好了。」

「唉……唉……」鄭巡捕不斷嘆氣,「我先跟他談,我先跟他談。」

房間里,徐金花已經死了,一地的鮮血,小孩子穆安平倒在裏面房間的地上,似乎是被齊公子打暈了過去,此時悠悠醒轉過來,開口大喊。鄭巡捕便過去抱住他:「莫喊了、莫喊了,我是你鄭伯伯……」

「娘——娘——」小孩子的聲音凄厲而尖銳,一旁與林沖家有些來往的鄭小官第一次經歷這樣的慘烈的事情,還有些手足無措,鄭巡捕為難地將穆安平再次打暈過去,交給鄭小官:「快些、快些,先將安平待到其它地方去看好,叫你叔叔伯伯過來,處理這件事情……穆易他平時沒有脾氣,不過身手是厲害的,我怕他犯起愣來,壓不住他……」

鄭小官抱着穆安平飛也似的離開了,跑得也快,叫了人來得也快,老巡捕還沒來得及想清楚怎樣處理徐金花,外頭傳來鄭小官吞吞吐吐的聲音:「穆、穆叔叔,你……你莫進去……」

「什麼莫進去,來,我買了寒瓜,一起來吃,你……」

有什麼東西,在這裏停了下來。

那不僅僅是聲音了。

鄭巡捕也沒能想清楚該說些什麼,西瓜掉在了地上,與血的顏色類似。林沖走到了妻子的身邊,伸手去摸她的脈搏,他畏畏縮縮地連摸了幾次,昂藏的身軀陡然間癱坐在了地上,身體顫抖起來,篩糠也似。

「假的、假的、假的……」

然後在依稀間,他聽到鄭捕頭說了一些話。他並不清楚那些話的意思,也不知道是從哪裏說起的。塵世如秋風、人生似落葉,他的葉子落地了,於是所有的東西都在崩塌。

有些記憶,在人生之中無論隔了多遠,原來都能清晰如昨地逼近眼前。那意氣風發的年少,被陷害后的無助和悲憤,屈辱的刺字,高俅、高沐恩、顛沛流離、梁山、亂世,那刀槍劍戟刺過來了,金戈鐵馬,它們排山倒海地從那灰色的畫幕中刺過來。徐金花、還有孩子,她們倒在血泊里。

時光的沖刷,會讓人臉上的刺字都為之變淡。然而總會有些東西,如同跗骨之蛆般的潛伏在身體的另一面,每一天每一年的積壓在那裏,令人產生出無法感覺得到的劇痛。

「……這些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就是這麼個世道穆兄弟……再娶一個,再娶一個更好的……你想想,我們都是小老百姓,沒有辦法的,皇帝都讓女真人抓去北方當狗了,穆兄弟,你不是第一天在衙門當差了,你要想得開……」

無數坍塌的聲音中,那嘮嘮叨叨的噪音偶爾夾雜其中,林沖的身體癱坐了許久,跪起來,慢慢的往前爬,在徐金花的屍體前,喉中終於有了凄然的哭聲,然而面對着那屍身,他的手竟然不敢再伸過去。鄭巡捕便拖過一件被子蓋住了裸露的屍身。有人過來拖林沖,有人試圖攙扶他,林沖的身體搖晃,大聲嚎啕,沒有多少人曾聽過一個男人的哭聲能凄涼成這樣。

這哭聲持續了很久,房間里,鄭巡捕的兩個堂兄弟扶著林沖,鄭小官等人也在周圍圍着他,鄭巡捕偶爾出聲開導幾句。房外的夜色里,有人過來看,有人又走了。林沖被扶著坐在了椅子上,許許多多的東西在坍塌下去,許許多多的東西又浮現上來,那聲音說得有道理啊,其實這些年來,這樣的事情又何止一件兩件呢。田虎還在時,田虎的親族在領地里**搶奪,也並不出奇,女真人來時,殺掉的人、枉死的人,何止一個兩個。這原本就是亂世了,有權勢的人,自然而然地欺壓沒有權勢的人,他在官府里見到了,也只是感受着、期待着、盼望着這些事情,終不會落在自己的頭上。

明明那樣混亂的年歲都平平安安地渡過去了啊……

為什麼會發生……

房間里,林沖拖住了走過去的鄭巡捕,對方掙扎了一下,林沖抓住他的脖子,將他按在了木桌上:「在哪裏啊……」他的聲音,連他自己都有些聽不清。

周圍的人湧上來了,鄭小官也連忙過來:「穆叔叔、穆叔叔……」

「穆兄弟不要衝動……」

「不要亂來,好說好說……」

有許許多多的手臂伸過來,推住他,拖住他。鄭巡捕拍打着脖子上的那隻手,林沖反應過來,放開了讓他說話,老人起身安慰他:「穆兄弟,你有氣我知道,但是我們做不了什麼……」

天地旋轉,視野是一片灰白,林沖的靈魂並不在自己身上,他機械地伸出手去,抓住了「鄭大哥」的右手,將他的小拇指撕了下來,身側有兩個人各抓住他的一隻手,但林沖並沒有感覺。鮮血飈射出來,有人愣了愣,有人尖叫大喊,林沖就像是拽下了一塊麵糰,將那手指扔掉了。

「在哪裏啊?」虛弱的聲音從喉間發出來,身側是混亂的場面,老人開口大喊:「我的指頭、我的指頭。」彎腰要將地上的手指撿起來,林沖不讓他走,旁邊持續混亂了一陣,有人揮起凳子砸在他的身上,林沖又將老人的一根手指折了折,撕下來了:「告訴我在哪裏啊?」

巨大的疼痛令得老人小便已經失禁了,後方有人一拳打過來,鄭小官也尖叫着給了林沖兩拳,林沖目光迷惑地看着他,直到鄭小官大喊:「穆安平、你不要穆安平了?」林沖獃滯的目光有了些反應,周圍亂糟糟的,有人舉著棍子砸下來,有人蠻橫起來,揮起長刀砍下,林沖便無意識地揮了揮手,木杆爆開成了幾節,長刀也蜷曲著飛出去,有人的身體撞在了牆上,轟然巨響中撞出了一個洞,林沖捉住了鄭小官的手:「在哪裏?」

「被、被齊公子的人帶走了,他們……他們說……你願意收錢,就還給你……穆叔叔……」

林沖目光茫然地放開他,又去看鄭巡捕,鄭巡捕便說了金樓:「我們也沒辦法、我們也沒辦法,小官要去他家裏做事,穆兄弟啊……」

林沖點頭,然後又哭了出來,他點頭:「鄭大哥,你說得對、你說得對……」然後將老巡捕按在了桌子上,伸手摸着他的喉嚨,將他的喉管抓着撕下來了。

鄭小官尖叫着從旁邊衝上來,撞在了林沖的手上,然而林沖的身體猶如鋼鐵,根本紋絲都沒有動一下,鄭小官從地上爬起來,摸索著抓起了一把鋼刀,用力砍下來,林沖揮了揮手,鋼刀噗的飛上了橫樑,刀鋒貫穿了出去,鄭小官便被林沖將頭也按在了桌子上,一巴掌打下去,那腦袋轟的凹陷了,紅紅白白的東西飈出來,林沖又是一掌,那人頭連同林沖親手做的原木桌子都爆裂開來。

後方還有人拿着白蠟桿的長槍衝來,林沖只是順手拿過來,捅了幾下。他的腦海中根本沒有這些事情,地下徐金花靜靜地躺着。他與她相識得草率,分離得竟也草率,女人此時連一句話都沒能留給他。這些年來兵凶戰危,他知道那些事情,或許有一天會降臨到自己的頭上。

可為什麼非得落到自己頭上啊,如果沒有這種事……

林沖抱起了徐金花的屍體,渾身都是血,出了房門,卻也不知道此時該將女人埋到哪裏去。早上出門時還說了要買米,要買寒瓜呢,要死的人怎麼會要買米的,林沖根本想不通這些。還有他們的兒子,穆安平,他有這樣一個兒子了,他們有這樣一個兒子嗎?

如果沒有發生這件事……

他想着這些,最後只想到:惡人……

惡人。

林沖帶着渾身的鮮血朝金樓那邊走去……

……

維山堂。在七月初三這尋常的一天,迎來了意外的大日子。

林宗吾北上,來到沃州才只是半日,與王難陀匯合后,見了一下沃州本地的地頭蛇。他如今在綠林乃是真正的打遍天下無敵手,武藝既高,武德也好,他肯過來,在大光明教中也掛了個客卿身份的田維山高興得不得了。

他們在武館中看過了一群弟子的表演,林宗吾偶爾與王難陀交談幾句,說起最近幾日北面才有的異動,也詢問一下田維山的意見。

「……不止是齊家,好幾撥大人物據說都動起來了,要截殺從北面下來的黑旗軍傳信人。不要說這中間沒有女真人的影子在……能鬧出這麼大的陣仗,說明那人身上肯定有了不得的情報……」

「若能得了,當有大用。」王難陀也這樣說,「順便還能打打黑旗軍的囂張氣……」

林宗吾點頭:「這次本座親自動手,看誰能走得過中原!」

交談之中,下方的演武還在進行,林宗吾看了幾眼,隨後笑着指點一幫年輕人的武藝。這期間,田維山的大弟子譚路也曾回來了一次,給林宗吾、王難陀見了禮。炎熱的夏夜,林宗吾指點一陣,稍作休息,便在此時,外頭傳來了騷亂,有人打進來了。

那是一道狼狽而喪氣的身軀,渾身帶着血,手上抓着一個上肢盡折的傷者的身體,幾乎是推著田維山的幾個弟子進來。一個人看起來搖搖晃晃的,六七個人竟推也推不住,只是一眼,眾人便知對方是高手,只是這人眼中無神,臉上有淚,又絲毫都看不出高手的氣度。譚路低聲跟田維山說了幾句:「……齊公子與他發生了一些誤會……」這樣的世道,眾人多少也就明白了一些緣由。

「齊傲在哪裏、譚路在哪裏,惡人……」

男人環顧四周,口中說着這樣的話,武館中,有人已經提着刀兵過來了,譚路站出來:「我便是譚路,兄弟你出手重了……」他負責為齊傲處理收尾,安排了手下在金樓等待,自己到師父這邊來,便是預備着對方真有不少本領。這時候話還沒說完,田維山擺了擺手,隨後朝林宗吾說句:「見笑了。」走了過來。

「這位英雄,鄙人田維山,今日不論閣下與齊公子發生了什麼矛盾,鄙人斗膽為兩位調停,還請這位英雄,賣田某一個面子,有什麼話,先坐下來說……」

林沖看着這滿堂滿院的人,看着那走過來的豪強,對方是田維山,林沖在這裏當捕快數年,自然也曾見過他幾次,往日裏,他們是說不上話的。這時候,他們又擋在前方了。

惡人……

他的眼淚又掉下來,腦子裏的畫面一直是破碎的,他想起白虎堂,想起梁山,這一路以來的不公道,想起那一天被師父踢在胸膛上的一腳……

我明明什麼壞事都沒有做……

為什麼非得是我呢……

人該怎麼才能好好活?

為什麼非得落在我身上呢……

惡人……

不知不覺間,他已經走到了田維山的面前,田維山的兩名弟子過來,各提朴刀,試圖隔開他。田維山看着這男人,腦中第一時間閃過的直覺,是讓他抬起了拳架,下一刻才覺得不妥,以他在沃州綠林的地位,豈能第一時間擺這種動作,然而下一刻,他聽見了對方口中的那句:「惡人。」

「啊!」林沖張開雙手,沖了上來。

一瞬間爆發的,便是排山倒海般的壓力,田維山腦後汗毛豎立,身形陡然後退,前方,兩名提刀在胸前的武者還未能反應過來,身體就像是被山上崩塌的岩流撞上,轉眼間飛了起來,這一刻,林沖是拿雙臂抱住了兩個人,推向田維山。

說時遲那時快,田維山踏踏踏踏不斷後退,前方的腳步聲踏過院落猶如如雷響,轟然間,四道身影橫衝過大半個武館的院子,田維山一直飛退到院落邊的柱子旁,想要轉彎。

巨大的聲音漫過院落里的所有人,田維山與兩個弟子,就像是被林沖一個人抱住,炮彈般的撞在了那支撐廊檐的紅色木柱上,柱子在滲人的暴響中轟然倒塌,瓦片、衡量砸下來,一時間,那視野中都是灰塵,灰塵的瀰漫里有人哽咽,過得好一陣,眾人才能隱隱看清楚那廢墟中站着的人影,田維山已經完全被壓在下面了。

一整個院子裏的維山堂武者何曾見過這樣的場景,即便一旁跟隨林宗吾等人帶來的大光明教成員,也都看得心驚膽戰,王難陀大笑一聲:「好,你接我一拳!」那聲音豪邁,他走向那狼狽的身影。

林沖晃晃悠悠地走向譚路,看着對面過來的人,向著他揮出了一拳,他伸出雙手擋了一下,身體還是往前走,然後又是兩拳轟過來,那拳非常厲害,於是林沖又擋了兩下。

為什麼非得是我呢……

他的腦海中有徐金花的臉,活着的臉、死去的臉,他們在一起,他們結伴逃亡,他們建了一個家,他們生了孩子……儼如存在於幻想中的另一段人生。

為什麼就非得降臨在我的身上。

要是一切都沒發生,該多好呢……今天出門時,明明一切都還好好的……

林沖走向譚路。前方的拳頭還在打過來,林沖擋了幾下,伸出雙手錯開了對方的手臂,他抓住對方肩膀,然後拉過去,頭撞過去。

一記頭槌狠狠地砸在了王難陀的面門上。

對方伸手格開他,雙拳亂舞如屏風,然後又打了過來,林沖往前方走着,只是想去抓那譚路,問問齊公子和孩子的下落,他將對方的拳頭胡亂地格了幾下,然而那拳風猶如無窮無盡一般,林沖便用力抓住了對方的衣服、又抓住了對方的手臂,王難陀錯步擰身,一面還擊一面試圖擺脫他,拳頭擦過了林沖的額頭,帶出鮮血來,林沖的身體也搖搖晃晃的幾乎站不穩,他煩躁地將王難陀的身體舉了起來,然後在踉蹌中狠狠地砸向地面。

轟的一聲,附近滿地的青磚都碎開了,林沖顛簸幾下,搖搖晃晃地往前走……

塵世如秋風,人生如落葉。會飄向哪裏,會在哪裏停下,都只是一段緣分。許多年前的豹子頭走到這裏,一路顛簸。他終於什麼都無所謂了……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七二章 塵世秋風 人生落葉(下)

68.6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